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 姐弟决裂/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枫雪郡,郡丞府。

尹玉岚梳妆打扮,嘱托着侍女们收拾着行李,裹着包袱,准备出门,暂别枫雪郡。

厢房外,郡丞府管家前来禀告。

“少夫人,马车已经备好。”

管家是位年过半百的青衣男子,面相慈蔼,对尹玉岚恭谨有加。

“知道了,林伯。”

尹玉岚在房内答复。

管家林伯躬身退去,离开了内府。

尹玉岚收拾妥当,在侍女的陪同下走出房门,准备离去。

“少夫人,不好了!不好了!”

这时候,一位侍女匆忙而归,一路疾呼。

“怎么了?”

尹玉岚看着侍女,皱眉问道。

“少夫人,琅少爷不见了。”

侍女喘了口气,垂首答道。

“什么?”

尹玉岚脸色一变,心头嘎噔一跳,突生不安的警兆。

“活生生的人,怎么会不见了?”

尹玉岚追问侍女。

“少夫人,奴婢……奴婢也不知道。据琅少爷院中姐妹讲,琅少爷昨夜便没有在府中休息,不知去处。”

侍女急忙跪伏在地,惊惧回答。

尹玉岚俏脸一凝,心头不安更浓了几分。

玉琅啊玉琅,你可莫要做傻事啊!

尹玉岚秀手攥着袖口,暗暗祈祷,随即看向侍女吩咐:“快叫人去找,一定要找到!”

“是!”

侍女爬起身来,领命而去。

目送着侍女离去,尹玉岚心乱如麻。

旁边的侍女见状,低声询问:“少夫人,要不要告知世子?”

“暂时不要惊动夫君!”

尹玉岚心底一惊,摇头回绝。

侍女躬身退去。

……

浮庭,凌家。

内庭,书房。

凌天铭背着双手,站在壁窗前。

如今,已是夏署季节。

骄阳如火,烘烤着天地一片燥热。

凌天铭顶着阳光,不为所动,不见汗滴淌落。

“嘎吱!”

书房门被推开,一身红袍的凌修推门而入。

“大少爷!”

凌修垂手而立,唤着凌天铭。

“来了?”

凌天铭扭头,看向凌修。

“在外等候。”

凌修颌首答道。

“让他进来!”

凌天铭颌首示意,凌修便是转身看向书房门外唤了一声。

顿时,脚步声响起,一位消瘦年轻的男子快步而入。

一身黑衣,腰缠布袋,将高挑瘦弱的身材衬托出来。

年轻男子跪伏在地,向着凌天铭叩首施礼:“小人二十一,叩见家主!”

凌天铭站在书桌后,看了凌修一眼,随即端详着年轻男子,颌首示意:“抬起头来!”

“是!”

男子没有犹疑,慢慢抬头,深沉的眼眸不起波澜,棱角分明的脸孔透着阴鸷之色,迎视着凌天铭的打量。

凌天铭面无表情,不苟言笑的扫了一眼,随即把玩着笔架,淡然问道:“你会什么?”

“回家主,小人习控蛊之术。”

男子拱手,恭谨答道。

“能杀人吗?”

凌天铭波澜不惊,淡然追问。

“能!”

男子沉声答道,斩钉截铁。

凌天铭没再询问,而是将疑惑的眼神看向了凌修。

凌修上前一步,解释道:“二十一从小对蛊毒情有独钟,多年来研习,颇有心得。上月考核任务,他以开窍八重境修为,成功斩下一位聚神一重境的头颅。”

蛊毒,无色无味,无声无息。

控制得当,杀人夺宝,无往不利。

凌天铭挥袍落座,倚靠着座椅靠背。

两手摩挲着扶手,静静地端详着年轻男子,沉默不语。

……

枫雪郡,郡丞府。

尹玉岚在府中来回踱步,一脸凝重,心焦气躁。

尹玉琅不见踪影,让她不安至极。

作为亲姐弟,尹玉岚太了解尹玉琅的性情。

当初,孙逸一怒之下,勒令各家屠尽尹家满门。

如此大仇,尹玉琅必然放不下。

昨晚的争执,已然表露一切。

如今尹玉琅含恨而去,只怕,不会消停。

报仇?

说不想,尹玉岚自己都不相信。

但是,做人总得量体裁衣。

以自己的力量,怎么报仇?

唆使乔志宇?

尹玉岚不是没考虑,但乔志宇的性情,别说会不会答应,就算答应,能不能成功都是两说。

谋杀人族校尉,别说乔志宇,就算是乔志宇他爹,都得再三掂量。

如今的孙逸,已然得势,羽翼渐丰,根本不是她目前能够撼动得了。

“傻弟弟,你怎么就拎不清……”

尹玉岚跌足长叹。

“少夫人!少夫人!”

这时候,厢房外传来侍女的呼喊声。

尹玉岚急忙拉开房门,看向屋外飞奔而来的侍女,急声询问:“找到了吗?”

“找……找到了,琅少爷在满香楼!”

侍女跑进门前,不顾喘息,急忙回答。

尹玉岚急忙出门,直奔满香楼。

在下人的安排下,尹玉岚顺利进入了尹玉琅的包厢。

包厢内,尹玉琅与一干纨绔子弟吃喝玩乐,不亦乐乎。

厢房内酒坛遍地,满屋酒气。

尹玉琅早已喝得醉醺醺,坐在榻上,左摇右摆。

尹玉岚到来,屏退了一干纨绔与陪酒女子,吩咐下人留守门口,独留下尹玉琅。

尹玉琅酒醉朦胧,一个劲的嚷嚷着倒酒。

尹玉岚上前摇醒了尹玉琅,规劝道:“跟我回去!”

酒醒三分,尹玉琅一眼认清尹玉岚,顿时甩手挣脱拉扯,拂袖冷哼:“滚开,别打扰我喝酒的雅兴。”

“玉琅,你别犯浑!”

尹玉岚沉着脸训斥:“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

“不用你管!”

尹玉琅漠然冷哼:“以后,我的事情,都不需要你操心。你安心的回去,做你的世子夫人。”

“尹玉琅,你在胡说什么?有你这样跟姐姐说话的吗?”

尹玉岚气得胸膛起伏,恨不能扬手扇尹玉琅一巴掌。

但犹豫了下,终是压下了怒火,上前扶着尹玉琅的臂膀,泣声道:“玉琅,尹家没了,姐姐现在就只有你一个亲人了。你别胡闹,跟姐姐回去好吗?”

“哼,算了吧,别在我面前惺惺作态了!”

尹玉琅拂袖,推开了尹玉岚,漠然嗤笑:“你的心里,根本没我。你有的,只有你的世子夫君,只有郡丞府,只有你的安稳日子,只有你的享乐。”

“弟弟,你怎么就不明白?姐姐这么做,一切都是为了你!”

尹玉岚气得哭了起来:“你还小,你还年轻,你的一生,还那么长,不应该一辈子都活在仇恨之中。姐姐不愿报仇,并不是没有尹家,而是不愿你一辈子苟活在这样的阴影下啊。”

“苟活?”

尹玉琅嗤笑:“没了尹家,我早就不如一条狗了。东躲西藏,靠姐姐蒙荫,跟一个废物有什么两样?”

“你以为我不知道?那些纨绔子弟,敬我,畏我,因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嫁了个好夫君,而我,有个好姐姐。”

“我算什么啊?一个废物,一个只知道受人蒙荫,靠姐姐照顾的二世祖。”

“这样活着,你说,算不算苟活?”

尹玉琅的质问,让尹玉岚哑口无言。

“玉琅!”

尹玉岚红了眼眶,垂泪欲滴,扶着尹玉琅的胳膊,不禁哀求:“弟弟,你别固执好不好?只要活着,好好地活,不要再去蒙受仇恨恩怨,好不好?”

“姐姐相信,如果爹娘知道我们的处境,也不会愿意看到你这样的。”

“你替姐姐考虑一下好不好?你替我们姐弟的以后考虑一下好不好?”

“撒手!”

尹玉琅闻言,蛮横的推开了尹玉岚,漠然斥道:“你不配提爹娘,尹家,没有你这样的人!”

“爹娘若是知道你的心迹,必然会痛斥你,会后悔生养了你。”

冷漠的话语,如一把把刀剑,狠狠地刺着尹玉岚的心。

那钻心般的疼,让尹玉岚俏脸都是苍白了起来。

她踉跄后退,泪眼朦胧,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尹玉琅。

面前这个状若疯狂,失去理智的少年,竟然会这样对待他的姐姐。

一母同胞,相依为命的姐姐。

“仇恨,已经蒙蔽了你的理智!”

尹玉岚闭眼轻叹,泪如雨下。

尹玉琅漠然不言,挥袖转身,背对着尹玉岚,视而不见。

看着尹玉琅的背影,那漠然不见的态度,让尹玉岚心寒。

她提袖擦了擦眼泪,深深呼吸,遏制了悲痛,随即昂起了头,凝视着尹玉琅的背影,道:“弟弟,不管你怎样,姐姐,仍然都是你的姐姐。”

“尹家的仇,你想报,姐姐也想!但是,姐姐的理智告诉姐姐,势不如人,强去报仇,都是以卵击石,自不量力。”

“所以,即便你恨姐姐,作为你的姐姐,姐姐也不会漠视着你自寻死路。”

说着,尹玉岚擦干了泪痕,控制下了情绪。

漠然转身,看向门外喝道:“来人!”

厢房门被推开,几位家仆鱼贯而入。

“绑了,带走!”

尹玉岚漠然下令,家仆纷纷动身,取来绳索,捆缚住了尹玉琅。

然后,不顾尹玉琅的反抗,强行绑走。

“尹玉岚,你放开我,滚……”

尹玉琅脸色剧变,极力挣扎。

但,尹玉岚都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最终,尹玉琅被打晕,然后抬着离开了满香楼。

途中一片平静,没有引起任何波澜。

押回郡丞府,送回了别苑,命人严加看押。

为今之计,除了限制尹玉琅的行动,尹玉岚再没有办法,可以压制他的报仇之心。

同时,尹玉岚也放弃了暂避风头的想法,转变了念头。

【作者题外话】:第二更~写着有些费力~尹玉岚这个人物的心路历程太复杂,百转千回,跟过山车一样~需要细心刻画~有想法的,记得留言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