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章 只是不想失去你/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入夜渐深,喧嚣的枫雪郡都是渐渐静谧。

尹玉岚回到郡丞府,便是反锁了房门,将自己关在卧房。

一人独坐床榻,摘下发簪,垂腰长发散乱,让她原本容光焕发的气质,都是多了几分憔悴。

乘兴而去,败兴而归。

原以为天降贵人,谁曾想空欢喜。

尹玉岚轻叹,此生报仇,真的再无希望了吗?

尹家血仇,就要如此泯灭如尘,消散如烟?

尹玉岚不甘心,却又倍感无奈。

这时候,脚步声响起,反锁的房门被轻轻推动。

“玉岚?”

乔志宇的声音在门前传入,尹玉岚急忙收敛愁绪,起身前去拉开了房门。

“夫君!”

乔志宇跨门而入,尹玉岚便是扑进了怀中。

紧紧地搂着乔志宇的腰肢,依偎在他的怀里,让得乔志宇微微一怔。

“怎么了?”

乔志宇低头凝望着尹玉岚,柔声询问。

“没事!”

尹玉岚将头埋在乔志宇的胸口,轻轻地摇了摇,低声道:“只是太想夫君,有些怅然。”

“真的如此吗?”

乔志宇拦腰抱起尹玉岚,走向床榻,淡然笑道:“夫君整日在你身边,有什么心事,不可与我讲的?”

尹玉岚勾住了乔志宇的脖子,紧紧地依偎着胸口,许久都不说话。

乔志宇拦腰抱住尹玉岚,在床榻落座,将其横放在双腿上。

低头凝望着尹玉岚,柔声笑说:“有什么心事,尽管讲来。让夫君听听,好为你解忧。”

“没事的!”

尹玉岚坚定摇头,抿着嘴笑了起来:“夫君如此疼爱,玉岚怎会有忧心之事。”

乔志宇笑容不改,低头在尹玉岚的额头吻了一下,随即伸手捧住了后者脸颊,大拇指轻轻地摩挲着尹玉岚的脸蛋。

“是因为孙逸吧?”

乔志宇含笑询问。

“夫君为何提他?”

尹玉岚勾住乔志宇脖子的手紧了紧,抬头迎视着乔志宇反问。

乔志宇失笑道:“今日,你与孙逸私聊之后,他便一改态度,坚决不住郡丞府。这般反常,但凡不傻,便都看得出来。”

尹玉岚沉默,没有辩解。

乔志宇不傻,更兼具眼力,什么都看得透。

多余的辩解,反倒掩饰,只会惹人生疑。

看着尹玉岚沉默,乔志宇搂紧了她,声音更柔了几分,再次询问:“夫君极力挽留,想为你排忧解愁。只是,孙逸此人性情桀骜,自有主张,非是外人劝得动的。”

“所以,夫君未能留住他,心底甚是愧疚。若你因此而愁,夫君深感抱歉。”

乔志宇的解释,让尹玉岚感动不已。

凝望着乔志宇愧疚的眼神,尹玉岚急忙抬手盖住了乔志宇的嘴唇,摇头道:“不是这样的,夫君,玉岚心忧,并非因为此事。”

“若是玉岚愿意敞开心扉,夫君随时洗耳恭听。”

乔志宇顺手抓住了尹玉岚的手,紧紧握住,并亲了一口。

“其实……”

尹玉岚内心犹豫,却又欲言又止。

乔志宇没有催促,也没追问,只是揉着尹玉岚的纤手,满脸爱怜与疼惜。

看着乔志宇如此溺爱,尹玉岚内心防线不断崩溃。

犹豫再三,随即叹道:“其实,看到他时,玉岚便想起诸多往事。曾经点滴,年少记忆,皆都蜂拥而来。其中,更也包括,玉岚的家仇雪恨。”

乔志宇仍未说话,只是揉捏着尹玉岚纤手的力量更温柔。

“正是背负着那些仇恨,玉岚难以释怀,倍感压力。所以,便有了愁绪,不知所措。”

尹玉岚怅然解释,美眸纠葛之色分外明显。

“仇恨,会蒙蔽人的双眼,会腐蚀人的心灵。”

乔志宇搂着尹玉岚,终于开口劝慰:“你的仇恨如何,夫君从未过问,也不便劝你就此放下。不过,别太逼自己,力所能及便好。”

尹玉岚闻言,唇齿嚅动,欲言又止。

乔志宇低头,在她额头深深地吻了一下。

感受着额头潮湿与温暖,以及乔志宇的呼吸与力量,尹玉岚酥心软化,心潮澎湃。

几番犹豫,终是试探性抬头,看着乔志宇问道:“夫君,若是,玉岚执意报仇,你会帮我吗?”

乔志宇闻言,深吻的唇,微微一僵。

这个问题,让他陷入犹疑。

同时,也牵扯着诸多问题。

一时间,乔志宇沉默,不知该怎么回答。

尹玉岚见状,眼神晦暗下去,挣扎着起身。

“对不起,夫君,玉岚太臆想,也太不知分寸。”

尹玉岚起身致歉,心底一片苦楚。

她就知道,想要乔志宇帮她报仇,极难。

乔志宇的性情,并非阴险之辈,为人处世,从来都是以理服人。

在枫雪郡,乔志宇十分得人心。

所以,让他帮忙报仇,太过臆想。

这也是尹玉岚果断拒绝年轻男子的原因,她知道那不可能。

看着尹玉岚垂泪欲滴,楚楚可怜的模样,乔志宇心头柔软,倍受触动。

犹疑了下,乔志宇站了起来,搂住了尹玉岚的胳膊,将其搂紧了怀中。

轻吸了口气,乔志宇下巴贴着尹玉岚的额头,感受着尹玉岚的体温,紧紧依偎。

许久,乔志宇才轻声道:“作为你的夫君,为你排忧解难,乃是为夫者,义不容辞的责任。”

“然,我更觉得,给你幸福,许你安稳,才是为夫者,最应该尽的义务。”

“仇恨,是痛心之事。”

“复仇,更是血腥的路。”

“你一介女儿身,若走上那样的路,一生都沉浸在血海深仇之内,必然难得安宁,倍受煎熬。”

“若助你报仇,那与在你身上割肉,有何两样?”

“作为爱你的夫君,我怎能忍受,看你在血腥煎熬中挣扎,任你在刀枪箭雨内浮沉?”

说到这里,乔志宇低头,捧住了尹玉岚的脸颊,凝望着后者的眼睛,认真询问:“若是报了血仇,你便真的安宁吗?双手沾满血腥,便真的幸福吗?”

“他杀你,你杀他,若有漏网鱼,来日,他之亲友再杀你。那般纠葛的结局,你让夫君余生怎去处理?”

“你之血仇,夫君又怎会不想为你报?但,你可知道,夫君所思?”

“失去你,那是夫君余生最痛的事。所以,我极力的阻止着那样的结局发生,不愿看你踏上复仇的路,走上那段煎熬的人生。”

“所愿的,只是不想失去你!”

只是不想失去你!

简朴,而纯真的愿望。

尹玉岚既感动,又歉疚。

终是忍不住红了眼眶,扑进了乔志宇怀中抽泣。

乔志宇轻吐了口气,紧紧地搂住了尹玉岚,柔声宽慰:“你且放心,夫君在,决不许人伤害你。”

“夫君!”

尹玉岚心弦触动,终是哭出了声。

乔志宇没再说话,只是搂住尹玉岚的手更用力了些。

房间内渐渐沉寂,除了尹玉岚的抽泣,便没了多余的动静。

……

郡丞府,后厢院。

尹玉琅被关押在卧房内,房门紧锁。

别苑四周,护卫林立,严密死守。

这时候,灯火摇曳,从别苑外的长廊由远及近。

昏暗的后厢院,被灯火照彻,十分醒目,引起了把守的护卫的警惕。

正欲拔刀断喝,却见灯火轻提,照亮了提灯的人影。

“勤大哥!”

提灯的是位婢女,上前轻声呼唤。

护卫挑眉,一眼认出了这位婢女。

赫然是尹玉岚的贴身婢女小兰,深得尹玉岚的信任。

“如此深夜,小兰姑娘怎的还不安睡,往此而来?”

把守苑门的护卫放下了拔刀的手,端详着小兰轻笑起来。

显然,彼此很熟悉,时常照面。

小兰闻言一笑:“少夫人深夜难眠,思念琅少爷,特地吩咐小兰,前来领琅少爷前去一见。”

“原来如此!”

被叫做勤大哥的护卫看了一眼同伴,恍然道:“既然如此,那小兰姑娘请随我们来。”

护卫也没多疑,转身领着小兰进了别苑,打开了厢房铁锁。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关我,放肆!”

房门打开,尹玉琅便从里面冲了出来,揪住护卫便是破口大骂。

“琅少爷!”

小兰上前劝阻,拽住了尹玉琅的衣角。

“撒手!本少爷非得打死他们,方解心头恨。”

尹玉琅挣扎,推开小兰,攥拳欲打。

“琅少爷,请随奴婢走!”

小兰被推得踉跄,站稳脚跟后,急忙叫道。

“去哪儿?”

尹玉琅闻音住手,疑惑的看向了小兰。

“少夫人有请!”

小兰躬身解释。

“尹玉岚?哼,不去!”

尹玉琅顿时冷哼,甩手转身,便要返回厢房。

小兰见状,急忙道:“少夫人说了,琅少爷的事,她答应了。”

“什么事?”

尹玉琅霍然扭头,两眼圆睁,看向了小兰。

“琅少爷随奴婢一去便知!”

小兰抬头,迎视着尹玉琅的目光笑道。

尹玉琅眉宇微挑,眉眼微眯,深深地看了小兰一眼。

随即拂袖一哼,重又跨出了房门。

“走吧!”

说着,转身朝着别苑外离去。

护卫本欲跟随,却被小兰制止了下来。

于是,在小兰的引领下,尹玉琅被带出了后厢院。

待得一片角落时,小兰突然止步,停了下来。

“怎么不走了?”

尹玉琅皱眉,疑惑地看向小兰。

小兰转身,向尹玉琅躬身施了一礼,随即解释道:“琅少爷,少夫人托奴婢转告少爷,少爷若想报仇,且去福春楼天字号包房。”

【作者题外话】:记得夸我哟~当然,有不足的也请指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