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八章 因果/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枫雪郡城外,一处山坡。

尹玉岚跪在一处大坑前,双手捧着泥土,一点点的洒进坑中,掩埋着尹玉琅的尸身。

她涕泪横流,无声哭泣,跪立的娇躯都是不住的颤动。

看着那一张脸孔,在泥土掩埋下渐渐消失,她再也忍不住,跪伏在坑旁放声嚎啕。

“弟弟!”

痛与悔在心中交织,恨与怒在脑海盘旋,让她几近崩溃。

族仇家恨,让她背井离乡。

如今,仅存的至亲也离她而去,从此世间举目无亲。

孤独、落魄、是她从未想到的结果。

“姐姐错了!姐姐知道错了!”

尹玉岚嚎啕痛哭,悲悸难制。

身后脚步声响起,乔志宇慢步走近了她的身边。

取下手臂掸着的披风,披在了她的身上。

乔志宇没有说话,只是静立在旁,默默陪伴。

感受到乔志宇的关怀,尹玉岚抱住了乔志宇的腰,跪在了乔志宇的身前,臻首埋进了乔志宇的腹部,无声抽泣。

涕泪流淌,浸湿了衣袍,乔志宇也没在意。

微微俯身,搂住了尹玉岚的脑袋,手掌轻轻地抚摸,以示宽慰。

“别哭了,琅弟若在,也不愿见你如此伤痛。”

乔志宇柔声宽慰,随即蹲下身来,捧住了尹玉岚的脸颊,迎视着那双早已红肿的眼睛,郑重道:“你还有我,还有夫君!余生的你,绝不孤单。”

清泪横流,如决堤洪水,更加难制。

乔志宇抬手,轻轻地擦拭掉尹玉岚脸颊泪痕,不再言语。

感受到乔志宇的温柔,尹玉岚闭上了双眼,眼睑合拢,似乎要葬下悲痛,阻止泪洪。

乔志宇轻叹了口气,随即蹲在旁边,手捧泥土,掩埋着尹玉琅的尸身。

泥土不断滚落,深坑渐渐被填平,一处土包逐渐耸立。

天色渐晚,尹玉岚才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坟堆,早已止住泪水的眼睛满是无神。

晚风渐起,微微凉意随之侵袭。

乔志宇将尹玉岚身上的披风裹紧,柔声道:“天凉了,回家吧?”

家?

这个字眼,让尹玉岚微微触动,那无神的双眼微有波澜。

“我还有家吗?”

尹玉岚悲意难忍,呢喃嗤笑。

讽刺,讥笑,充满了悲哀。

“玉岚!”

乔志宇见状,搂住了尹玉岚的肩膀。

“我的家,早没了,被他毁得一干二净!”

尹玉岚不为所动,惨然笑着。

他?

孙逸吗?

乔志宇眉宇挑动,眼中闪过一丝波澜。

他没说话,只是偏头看着尹玉岚,静等后话。

尹玉岚跪坐了下来,两手拉紧了披风,抱住了臂膀,迎着晚风,忍着微微凉意,回忆着旧事。

“我跟他,青梅竹马,自幼相识。两家私交甚密,亲如一家。”

“小时候的他资质不显,是个修炼废材。而我,却是资质出众,堪称同辈翘楚。”

“随着年龄长大,双方差距更大,彼此常被世人比较。我渐不安,不堪忍受世人非议,便欲退婚,与他分道扬镳。”

“然,我家底蕴不及他家,仰仗他家存立多年。贸然而为,唯恐留下话柄,受人嘲弄与白眼。”

“所以,我心生恶计,欲害他殒命,那样,婚契之说便不攻自破。”

“可是,天不怜见,却让他活了下来。我之恶计面临暴露,我家声威面临威胁,被逼无奈,我只得恶计连生,将他除之后快。”

尹玉岚惨笑不断,嘲弄与讥讽,满藏眉间。

“一步错,步步错,种下了恶因,便注定要得恶果。”

“当初,一念之差,让我走上歧途,葬送了我家一百多位族人性命。”

“而我,更也流离失所,亡命奔逃。”

“如今,玉琅更因我惨死,弃我而去。”

“这般结局,天命注定,是我活该!”

说到最后,尹玉岚惨笑更浓,讥笑与嘲弄愈发纷杂。

渐渐地,那双眼神,都是升起了癫狂之色。

乔志宇见状,急忙搂住了尹玉岚,想要宽慰。

却被尹玉岚轻轻推开,拒绝了他的安抚。

“我错了,天要惩罚,是我活该,命该如此。但是,玉琅不该死,他不该死的。”

“我多想用我的命,换玉琅活着。哪怕平凡一生,我也愿意。可是,没机会了,这辈子,再没有机会了。”

尹玉岚癫狂之色,渐渐浓郁,让乔志宇一颗心都是紧紧揪起。

“玉岚,不要这样,这不怪你,你别这样。”

乔志宇上前扶住尹玉岚的胳膊,急声道:“孙逸说了,琅弟之死,并非他杀,而是有人谋划,栽赃嫁祸。琅弟死于蛊毒,是受蛊毒而亡!”

“蛊毒?”

尹玉岚嗤笑:“或许是吧……”

她没争论,也没驳斥。

不知是心灰意冷的绝望,或是不屑一顾的蔑视。

“玉岚!”

乔志宇眉宇渐皱,一颗心满是不安。

尹玉岚这样的状态,让他揪心,担忧难安。

“我没事!”

尹玉岚摇摇头,裹了裹披风,淡然笑说。

她眼中癫狂之色渐渐收敛,逐步消失,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然而,这般宁静,却让乔志宇更加心痛,愈发忧心。

那如一潭死水般的宁静,不是处变不惊的淡然,更像心存死志的绝望。

“回去吧!”

乔志宇满怀担忧时,尹玉岚却是站了起来,淡然说道。

“回……好!好好!”

乔志宇慌忙点头,紧紧地牵着尹玉岚的手,朝着郡城回返。

尹玉岚一路无话,平静无波,任由乔志宇牵着手,淡然沉寂。

……

枫雪郡,广源客栈。

自郡丞府离开,孙逸便携同何思玲一家,云扬以及曹文安返回了客栈。

众人齐聚客房,要了茶水糕点,围坐一桌。

针对何思玲和何思珑被绑架一事,他们展开了商谈。

“除了凌家,我想不出,还有谁人能够如此大胆。”

孙逸灌了口酒,淡然表态。

他语气平静,但眼中闪烁的厉色,却是分外明显。

凌家屡次三番的欲要除他而后快,这种恩怨,换做谁都难以忍耐。

曹文安没有说话,只是微眯着眉眼,细细审思。

何浩在旁轻叹,道:“是我牵累了孙兄弟!”

若是凌家算计,究其原因,无非是因为他。

他与凌家恩怨深重,纠葛极深。

孙逸逐渐治愈他的伤势,让他渐有康复的希望。

这种事情,绝对不是凌家乐意看到的。

所以,想要阻止,就必须杀掉孙逸。

当然,他们也想出掉何浩。

但何浩身份太敏感,目标太明显,不便针对。

提及此事,何思玲和何思珑皆都看向了孙逸。

何思玲眼神温柔,感激之色溢于言表。

即便是何思珑都是噘起了嘴,罕见的没有吭声。

孙逸对他们的恩情,足以比山高,比海深。

“我信因果!”

孙逸灌了口酒,淡然一笑:“思玲救我,是善因。我帮何老哥,是善果。”

“只是,你我之间的因果,牵扯太深,因果循环自有牵累,怨不着谁。”

听着孙逸的谦辞,何浩叹了口气,没再多言。

这份恩情,记在心头即可。

何思玲抿着嘴唇,没有说话。

何思珑看了父亲和姐姐一眼,随即将手中的糕点递进孙逸面前,小声道:“呐,臭混蛋,奖励你的。”

孙逸见状,洒然失笑。

众人也是莞尔,压抑的氛围瞬间瓦解,消散于空。

一番调笑,云扬打开了话匣子,询问孙逸:“对了,蛊毒,孙兄弟了解多少?”

“了解不深,只是偶有接触。”

孙逸灌了口酒,摇头笑道:“蛊毒乃邪术,世间鲜有人修炼。而修炼这些邪术的人,都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不敢冒头。”

“所以,天下各地,蛊毒之说,便也更加罕见。”

众人闻言点头,纷纷恍然。

“浮庭之地,修炼蛊毒的人,屈指可数。每一位,都是实力强绝之辈。若是他们出手,根本就不需要如此波折。”

曹文安眉宇微皱,沉声道:“而且,凌家也未必请得动他们。若有接触,也必然会受瞩目,留下痕迹。”

孙逸灌了口酒,淡然道:“谁知道呢。”

“此事我会上报贺老,请求追查。”

曹文安点点头,表态道。

“希望能有结果!”

孙逸颇为期待,这种被人屡次针对的感觉,很糟糕,让他颇为不喜。

“这次郡试,我感觉不会平静。”

孙逸灌了口酒,怅然轻叹。

幕后真凶逍遥法外,不知踪影,恐怕会再起波澜。

云扬抿了口茶,在旁赞同:“若是换做我,再想算计,估计也会在郡试动手。”

“孙兄弟如今有着人族校尉的身份,寻常暗杀的方式不妥,会留痕迹,一旦追查,会牵连深远。”

“唯有郡试,生死各安天命。孙兄弟执意要参与,若在其中殒命,便是自取灭亡。”

“所以,在郡试动手,是最安全,也最妥当的时机。”

云扬的分析,头头是道,引得众人赞同。

“要不,不参加了吧?”

何思玲不免担忧,开口提议。

孙逸摇摇头,婉拒了何思玲的谏言。

“我必须参与,状元之名,非我莫属。”

孙逸灌了口酒,决然表态。

唯有斩获状元,才有机会面见酒神。

只有酒神,才清楚龙语嫣的去处。

感受到孙逸的决心,众人眉宇挑动,眼神闪烁,心绪纷杂。

云扬更是脸色凝重,倍感压抑。

若是如此,庭试之时,孙逸将成为他最大的竞争对手。

而在众人商讨幕后真凶时,客栈伙计前来通禀,郡城各族有请孙逸及亲朋赴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