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 主谋/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们的子嗣什么德性,做老子长辈的哪会不清楚?

就算不了解,但外面的流言蜚语,他们多少都有耳闻。

所以,得知孙逸的身份后,各族强者皆没了质疑。

事已至此,他们也自认倒霉,再不敢提纠缠不休。

甚至,他们反倒开始担忧,害怕孙逸深究起来。

是的,害怕,不再是忌惮。

有身份,有实力,一旦追究,郡城大族也得遭殃。

而在先前,哪怕孙逸身后站着宗师人物,他们也只是忌惮,而非害怕。

尽管,宗师人物足够碾压他们,但没有尊贵身份,想要夷灭各族,还是要顾忌声名。

宗师人物,杀个人,问罪各族,是做得到的。

但想夷灭各族,不是那么容易。

声名影响,局势所趋,都得顾忌。

但现在不同了,有人族校尉这个身份,声名与局势都足以碾压他们的情况,一旦深究,影响就大了。

预谋暗杀人族校尉,这样一个罪名扣下来,谁都吃不起。

所以,各族强者沉默了,消停了下来。

乔兴业点明孙逸的身份,不排除有这样的心思。

微微抬手,示意孙逸入座,乔兴业便是转过头,看向了另一侧的各族强者。

“列位,怎么看?”

淡然的询问,波澜不惊。

但听在各族强者耳内,却是引得他们心弦紧绷,心跳都是加剧了许多。

此事不宜声张,否则,对谁都没有好处。

思及于此,各族强者纷纷摇头,没有表述异议。

“在下教子无方,得罪了孙校尉,实在汗颜!”

“家门不幸,在下之过啊!”

“逆子!”

各族强者纷纷表态,有人歉疚认罪,有人怅然轻叹,更有人痛斥,恨铁不成钢。

乔兴业将各族强者的态度尽收眼底,微微颌首,不露声色。

随即眉宇皱起,深邃的眼眸浮现凝重之色。

他两手扶住了主位扶手,凝视着大堂中间,跪伏在尹玉琅尸体旁无声痛泣的尹玉岚。

唇齿翕动,微微犹豫,随即开口,沉声询问:“玉岚,起来吧!”

这件事情,究其根源,无疑是尹玉琅之过。

怨不得人!

所以,即便尹玉岚是他儿媳,他也不能偏袒徇私。

何况,尹玉琅想要算计的人族校尉。

乔兴业话音落下,尹玉岚跪伏的身躯颤动,久久没有抬头。

乔志宇微微犹豫,随即大步上前,搀扶尹玉岚。

但是,尹玉岚并没有起身,只是慢慢地抬起了头,挣开了乔志宇的搀扶。

臻首抬起,露出了那双早已哭得红肿的双眼。

一张精致的脸颊布满泪痕,脸色苍白无血。

略施肥黛的妆容都是被哭花,那梨花带雨的模样,柔弱可怜。

但她紧抿着唇齿,朦胧着水雾的泪眼,死死地凝视着孙逸。

透亮晶莹的眼眸,闪烁着浓浓恨意。

“玉琅死了,他是我弟弟,是我在这世上,唯一剩下的亲人。现在,死了。”

尹玉岚脸颊痉挛,遏制不住的抽搐,让她眼中的恨意更加浓郁,更显激烈。

“尹家之祸,错在我!都是我不安本分,心比天高。应该死的人,是我!玉琅顽固,性情执拗,但错不在他,与他无关,他,不该死的!”

尹玉岚咬着银牙,涕泪横流。

“现在,他死了,我在这世上最后一个亲人离开了我。偌大世间,浩瀚天下,真正的举目无亲,孤苦无依。”

“这样的结局,你是不是,很满意?”

尹玉岚压抑着悲痛,恨声质问。

什么情况?

尹玉岚的恨意质问,引得满堂众人哗然。

各族强者纷纷抬头,眼神惊愕,目光讶然的在尹玉岚和孙逸身上扫视。

乔兴业都是眉宇紧蹙,目光微凝,若有所思起来。

乔志宇更是脸色一变,瞳孔紧缩,一颗心都是骤然高悬。

难道,玉岚之仇,跟孙逸有关?

暗暗揣测,乔志宇的脸色更是凝重起来,一双手都是下意识攥了起来。

孙逸安坐下来,灌了口酒,对尹玉岚的恨意不为所动。

尹玉岚的质问,尽收耳内,但他波澜不惊,平静自若。

又灌了口酒,随即淡然道:“天作孽,尚可饶。自作孽,不可活。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人。”

“自作孽?”

尹玉岚呵呵冷笑,涕泪横流,悲恸更加难以遏制。

她抑制许久,才强忍情绪,漠然道:“是啊,他自作孽,不可活。所以,他死了,不可惜。”

孙逸没有说话,懒得与她啰嗦。

灌了口酒,便安然淡定的倚靠着座椅,漠然凝视着尹玉岚。

尹玉岚也没多言,只是饱含恨意的看了孙逸一眼,然后拦腰抱起了尹玉琅的尸体,撑地而起,转身离开。

“玉岚?”

乔志宇上前搀扶,想要帮忙,却被尹玉琅用力推开。

如今的尹玉岚开窍二重镜,身具举碑之力,横抱一个一百多斤的人,并不困难。

所以,抱起尹玉琅的尸身,尹玉岚脊背挺拔,脚步沉稳,从容而去。

乔志宇想要追出去,却在门口被林伯拦了下来。

几番挣扎,终是放弃。

只能目送尹玉岚离去,消失在视野内。

尹玉岚的离开,让大堂气氛再次沉寂下来。

众人心绪纷飞,各有所思。

乔兴业都是眉宇微锁,眼神凝重,若有所思。

各族强者见状,不敢再继续逗留,纷纷起身告辞。

乔兴业微微点头,没有挽留。

各族强者分别带着各家子嗣,匆忙离开了郡丞府。

待得他们离去,乔兴业才轻叹了口气,眼中异色渐渐平息。

他扭过头看向了孙逸,询问道:“孙小友对此事怎么看?”

孙逸闻言,灌了口酒,随即答道:“以我的感觉,此事应该不是尹玉琅主导,真正的主导者,另有其人。”

“谁?”

乔兴业和乔志宇皆都眉宇挑动,眼神一紧。

他们皆心弦紧绷,担忧孙逸道出尹玉岚。

若是尹玉岚,此事便有些头大。

“孙兄弟,玉岚她……”

乔志宇想要为尹玉岚求情,但刚开口,便被乔兴业喝止。

“退下!”

乔兴业看了乔志宇一眼,沉声喝道。

顿时,乔志宇沉默下来,不敢违背。

只是缩在袖子里的双手,紧攥成拳。

孙逸见状,摆摆手,随即说道:“此事,我相信并非是尹玉岚主谋。”

“孙兄弟此话当真?”

乔志宇顿时大喜过望,欣然抬头,激动的看向孙逸。

乔兴业微微皱眉,淡然地看了乔志宇一眼。

乔志宇顿时唇齿翕动,微微垂首,重又退了回去。

脸颊上浮现的激动悄然隐退,仅在眼中闪烁流露。

孙逸灌了口酒,没有在意乔兴业和乔志宇父子间的互动,微微思忖,随即讲道:“尹玉琅率众算计我,但在最后,我未杀人,他们却都相继死去。”

“并且,死状凄惨,受制蛊毒。”

“我不否认,尹玉岚姐弟与我有灭族大仇,双方不死不休。他们恨我死,我理解。但以我对尹玉岚的了解,她虽狠毒,但对至亲,却并不残忍。”

“所以,若是尹玉岚主导一切,那尹玉琅必然不可能会死。”

“因此,我才断定,幕后真凶另有其人。对方蛊惑,或者控制了尹玉琅等人,绑架思玲和思珑姐妹,诱我深入。”

“然后,再以蛊毒杀掉尹玉琅等人,嫁祸于我,最后借郡城大族之手,围杀我。”

这些揣测,井井有条,有理有据。

众人听闻,都倍感可信,不疑有他。

“此事,我会严查!”

乔兴业表态,对此事十分重视。

这不仅仅是要给孙逸一个交代,更是为了证明郡丞府的清白。

毕竟,尹玉岚如今好歹是郡丞府的媳妇。

若是不查清楚,难保不会留下祸根,传起流言蜚语。

这会影响郡丞府的声望,破坏郡丞府的颜面。

孙逸闻言,颌首点头:“我相信乔大人会还孙逸一个公道!”

乔兴业微微颌首,不再多言。

“乔大人事务繁忙,孙逸便不多打扰,告辞!”

孙逸起身告辞,不再逗留。

乔兴业欣然点头,没有挽留。

“阿林,代我送送。”

乔兴业吩咐管家林伯。

林伯欣然领命,躬身引领孙逸等人离去。

乔志宇在大堂留候,恳切的看了乔兴业一眼。

乔兴业微微皱眉,对乔志宇对视了一眼,随即轻轻点头。

乔志宇转忧为笑,向着乔兴业躬身一拜,随即匆忙离开了大堂,追着孙逸而去。

“孙兄弟!孙兄弟等一等!”

一路追出郡丞府,乔志宇才赶上孙逸的脚步。

孙逸闻音驻足,回头看向了奔跑而来的乔志宇。

“世子还有话说?”

孙逸灌了口酒,淡然问道。

“孙兄弟,请勿见怪,志宇前来,是想恳请孙兄弟一件事情。”

乔志宇抱拳,一脸认真的道。

“世子请讲!”

得到孙逸的应承,乔志宇才郑重恳请:“志宇莽撞,想恳请孙兄弟对玉岚网开一面。”

尹玉岚之仇,他帮不了忙报复。

但,作为尹玉岚的夫君,相互调节,化解干戈,他势在必行。

孙逸闻言,深深地看了乔志宇一眼,随即颌首同意下来。

“只要她不执着,我不会找她。”

灌了口酒,孙逸淡然说道。

“孙兄弟大度,志宇在此,代玉岚谢过孙兄弟了!”

乔志宇闻言一笑,如释重负。

随即两手抱拳,高举过顶,朝着孙逸躬身到底。

【作者题外话】:三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