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章 故技重施,独霸府试/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万众瞩目,一时间沦为了全场焦点。

那一道道震撼、骇然、惊讶、敬畏、彷徨……等目光,孙逸早已习以为常。

无论前世今生,他都司空见惯,不足为奇了。

所以,他很平静,淡然自若。

天鸢残剑入鞘,摘下酒葫芦,灌了一口酒,孙逸身如轻燕,跃下了擂台,便是朝着抽签处走去,等待下一场抽签对决。

百人对决,目前这轮淘汰结束,将只剩下二十五人。

再进行两轮淘汰,就将展开依次对决的挑战赛。

以实力最强的人,定为魁首。

在人潮瞩目下,孙逸走向抽签处,步伐沉稳,不疾不徐。

然而,行至一半时,孙逸突然驻足,那平静淡然的眉目,骤然皱起。

他猛地扭头,看向了人潮,一双平静的目光,泛起了警惕与狐疑。

有杀意!

孙逸的感知十分敏锐,就在刚才,他清楚的感受到了一丝不安。

一种危险的感觉,在心底滋生,泛起波澜。

修炼者的感知到达一定层次,可以与妖兽无异,对危险有着本能的预判。

孙逸修炼《引灵诀》,五感六识本就比常人更加敏锐。

再加之《轻灵诀》加持,敏锐程度堪比聚神境强者。

先前的那一丝杀意,一闪而逝。

虽然很快,但却瞒不过孙逸的感知。

有人心怀不轨!

孙逸眉宇皱起,心底升起警惕,目光搜索人群,扫视着四周。

府令府前,方玉书察觉到了孙逸的异样,眉宇微挑,目光顺着孙逸的目光,望了出去,扫视着人群。

方玉书心思敏锐,猜到了些许。

扫视一圈,却没任何发现。

人群全无异样,十分平静,没有看见谁人面露歹意,或有慌张异样的情绪。

难道是自己感觉错了?

孙逸不由狐疑,但很快就又暗暗摇头,否决了这种可能性。

以他的感知,不可能感应错误。

唯一的可能性,只能是对方警惕极高,隐匿气息的手段不凡。

不能大意!

孙逸暗暗警惕,随即转变方向,朝着方玉书走了过去。

在方玉书身旁低语了一声,将感知告诉了方玉书。

方玉书恍然点头,暗道果然。

他的猜测没错,青阳府有人贼心不死,仍然想要针对孙逸。

会是谁?

方玉书眉宇紧锁,心绪很不美好。

有人在他的地界企图搞袭杀,无论成功与否,都是对他的权威的莫大挑衅。

对方完全没将他放在眼里。

这种行为,方玉书岂会忍耐?

必须揪出来,不能轻饶。

微微沉吟,方玉书叫来云扬,低声吩咐了一番。

孙逸则是走向了凌罗,那位凌家派遣而来的虬髯大汉。

这是一位宗师人物,领悟的刀意十分霸道,武道真意几近圆满,只怕封王指日可待。

这样的人物不加以利用,岂不是对不起凌家的一番好意?

“有人杀我,你会怎么做?”

孙逸直截了当的询问对方,表明态度。

虬髯大汉摸了摸刀,淡然答道:“谁来,杀谁!”

希望如此!

孙逸没再多问,转身离开了府令府前。

第二轮淘汰结束,准备第三场抽签。

孙逸灌了口酒,便将酒葫芦收了起来,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并没有去抽签处。

反倒在人群惊骇瞩目下,大摇大摆的走向了擂台。

然后,一跃而起,登临了上去。

“他想做什么?”

“不是该抽签了吗?”

“他这是做什么啊?”

人群惊疑,讶然不已。

种种呼声,此起彼伏,满场喧哗。

反常的行径,让得方玉书都是微微挑眉,目光闪烁。

孙逸登临擂台,环视四周,随即一甩袖袍,看向了剩下来的二十五位府试者,道:“一轮一轮的淘汰,太麻烦了。这府试第一,我要了。为了节约时间,我便主动打头阵,接受你们的挑战。”

“谁能逼退我半步,算我输。”

他的语气十分平静,但是,话语间透露的自信却是十分狂傲。

满场闻言,无不惊震。

方玉书都是脸色微凝,瞳孔微缩,讶异不已。

这家伙,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呢。

如此高调,就不怕引起群怒?

不少人惊疑,讶然不绝。

“有脾气,不愧是人族校尉!”

“听闻,他在县试时便以一敌十,碾压群英,一举制胜,斩获县试第一。如今故技重施,他对自己的实力,得有多自信啊?”

“谁能逼退他半步,就算他输,这话可就太狂妄了啊!古往今来,青阳府就没出过这样狂妄的人。”

“也不知道是真的有自信,还是盲目狂妄的自大呢……”

人潮跌宕,惊哗阵阵。

种种热议,此起彼伏。

“狂妄!”

“不知死活!”

“可恶!”

那些府试者,哪个不是各县天骄,各地大族的俊彦人杰?

孙逸如此态度,不仅仅彰显了他的狂与傲,更是对他们这些人的莫大轻视。

这对他们而言,简直是莫大羞辱。

作为一县天骄,一族俊杰,谁甘愿落于人后?

他们在各自的地域,谁不对他们称赞有加?

寻常人见到他谁不吹捧敬仰?

现在,居然被一个比他们还年轻的家伙轻视羞辱,他们怎么能忍?

即便他是人族校尉,那也不行!

每个人,都有属于他们的骄傲。

于是,一群天骄,怒了。

“找死的东西,老子来教训你,让你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一位开窍七重境的人提刀而起,杀意汹涌。

“杀了他!这糟心的家伙,不知死活!”

各路天骄,无不震怒,纷纷痛斥起来。

那人气冲斗牛,杀意蒸腾,气势汹涌,跃上擂台。

毫不废话,提刀而起,动作行云流水,劈向了孙逸。

刀势迅猛,狂暴汹涌,压迫得周围空气都是猛地凝固,如生牢笼,要将孙逸束缚在其中。

一刀劈落,如山崩塌,沉重的气势,让得擂台下的许多普通人都是血液凝固,心肝俱裂。

许多小孩儿都是失声惊叫,脸色发白,瑟瑟发抖。

好强!

这是许多人的心声,此人修为不俗,资质不凡,爆发全力,气势强盛不衰。

但是,面对孙逸,却还不够。

“铮!”

天鸢残剑出鞘,剑光霍霍,剑气滔天,扑簌而起。

虽是断剑,却无比锋锐,轻松撕开一切束缚压制。

然后,刀剑触碰,斗转星移施展开来,卸掉对方的大半力量。

紧接着,一步斜跨上前,断剑一转,孙逸反手持剑,剑柄如锤,狠狠地砸进了对方的腹部。

“砰!”

强劲的力量如潮水汹涌,轰进了对方的腹部,震得对方腹部肠胃剧震,气血跌宕。

劲力发散,蔓延开去,对方浑身脏腑骨骼都是咔咔作响,轰隆隆震动。

“噗!”

一口鲜血喷出,对方强势扑来的身影,猛地一滞,紧接着倒飞了出去。

连人带刀,翻滚着坠下了擂台。

宽厚的身影,溅起一地灰尘,震得地面狠狠颤动了下。

“嘶!”

“又败了!”

人群倒吸冷气,骇然惊绝。

这可是开窍七重境的天骄,是本届府试,最有希望夺魁的人选之一。

其声名远播,在其县城首屈一指,同代无人能及。

结果,在孙逸面前,撑不过一个照面。

更别提逼退孙逸半步!

那些各县天骄,纷纷脸色僵硬,痛斥声戛然而止。

一个个瞪圆了眼睛,看向孙逸,满含敬畏。

那位天骄,以他们的实力,想要应付,都有些艰难。

公平一战,未必有绝对的制胜把握。

可是,在孙逸的面前,不堪一击。

这岂不是说明,以他们的实力,同样不敌孙逸一招?

“还有谁?”

在人群惊骇欲绝时,孙逸收剑后背,淡然询问。

平静无波的态度,引起许多人心惊肉跳。

这份从容,这份泰然,从气势上便已经彻底的压盖了满场天骄。

众天骄沉寂,无人应声。

不少人彼此对视,面面相觑,犹豫不决。

孙逸扫了一眼众天骄,一一打量那些天骄,随即目光停在了一个身材颀长,相貌堂堂的黑衣青年身上。

抬手一指,淡然道:“你来吧!在他们之中,你的血气最饱满,精力最旺盛,实力应该是最强的。”

“什么?”

“他居然直接挑战游艺?”

“游艺可是本届府试魁首的最大热门,据传,早就已经开窍七重境圆满,是本届府试实力最强的人。论声名、修为,比先前那人还要更胜一筹。”

“好自信的家伙,看来,他是真有信心,独霸本届府试啊!”

人群惊哗,骇然不已。

各路天骄都是脸色僵滞,深深地看了孙逸一眼,随即将目光投向了那名黑衣青年游艺。

面临气势如虹,大有独霸府试的孙逸,游艺能否有一敌之力?

一时间,许多人都将目光投向了游艺,满怀惊奇与希冀。

孙逸从排位赛开始,众目睽睽的决战,从来都是一招制敌。

人们很想看到,有人在孙逸手下撑过两招。

可惜,至今为止,没有一个人做得到。

游艺,做得到吗?

人们饱含期待,呼声四起。

然而,在万众瞩目之下,游艺面目平静,不惊不惧,淡然的摇了摇头,道:“我认输!”

“哗!”

游艺果断认输,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直接引爆全场,世人都是傻眼了。

一代天骄,名震县城,享誉青阳府的游艺,居然不战而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