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七章 冤家路窄/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同乡?

这么巧?

不仅孙逸,曹文安,云扬等人都是微微讶异,很是意外。

灌了口酒,孙逸不禁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乔志宇。

乔志宇洒然失笑,解释道:“此事在下起初也是不知,直到前些时日,各府武试名单呈报上来,在下与内妾闲聊时,提及孙逸兄弟,才听内妾偶然道起。”

“只是,内妾怕错认,担忧同名同姓,故而,在下才有此问。”

孙逸微微挑眉,颇感讶异。

他在神州,还是第一次遇见同乡。

尽管他对所谓同乡并没有什么感觉,但乔志宇如此热情提及,他也不好推辞。

犹疑了下,便是笑道:“在下出自南荒荣城,不知嫂夫人名讳?”

乔志宇哈哈一笑,解释道:“孙逸兄稍待,在下这便命人请内妾过堂一叙。列位,失礼之处,烦请不要介意。”

云扬等人摆手,连道不敢。

乔志宇这才唤来仆役,传达尹玉岚。

吩咐下去,乔志宇才解释道:“在下与内妾相识,是在去年庭试之后,在下与几位好友入神州游历,偶然邂逅了她,便一见倾心。”

“内妾命运多舛,家人尽被仇敌残害,仅余胞弟相依为命,浪迹天涯。”

“如今入得神域,举目无亲。所以,在下才冒昧,偶然知晓孙逸兄弟许是内妾故人,便希望孙逸兄弟能与内妾走动,以后也算家人。”

“毕竟,背井离乡,能识故乡人,也是慰藉,更是缘分。”

孙逸颌首,表示理解。

同时,也暗暗好奇。

他在神州,认识的女子屈指可数。

又命运多舛的女子,更是从未有过。

所以,孙逸想了半天,也想不起会是谁人。

云扬不禁笑赞:“世子一腔赤诚,宠溺嫂夫人之心迹,着实让人动容,云扬甚为钦佩。”

乔志宇话里话外,尽显爱怜与宠溺。

一个女人,能嫁如此良君,三生有幸。

“云扬兄谬赞了!”

乔志宇摆摆手,洒然失笑。

而在此时,脚步声自大堂外响起,渐渐极近。

很快,一身长裙,略施妆容的尹玉岚,款款而来。

“夫君!”

尹玉岚跨门而入,便是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孙逸寻音望去,一眼看清了尹玉岚的面容。

霍然,眉宇挑动,脸色微凝。

竟然是她!

孙逸百般惊愕,倍感意外。

他想了许久,都未曾想过,乔志宇的夫人,会是这个恶毒婆娘。

错愕之余,更是惊疑。

若是尹玉岚成了乔志宇的夫人,那么,以他们之间的仇怨,郡丞府会是什么态度?

孙逸顿时心弦紧绷,眉宇微蹙起来,心头暗生警惕。

杀父之仇,灭族之恨,不共戴天。

孙逸自问,若是换做他,必然会不择手段的报此血仇。

“果真是你!”

在孙逸警惕暗生时,尹玉岚也是看见了孙逸。

四目相对,情绪皆有起伏。

孙逸是意外,尹玉岚是复杂。

各不一样!

却又初衷相似。

“真乃缘分!”

云扬拍手称赞,起身叫好:“看来,嫂夫人与孙逸兄弟,真乃旧识。”

乔志宇也是哈哈一笑,站了起来,走下主位,道:“玉岚最初提及时,在下还不敢苟同。如今一见,倒是服气。看来,苍天待玉岚不薄,怜惜她孤苦无依。”

怜惜吗?

孙逸哪怕见多识广,此刻都是无语凝噎,脸颊肌肉痉挛,心绪起伏难定。

尹玉岚害死前身,妄图吞没孙家,野心勃勃,歹毒可恨。

黑曜城时,更是几次三番设计暗算,意图残害他。

双方可谓血海深仇,不死不休。

现在冤家路窄,意外重逢。

是喜是忧,恐怕只有尹玉岚自己明白。

孙逸没有说话,脸上情绪都是内敛下去,一双目光端详着尹玉岚,审视着后者的心绪。

他倒很想知道,如今再见,尹玉岚会是什么态度?

报仇?

他倒是乐见其成,顺便好斩草除根。

上次黑曜城风波落幕,流云宗衰败,尹玉岚靠山崩颓瓦解,孙逸便也没有在意尹玉岚死活。

料想,以其资质和本事,也翻不起什么大浪。

毕竟,那时候的孙逸,声威炽盛,如日中天。

背靠柳族,无不忌惮敬畏。

但凡不是傻子,都不会再与孙逸作对。

所以,孙逸放任自流,没有在意尹玉岚姐弟去处。

如今再见,谁曾想,这娘们儿居然入了神域,又靠上了郡丞世子。

郡丞世子,前途无量。

无论身份或是背景,都是地位崇高之辈,远比当初的江明锋更可贵。

毕竟,一任郡丞,修为最低的都是宗师圆满,堪称王者人物。

据悉,乔志宇还是独子,身份地位的可贵性,就更大了许多。

“夫君,能否让玉岚与他单独一叙?”

在大堂寒暄之际,尹玉岚开口,看向乔志宇恳切道。

“这有何妨?”

乔志宇不以为意的笑道:“只是不知道孙逸兄弟可否方便?”

说着,目光似有意无意的在何思玲身上扫了扫。

毕竟,何思玲挨着孙逸落座,二人年纪相仿,不难惹人臆测。

孙逸眉宇微挑,深深地看了尹玉岚一眼,随即灌了口酒,拂袖起身,淡然一笑:“故人相逢,平生幸事,嫂夫人,请!”

尹玉岚微微颌首,随即向着曹文安,何浩等人微微欠身致意,便是转身,率先离开了大堂。

孙逸灌了口酒,大步跟随,坦然而去。

乔志宇重回主位入座,未曾在意。

何思珑凝望着孙逸的背影,两眼微眯,闪烁着忿恨之色。

随即侧身靠近何思玲身旁,低声询问:“姐姐,你干嘛不说话?臭混蛋都被人拐跑了!”

何思珑的声音虽低,但在场之人,谁不是修为卓绝之辈?

耳目聪锐,皆将何思珑的话尽收耳底。

顿时,乔志宇、云扬、曹文安、何浩纷纷投来了诧异目光。

何思玲脸色一凝,意识到何思珑话中弦音,脸色顿时绯红起来。

扭头瞪了何思珑一眼,没好气低斥:“胡言乱语!”

“略略略!”

何思珑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一脸愤慨。

众人相视,一时无言。

……

枫雪郡,郡丞府。

后堂花园,十分僻静。

尹玉岚领着孙逸,在花园间徘徊游走。

孙逸随同在后,淡然灌酒,波澜不惊。

即便尹玉岚的窈窕背影,比以前更成熟性感,婀娜多姿,他也无动于衷,平静无奇。

看着四周寂静,孙逸停下了脚步,放下酒葫芦,淡然道:“有什么话,便在这儿说吧。”

孙逸打破沉寂,率先开口,让尹玉岚停下了脚步。

但她并没有转身,背对着孙逸,站在花丛间,挽着轻纱,怅然轻叹:“其实,我没想过,还能与你再见的。”

从进入神域之后,尹玉岚就没认为,她与孙逸还有见面的机会。

天地茫茫,四海无涯。

沧海一粟间的两个人相会,那需要莫大的缘分。

然而,两人不知是真有缘分,还是冤家路窄。

短短一年时间,便是重逢,让尹玉岚十分意外。

孙逸闻言,灌了口酒,淡然道:“我也很意外,你的际遇,比我想象的要好。”

尹玉岚的运气,着实很不凡。

先能靠拢江明锋,又再傍上乔志宇。

这二人,在当地的声势背景,皆都不凡。

即便江明锋不及乔志宇,但在流云宗却是地位不低。

又是冠城江家嫡长子,身份背景在神州南荒绝非一般。

尹玉岚资质不散卓绝,除了美貌与身材,在孙逸眼中一无是处。

却能够先后受到重视,更独得乔志宇恩宠。

这份际遇,孙逸不敢想。

提及这份际遇,尹玉岚也很唏嘘。

她吐了口浊气,解释道:“黑曜城,你声威远扬,如日中天。仗柳族势击垮流云宗,更逼得江师兄跳崖自尽,气数尽绝。”

“我被逼无奈,更惶恐不安,便连夜携着玉琅逃离。”

“长途跋涉,离开了黑曜城,偶然邂逅了夫君。”

“幸得夫君垂青,不嫌我狼狈,领我姐弟入神域,更纳我为妾,百般恩宠。”

“说来,如此际遇,我也万分唏嘘。若你不来,我也感谢苍天垂怜。”

一番话,倍感庆幸,又唏嘘不已。

但是,话音落下,便又话锋一转,更背转身来,看向孙逸道:“可是,你的到来,又让我惶恐,整夜难眠,不得宁静。”

“你误我前程,屠我全家,害我亡命奔逃。我恨你!恨之入骨,一世难消。”

“可我清楚,如今的你,身份地位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再不是以前的废物少爷。”

“我想报仇,恐怕,余生再无望。”

“所以,我踌躇,我忐忑,我彷徨,我迷惘,我难以释怀,又无法背弃。”

说到这里,尹玉岚深吸了口气,接着怅然叹息:“孙逸,如果我不主动找你报仇,你又是否愿意冰释前嫌?”

孙逸漠然聆听,平静自若,波澜不惊。

听得尹玉岚的询问,他才灌了口酒,淡然道:“首先,我得申明,你的一切命运,都是你自己的选择。”

“如果你安守本分,你我之间大可不必拔刀相向。”

“奈何,你野心勃勃,歹毒可恨,妄图吞没孙家,更暗下毒手,残害于我。”

“受你逼迫,我才不得已反抗。灭你全族,也是你咎由自取,怨不得谁。”

“所以,你的种种恶果,都是你自己应负的责任。”

【作者题外话】:作息时间颠倒了,混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