第五百七十九章 天命所归/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后半夜沉寂,风平浪静。

时间在悄无声息的流逝,黎明很快重又降临,驱赶开漆黑的夜。

晨曦再次洒满大地,静谧消退,重又掀开了喧嚣的帷幕。

青阳府,府令府前,退去的人潮,渐又汇聚,簇拥着四周,拥堵了大街小巷。

排位赛,如期而来。

这一刻,是青阳府每年最热闹的时候。

各县天骄,各地俊彦争锋,异常激烈。

府试魁首之争,每位参与者皆势在必得。

热议渐生,嘈杂渐起。

……

青阳府,罗家。

内堂书房,管家匆匆而来,敲开了房门,跨门而入。

恭谨施礼,看着书桌后奋笔疾书的罗志恩,提醒道:“老爷,府试排位赛开始了,您不去观赛吗?”

“不去了!”

罗志恩头也没抬,疾笔不停,淡然道:“意料之中的结局,何必浪费时间。”

“老爷已有定数?”

管家挑眉,讶异的看着罗志恩。

罗志恩微微一顿,抬头看了管家一眼,失笑道:“人世浮沉,定数难测。但,这届府试之争,却早已天命所归。”

“老爷是指孙逸?那位人族校尉?”

管家疑惑询问。

罗志恩笑了笑,重又垂头提笔,一边疾书,一边讲道:“从他活着通过淘汰赛,局势就已经注定了。这届府试,魁首之争,无人能出其左右。”

“十五位开窍圆满的好手,外加歃血丹在身,都无法奈何得了他。那些初出茅庐的小家伙,又怎么会是其对手?”

管家闻言恍然,细思了下,没再多问。

“老爷!”

这时候,书房外响起请见声。

“进来!”

罗志恩未曾抬头,应允示意。

一位家仆走了进来,躬身道:“老爷,内府贵客请见老爷。”

贵客?

除了凌十三,便再无第二人。

罗志恩停笔,抬起了头,看向了家仆。

犹疑了下,微微点头,应道:“我马上过去!”

说完,罗志恩放下了笔,挥袖起身,没有耽搁。

随着家仆,走出了书房。

离开前,突然顿步,回头看向了管家,吩咐道:“孚伯,为我准备一坛好酒,今夜,我要与志玄一醉方休。”

管家一愣,随即应是。

吩咐了管家,罗志恩便是赶去了内府客苑。

凌十三一身素衣,面貌清俊,带着浅笑,一副平静淡然的姿态,潇洒从容。

他在亭台下蒸煮着茶,茶香满溢。

罗志恩推门而入,远远地便是看到了凌十三。

顺着走廊,走向亭台。

“大人有何吩咐?”

罗志恩在凌十三对面落座,笑问道。

凌十三倒了两杯茶,递给罗志恩一杯,随即举杯笑道:“罗家主,饮此一杯茶,从此,往事如烟,便随风散了吧。”

罗志恩挑眉,深深地看着凌十三,后者这番话,弦外之音可不少。

古有杯酒泯恩仇,今有杯茶忘前尘?

凌十三这般意思,摆明了是要和罗家划清界限。

或者,是在提醒罗志恩,与凌家划清界限。

换言之,此前种种,都将如梦幻泡影,全是无用功。

罗志恩眉眼微眯,心绪纷飞,在思索着原委。

凌十三这般架势,无疑是宣告合作失效,早前他做出的种种承诺,都不再生效。

说白了,罗家想要捆绑凌家的打算,落空了。

这桥拆得,未免也太快了吧?

罗志恩眼神深沉,笑容渐消。

他端起茶杯,随意把玩,脸色波澜不惊,淡然道:“大人此话,请恕罗某,有些不太明白。”

凌十三抿嘴一笑,未曾在意罗志恩的疑惑,他仰头将杯中茶一饮而尽。

将空杯放下,他擦了擦嘴角,才淡然笑道:“罗家主是聪明人,有些话,不用我说得太明白吧?”

罗志恩眉宇微皱,心底渐渐惊疑。

他犹豫了下,紧盯着凌十三道:“大人以为,罗家庙小,容不下您这尊大佛?”

凌十三摇头,倒了杯茶,淡然道:“非我之意……”

非我之意?

罗志恩心头一惊,霍然明悟。

凌十三这话,透着万般无奈。

非他之意,表明了这种态度,是他做不了主的。

一介宗师人物,做不了主。

那么,很显然,凌家发话了。

或者,换言之,凌十三成了弃子。

只有这样,他才会如此无奈。

也只有这样的解释,才说得通。

罗志恩心底轻叹,暗道大族无人情。

一介宗师人物,说弃就弃,够狠!

同时,罗志恩也想到了很多,能让凌家如此做,恐怕也是逼不得已。

宗师人物,对凌家那般半神世家而言,也不是萝卜青菜,满大街都是。

放弃一位宗师人物,只怕同样也是无奈之举。

那么,能让凌家无奈决策,意味着什么,傻子都想得明白。

人族校尉,岂是那般好欺凌的?

罗志恩暗暗唏嘘,心思渐感沉重。

“罗家主,告辞了!”

在罗志恩思绪纷飞,揣度纷纷时,凌十三的声音再次传来。

罗志恩回神,微微抬头,只见凌十三挥袍而起,向他抱拳。

“好自为之!”

提点了一句,凌十三便是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倒是洒脱!

罗志恩徐徐起身,目送着凌十三的背影消失,他没阻拦。

事已至此,苦苦纠缠也没用。

为今之计,是要想好应对之策。

罗志恩背负起双手,微微仰头,看着碧空如洗,怅然轻叹。

……

府令府大开,方玉书率众走了出来。

排位赛如期而来,青阳府喧呼沸腾。

府卫出动,清开大片空地,将人潮逼退开去。

方玉书抖袖一挥,十团墨光漂浮而起,落向地面。

紧接着,十座擂台,迎风暴涨,转眼间拔地而起,矗立在府令府前。

每座擂台都高一丈,宽十丈,巍峨宽敞,雄伟壮阔。

“排位赛,抽签定对手!”

抛下擂台,方玉书便是宣布了府试排位赛的规则。

随后发表了一番鼓舞言辞,便是宣布抽签开始。

在他身旁,孙逸放下了酒葫芦,在何浩、何思玲、何思珑,以及许多人的瞩目下,走下台阶,前往抽签处。

入围的百位俊杰,全都陆续而来。

最终,签号入手,孙逸是八十八号。

抽签结束,方玉书便是宣布了对战规则。

一号对百号,二号对九十九号,三号对九十八号,以此类推。

排位赛开始很快,规则什么的,都很熟悉。

所以,方玉书没做废话,简单的讲解过后,排位赛正式开始。

十座擂台,每轮二十位参赛者对决。

孙逸排在第二轮,对手是为开窍六重境的使刀青年。

二人初上台,微微致意,对手便是暴扑而起,提刀而动,以最强,最快,最猛的姿态,杀向了孙逸。

刀锋高扬,寒光凛冽,气势彪悍。

他想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以巧破敌。

可惜,他低估了孙逸,高估了自己。

对方的动作不慢,却架不住孙逸的反应与感观敏锐。

在对方动身的霎那,孙逸就已经察觉到了,身影一闪,自原地消失。

再次出现,却是避开了对方的刀锋,出现在了对方的身后。

天鸢残剑出鞘,剑鸣刺耳,撕裂空气,搭在了对方的颈脖上。

虽是断剑,但剑锋凌厉,散发的剑气,将其颈脖肌肤都是刺得生疼。

一个照面,瞬息落败。

太快了!

快得人们都还没反应过来!

对手轻叹,垂首收刀,放弃了挣扎。

转身向着孙逸抱了抱拳,便是跳下了擂台。

孙逸获胜!

“嘶!”

许多人倒吸冷气,震撼欲绝。

“看来,这位人族校尉果然不是寻常角色,能够获封校尉职务,本事恐怕不差。”

“这届魁首,这位人族校尉只怕会是最大的黑马。”

人群热议,纷杂四起。

轻松获胜,孙逸没有半点波澜,收剑入鞘,跳下了擂台。

摘下酒葫芦,淡然灌着酒,静候着其他对决结束。

大约半个时辰,第一轮排位赛淘汰结束。

百位府试者,入围前五十。

再次抽签,孙逸入手三十七号。

对决规则一如既往,第一号对决第五十号,以此类推。

孙逸的对手是为使枪青年,已然是开窍六重境,其气势凌厉,浑身散发着锐气,仿佛要将天地都捅破一样。

对手登台,便是摆枪动手,枪出如龙,带着凛然之势,刺向了孙逸。

速度之快,让许多人心悸,捕捉不到痕迹。

但是,在孙逸面前,仍然不够看。

天鸢残剑出鞘,轻轻一撩,剑身贴着对方刺来的枪尖,以巧力轻而易举的拨开了对方的攻势。

然后一步后退,剑身如有磁性,带着对方的长枪朝前猛扑,牵引着对手脚步不稳,重心前移。

紧接着,孙逸重又跨步前进,贴了回去,逼近了对方的面前。

手起剑落,斩向了对方的双手。

出乎意料的反击,让得对手根本来不及闪躲,只得下意识松手,丢掉了长枪。

长枪脱手坠落,对手更是再无反抗力,在孙逸的反击下,节节败退,最终一路退出了擂台。

快!

太快了!

前后没有超过一分钟,对手便被逼出擂台,败下阵来。

这般强势,让得围观者拍手惊绝。

并且,两场对战,孙逸都没有施展什么底蕴手段,完全是以技巧破敌。

这般战斗经验,让人惊悚。

不只是围观者震骇,其他留下来的府试者都是瞳孔紧缩,脸色大变,骇然沉重。

【作者题外话】:平时都是保底两更,周六三更,周日四更~每周末加更三章,我这还不叫犒赏啊?biubiubiu,你们可不要太贪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