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 蛊毒/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浮庭凌家,半神世家,问鼎天下。

其声威远播,千年不减,孙逸且不惧。

如今区区郡城大族,都没宗师坐镇的世家,孙逸会怕?

笑话!

尹玉琅的夜郎自大,井底之蛙般的眼界,让孙逸都是失笑。

也只有这样井口般的眼界,才会养成鼠目寸光,不自量力的性情。

论智慧,赶其姐姐尹玉岚,差远了。

孙逸冷然一笑,对尹玉琅不禁感到可悲。

杀意暂减,他放弃了就此击杀尹玉琅的打算。

就这样杀掉尹玉琅,虽然解恨,但解决不了根本。

不如擒回郡丞府,交给尹玉岚处置。

那样,也算给尹玉岚的忠告,同时卖郡丞府一个人情。

如尹玉琅这样可悲的人物,生或死,都不足轻重。

他也相信,郡丞府会给他一个满意的交代。

思及于此,孙逸杀意迅速收敛,天鸢残剑慢慢归鞘。

一身气势,消弭无痕。

然而,孙逸的打算,落在尹玉琅眼中,却是另一番光景。

他本想威胁孙逸,却没想到真的生效。

这家伙死鸭子嘴硬,明着说不怕郡城大族,实际忌惮万分。

不然,怎会突然收敛杀意,放弃杀戮?

尹玉琅眉宇挑动,眼神骤亮,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恐惧顿消,颤栗顿平,尹玉琅慌不迭爬起来,哈哈大笑了起来。

“孙逸,你狂悖,唇齿逞强,哈哈哈!”

尹玉琅手指着孙逸,大笑起来:“郡城大族,威压一方,传承皆是数百年之久。虽无宗师坐镇,但在枫雪郡却是声威远扬。”

“你虽然有些背景,有所依仗,但强龙不压地头蛇,在这枫雪郡,你翻不起大浪。”

“你嘴上不说怕,心里却忌惮得要死。哈哈哈,孙逸,你现在止步停手,已经晚了。你已经得罪了他们,现在后悔,来不及了!”

“你来不及了!”

“哈哈哈哈!”

尹玉琅笑得开怀,止不住的得意。

听着尹玉琅的笑声,那些富家子弟也都是愣了愣,但很快反应过来,也是纷纷爬起身来,手指着孙逸破口痛斥。

“杂碎,你竟敢伤了本少爷,告诉你,我陆家饶不了你!”

“草莽之徒,我付家也不会放过你的!”

“你等着吧,我覃家之人即将到来,必然让你付出代价。”

那些大族子弟纷纷叫嚣,一个个趾高气昂,掩饰着先前的恐惧失措。

“啪!”

然而,回应他们的,却是狠狠地一巴掌。

孙逸扬手一掌,狠狠地抽裂了尹玉琅的脸颊,将他半边嘴唇都是抽得破裂。

满口白牙都是混着鲜血喷溅而出,迸射在地。

尹玉琅站不稳脚跟,跌跌撞撞暴退,被抽得头晕目眩,一片迷蒙。

什么情况?

他还敢动手?

他居然还敢动手?

许久,尹玉琅扶住大树站稳脚跟,才恍然惊骇。

那些叫嚣的大族子弟也是纷纷瞪眼,痛斥声戛然而止,皆目瞪口呆的看向了徐徐收手的孙逸。

孙逸漠然收手,按剑而立,眼神噙笑,如看蝼蚁般俯视着尹玉琅道:“蠢货,你觉得,我在忌惮?不杀你,是你还有些作用,所以暂且留你狗命,发挥余热。”

“不过,如果你一心求死的话,我也不介意,再改变心意,现在就杀了你了事。”

冷然的声音,充满不屑一顾的蔑视。

霍然,尹玉琅完好的另外半张脸涨红起来,羞与怒,迅速澎湃。

“孙逸,你……”

尹玉琅咬牙切齿,恨怒欲狂。

但还没吼出声,便被孙逸一把掐住了脖子,将他举离了地面。

顿时,窒息感泌上心头,尹玉琅激烈挣扎,惊慌起来。

他再次感觉到了孙逸的浓郁杀意,不减丝毫,依旧凛然。

他瞬间肯定,孙逸绝非开玩笑,是真的敢杀了他的。

“你别乱来……你你……你放了我,我再也不敢报仇了……”

尹玉琅惶恐惊叫,挣扎求饶。

他想报仇,但并不想死!

就这样死掉,大好的荣华富贵,还没享受够呢。

“杀你,不过是捏死一只蝼蚁,在我面前装大尾巴狼,你,远不够资格!”

孙逸手举尹玉琅,冷然嗤笑。

尹玉琅,可杀,可不杀。

他的生死,无足轻重,威胁不了孙逸什么。

之所以打算留他一命,只是想敲打尹玉岚,顺便卖郡丞府一个人情。

乔志宇给他的印象不差,待他还算客气。

孙逸的蔑视,尹玉琅再不敢驳斥,惶恐求饶,再没有半点硬气。

那些大族子弟见状,一个个哑口无言,噤若寒蝉下来。

先前的嚣张,全都不见踪影,被惊惧惶恐所占据。

孙逸漠然扫了尹玉琅,以及那些大族子弟一眼,冷哼了声,随即便欲松手,放下尹玉琅。

但在此时,异变骤起。

尹玉琅额头突然蠕动,像是有蛇蟒蛟龙在肌肤下挣扎蜿蜒一样。

紧接着,他两眼瞳孔膨胀,眼眶血丝弥漫,迅速充斥眼睛。

“啊!”

然后,尹玉琅发出了一声凄厉惨叫,随即眼耳口鼻流血,面孔极尽扭曲,痛苦不堪。

孙逸大吃一惊,急忙丢下尹玉琅。

尹玉琅滚落在地,顿时蜷缩在一起,浑身肌肉抽搐,不由自主的痉挛。

痛苦的翻滚挣扎了两下,便是渐渐地停下了动静。

孙逸脸色一凝,上前翻过尹玉琅,结果看到一张不成人样的脸孔。

其五官扭曲,额头开裂,太阳穴破开窟窿,鲜血与脑浆流了满脸。

其呼吸,早已尽绝,心脉也是停止了跳动。

死了!

孙逸大骇,猛然起身,感觉到了一丝不安。

尹玉琅的死状,有些古怪。

如此凄厉的死法,连他都是少有见过。

不只是孙逸,曹文安,何浩,云扬都是快步冲了过来,脸色大惊。

何思玲和何思珑更是吓得脸色发白,悚然不已。

何思珑都是直接惊叫连连,扑进何思玲怀中,半晌不敢抬头。

“啊!”

在孙逸他们惊骇时,惨叫声再起,那些大族子弟也是突然痛苦惊叫,翻滚倒地。

异状同样在他们的身上发生,一如尹玉琅一样。

很快,一个个便是声息尽绝,心脉平息,死于非命。

那般速度,快得孙逸都是来不及救治,来不及阻止。

哪怕他想要遏制,都是做不到。

“是毒?”

云扬失声,看着死了一地的大族子弟,脸色都是变了。

说不清是惊骇,还是慌张。

“什么样的毒,居然如此恐怖?”

曹文安都是失声,脸色凝重。

何浩摇摇头,都是辨认不出。

孙逸蹲下身,细细检验,眉头紧锁了起来。

“蛊毒!”

《轻灵诀》与《明识诀》施展到极致,极力加持感观与眼力,让他捕捉到了细微的异样。

“蛊毒?”

几人失声,惊疑不定的看向了孙逸。

蛊,毒,是两种不同的修炼方式。

也是邪术中十分极端的修炼手段。

不过,这两种修炼手段在天下并不盛行。

毒倒是偶有所见,但蛊,却是天下少有。

蛊毒联合,更是世所罕见。

“他们被人提前种下了蛊!”

孙逸站起身来,沉声解释:“这种蛊,应该是‘噬魂蛊’的一种。”

以他的见识,自然对蛊有些了解。

因此,他心底更是大吃一惊。

尹玉琅的背后还有人,在暗中操控这一切。

这意味着,真正想杀他的人,并不只是尹玉琅。

凌家吗?

孙逸不得不怀疑,心头暗生警惕。

而在孙逸惊疑时,曹文安等人皆都是讶然的看向了他。

他们很吃惊,吃惊的自然是孙逸居然懂得如此多。

连世所罕见的蛊,都了解得如此透彻。

少年的见识,比他们都还要广泛。

“呼呼呼呼呼!”

突然,破空声骤起,气爆声轰鸣,十里连山外,人影攒动,一道道强盛的气势汹涌而来,迅速逼近。

他们来势迅猛,气势汹汹,很快便是包围了十里连山,赶进了林间深处。

“钰儿?”

“钦儿?”

“吾儿啊!”

这些人皆是三四十岁模样,聚神境修为。

冲进林间,一眼看到了倒了遍地的大族子弟尸身,顿时惊叫起来。

一个个飞扑而至,待看清他们的死状后,更是瞳孔紧缩,脸色剧变,惊怒交加。

“我儿啊,死得好惨!”

一位位聚神境强者全都失声惊叫起来,浑身煞气骤然飙升,狂暴汹涌。

外放开来,整个十里连山都是轰隆隆晃动,仿佛要塌陷崩溃一样。

树木山林崩溃,枝桠丛林崩碎,在强横雄浑的气势下,化作齑粉。

这些人皆是死去的大族子弟的叔父长辈,嫡亲长者。

得到通告,闻讯而来。

“谁杀了我儿!”

一位聚神境强者暴喝,随即扭头,煞气深沉的眼神,看向了孙逸。

同时,其他人也是站起身来,一双双凶狞,饱含杀意的眼神,扫过了曹文安、何浩、云扬。

甚至,何思玲、何思珑姐妹都没放过,全被审视在内。

这般架势,让得孙逸皱眉,眼神骤沉。

他突然明白,这次绑架,根本就是一个局。

一个针对他所设下的局!

以何思玲姐妹的美色唆使大族子弟,特别是尹玉琅合众绑架,引诱他前来救援。

然后,以控蛊之术,杀了尹玉琅他们灭口,嫁祸于他。

再之后,事情便可以预见。

大族高层震怒,合力杀他,为后辈报仇雪恨。

这样不留痕迹,缜密无缺的算计,幕后真凶完全可以置身事外。

【作者题外话】:周末琐事缠身,耽误了~又困又累~构思不足,略有欠缺,见谅~今日第三更,我尝试着写,如果写得好,十一点前会更新,如果写不好,今天只好两更,下周再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