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八章 风流史/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杀父之仇,灭族之恨,不共戴天。

这种恩怨,并不是谁人说放下就可以放得下的。

即便尹玉岚几经跌宕,也都是难以释怀,无法做到冰释前嫌,与孙逸握手言和。

但是,尹玉岚是个聪明的女人。

她十分清楚孙逸的能力与背景,背靠柳族,有半步法身撑腰不说。

如今更是人族校尉,据悉,还被众神重视看好。

孙逸已然得势,羽翼已丰。

尹玉岚想要报仇,基本无望。

所以,她特地来与孙逸表明,不会主动找孙逸报仇。

言外之意不外乎是,孙逸不失势,她不会报仇。

更不会招惹孙逸,更不会表露敌意。

但是,双方恩怨依旧,并不会原谅孙逸。

同时,若有一日,孙逸失势,她势必会重起杀意,清算恩怨。

这种打算,很无奈,也无疑是最聪明的抉择。

她并不担忧孙逸会心生报复,在此时痛下杀手,斩草除根。

单不说孙逸的身份和地位,以及双方之间的地位差距,就以尹玉岚如今的世子内妾身份,孙逸便无法随意下杀手。

毕竟,此时杀了尹玉岚,让郡丞府颜面何存?

乔志宇如何容忍?

枫雪郡一任郡丞,岂会宽恕他?

所以,尹玉岚才有底气,前来面见孙逸。

若是孙逸痛下杀手,她反倒乐见其成。

届时,孙逸死不死,她不清楚。

但是,身败名裂只怕难逃。

孙逸也清楚尹玉岚的心思,并且,他也没在意尹玉岚的威胁。

如今的他,已经不是最初的边城世子,处处受制。

以他当前的身份,以及背景,半神世家尚且无惧,何况寄人篱下的尹玉岚?

所以,杀不杀尹玉岚,不重要。

只要尹玉岚不再招惹他,他也懒得计较。

屠灭尹家,曾经的仇,便算报了。

因此,斩草除根的话,不提也罢。

“好自为之吧!”

孙逸丢下这句话,便是离开了后花园,没再与尹玉岚多做纠缠。

返回大堂,乔志宇与云扬聊得火热。

乔志宇性情敦厚,颇有侠义风采,为人十分热情。

云扬也是不骄不躁之人,知进退的性子。

双方寒暄,颇有种相见恨晚的架势。

待得孙逸归来,乔志宇便是主张接风宴,并打算为他们安排住处。

但被孙逸婉拒,叫住了他。

“孙兄弟与内妾乃是故人,今又有方府令拜帖,既入得郡丞府,便安心住下即是,为何要走?”

乔志宇纳闷,疑问不已。

云扬也是讶异,不解的看向孙逸。

孙逸灌了口酒,淡然道:“世子美意,孙逸受领。只是,孙逸此番前来,是为府试。若留住郡丞府,传扬出去,届时府试夺魁,恐惹人猜忌。”

当然,这只是借口。

真正的原因,自然是因为尹玉岚。

同住郡丞府,抬头不见低头见。

孙逸虽然不再恨尹玉岚,但让他整日面对一个曾经处处想要置他于死地的人,那可不自在。

更何况,尹玉岚仍旧恨他。

彼此面和心不和,多尴尬?

孙逸可不是那种虚伪造作的人,直来直去惯了。

让他这样隐忍压抑,那不可能。

乔志宇并不知情,所以百般规劝。

但架不住孙逸态度强硬,去意已决。

乔志宇最终放弃了挽留,叹息着送孙逸出府。

离去时,心底暗忖,许是孙逸放不下旧情,无法面对玉岚吧。

这种猜测,大致差不多。

只是,不是旧情,而是旧怨。

孙逸执意离去,何浩和何思玲,何思珑自然不会留下。

曹文安奉命保护孙逸,自然也不会选择留下。

只余云扬,犹疑再三,最终还是跟着孙逸走了。

乔志宇亲自将孙逸等人送至郡丞府外,并目送着他们走向街尾,寻访客栈酒家,才叹息着转身回府。

而在孙逸他们离开郡丞府时,长街对面,一家茶肆内,一位年轻人放下了茶杯,扭头看向了孙逸的背影。

这位年轻人一身黑衣,面容消瘦,脸颊棱角分明,目光清澈,却透着阴鸷之色。

微微迟疑,年轻人丢下一锭银子,便是离开了茶肆。

进入一处僻静小巷,然后取出一支木笛,吹起了声声微弱的笛音。

紧接着,一只花蝴蝶翩翩起舞,绕着年轻人盘旋了一圈,随即便是追着孙逸而去。

花蝴蝶展翅,十分普通,没有任何的元力波动。

所以,追近孙逸身周,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再加之如今正值夏季,蝴蝶蜜蜂飞舞,乃是常事。

自然而然,也就没人会特别注意。

而在此时,离开郡丞府,云扬便是追上了孙逸身旁,询问道:“孙兄弟为何不住郡丞府?”

初入枫雪郡城时,云扬提议借宿郡丞府,孙逸并没有反对。

但是,见了尹玉岚之后,孙逸却突然反悔。

这让云扬十分疑惑!

当然,不只是云扬,曹文安,何浩,何思玲,何思珑皆十分费解。

听到云扬询问,皆都将目光看向了孙逸,静候解释。

孙逸灌了口酒,淡然笑道:“原因很明显,云扬兄会看不出来?”

“因为世子夫人?”

云扬眉头微挑,眼中神色闪烁。

孙逸点了点头,众人瞬间疑惑起来。

何思玲美眸闪烁了下,掠起微微波澜。

但她并没有追问缘由,只是挽了挽长鞭,一副不以为意的架势。

何浩眉宇微挑,目光陷入思索,猜测纷纷。

云扬看了何思玲一眼,有心追问,但又怕引起误会。

所以,嚅了嚅嘴,欲言又止。

“哼,花心大萝卜!”

在各有所思时,何思珑却是娇哼起来,对着孙逸一脸鄙弃。

呃……

众人相顾无言,孙逸都是一头黑线。

这跟花心有什么关系?

孙逸正欲灌酒的手都是一僵,最终放下了酒葫芦,没好气的横了何思珑一眼。

“臭丫头,你知道什么?”

孙逸无言以对,却也没有恼怒。

他很清楚,何思珑鄙弃他的原因。

孙逸无言,何思珑却更嚣张,插着腰哼道:“还用本姑娘说吗?臭混蛋,你自己的风流史,还用别人跟你讲嘛?一男一女,还是旧识,这还用谁说?”

这么暧昧的事情,还用说吗?

何思珑娇哼,一脸忿恨。

孙逸灌了口酒,咬起了嘴唇,扭头看了何思玲一眼,又看了云扬,何浩,和曹文安一眼。

结果,发现所有人都是一副审视的目光,饶有兴趣的眼神。

误会了!

绝对是误会了!

孙逸放下酒葫芦,咳了声,解释道:“事情可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更不是臭丫头猜测的那般。”

“那是哪般?你编!你编呀!”

何思珑插着腰追问,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

编?

孙逸嘴唇抽搐,这丫头说话还真是不饶人呢。

他要继续解释下去,肯定会被认为是编故事。

“哎!”

孙逸灌了口酒,叹息道:“她叫尹玉岚,与我同出神州南荒荣城。尹家曾是仰仗我家的世家,她与我更也是青梅竹马,甚至,两家联姻,自幼将她与我订了姻亲……”

“本姑娘就知道,你俩关系肯定不一般!”

孙逸话没说完,就被何思珑打断,一副鄙夷嫌弃的口吻冷哼起来。

“姐姐,你可看清楚了,这个臭混蛋可不是好人。”

冷哼之余,何思珑又看向何思玲,手指着孙逸教训起来。

“思珑!”

何思珑这话,瞬间让何思玲俏脸飞霞,绯红一片。

乱点鸳鸯谱!

何浩都是老脸一僵,咳嗽不停。

云扬差点笑出声,曹文安在旁都是莞尔不已。

孙逸一脸无语,都不禁横了何思珑一眼,抬手敲了一个爆栗。

“能不能听我说完?”

孙逸没好气的哼了声,然后接着道:“她与我订了姻亲不假,但是,此女野心极大,不守本分。并且,我自幼资质不显,表现愚钝,受她唾弃。”

“再加之尹家近些年日积月累,底蕴渐深,又勾结上神城宗门,地位声望水涨船高。”

“于是,她便妄图悔婚,更甚至在酒中下毒,想要毒害我。”

“幸我命硬,中毒未死。她便痛下决心,借神城宗门之势,联合荣城各家,想要覆灭我家。”

“所幸,我父亲实力非凡,破开重重危局,抗下神城宗门倾轧,瓦解了尹家围杀。”

“然后,我气之不过,携父亲之威,胁迫荣城各家,屠尽了尹家。”

“所以,她与我,恩怨极深,互有死仇。”

“后来,我入神城,她勾结宗门子弟,几次三番想要害我。结果失败,从而失势,被迫逃离神城,远遁而去。”

“我本以为她会泯然众人,从此与我不会再有会面的机会。谁知道,冤家路窄,在这地方遇上了。”

“你们觉得,如此恩怨纠葛,让我怎么心安理得的在郡丞府入住?”

一番解释,让得众人恍然。

难怪孙逸突然反悔,执意要走。

如此恩怨,换做谁,只怕都不会留下来。

了解了前因后果,何思珑顿时支支吾吾,噘着嘴尴尬不已。

何浩恍然点头,凝重的脸色放松了下来。

何思玲挽着长鞭的动作停了下来,唇齿微张,微不可察的吐了口气。

仿佛,如释重负。

随着孙逸解释完缘由,在他周围盘旋飞舞的花蝴蝶扇着翅膀,渐渐飞远。

长街尾处,僻静小巷,那位眼神阴鸷的年轻人露出恍然之色。

“原来如此……”

抿嘴一笑,年轻人眼神闪烁,阴邪之色交织而起。

【作者题外话】:作息颠倒,熬夜码字,有点困了~补更有点困难~十一点之后如果没更新,那就是写不出来了~见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