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章 压各族,斗凌家/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各家之主心颤,肝胆俱裂,惶恐难安。

方玉书问罪,他们哪敢抗衡?

这位府令大人态度温和不假,但却不代表好糊弄,不代表怯懦不作为。

眼前这般架势,摆明了是要追究到底了。

罗志玄都是脸色僵硬,神情铁青,隐隐难看。

大哥对方大人的推断没错,可惜,却看错了孙逸,小觑了孙逸的决心。

这家伙绝非好糊弄的,更不是容易善罢甘休的人。

若非孙逸现身,此事已经平息。

可惜……

罗志玄一颗心也是沉入谷底,渐渐感觉难为。

一时间,大堂气氛压抑,各家之主呼吸揣揣,噤若寒蝉。

“列位,是默认了吗?”

方玉书一一扫视各家之主,再次询问。

声音,更冷了几分。

“大人,冤枉啊!”

有大族之主按耐不住,跪伏在地,惶恐呼嚎。

“冤从何来?”

方玉书漠然凝视着那人询问。

“在下……在下……”

那人支支吾吾,吞吞吐吐半天,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冤枉?

他们这些人,哪有什么冤枉?

狡辩吗?

在方玉书面前,狡辩有用?

孙逸这家伙到底掌握了多少消息?

狡辩,会不会再被拆穿?

一时间,各家之主都不敢妄言,不敢轻举妄动。

“他们……确实是冤枉的!”

这时候,罗志玄轻叹了口气,站了起来,怅然道:“大人容禀,当初,家兄与奸人勾结,曾借奸人之势,胁迫诸家签订联名契。”

“一切缘由,皆是为了制衡诸家,保全罗家不受迫害。”

“诸家之主忌惮奸人之威,不敢拂逆,只得被迫签约。”

“不过,暗害孙校尉之事,皆是由家兄一人策划,诸家之主知情,却未参与……”

罗志玄将一切罪责都揽在了罗志恩身上,企图保全诸家。

方玉书闻言,看向了诸家,漠然询问:“可是如此?”

诸家之主彼此对视,面面相觑,然后下意识看了孙逸一眼,唯唯诺诺跪伏在地,不敢言。

鬼知道孙逸掌握着那些消息,他们不敢狡辩。

“哈哈哈!”

而在各家之主心思惶惶时,便听孙逸的笑声响了起来。

虽是大笑,但笑声泛着浓浓冷意。

“看来,罗二爷还真是仁慈呢,是打算揽下所有罪,包庇诸家了吗?”

孙逸灌了口酒,漠然看向罗志玄,冷哼道:“罗家,承担起吗?”

“孙校尉,对于此事,罗某深感抱歉。家兄愚昧,遭奸人蛊惑,从而自甘堕落。若孙校尉欲要问罪,罗某愿一力承担,烦请饶恕罗家众人。”

罗志玄朝着孙逸跪倒,诚恳认罪。

孙逸提剑,剑指罗志玄,杀意涌动。

对待罗志玄,他很恼怒。

他之所以前来搅局,并非是想要针对谁。

纯粹只是咽不下恶气,想要讨还一个公道。

但是,罗志玄却独揽罪责,包庇诸家,处处与他作对,这让他如何不恼?

“罗志玄,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孙逸漠然凝视着罗志玄,眼中冷意起伏。

“愿凭孙校尉处置!”

罗志玄跪伏在地,不卑不亢的答道。

孙逸握剑的五指微微用力,断剑泛光,寒意凛然。

“噗!”

一步跨出,孙逸逼近罗志玄身前,断剑猛地插进了罗志玄的脊背。

断剑入骨,将罗志玄死死地钉在了地上。

“你以为,携势而来,便可以逼迫我就范?罗二爷,你太自以为是!”

孙逸紧紧地按压着断剑,将罗志玄钉在地上,挣扎难起。

“嘶!”

各家之主皆是脸色一凝,倒吸冷气。

看着罗志玄受伏在地,难以动弹,皆是忍不住背冒凉气,身心发寒。

一双双眼睛,看向孙逸,都是浮现起了浓浓惊惧。

这家伙真敢下手啊!

全不留情,更没半点犹疑,当真是杀伐果断!

各家之主悚然,心弦高悬。

方玉书都是目光颤动了下,对孙逸的杀伐果断很是吃惊。

但他没有阻拦,也没吭声,任由孙逸施为。

他对罗志玄的做法也很失望,同样心底不悦。

孙逸按压断剑,紧紧地钉住罗志玄,一只脚更也是死死地踩住了罗志玄的脊背,将其狠狠地践踏在地上。

漠然环视着各家之主,随后俯视着被罗志玄,冷声道:“我在边关从军时,异族数十万大军扣关,强势冲击,我且不惧。你区区罗家,算什么东西?”

“异族大军虎视眈眈,我一人出关,搜救失散的人族义士英雄数千上万人,我且不惧。你区区罗二爷,算什么东西?”

“我一人潜入异族营地,险救人族都统将领,惨遭异族宗师追杀,我且不惧,你罗家,又算什么东西?”

“我主动请缨,率部火烧异族后勤营地,我且不惧,你罗志玄,又算什么东西?”

“众神设局,伏杀异族灵皇残身,我主动请缨,诱敌深入,面对百万异族大军,更被异族宗师大统领死命追杀。我且不惧,你罗家,又算什么东西?”

“异族宗师大统领对我穷追不舍,险象环生,我搏命险杀对方时,我且不惧,你罗志玄,又算什么东西?”

“堪称半神世家的邹氏,明刀暗箭的屡次暗算我,我且不惧,你们罗家,又算什么东西?”

“我在边关杀异族,血染襟袍时,你们罗家又在做什么?独享安逸,勾心斗角,更妄图残害我!你与我比,又算什么东西?”

孙逸句句逼问,气势如虹,践踏得罗志玄脸色潮红。

满场众人,皆是心惊。

孙逸细数的种种事迹,超乎了众人想象,让人震骇。

无论是各家之主,还是方玉书,罗志玄,全都倒吸冷气,骇然惊绝。

他们虽然没有亲身经历,但从其只言片语间,都足以感受到,其中凶险。

异族数十万大军扣边关,一介少年奋勇杀敌,那种勇毅,便足以震撼人心。

更别提被异族宗师大统领追杀,那般凶险,即便同为宗师人物的方玉书都不敢保证可以全身而退。

更遑论,还有半神世家的针对与暗算!

众人终于恍悟,为何孙逸年纪轻轻,足以被授予校尉职务。

这些功勋,哪一件,不够震世?

众人震骇,看向孙逸的眼神,都是变得敬畏。

何思玲更是美眸微缩,看着孙逸的背影,那消瘦的脊骨,让她美眸闪烁波光,泛起了波澜。

眼前的少年,经历过怎样的凶险,她很惊奇。

同时,也很怜惜。

十六七岁的少年,却要参与生死竞逐,屡次涉险,为人族而战。

那种英勇,更让何思玲怦然心动。

满堂沉寂,罗志玄原本粗重的喘息,都是压抑了下来。

面临着孙逸的气势如虹,咄咄逼视,他惭愧的垂下了头。

任凭孙逸践踏在地,再不敢有半点反抗与挣扎。

孙逸的话,字字珠玑,让他无言驳斥。

各家之主都是垂下了目光,深深地跪伏了下去,不敢吭声。

一位位聚神境强者,青阳府最尊贵的一批人,此刻全都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喘。

孙逸松开了脚,拔出了天鸢残剑,放开了罗志玄。

他环视着各家之主,在大堂内踱步,漠然道:“尔等好算计,心思缜密,孙逸着实佩服得很。只是,尔等千算万算,却漏算了一样东西。”

“我来神域,前后满打满算,也不过三月时间。从东林县而来,便参与武试,得罪过的人,屈指可数。”

“更遑论这种欲除我而后快,杀我而雀跃的人,更是少有。”

“若有人想我死,东林县或许有,但却无宗师人物。并且,得知我人族校尉的身份,以那些大族底蕴,恐怕也得罪不起。”

“而在青阳府,宗师人物除却方大人外,恐怕也并不多见。而能请得动宗师人物,又想我死的人,且不惧人族校尉身份的,便只有庭都凌家。”

“尔等隐瞒,便以为我无知?嘿嘿,殊不知,真正无知愚蠢的,是尔等!被人利用,玩弄于鼓掌,且还沾沾自喜,骄狂自负。”

孙逸的讥笑,令各家之主羞愧,面红耳赤。

孙逸的话,却让凌罗眉头皱起,脸现阴霾。

“孙公子,妄加猜测,还请慎言!”

凌罗抱刀而起,提醒孙逸。

凌家虽然有心暗杀孙逸,但这样明目张胆的行径,却是不敢的。

如今被孙逸揭露开来,宣扬开去,对凌家声望,只怕会有影响。

作为凌家护卫,凌罗自然不愿看到。

“你闭嘴!”

孙逸蓦然转身,冷眼看向凌罗,漠然斥道:“我怎样说,轮不到你来管制!凌家骄狂,便以为天下人都是傻子?”

“人在做,天在看!凌家的所作所为,终有因果报应!”

“我现在势弱,奈何不得凌家。凌家想要狡辩,尽管便是,我不会计较。但请你转告你们当家的,待我势起那日,定叫凌家如数偿还!”

孙逸的话,不可谓不大胆。

这番话,已经算是明目张胆的挑战凌家了啊。

这可完全没将半神世家的凌家放在眼里啊!

全无敬畏之心,更没半点忌惮。

各家之主吓得半死,跪伏在地的身子都是微微颤抖,心底惶恐不已。

同时,对孙逸的敬畏,更浓了几分。

连浮庭凌家都敢直言针对,何况他们?

此刻,他们才真正清楚,招惹孙逸,有多不智。

【作者题外话】:喂喂喂,夸我的人快回来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