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二章 风波绝,定数现/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无形剑曹文安,二十五年前,武试第三。

被纳入酒神门庭,封号探花。

又喜穿布衣,又有‘布衣探花’之称。

曹文安三番两次出现在孙逸身边,阻拦他下杀手。

其来意,呼之欲出。

只怕是受酒神门庭的授意,特来保护孙逸安危的吧?

思及于此,凌十三哪还会不明白原委。

为何凌家突然会放弃他!

为何凌家突然派遣凌罗前来!

一切缘由,皆是酒神门庭横插一手。

凌家再强,也强不过酒神门庭。

凌十三恍然明悟,心底死志更浓。

酒神门庭插手,那么,他决计不能活着。

否则,必然会牵累凌家。

这也是凌家抛弃他的缘由!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素衣中年凌十三轻笑一声,随即两眼骤狞,看向曹文安的眼神变得凶狞可怖。

“既然是你,那就一起上路吧!”

凌十三一生狞笑,紧接着,他眉心发光,精气神沸腾,元神爆发万丈霞光,掀起滚滚血焰。

他在血祭!

血祭自我,自爆精气神!

明知必死,心存死志,便拉着这些人一起陪葬。

黄泉路上,也不孤单!

“他要自爆,快跑!”

方玉书见状,急声厉喝,提醒四周观望的人群。

一位宗师自爆,毁灭之威绝对是恐怖的。

方圆百里,只怕都要遭受波及。

整座青阳府城,恐怕都要遭受大震动。

厉喝未落,方玉书急忙将孙逸递给何思玲搀扶,然后取出府令印信。

滔天元力灌入印信内,印信发光,一条条符纹宛如狂龙挣扎,相互交织,相互纠缠,映照天地。

青阳府城顿时轰隆隆雷鸣四起,四面八方,一团团光仿佛受到了召唤,交相呼应起来。

然后,那些光蔓延,弥漫八方,迅速辐射,将整座青阳府城笼罩了下来。

光芒曜日通天,垂下千丝万缕,形成枷锁,朝着素衣中年缠绕而去。

这是封印阵纹!

神域每座城池,都有法身之力加持,布下过封印阵纹,以防不时之需。

如今,方玉书借着府令印信,激发了封印阵纹。

大地发光,一条条符纹,宛如狂龙冲霄,蜿蜒盘绕,朝着素衣中年纠缠而去。

自双脚攀附,迅速裹缚其双腿,缠腰在腰部。

虚空符纹降临,枷锁垂落,自其头顶压下,缠绕上半身。

上下合一,封印阵纹严丝合缝,紧密死扣,瞬间将素衣中年体内沸腾的精气神压制了下来。

“啊!”

素衣中年仰头怒啸,奋力挣扎,却逃不过这些阵纹封印。

元力渐渐沉寂,难以调动起来。

他一身威势,都在消弭,被不断压制。

“抓活的!”

束缚下素衣中年,方玉书的脸色都是微微发白,大汗淋漓,忍不住喘息。

曹文安微微点头,明白方玉书的意思,提剑而动,便要上前扣押素衣中年。

“嗡!”

但在此时,一抹刀光,从天而降,恐怖雄浑的刀意劈开层层虚空,斩开重重束缚,降临素衣中年的头顶。

刀光如银河天降,璀璨夺目,刺得许多人眼睛都睁不开,亮得绚烂。

刀气纵横,锐气勃发,好似万箭齐发,扑簌坠落,将虚空都是洞穿开千疮百孔。

“住手!”

方玉书厉喝,瞪眼暴吼。

曹文安提剑而起,欲要阻止,却是晚了半步。

凌罗面目漠然,虬髯飘扬,煞气深沉。

他提刀而动,劈杀而落,在万众瞩目间,将素衣中年凌十三劈成了两半。

从头到脚,一刀两断。

元神都是被劈开,化作无尽光雨,随风消散。

刀光爆碎,如瀑布炸开,漫天刀气扑簌迸溅,如雨如瀑。

许多人都是遭受波及,被劈得浑身伤痕,衣衫破碎。

待得一切平息,素衣中年凌十三死无全尸。

尸体之下,一条沟壑,深不见底。

好强!

好恐怖的一刀!

不少人骇然惊绝,咽着唾沫,看向凌罗的眼神,饱含敬畏。

一刀活劈宗师,如天公刑罚。

满场死寂,鸦雀无声,噤若寒蝉。

许多人连呼吸都是屏住,大气都不敢喘。

不少人被吓得肝胆俱裂,心胆俱丧,惊悚难宁。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死死地盯着凌罗,惊悸与敬畏之色复杂满溢。

万众瞩目,凌罗波澜不惊,粗犷的面貌一片漠然。

他随意挥袖,收刀而起,平静淡然。

仿佛,杀的不是宗师,只是一只仓鼠蝼蚁。

“凌罗!”

方玉书紧紧攥拳,咬牙切齿,看向凌罗的眼神,饱含煞气。

凌十三已经受缚,活捉他易如反掌。

只要活捉凌十三,追查幕后真凶,指日可待。

结果,凌罗擅杀,一切线索全都断了。

这不得不让方玉书恼怒,痛恨交加。

尽管他已经知晓,凌家在背后指使。

但,终归缺少证据。

凌十三无疑是指控凌家的证据!

可惜……

曹文安轻叹了口气,剑光一闪,软剑消失无形,无影无踪。

凌罗既是凌家人,便会清楚,凌十三留不得。

杀他,乃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家主有命,谁杀孙逸,我杀谁!”

凌罗不以为意,对方玉书恼怒置若无睹,无动于衷。

方玉书气得咬牙,恨意难宁。

但想要指控凌罗杀人灭口,却是苦无证据。

尽管众目睽睽,但凌十三寻死,他出刀杀人,情有可原。

再加之有凌家之主的授意,即便指控凌罗,也最多一个错手杀人的罪过。

不轻不重,不痛不痒。

“救人要紧!”

曹文安没有与凌罗纠缠,提醒方玉书。

方玉书深吸口气,慢慢地压下了怒火,转身吩咐了云扬处理善后。

然后招呼着何思玲抱着孙逸直奔府令府内堂,检查伤势。

所幸,有着通灵宝盾,外加法旨内甲保护,孙逸的伤势虽然惨重,却并不致命。

这回有通灵宝盾防御,阻止了宗师气劲的渗透,让孙逸的伤势不难康复。

有着霞帔的疗伤功效,只要不死,再重的伤,都有可能痊愈。

孙逸意识不曾沉寂,早已激发了霞帔,暗中疗养伤势。

在方玉书他们针对凌十三的时间,孙逸的伤势初步稳定了下来,得到了很好的控制。

首先恢复的是粉碎的双臂,渐渐地恢复完好。

碎裂的骨骼重新凝聚,断裂的筋络重新续接,伤势完全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好快的恢复力!”

待得方玉书命人取来疗伤丹药时,孙逸的外部伤势都已经痊愈了。

这般速度,令得许多人大吃一惊。

同时,也暗松了口气,如释重负。

这证明孙逸没有生命之危!

孙逸脱离险境,众人放松了心情,方玉书的脸色慢慢地冷漠下来。

这起袭杀,几次三番,让他这个府令沦为了摆设。

对他而言,简直是莫大的羞辱。

不彻查清楚,方玉书咽不下这口恶气。

即便他不愿与人纷争,但不代表别人踩在头上,他都还要隐忍不发。

“来人,传令下去,府试排位赛延后三日,现在召集各家,前来府内议事!”

方玉书吩咐下去,一位位府卫飞奔出府令府。

一道道消息,传扬出去。

府试发生的变故,如旋风一样,迅速蔓延传散。

整个青阳府城,都是大为震动。

孙逸独霸府试,压得各路天骄抬不起头,不敢应战。

却遭强人袭杀,身负重伤。

突然的转折性变故,引发了一片热议。

许多人在猜测,揣度着幕后黑手。

同时,素衣中年身殒,被劈杀成两瓣的消息也是传扬开去。

各家大族得知,终日惶惶。

大族之主纷纷动身,赶往罗家,想要寻觅罗志恩,商讨对策。

结果,罗家大门紧闭,谢绝会客。

不少家主面色发白,气得哆嗦。

心绪不宁,揣揣不安。

当族内下人寻来,通知方玉书有请时,这些家主更是腿脚哆嗦,难以宁静。

……

罗家,书房。

罗志恩独坐案桌后,桌上笔墨纸砚挪开在旁,中间摆放着托盘。

托盘内,一坛好酒,静静安放。

两个酒杯,隔桌静置。

“嘎吱!”

书房门被推开,罗志玄推门而入。

“大哥!”

罗志玄掩上房门,看向了罗志恩。

“坐!”

罗志恩脸现笑容,抬手示意。

罗志玄拉开椅子,安然落座。

看着桌上酒坛与摆置,罗志玄眉宇微挑,疑惑的看向了罗志恩。

罗志恩提起酒坛,倒满了两杯酒,淡然笑道:“你我兄弟,多久没有一起痛饮了?”

“不记得了!”

罗志玄摇了摇头,面无表情的道:“从大哥担任家主,就少有饮酒了。”

罗志恩哈哈一笑,端起了酒杯,示意罗志玄:“来,今日,陪大哥喝几杯。”

“大哥,可有事要说?”

罗志玄没动,只是紧紧地盯着罗志恩。

“喝完再说!”

罗志恩没有作答,仰头一饮而尽。

罗志玄犹疑了下,才端起酒杯,一口吞掉了杯中酒水。

放下空杯,罗志玄重又凝视着罗志恩,道:“说吧!”

罗志恩不急不缓,提起酒坛,再次倒满了酒,放下酒坛,才笑道:“二弟,为何总是如此性急?”

罗志玄不答,只是紧紧地凝视着罗志恩。

罗志恩见状,摇头一笑,端起酒杯,灌了下去。

放下空杯,才淡淡笑道:“世事沉浮,终有定数。如今,天命所归,定数已现。二弟,大哥要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