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 得民心者,得天下/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阳府,罗家祖陵。

罗志玄坐在罗志恩的墓碑前,灌着酒,回忆往事。

兄弟二人自幼情深,蒙受大哥照料,少受波折。

如今大哥随着老父亲殇逝,罗志玄痛心万分。

现在又留下一番烂摊子,更让罗志玄焦虑。

想着罗家的处境,罗志玄抱着酒坛,都不愿撒手。

“二爷!”

但在这时,护卫前来,叫醒了他。

“讲!”

罗志玄轻叹,放下酒坛示意。

“族老们请见二爷!”

护卫躬身禀告,眼角余光偷偷地端详着罗志玄的反应。

“呵!”

罗志玄轻笑了声,灌了口酒,没有回应,只是看着罗志恩的墓碑叹息:“该来的,迟早会来。”

护卫抱拳躬身,僵立未动。

罗志玄沉默了片刻,随即示下:“让他们大堂等候。”

“是!”

护卫领命而去。

祖陵很快又宁静,罗志玄抱着酒坛,灌完了坛中酒水。

放下酒坛,罗志玄从怀中摸出了那张联名契约。

摊开看了一眼,然后取出火折子,点燃了契约,将其烧成了灰烬。

“诸家联名又有什么用?同族尚不同心,何况外人乎?”

拂袖一扫,灰烬漫天飞舞,随风消散。

罗志玄撑地而起,最后看了一眼罗志恩的陵墓,便是转身,大步而去。

罗家大堂,座次满席,罗家族老依次落座,分布左右。

数十位罗家高层,聚神强者,沉默不言,让得大堂气氛压抑,空气仿佛都流通缓慢了下来。

直到罗志玄到来,压抑沉寂的大堂才多了几分活跃。

一些人起身,迎视着罗志玄走进大堂,走向主位。

“二爷!”

一些人抱拳施礼。

“入座吧!”

罗志玄颔首,众人陆续落座。

有丫鬟奉茶,罗志玄端起茶杯,轻抿了口,随即看向众高层问道:“列位联抉而来,有事便说吧!”

众高层彼此对视,相顾无言。

族老眉眼微眯,相视一眼,微微沉吟,随即有人摆袖,淡然道:“志玄啊,今夜,我等是为罗家发展大计而来。”

“三叔有何智计,但讲无妨。”

罗志玄看了说话之人一眼,平静示意。

那位族老微微一笑,不急不躁的道:“智计谈不上,只是些许浊见。”

罗志玄没说话,只是垂眼吹茶,静候后面的话。

那位族老哈哈一笑,也不拖沓,直言道:“志玄啊,常言道,国不可一日无君,家不可一日无主。如今,志恩遭劫,罗家群龙无首,三叔以为,当务之急,恐要择出新主,以……”

他的话士气昂扬,大有侃侃而谈的架势。

但还没说完,便见罗志玄抬手,突然插言打断了他。

“三叔是想说,您,想做家主吧?”

罗志玄放下了茶杯,目光幽幽的看着那位族老,淡然询问。

“……”

那位族老笑容凝滞,原本准备好的说辞,瞬间乱了。

罗志玄的态度,出乎他的意料,超过了他的预期。

反应太直接了吧?

那位族老眉眼微眯,白眉挑动了起来。

但他终究老谋深算,不是寻常之辈,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笑容重现,和蔼可亲的样子,从容不迫。

他摆了摆宽袖,洒然笑道:“若是族人推举,老夫虽然不才,但也愿意为家族鞠躬尽瘁。”

这番话,俨然表露了野心。

族老们沉默,众高层无声,没有驳斥与反对。

罗志玄环视一眼众人,便看透了众人的态度。

微微沉默,手掌轻轻摩挲座椅扶手,罗志玄轻吸了口气,然后站了起来。

居高临下,俯视着那位族老,淡然开口,问道:“有句古话,不知三叔可曾听过?”

“哪句?”

那位族老眉头挑动,疑惑的看着罗志玄。

罗志玄淡然背手,漠然道:“老而不死是为贼。”

“哗!”

罗志玄的话,瞬间引起一片骚动,众高层纷纷脸色一凝,眉头紧锁。

那位三叔更是瞳孔收缩,脸色微变。

罗志玄这话,针对性就太明显了。

只要不傻,都听得出来。

他乃是罗家老人,是罗家至今硕果仅存的几位族老。

罗志玄的意思,摆明了在骂他是个贼。

众人变色,心底同样情绪起伏,一双双目光紧盯着罗志玄,暗暗思索。

罗志玄的态度,出乎意料的强势。

族老携势而来,意图逼宫,篡取家主之位。

却不想,向来随和仁义的罗志玄,居然罕见的表露出了强势的态度。

打小开始,罗志玄可对他们这些族老恭敬着呢。

这也是三族老可以收拢人心,率众而来的原因。

罗志玄背手而立,面容平静,波澜不惊,淡然的看着三族老,没有在意族人的惊讶。

不待谁人反驳,罗志玄便是接着道:“三叔有心为家族分忧,乃是可喜之事。不过,现在的时代不同了,罗家的局势更也变了。”

“如今,是年轻人的天下,三叔您老了,还是好好的安享晚年。为家族操心劳力之事,就无需您牵挂了。”

“嘶!”

众高层纷纷倒吸凉气,骇然大惊。

若说先前罗志玄的话针对的话,现在可就是真真切切的警告了。

一番话,将局势彻底挑明,不留余地。

二爷,变了!

不少人眉眼微眯,察觉到了异样。

今夜的罗志玄,与往常的大不相同,判若两人。

三族老脸色一变,霍然起身,目光灼灼的盯着罗志玄,沉声斥道:“志玄,你在说什么胡话?是以为三叔人老无力吗?”

说着话,聚神六重天的气势外放开来,压得空气爆鸣,座椅板凳都是咔咔作响,随时都要蹦碎坍塌。

众高层凛然,一颗心高悬,浑身肌肉都是紧绷了起来。

大堂局势,瞬间剑弩拔张起来。

罗志玄背负的双手微微垂落,原本淡然平静的眼眸,都是泛起了波光。

他微微扭头,迎视着三族老深沉的眼神,一双眉眼微微眯起。

“三叔,您在逼我?”

罗志玄沉声询问,语气也渐多了几分寒意。

“三叔是在为罗家发展,为罗家未来着想。”

三族老淡然申诉,不紧不慢,从容不迫。

罗志玄眼角寒意交织,看着三族老,也不驳斥,只是道:“三叔若掌罗家,将如何作为?”

此话一出,不少人目光闪烁,心弦紧绷。

二爷这是放弃了吗?

被三族老的威势吓住了吗?

罗志玄这话,似乎透着几分服软的架势。

三族老闻言,脸上重现笑容,随即摆袖道:“近日以来,罗家底蕴严重受损,危及罗家根本。老夫以为,罗家当务之急,应强根本,增底蕴为主。”

“如何增强?”

罗志玄又问。

“加大生产,强税收,提物价,揽四方财。”

三族老笑容满面,侃侃而谈。

罗志玄闻言,嘴角微抿,轻叹道:“三叔此举,甚妙。”

“志玄这是同意了?”

三族老笑容更浓,外放的气势都微微收敛了几分。

“同意?”

罗志玄嗤笑一声:“三叔此举,若在以前,妙不可言。但,罗家境地,大不如前,若敢妄为,罗家倾覆,指日可待。”

“一派胡言!”

三族老笑容一僵,随即拍桌痛斥。

罗志玄不急不缓,走下主位,淡然道:“三叔莫非以为,我在危言耸听?”

“志玄,你还太年轻,少经世事,还是不要妄加揣测为好。”

三族老眯起了眼睛,淡然告诫。

罗志玄哈哈一笑:“三叔,你说我妄加揣测?莫非,你忘了府令府的那位?”

“哪位?”

“人族校尉,孙逸!”

罗志玄漠然哼道:“孙逸心怀仁义,兼济天下。三叔若敢妄为,是想试试,、孙逸手中剑,可利否?”

“黄毛小儿而已,若非仗势,焉敢猖狂?”

三族老冷哼,不屑一顾。

“孙逸仗势不假,三叔以为,他之势,又从何而来?”

罗志玄逼视着三族老,漠然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孙逸之势,从天下而起,顺民意而来。”

“三叔且去街头小巷听听,孙逸之声威。”

“孙逸才来青阳府多久?他之声威,却已经遍传青阳府各地。究其缘由,为何?”

“皆因他心系天下,深得民心。”

“如今,三叔却要横征暴敛,与百姓为敌,你且试试,孙逸是许,还是不许。”

三族老脸色微凝,气势一滞。

众高层也是纷纷变色,呼吸凝滞,心弦紧绷。

罗志玄的话,狠狠地震颤着众人的心。

孙逸的声势,如今在青阳府,没谁敢轻视。

能够压制诸家,无畏凌家,便足够让人敬畏。

如今的青阳府,孙逸气势如虹,八方瞩目。

谁敢撄锋?

孙逸刚刚勒令诸家,广散财粮,赢得百姓爱戴。

如今罗家若是提升物价,横征暴敛,必然触怒孙逸。

孙逸与百姓的关系,如同鱼与水。

相得映彰,相互得势。

孙逸若失了民心,必然失势。

只要孙逸不傻,便不会准许罗家这般作为。

霍然,一些罗家高层心头凛然,察觉到了不妥。

“二爷以为,当务之急,罗家该作何处置?”

这时候,有人起身,向着罗志玄抱拳请示。

顿时,众人眉头挑动,皆都看向了罗志玄。

罗志玄微微昂首,长吐了口气,随即怅然道:“得民心者,得天下。孙逸虽年幼,却深谙此道啊……”

【作者题外话】:过渡情节难写,伤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