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四章 对峙诸家/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诸家请命,众志成城,倒让方玉书陷入了思索。

孙逸被刺杀,他原本极为震怒,誓要彻查到底。

但是,如今罗志玄斩杀罗志恩,携头颅前来请罪,出乎他的意料,倒让他的怒火消退了许多。

再加之他的性情素来温和,心怀仁念,处事向来以和为贵。

所以,现在这种状况,他倒是少了杀意,追究到底的决心便也弱了下来。

罪魁祸首已死,其他人的责任,再追究似乎便没了意义。

这倒不是他软弱,只是不愿大动干戈,平添风波。

青阳府能够成为周边最富庶的府城,与他和平处事的原则息息相关。

方玉书微微皱眉,目光扫视着诸家之主,最终在罗志恩的头颅上停留了下。

细细思索,终是点头,道:“此事,我可以不追究,但是,罗家对孙校尉的伤害,应该得到惩罚。另外,赔礼道歉,是应有的诚意。”

“谢大人仁慈!”

“谢大人宽宏大量!”

诸家之主纷纷大喜过望,躬身拜谢。

罗志玄跪伏在地,伏首的面目,满是热泪。

方大人果然如大哥推测的一样,不会愿意大动干戈,平添风波。

大哥之死,可以瞑目。

罗志玄伏首跪地,无声抽泣。

然而,就在各家之主欣喜若狂,如释重负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突然从大堂外传了进来。

“我不同意!”

漠然的反对声,骤然响起,传进大堂,引起所有人吃惊。

众人纷纷扭头,寻音望去,只见孙逸一身青衣,提着酒葫芦,在布衣中年曹文安,与凌罗,以及何思玲、何思珑、何浩的随同下走了进来。

“孙校尉?”

众人脸色一僵,喜意凝滞在了脸上。

罗志玄撑起身来,沾满血污的脸颊,布满了凝重。

方玉书都是眉宇挑动,眼神微凝,看向孙逸的目光微微惊讶。

居然康复了?

这么快就痊愈了?

那么重的伤,半天时间就恢复如初了?

方玉书惊骇,暗道孙逸的恢复力不是一般的恐怖。

同时,吃惊孙逸的态度,这是要跟诸家死磕到底吗?

方玉书沉默,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孙逸。

孙逸无视了各家之主,走向首位,向着方玉书抱了抱拳,随即转身看向罗志玄,目光在罗志恩的头颅上停留了下,随即嗤笑道:“罗家主,好一出苦肉计!”

罗志玄脸色一凝,瞳孔微缩,看向孙逸的眼神多了几分警惕。

好深的眼力,一眼看破?

罗志玄暗惊,一颗心骤然高悬了起来。

各家之主闻言,呼吸一滞,心弦同样不由自主的紧绷了起来。

罗家的苦肉计,他们哪里会看不出?

正是因为看出来了,所以才要配合罗家,演好这场戏,从而化解干戈。

只是,半路杀出了孙逸,表示反对,直接揭露开,撕破了他们的伪装与掩饰。

赤‘裸’裸的展露出来,这让各家之主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孙校尉,罗家罪有应得,已经自食恶果,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我等以为,此事应该就此结案。”

有大族之主开口,着重强调罗志恩已死,继续问罪,没有必要。

“还请孙校尉心怀仁念,兼济天下,饶恕罗家之罪。”

有大族之主响应,附和道。

孙逸灌了口酒,漠然地看向了说话的大族之主,嗤笑道:“道德捆绑吗?”

“我若继续追究,便是不仁不义的无情之徒?”

孙逸哈哈冷笑,看向各家之主的眼神满是讥讽。

“孙校尉言重了,我等只是以为,行刺孙校尉的,乃是罗志恩一人所为,与罗家众人无关。如今罗志恩已死,祸首伏诛,若是继续追究,便是滥杀无辜,草菅人命。”

一位大族之主坦然笑道,不卑不亢。

“无辜?”

孙逸灌了口酒,走向那位大族之主,冷声道:“你说,谁无辜?”

那人被孙逸逼视,那双饱含锐气的眼神,紧紧盯着他,看得他头皮发麻,心底不由惊悸,有种不宁。

小小年纪,居然有如此锐利的眼神?

那人暗惊,不由避开了目光,微微垂首,沉声道:“罗家多数人众,皆是无辜的。望孙校尉明察,三思而行。”

“哈哈哈,罗家人无辜,那么,我呢?”

孙逸放下了酒葫芦,笑着询问那人。

“孙校尉……自然是受害者!”

那人迟疑了下,垂首说道。

“只是受害者?”

孙逸嗤笑:“若非我福大命大,今日,我便已经死了。你们看到的,就将是一具冰冷的尸体。而现在,你们跟我讲,罗家无辜,杀人者应该被宽恕?列位,你们不觉得,此话好笑吗?”

“孙校尉,您的遭遇,我们表示同情,并十分痛心。只是,行凶者乃是罗志恩一人,与罗家众人毫无关系。您将罗志恩与罗家众人混为一谈,未免有些严重了。”

有人反驳孙逸,据理力争。

“好一片歪理!”

孙逸嗤笑,冷然道:“残害人族校尉,我且问问,是何罪?”

“诛九族之罪!”

各家之主未答,曹文安在后淡然答道。

“列位,听到了吗?残害人族校尉,诛九族!罗志恩勾结奸人,妄图杀我,其罪,当诛九族!且问诸位,罗家可还有无辜之人?”

孙逸冷喝,目光扫视着一干大族之主,煞气腾腾。

“孙校尉言过其实了,典律规定,残害人族校尉,诛九族不错。不过,孙校尉安然无恙,毫发未损,却如此大动干戈,唯恐不宁啊。”

一位大族之主淡然反驳,不以为然的态度,让孙逸险些气炸肺。

强词夺理!

倒是很有意思啊!

孙逸嗤笑,“你的话,是指我侥幸没死,罗家行刺的罪名,就不成立吗?”

“不敢!”

那人淡然摇头。

孙逸深吸口气,拔出了天鸢残剑,走向了那位大族之主,站在了对方的面前,漠然道:“你不敢?这天下,还有你不敢做的事情?”

“列位做过什么,心里不清楚吗?尔等以为,我年少无知,是愚蠢的稚童吗?”

“你们强词夺理,刻意包庇罗家,袒护罗家,所为何,你们的心里没点数吗?我不追究你们,你们就觉得,我不知道,所以可以高枕无忧吗?”

孙逸步步逼问,凝视着那位大族之主冷声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们?”

那位大族之主闻言,眉宇皱起,凝视着孙逸的目光,心底没来由一阵心虚。

孙逸的话,意有所指,傻子都听得出来。

难道这家伙知道了什么?

他知道了我们合谋行刺?

他怎么可能会知道?

不可能吧?

那人心底思绪纷飞,闪烁而逝,迎视孙逸目光的眼神,就更加的没底气,渐渐地躲闪开去。

“孙校尉的话,在下不明白。”

那人避开了目光,淡然道。

“不明白?也罢,那我就给你说个明白!”

孙逸嗤笑:“尔等跟罗志恩密谋杀我,诸家,有签订联名契吧?”

“什么?”

霍然,各家之主大惊失色,罗志玄都是瞳孔紧缩,脸色僵滞。

联名契,他居然知道联名契?

他怎么知道的?

各家之主顿时慌了,脸色惶惶。

方玉书都是眉头挑动,眼神渐渐深沉下来。

联名契的事情,他倒是不知。

只知道诸家与罗志恩密谋,具体事情,没有风声与消息。

“一共十五家,囊括青阳府各大势力,加罗家一共十六张联名契,没错吧?”

孙逸漠然扫视着各家之主,淡然道:“在座列位,皆有署名吧?”

“你你你……你血口喷人!”

一位大族之主惊怒而起,指着孙逸呵斥。

“血口喷人?”

孙逸嗤笑:“真假与否,在座诸位心底真没点数吗?”

“一派胡言!”

有人拍桌怒起,漠然哼道:“孙校尉,你的遭遇,我们表示同情不假,但是,不代表你可以随意污蔑我们!”

“污蔑?”

孙逸一步欺近对方面前,天鸢断剑紧贴在对方的咽喉,冷然道:“若我搜出联名契,我便杀你,如何?”

“你……”

那人瞳孔紧缩,脸色剧变,顿时惶恐。

“少废话,敢不敢赌?”

孙逸直接喝断对方,断剑紧贴对方颈脖,漠然逼问。

那人浑身颤栗了下,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咽了口唾沫,半晌无言,不敢吭声。

赌?

他们怎么敢赌?

联名契的事情,毋庸置疑。

他们谁不做贼心虚?

若是真的赌,就是蠢。

只是,他们很疑惑,孙逸如何得知的?

是谁出卖了他们吗?

“怎么?列位,说话啊!”

孙逸咄咄逼人,让得各家之主纷纷避开了目光,不敢直视他。

方玉书见状,眉宇渐渐锁起,一张脸都是渐渐铁青了下来。

眼神深沉,目光冷漠,扫视着各家之主,寒意起伏。

他原本以为,各家之主哪怕知情,有所参与,也断然是牵扯不深。

所以,他不打算深究。

但现在看来,事情似乎远超他想象的麻烦。

各家之主不仅知情,更是参与了进去。

看那架势,似乎还牵扯不浅。

方玉书漠然起身,背起了双手,一身宗师气息,渐渐起伏,若隐若现。

他站在主位,俯视着各家之主,漠然道:“列位,可有话讲?”

平静的语气,波澜不惊。

但是,在场众人皆能感受到,那平静之下,压抑着滔天洪潮,将欲爆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