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 酒神家规/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酒神山,蕴酒谷。

贺德隆带着一帮七八岁以下年龄的小孩子,走进谷内一座雄伟大殿内。

大殿巍峨,如山峻岭,架构高阔宽敞。

在殿堂内,置放着许许多多的酒坛,在殿内弥漫着浓浓酒香。

这些小孩子追着贺德隆屁股后面,一脸潮红。

那娇嫩如陶瓷般的脸颊,红彤彤的宛如充血。

深入殿堂,时间渐久,一些年龄稍小的孩子的眼中都是浮现起些许醉意。

一双双眼神目光,都渐渐朦胧,醉态渐露。

贺德隆不以为然,毫不在意。

仍然带着这些孩子在殿堂内游走,转悠,循环往复。

“三祖父,您今日带我们来这儿做什么呀?”

孩子群中,不乏小女孩,俏脸红扑扑的,眨巴着剔透玲珑的眼睛,看着贺德隆询问。

贺德隆一脸慈笑的灌了口酒,看向问话的小丫头道:“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嘛?”

“蕴酒谷,酿酒坊呀!”

小女孩俏生生的答道,但眼中仍然充满了不解。

与她相同疑惑的孩子不在少数。

“那你们,知道你们都是谁吗?”

贺德隆灌了口酒,又含笑询问。

“三祖父,我是语儿呀!”

问话的小女孩迷茫着大眼睛,脆生生的答道。

“不!语儿,不只是语儿。”

贺德隆摇摇头,灌了口酒,然后低下头,摸着小女孩的脑袋,笑道:“语儿呀,还是酒神后人。你们呀,都是酒神后人。”

小女孩噢了一声,其他小孩儿也都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贺德隆一一扫了一眼孩子们的迷茫和疑惑,也没责怪,反倒慈笑道:“作为酒神嫡系后裔,品酒,是从小都要学习的。”

酒神后人,哪能不懂酒?

这是酒神门庭的规矩!

家规!

酒神门庭对于外人而言是个法身势力,但在酒神嫡系后裔的心中,只是一个大家族。

和谐可亲的大家庭!

“三祖父,我们还是娃娃嘞!”

孩子群中,一个大约三四岁,扎着冲天髻的小男孩奶声奶气的叫道。

“品酒,就是要从娃娃抓起呀!”

贺德隆笑容满面,他撩了撩蓬头的乱发,道:“娃娃时期,是塑造你们的黄金时期,可得抓紧呢。三祖父似你们这般大,都懂得百多种酒了呢。”

品酒,不只是要学会饮酒,更是需要了解酒的构造与组成。

同时,也是在用酒,为他们洗练根骨,塑造最好的修炼体质。

酒神门庭的酒,哪种不是灵泉仙酿?

每一种酒,都是采用了诸多灵粹,甚至稀珍可贵的宝药。

从小品酒,在这些酒中熏陶,酒气内散发的灵性力量,会长年累月的改善他们的根骨,增强他们的体质。

洗精伐髓,都是常有的事情。

这便是大族底蕴,也是大族一些嫡系子弟天生优越,自持身份的原因。

有着这样的底蕴培养,骨子里的骄傲,是与生俱来的。

寻常百姓家的子弟想要赶超,极难。

而每位寻常百姓家飞黄腾达的绝代天骄,甚至压制大族子弟的奇才妖孽,都是难能可贵的。

其资质与根骨,是无比强横的。

贺德隆灌了口酒,随即放下酒葫芦,看向孩子们道:“今天啊,三祖父给你们介绍我们酒神家的酒,都有哪些品种。”

“以及,这些酒的酿造材料,和这些酒所含的性质,或味道。你们都要熟记于心,日后,三祖父可要考查你们。”

“记得好,有奖!记得不好的,都要被处罚哟!”

贺德隆慈笑的讲述,让得许多小孩都是苦楚不已。

“三祖父,可不可以不罚语儿呀?”

小女孩噘着嘴,苦着脸询问。

“不可以!三祖父要一视同仁,要遵守家规,不能循规蹈矩。哪怕语儿乖巧,若是记不住,也是要认罚的。”

贺德隆摇摇头,一脸认真的回答。

许多孩子都是叫苦起来,但贺德隆无动于衷。

培养,都得从小抓起。

教育,更要严厉,不容懈怠。

大族要发展,长垂青史,便马虎不得。

“语儿知道啦!”

看着贺德隆认真的脸,语儿噘着嘴点头。

贺德隆讲述了家规,便开始一一介绍起来。

酒神门庭的酒,多不胜数,且酿造复杂,想要熟记,十分繁琐。

贺德隆讲得十分详细,绘声绘色。

并搭配着一些细小故事,生动形象的描述。

孩子们最初听得索然无趣,但慢慢的,却开始津津有味起来。

这是家规,也是酒神后人必学的课程。

“大人!”

课到一半,一位金甲护卫突然闯入,打断了贺德隆。

贺德隆直起身,看向了金甲护卫。

“大人,青阳府飞鸟传讯。”

金甲护卫捧着一份文书,递交上来。

贺德隆闻言,顺手接过,打开阅览了一遍。

“好!”

瞬间,贺德隆大笑称赞。

孩子们顿时惊疑起来,一脸迷惘的看着贺德隆。

贺德隆哈哈一笑,没有在意,对着随同而来的一位中年男子叫道:“勤川,你继续带孩子,老夫先走。”

吩咐下去,贺德隆带着金甲护卫离开了蕴酒谷。

快步走出蕴酒谷,贺德隆才放缓脚步,重又打开文书,认真阅览。

越看,脸上笑容越浓,越是欣喜。

“好小子,干得不错。”

贺德隆连连称赞,笑容间满是欣慰。

文书上,详细记录了孙逸在青阳府发生的事情。

被刺杀,暗算,以及惩戒诸家,逼迫诸家广散财粮的事迹。

“当今天下,如他这般心系天下的人,不多见了。”

阅览了几遍,贺德隆收起了文书,怅然轻叹。

千年岁月,异族始终被拒边关,难越雷池。

无论神州,还是神域,都一片太平,逐渐安宁。

久不经战事,许多人都快忘了,千年前那段血腥残酷的历史。

异族大举刀兵,肆意屠戮人族的惨景,许多人都忘了,都不记得了。

如今的年轻人,多是忘了历史,沉浸在安乐窝内。

也就更别说,心系天下。

长此以往,再过些年,人族唯恐后继无人。

若异族大举兴兵,卷土重来,人族如何抗争?

千年后,又是否能再如以往幸运,还有天神女那般奇人救世?

这些处境,众神一直忧虑。

法身门庭嫡系高层,同样忧心忡忡。

所以,孙逸的举止,尽显仁义心胸,才深得贺德隆之心,让后者倍感欣慰。

金甲护卫陪同在旁,听着贺德隆的叹息,微微犹疑,随即担忧道:“大人,孙逸年轻气盛,桀骜不驯,在青阳府放言,怒怼凌家。卑职唯恐,凌家震怒。”

“他敢!”

贺德隆甩袖,漠然冷哼。

但很快又唏嘘:“千年岁月,凌家气焰,倒是越来越盛。”

“大人有何良策?”

金甲护卫躬身请示。

贺德隆驻足沉默,摘下酒葫芦,大灌了口。

啧啧嘴,随即看向金甲护卫道:“你走一趟,让老四来找我。”

四祖,贺德恩。

酒神贺家,有四杰。

老大贺德威,老二贺德武,老三贺德隆,老四贺德恩。

皆是半步法身人物,有酒神风采,名震天下,家喻户晓。

金甲护卫领命,匆忙而去。

……

浮庭,凌家。

内庭,后院。

凌天铭在院中演练武学,抽闲做着日常温习。

“家主!”

管家匆忙而来,打断了凌天铭。

“讲!”

凌天铭并未歇手,头也不回的示意。

“家主,凌罗回来了!”

管家急忙回答,“正在院外等候。”

“这么快?”

凌天铭吃惊,动作一顿,回头看向了管家。

“凌罗求见,称有要事。”

管家解释道。

“让他进来!”

凌天铭微微皱眉,思索了下,示意道。

管家领命而去,凌天铭停下了演练,梳洗着着装。

身材昂藏,面容粗犷,面留虬髯的凌罗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

“大少爷!”

凌罗躬身见礼,态度恭谨。

“何事而归?”

凌天铭穿好长衫,回头询问。

“回大少爷,属下无能,是被撵回来的。”

凌罗单膝跪地,沉声道。

“撵回来的?”

凌天铭挑眉,一脸疑惑。

凌罗低头,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的讲述了一遍。

凌天铭豁然明悟,随即震怒。

“他敢!”

凌天铭气得跺脚,一身气息外放,整座庭院都是轰隆隆震荡,险些崩塌。

许多下人奴仆直接跪伏在地,被这股气息压得匍匐在地,挣扎不得。

更有甚者,直接咳血昏厥,不堪重负。

幸亏反应及时,收敛下来,否则,只怕许多人都要殒命。

“岂有此理!”

凌天铭脸色铁青,显得难看。

孙逸直面凌家的话,可是半点都没有将凌家放在眼里呢。

作为凌家之主,凌天铭怎能不怒。

“是属下办事不力,让凌家蒙羞,属下该死!”

察觉到凌天铭的震怒,凌罗跪伏下来,沉声认罪。

凌天铭微微皱眉,沉思了片刻,随即怒气收敛,恢复了淡然。

“错不在你,起来吧!”

凌天铭拂袖轻叹:“是我小觑了此子,低估了他。”

凌罗叩首谢恩,随即杵刀而起。

“大少爷准备怎么做?”

凌罗起身后询问。

“静观其变吧!”

凌天铭摇摇头,淡然道:“贺氏盯得紧,不宜动作。”

“家主!”

这时候,管家重又进来,禀告道:“府外有人请见家主,并送来了拜贴。”

说着,一封金帖递了上来。

【作者题外话】:过渡情节有些铺垫拿捏不定,今日两更~容我细思下~剧情流畅下来双倍补更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