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一章 措手不及的变故/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打都不打,就这么干脆认输,要不要这么怂?

不少人气得跺脚,愤愤难平。

孙逸的实力真有那么强?直接吓退了各路天骄?

连得游艺这种冠绝同代的人物都不敢撄锋?

但也有人理解游艺的决断,虽然他的实力很强,但比起孙逸,估计还差了不止一筹。

与其登台受辱,不如干脆认输,好歹落个知进退的名声。

游艺认输,其他天骄就更加不敢轻举妄动。

彼此对视,面面相觑,一声不吭,不敢再发一言。

孙逸站在擂台上,目光一一凝视着他们,全都忌惮的避开了过去,不敢直视。

再三询问,无人应战。

一时间,孙逸独霸府试,声威高涨。

人群喧哗,热议滚滚。

方玉书扫了一眼满场,抬了抬手,便要宣布孙逸正式斩获府试魁首。

“孙逸小儿,受死!”

却在此时,一声暴喝,骤然爆发。

一股强盛威势,轰然激荡,如平地惊雷,在人群炸开。

紧接着,一道人影,如猛虎出山,撞开人潮,扑向了擂台上的孙逸。

那人发难,威势汹涌,四周人潮全都被震飞了出去。

许多人咳血,站不稳脚跟,身负重伤。

那人沿途所过,空气爆鸣,虚空扭曲,掀起了肉眼可见的滚滚狂浪。

恐怖威势压迫,狂浪都是变得粘稠,如泥潭沼泽一样。

突如其来的变故,引起了满场惊震,许多人骇然欲绝。

方玉书都是脸色一凝,瞳孔微缩,紧接着寒意交织。

“唰!”

虚空爆破,方玉书骤然消失在了府令府前。

下一霎那,直接出现在了孙逸的身旁。

抬手擒握虚空,遮天大手印盖压而下,形如囚笼,覆盖苍穹,笼罩了天地。

那人横冲而来,如同自投罗网的仓鼠,瞬间被束缚下来,难懂分毫。

“砰!”

掌印下压,那人发出不甘的怒吼,挣扎不得,便被压迫得跪伏在地。

强盛的威势,瞬间瓦解,荡然无存。

他满头大汗,脸色发白,跪伏在地,瑟瑟发抖。

这人只是聚神境修为,比起方玉书,差得悬远。

在宗师境界的方玉书面前,如仓鼠无异。

“搅闹府试,大胆!”

方玉书镇压下对方,便是断喝而起。

那人当场咳血,飞出了擂台。

“拿下!”

方玉书钳制下对方的修为,喝令府卫擒拿下来。

“轰!”

但在此时,异变未完。

紧接着,又有人冲杀而起,暴喝而动,持以为继的杀向了孙逸。

这同样是一位聚神境强者,满脸愤慨,杀意汹涌。

方玉书脸色微沉,身影一闪,再次迎向了来人,将孙逸护在了身后。

那人同样不敌方玉书,不堪一击,被方玉书轻松擒拿,镇压下来。

但是,袭杀的人并没有停歇。

另一个方向,又有人冲杀而起。

并且,是两人同出。

暴喝而动,杀意弥坚。

“放肆!”

方玉书勃然大怒,这些人好大的胆子。

一而再,再而三的袭杀,真当他是纸老虎,好欺凌吗?

在他的面前杀人,搅闹府试,简直是对他的莫大羞辱。

方玉书抬掌迎向前去,双掌合力,打向了那两人。

左掌一如既往,瞬间重伤对手,镇压下对方。

但是,右掌硬拼敌手,却是遭遇了阻碍。

双掌交击,一股山洪海啸般的力量灌入臂膀,反将他震得踉跄后退,站不稳脚跟。

对方身形不止,速度如风,居然逼退了他。

“宗师!”

方玉书脸色剧变,骇然惊绝,这人的修为不输他多少。

他猝不及防,未尽全力,被他逼退。

而方玉书这一退,原本被他挡在身后的孙逸便是毫不掩饰的露了出来。

那人一身素衣,面貌清俊,一片冷漠。

逼退方玉书,便是直接杀向了孙逸。

抬掌而落,虚空扭曲,化作漩涡,将孙逸直接吞噬。

掌印如山,轰落而下,打向孙逸脑袋。

“放肆!”

方玉书勃然大怒,愤怒喝吼,一步后踏,强势站稳脚跟,卸掉劲力,如影随行身法施展开来,扑向了孙逸,拦截着对方。

但是,对方的速度之快,不在他之下。

并且,有心算无心,即便方玉书全力以赴,都是慢了半拍。

拦不住!

差一点!

就差一点啊!

方玉书两眼圆睁,瞪得老大,却无能为力。

他只得运转全力,轰向了袭杀者。

他想要以杀止杀,逼迫对方闪躲或者防御,从而创造救援的机会。

然而,对方根本不在意,看都没看他一眼。

任由方玉书一拳打来,直奔他的要害。

哪怕明知即便杀得了孙逸,他也会被方玉书重伤,甚至轰杀,也在所不惜。

杀孙逸之心,坚定不移。

对方的这般行径,让方玉书一颗心沉入谷底,暗暗发寒。

好深的算计!

好狠的决心!

好毒的手段!

以三位聚神境强者混淆视听,吸引注意,再突然动手,杀个措手不及。

这份算计,深入人心。

即便方玉书早有防备,满心警惕,都是未曾预料,被其得逞。

不只是方玉书,孙逸都是措手不及,看着逼近面前的素衣中年,他的心底同样一片寒意。

逃?

以他的速度,哪怕发挥到极致,都不可能比得及一位宗师。

再加上宗师威压,死命的压制着他,让他的速度更是饱受掣肘。

逃是逃不过了!

为今之计,只有硬抗。

只希望,抗得下来。

“孙逸!”

“臭混蛋!”

何思玲、何思珑姐妹嘶声叫喊,孙逸都是充耳不闻,顾不得回应。

袭杀近前,死亡气息扑面,孙逸都是心跳停止,呼吸滞碍,有种窒息的感受。

体内血气、元力,都是流转不畅,变得凝固,如欲僵化。

“啊!”

孙逸咬牙嘶吼,头顶浮现一面青铜圆盾。

他双手高举过顶,《引灵诀》运转到极致,疯狂的抽取周边天地元气,灌入青铜圆盾内,竭尽全力的催动这面通灵宝盾。

圆盾化作一座磨盘,将孙逸身影全都遮掩,散发着朦胧青辉,垂下千丝万缕的光,笼罩孙逸。

“咚!”

素衣中年一拳打落,狠狠地轰在了圆盾上。

狂暴隆鸣,汹涌跌宕,震动长空。

满场许多人都是耳膜发溃,头晕目眩,脑袋识海都是一片混乱,有种要晕厥昏死的感受。

一股狂潮,激荡开来,掀起漫天烟尘,吹得许多人东倒西歪,摇摇晃晃,踉踉跄跄,站不住脚。

许多人衣袍都是滚滚鼓荡,随时都要离体飞去,满头发丝飘扬,连得头皮都似乎要被撕开来,掀翻掉。

狂风侵袭,呼啸弥漫,许多人惊叫惶恐。

而在这般攻势下,孙逸直接倒飞了出去,如同炮弹。

连人带盾,嗖的一下暴飞而起,撞爆了空气。

人在半空飞过,留下清晰的痕迹。

狂流随他涌动,形成了一条气龙。

“噗噗噗噗噗!”

他身体血肉迸开,鲜血迸溅,眼耳口鼻更是喷血不止,整个人转眼间化作了血人。

倒飞出去数百米,撞塌了一座座建筑,掩埋进了沙尘废墟间,生死不知。

“孙逸!”

许多人大惊失色,骇然失声。

而在孙逸被击飞时,方玉书的拳头,也是准确无误的打进了素衣中年的脑袋。

砰的一声爆响,素衣中年也被打得头晕目眩,眼耳口鼻喷血,踉跄横退。

去势难止,离地横飞,撞翻了大批人群,撞塌了对面的大批建筑,翻滚着坠进废墟间,炸开漫天的烟尘。

“孙逸!”

击飞素衣中年,方玉书没有趁胜追击,扑向了孙逸所在的方向。

挥袖一扫,掀开遍地废墟,深陷在废墟下,将坚固地面砸出一道人形深坑并镶嵌在内的孙逸气喘吁吁。

他两眼紧闭,胸膛剧烈起伏,气喘如牛。

眼耳口鼻血流不止,在深坑内汇聚成河。

他双臂扭曲成麻花,臂膀骨骼全部粉碎,肌肤也是破裂,血肉模糊。

强受宗师人物一击,即便有通灵宝盾抵挡,强大的反震力量也几乎将孙逸粉身碎骨。

幸亏有法旨特制的内甲抵消大部分力量,否则,孙逸绝对会被一拳打爆。

哪怕通灵宝盾都是防不住宗师人物的倾轧!

“还活着?”

方玉书眼眸大瞪,惊骇难宁。

但很快,就被惊喜取代。

活着就好!

活着就好!

方玉书松了口气,急忙小心翼翼的抱起孙逸,将其带出了废墟。

而在另一边,素衣中年掀翻废墟,摇晃着站了起来。

晃了晃脑袋,挥袖抹了一把脸颊血污。

原本清俊的面孔被腥血染透,变得无比狰狞可怖。

许多人都是吓得尖叫,孩子都是哇哇大哭,惊悚难安。

素衣中年爬起身来,气势如虹。

哪怕身负重伤,也仍旧强盛不衰。

一步跨出,废墟翻滚爆开,他如狂龙,再次扑杀向了孙逸。

威势全开,所过之处,爆鸣声延绵不绝。

“唰!”

一道人影,挡在了他的面前。

来人是位布衣中年,手持一柄软剑,削向了素衣中年的脑袋。

软剑扭曲,如蛇盘旋,快如闪电,无影无形。

素衣中年见状,瞳孔紧缩,脸色剧变。

“剑出无形,杀人无影,你是无形剑?”

素衣中年惊骇失声,认出了布衣中年的剑式。

“既知吾名,还不束手就擒?”

布衣中年面貌平淡,剑势不歇,更快了几分。

确认布衣中年身份,素衣中年骇然消退,渐露恍然。

【作者题外话】:夸我的人都是乖宝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