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 尹玉岚的愿望/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离开郡丞府之后,孙逸便携着何思玲、何思珑、曹文安、何浩,以及云扬入住了客栈。

行李安排妥当,何思珑便迫不及待的拽着何思玲离开了客栈,火急火燎的逛街去了。

贪玩,贪吃的何思珑对枫雪郡城的稀奇玩意儿,美食美味垂涎已久。

即便天色渐晚,也抵挡不住她的热情。

孙逸也没在意,众人由着她们去玩。

而在姐妹俩离开客栈后,在客栈对面商铺流连的年轻人便停下了脚步。

看了姐妹俩离开的背影一眼,微微沉思了片刻,年轻人便是有所决断。

……

天色渐晚,夜幕降临。

尹玉岚用过晚膳,便返回别苑,准备饮些甜品夜茶。

这时候,一位婢女匆忙而来,请见尹玉岚。

“起来说话吧。”

尹玉岚微微颌首,示意婢女道。

“谢少夫人!”

婢女站起身来,便是禀告道:“少夫人,府前护卫特来禀报,说有人托口信,请您一见。”

“请我?”

尹玉岚微微挑眉,淡然询问:“可知来人是谁?”

“据护卫大哥说,报信的是个茶楼伙计,没说请您的人是谁。”婢女欠身回答。

“口信怎么说?”

尹玉岚抿了口茶,随口询问。

婢女思索了下,回答道:“护卫大哥传话说,对方能让少夫人达成所愿。”

“达成所愿?”

尹玉岚呢喃了一遍,美眸顿时闪烁起波澜,闲逸的神情都是掀起疑虑,原本慵懒的姿态都是消失不见,倚靠着座椅靠背的身体都是坐直了起来。

她目前唯一所愿的,便是弄死孙逸。

但是,她十分清楚,那并不现实。

对方所说的达成所愿,难道,是有把握帮她杀了孙逸?

能杀孙逸的人,存在!

即便孙逸如日中天,声势浩荡,但这天下,底蕴深厚,声威远扬的人物同样不少。

思及于此,尹玉岚黛眉微皱,眼神渐渐凝重。

美眸波澜起伏,闪烁不定,内心充满了犹疑。

杀孙逸,她从未放弃。

只是,理智告诉她,以她的实力和背景,根本不可能。

所以,她只有隐忍待发,暂时放弃。

但,若有机会,她同样不愿隐忍。

对方所言,可不可信?

是陷阱?

还是真心实意?

若是传信的人真的有那本事……

“小兰!”

思绪纷飞,尹玉岚放下了茶杯,自座椅站了起来,眼神恢复了平静,波澜不惊的看向了旁边一位婢女,吩咐道:“更衣!”

说完,转身回了房间。

贴身婢女紧随入屋,为尹玉岚梳妆打扮。

没多久,略施粉黛,容光焕发的尹玉岚便是重又走出了房间,在报信的婢女引领下,离开了郡丞府。

府门外,有茶楼伙计等候,驾着马车,请尹玉岚登车。

一路扬尘,快马加鞭,穿街过巷,回了茶楼。

尹玉岚处变不惊,镇定自若,在贴身婢女小兰的陪同下,随着伙计的引领,去了茶楼一间包房。

房门推开,尹玉岚被请了进去。

包房内烛火摇曳,映照得内部一片通明。

内部摆放着桌椅茶具,设备齐全。

而在对门的座椅上,正有一位年轻男子轻悄悄的倒着茶。

男子一身黑衣,纹着玄蛇图案,微垂的脸孔棱角分明。

他倒茶的动作十分轻缓,看起来颇为优雅。

与房间内的简朴宁静的氛围,异常融洽。

尹玉岚跨门而入,便是一眼锁定了他,细细端详,审视起来。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在尹玉岚审视时,年轻男子抬起了头,笑容平静的看向了前者,淡然笑道:“少夫人,请坐!”

略作迟疑,尹玉岚在婢女的伺候下入座。

“阁下是?”

尹玉岚挽着轻纱,审视着年轻男子问道。

年轻男子不急不缓,将倒满的一杯茶递给了尹玉岚,做了个请的手势。

随即入座,淡然轻笑:“我是谁,不重要。少夫人只需要知道,你与我,是朋友便好。”

“如果你这么无聊的话,那我便回了。”

尹玉岚淡然一笑,作势欲走。

年轻男子丝毫不急,笑容依旧。

他端着茶,轻轻地抿了口,随即赞赏道:“福春楼的茶,素来不差,少夫人确认不尝尝?”

尹玉岚闻言,作势欲走的动作停了下来,重又坐了回去。

只是,笑容消失,眉宇微皱,脸色变得严肃。

“你到底是谁?”

尹玉岚漠然询问,眼神冷意闪烁。

“我说过,我与少夫人是朋友!”

年轻男子笑容不改,迎视着尹玉岚的冷眼笑道。

“告辞!”

尹玉岚拂袖起身,扭头便走。

“少夫人若是放得下心中所愿,那在下便恭送了。”

年轻男子仍旧安坐,只是抬头凝望着尹玉岚的窈窕背影,淡然笑说。

霍然,欲要离去的尹玉岚脚步一滞,再次停歇了下来。

漠然回头,冷眼闪烁厉色,凝视着年轻男子道:“如果你真有那般本事,又何必藏头露尾,故作神秘?”

“少夫人看来是信不过在下。”

年轻男子放下茶杯,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如果你有诚意,我自然是信的。”

尹玉岚撩了撩鬓发,漠然答道。

年轻男子笑了笑,没有作声,只是眼角余光瞥了婢女一眼。

尹玉岚会意,便是挥手道:“小兰,你去门外等我。”

“是!”

婢女领命退走。

包房沉寂下来,只剩下尹玉岚与年轻男子。

这时候,年轻男子站了起来,走近了尹玉岚的身边,脸上笑容多了几分阴邪。

“少夫人身负家仇族恨,却仍能如此淡然沉稳,果真是奇女子。”

年轻男子邪笑凛然,让得尹玉岚美眸一凝,看向前者的眼神更多了几分警惕。

“你到底是谁?”

尹玉岚挽住轻纱,沉声询问。

年轻男子一甩袖袍,淡然笑道:“少夫人尽管放心,我与你无冤无仇,此番前来,是打算与少夫人合谋,对付我们共同的敌人。”

“共同的敌人?”

尹玉岚漠然的脸色浮现起几分冷笑:“我不明白阁下的意思。”

年轻男子笑容不改,淡然迎视着尹玉岚的冷眼,道:“不瞒少夫人,我也想孙逸死。”

果然!

尹玉岚心底一凛,同时又慎重起来。

她没说话,只是一眨不眨的紧盯着年轻男子,静等对方的后话。

年轻男子洒然一笑,背起了双手,道:“杀孙逸,并非我之愿,只是我家主人想他死。所以,我便来了。”

“你家主人是谁?”

尹玉岚皱眉追问。

“这个,你不必知道,知道了,对你也没好处。”

年轻男子摇摇头,淡然讲道:“你只需要知道,孙逸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而这个人,有足够的底蕴和能力,要他的命。”

“既然你家主人有那样的能力,那又何必多此一举,前来找我?”

尹玉岚嗤笑,不以为意。

年轻男子失笑道:“不不不,少夫人误会!杀人,不难!对我家主人而言,若想杀他,不过翻手之间,如碾死一只臭虫一样。”

“只是,就这样明目张胆的杀他,对我家主人的名望声威会有影响。毕竟,少夫人也知道,现在的孙逸已经是人族校尉,身份地位不同凡响。”

“所以,杀他,必要掩饰,做得干脆利落,不留痕迹。”

尹玉岚眉宇堆积,一语未发。

年轻男子的话,她深以为然,十分赞同的。

若非顾忌孙逸的身份,她想杀了孙逸,倒也不难。

随便买凶,都足以杀掉。

但,杀掉之后的影响,极大。

所以,杀孙逸不难,难的是不留痕迹。

“你想怎么做?”

尹玉岚思索了下,询问年轻男子。

“这个,就需要少夫人帮忙了!”

年轻男子笑了笑,讲述道:“要杀孙逸,寻常手段,不易得逞。唯有郡试之时,才是最佳时机。而这,便需要少夫人助力。”

“我能怎么做?”

尹玉岚黛眉微皱,漠然询问。

年轻男子邪笑一声,道:“据我所知,本届郡试,是世子一手安排。少夫人深得世子恩宠,料想……”

“不可能!”

年轻男子话没说完,尹玉岚便是漠然打断:“想要我利用夫君,你休想!别说他不会答应,就算答应,最终牵扯,仍然深远。”

“少夫人不作考虑?”

年轻男子笑容不减,只是淡然笑问。

“你也不过如此而已!”

尹玉岚讥笑的看了年轻男子一眼,随即拂袖转身,便要离开。

“少夫人可要想清楚,您这一走,便没了回头路。”

年轻男子背着双手,不急不缓的笑道:“这个机会,异常难得。若是错过,您这辈子,可就别再想有机会,报仇雪恨。”

“不劳你费心!”

尹玉岚头也不回的冷哼了一声,便是拉开了包房门。

“小兰,回府!”

招呼着门口留守的婢女,尹玉岚决然而去。

不做停留,不曾犹豫。

年轻男子嘴角微抿,笑容依旧,不见分毫。

“上了勾的鱼,哪能容你走脱?”

年轻男子抬起了一只手掌,轻轻地揉搓了一下五指,低声邪笑。

笑声未落,他屈指一弹,一缕劲气咻的一下暴窜而出,粘在了尹玉岚的婢女小兰身上。

劲气攀上婢女衣裙,便是迅速消融,不留痕迹。

年轻男子站在包房门口,目送着尹玉岚和婢女扬长而去。

邪笑凛然,渐渐森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