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四章 不负天下/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多多走动?

他们之间,还能走动吗?

彼此的恩怨,让他们如何释怀?

尹玉岚满怀苦楚,不敢应承。

微微沉默,还是摇头:“算了吧,夫君,玉岚有你,便也知足。”

“傻!”

乔志宇捧着尹玉岚脸颊,温和笑道:“你既然已经嫁给了我,我自然要让你幸福。你背井离乡,举目无亲,难得他乡遇故人,我又怎会坐视,狠心隔绝你们?”

“若你怕我吃醋,会质疑你对我的感情,那便无须多心。夫君我心大着呢,爱你,便不会质疑你。所以,你大可放心的会友,不必介意。”

乔志宇越宽容,尹玉岚越慌张。

真的要与孙逸见面?

见面时该是怎样的场景?

剑拔弩张?

还是,冰释前嫌?

剑拔弩张,她不敢。

冰释前嫌,她也做不到。

灭族之仇,屠家之恨,怎能忘怀?

尹玉岚迷惘,不知所措。

思索之余,尹玉岚最终做了决定,摇摇头,道:“夫君,你的好,玉岚明白。不过,有些人,只能存在回忆,不能去触及。不然,会牵扯出蒙尘旧事,徒增麻烦。”

“玉岚,听夫君的,去……”

乔志宇摇头,柔声宽慰,但话没说完,便被尹玉岚捂住了嘴。

“夫君,不用多说了,玉岚心意已决,你不必劝诫。”

尹玉岚依偎进乔志宇怀中,臻首紧贴着后者胸口,柔声道:“若夫君疼着玉岚,明日,便许我带着玉琅去临郡游玩,待郡试结束再归,可好?”

乔志宇闻言,一阵犹豫。

但感受着胸口渐渐平静的呼吸,最终点了点头,没有强迫尹玉岚的想法。

“好!夫君,都依你!”

乔志宇柔声答应,搂紧了尹玉岚。

“夫君真好,玉岚有你,是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尹玉岚感激一笑,然后撑起了头,凝望着乔志宇的眼睛。

四目相对,渐渐地靠近,唇齿相依,舌尖交集。

湿吻片刻,尹玉岚便将乔志宇推倒在床,娇躯匍匐如蛇,缠着乔志宇,从其胸口,一点点的吻下,滑向了腰间。

……

第二天,清晨。

早修结束,孙逸便是跳下房顶,洗漱一番,吃过早餐,便向方玉书告辞。

今日,便要出发郡城,为郡试做准备。

方玉书没有挽留,早已命人准备好了马匹。

清晨,孙逸、何思玲、何思珑、何浩,曹文安齐聚大堂。

“孙小友,此去,预祝你飞黄腾达,一路顺利。”

方玉书抱拳一笑,随即指向云扬,道:“另外,云扬欲要参与今年庭试,不妨,便与孙小友一起同行。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孙逸看了云扬一眼,没有反对。

云扬此人还算不错,给孙逸的感观不差。

谦恭有礼,进退有序,性情不骄不躁,值得交集。

“人多热闹,无妨!”

孙逸灌了口酒,颌首一笑。

“有劳孙兄弟照应了!”

云扬走出方玉书背后,拱手施礼。

“客气!”

孙逸颌首一笑,众人寒暄了一会儿,方玉书便是将孙逸等人送出府令府。

府门大开,门外却是传来阵阵嘈杂,热烈喧嚣。

孙逸在前,一眼便是看到,府令府前,不知何时已经汇集了大片人潮,围堵住了府令府前门。

“孙校尉出来了,快看,孙校尉出来了!”

“那就是孙校尉!孩子,看见了吗?那就是咱们的恩人,那就是孙校尉啊!”

“孙校尉,孙校尉!”

孙逸现身,人潮纷纷高喊起来,群情激动。

如果不是有府卫拦截,只怕人潮早已蜂拥而来。

孙逸疑惑的看向了方玉书,后者笑了笑,解释道:“你命各家大族广施钱粮,惠及青阳府各地百姓,他们皆感念你的恩德。得知你要出发郡城,便自发前来送行。”

原来如此!

孙逸恍然,也有些出乎意料。

抬眼扫了一眼人潮,孙逸放下了酒葫芦,走下台阶,向着人潮百姓抱了抱拳。

放下手后,才朗声道:“诸位百姓,你们的好意,孙逸心领!然,此去万里途,大家请留步,便不必送了。”

“孙校尉,你对我们有大恩,送你几步,不足以表我们的感激之情啊。”

“孙校尉,你的恩德,我们都会铭记于心的。”

“孙校尉,愿你此去一帆风顺,心想事成。”

“愿孙校尉名扬天下,威盖八方。”

人潮纷纷抱拳,朝着孙逸施礼。

更有人直接跪倒在地,感激涕零。

“孙逸哥哥!”

这时候,有一个小男孩挤出人潮,从府卫缝隙钻过,扑近了孙逸身前。

“孙逸哥哥!”

小男孩大约四五岁,扎着冲天髻,光着小脚丫,拖着一条红绫,颈脖戴着一个银色项圈。

他面如瓷玉,有点婴儿肥,大眼圆脸,胖乎乎的十分可爱。

他大约有孙逸腰间高,穿着火红肚兜,乍眼看去,倒像个女娃娃。

他仰视着孙逸,声音带着稚气,亲切地唤着孙逸:“孙逸哥哥!”

“诶!”

孙逸俯身,拍着小男孩的肩膀,迎视着小男孩清澈的大眼睛。

“孙逸哥哥,我娘让我谢谢你。”

小男孩眨巴着大眼睛,认真的道:“因为你的恩惠,让我爹的病有钱医治,如今幸得好转。你救了我爹,更救了我们家。”

孙逸不以为意的摇摇头,他拍着小男孩的肩膀,道:“同为人族子弟,相互帮助,相互扶持,乃是为人者,应存的大义。”

“吒儿,快跪下,拜谢孙逸哥哥!”

人群里,一位跪伏在地的农妇,向着小男孩喊道。

小男孩回头看了农妇一眼,随即噗通跪倒在孙逸面前,急忙叩首。

“孙逸哥哥,吒儿谢谢你。”

小男孩脑袋重重地磕在了石地上,额头顿时出现青红。

“起来!”

孙逸见状,急忙扶起,元力流转,抚平了小男孩额头淤青。

随即蹲下身,扶着小男孩的臂膀,认真道:“吒儿对吧?你且记着,我所做的,你不必言谢。我是人族校尉,应为人族表率,当为天下先。这是我为人者的本分,不敢忘却。”

“若吒儿要谢,便铭记于心,他日若修炼有成,便要好好做人。心存大义,莫忘人族,莫负天下。”

小男孩眨巴着眼睛,似懂非懂的看着孙逸。

“回去吧!”

孙逸站起身来,拍了拍小男孩的脑袋,含笑示意。

小男孩一步三回头,清澈的眼睛闪烁着迷惘,似懂非懂。

待得走进人群,被农妇揽进怀中,小男孩才似有所悟。

从农妇怀中撑起头,扭头看向孙逸,高声喊道:“孙逸哥哥,吒儿记住了!以后长大,定以孙逸哥哥为榜样,心存大义,不负人族,不负天下。”

孙逸颔首一笑,随即向着人潮抱拳:“此去路远,大家散了吧。”

人群纷纷散退,留下一条过道。

有府卫前来壮马,孙逸等人翻身上马,一一穿过人群,朝着府城外绝尘而去。

“孙校尉,一路顺风啊!”

“孙校尉,要珍重啊!”

身后,人群簇拥,久久不散,眺望着街尾方向,大声高喊。

更有人,追向城门,不愿散离。

……

浮庭,凌家。

凌天铭坐在内庭楼榭下,端着茶杯,望着天空,一阵失神。

脚步声响起,管家从外匆忙而来。

“家主,二爷传回讯息,焱庭会武结束,他已启程,不日将会归家。”

管家躬身禀报,让得凌天铭回神,平静的面目微微凝重。

这么快就结束了啊?

凌天铭目光闪烁,随即看向管家,吩咐道:“去安排下,准备迎接二爷。”

“是!”

管家领命。

“另外,通知凌修前来见我,告诉他,顺便将凌十三的孩子,送进府来。”

凌天铭连番下令,管家一一受领。

凌修,乃是凌天铭的贴身侍卫。

与凌罗,凌十三一样,皆是曾经三千孤儿中的一员。

受过严厉训练,资质出众,从三千孤儿内脱颖而出。

凌修,排名第一,赐凌姓,并赋名‘修’。

只有排名前三的人,才有资格被赋名。

凌修第一,凌罗第二。

管家领命而去,不一会儿,凌修受命而来。

凌修身材颀长,着一身红袍,如血染一样。

他红袍宽袖,绣着锦绣秃鹰,胸前纹着红色骷髅。

骷髅滴血,为他的气质增添了几分凶煞。

他一头长发扎成小辫子,如一条条细小灵蛇垂在脑袋上。

他脸庞狭长,五官清俊,不苟言笑的样子略显阴柔。

“大少爷!”

凌修走进别苑,站在凌天铭身后,随口唤道。

他与凌十三一样,从训练结束,自十八岁开始跟随凌天铭。

那时候的凌天铭还不是家主,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凌家嫡系长子。

“人呢?”

凌天铭转身回头,看向凌修问道。

“在府外候着!”

凌修平静回答。

“安排住下,待二爷回来。”

凌天铭授意,凌修颌首领命,转身欲走。

“修!”

凌天铭突然叫住了转身的凌修。

“大少爷还有吩咐?”

凌修止步,回头看向凌天铭。

凌天铭看着凌修,许久才叹了口气,道:“我有愁。”

“修明白!”

凌修颌首答道。

“修有驱愁良策?”

凌天铭凝视着凌修问道。

凌修转身,向着凌天铭抱了抱拳,随即抬头,迎视着凌天铭的目光,漠然道:“修,愿为少爷分忧!”

【作者题外话】:思路终于清晰了一些,先更一章,再思索下,不出意外的话,晚上应该可以补更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