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 替我照顾好我弟弟/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入夜,郡丞府灯火通明。

郡丞书房,更是亮如白昼。

房间内,人影矗立,在墙壁上映得老长。

乔兴业背手而立,站在壁窗前,在他身旁,乔志宇垂手陪同。

父子相对沉默,未发一言。

许久,乔兴业才怅然一叹,转身看向了乔志宇。

乔志宇微微欠身,目光低垂,不敢迎视。

乔兴业看了一眼,便转身踱步,背对着乔志宇问道:“她怎么样?”

“谁?”

“玉岚!”

“谢父亲关心,玉岚无碍,只是伤心过度,有些困乏。”

乔志宇认真回答,不敢犹疑。

“至亲殇逝,在所难免。”

乔兴业微微点头,随即示意道:“这段时间,让她好好安静下,多注意休息。”

“谢父亲关心!孩儿会尽快安抚她的。”

乔志宇躬身致谢。

乔兴业颌首,便又沉默了下来。

他背着手,在书房踱步,来回往复,久久不停。

好一会儿,他才再次开口,看向乔志宇问道:“父亲对你素来严厉,你恨父亲吗?”

“孩儿不敢!”

乔志宇躬身回答:“古人云,养不教,父之过。父亲大人对孩儿严厉,乃是对孩儿的疼爱,是对孩儿负责。孩儿感激尚且不尽,何来怨恨?”

这般回答,让乔兴业颇为欣慰,原本肃穆威严的脸色都是和蔼了几分。

“你能如此想,为父甚为心安。”

乔兴业欣慰称赞:“为父只有你一个孩子,膝下再无继承者。若你不成器,为父及祖辈拼搏下来的基业,就将毁于一旦。”

“所以,为父逼不得已,迫使着你早些独立,早些长大。”

“为父知道,这很残酷,对你颇不公平。但,人活一世,公平之说,都没有绝对。”

“你能理解,是为父最欣慰的。也希望,你能一直保持,莫让为父失望!”

望子成龙,是每位父亲都无比奢望的。

乔志宇躬身保证:“父亲放心,孩儿必然竭尽全力奋斗,为父亲分忧,以振兴乔家为己任。”

“如此甚好!”

乔兴业颌首一笑,渐又沉默。

他停止了来回踱步,走向了书桌,从书架取出一份折叠的锦布,在桌面摊开。

“过来!”

冲着乔志宇招了招手,乔兴业示意道。

“父亲有何吩咐?”

乔志宇上前询问。

乔兴业手指敲着锦布,道:“这是近几日以来,为父与叔伯们商讨的有关郡试淘汰赛猎场的规划图,你且看下。”

乔志宇闻言,目光垂落在了锦布上,细心浏览起来。

乔兴业站在书桌对面,重又背起了手,淡然讲解:“这次郡试,为父准备命你一手安排,布置猎场,以作磨砺。”

“父亲,此事关系重大,孩儿年轻力薄,恐怕不能胜任。”

乔志宇闻言大惊,迟疑道。

“为父会让人全程随同,助你一起完成。若有不明之处,自有商讨之人,你不必慌张。”

乔兴业摆摆手,淡然说道:“这次郡试布置,是给你的一次磨砺,也是给你增长资历的安排。若一切顺利,你这世子之名,方才安稳。”

“父亲,您这是?”

乔志宇闻言,大吃一惊。

乔兴业的话,弦外之音极重。

看着乔志宇惊讶的样子,乔兴业摇摇头,淡然道:“为父操持郡丞事务将近二十年,早已心力交瘁,不堪疲惫。你若得势,为父便也轻松许多,该考虑考虑,安享晚年了。”

这是有禅位之意!

乔志宇眉宇微挑,脸色凝重起来。

“孩儿必然全力以赴,为父亲大人分忧。”

躬身一拜,乔志宇郑重应道。

“甚好!”

乔兴业欣慰点头,随即示意道:“猎场布置,便在近几日,你下去做好准备,随时出发。”

“孩儿明白,孩儿告退!”

乔志宇受命而去,离开了书房。

目送着乔志宇退出书房,掩闭房门,乔兴业脸颊笑容渐渐收敛。

一双浓眉微微皱起,眉下双眼波澜跳动。

……

郡丞府,后堂。

世子别苑,尹玉岚独坐卧房。

“小兰在哪儿?让她前来伺候!”

尹玉岚手腕轻纱,吩咐着婢女。

“是!”

伺候的婢女退去,前往传令。

小兰即是尹玉岚早前的贴身婢女。

不一会儿,婢女小兰,匆忙而来。

“奴婢拜见少夫人!”

婢女小兰跪在尹玉岚面前,恭敬施礼。

尹玉岚独坐座椅,手挽轻纱,俯视着跪伏的婢女小兰。

她眉眼平静,不苟言笑,一片淡然。

“小兰,你有弟弟吗?”

细细端详了一会儿,尹玉岚突然询问。

婢女小兰微微沉默,随即答道:“回少夫人,奴婢自幼被送进郡丞府,不知父母是谁,更不知姐妹兄弟。”

“那就是没有了?”

尹玉岚淡然询问。

“是的,少夫人。”

婢女小兰伏首答道。

尹玉岚闻言一笑,微微倾身向前,俯视着跪首的小兰道:“你没有,可我有。”

婢女小兰身躯一颤,感觉到几分寒意。

尹玉岚分明在笑,但却没有往日的慈悲与亲切。

反倒,给她一种阴冷的感觉。

婢女小兰没敢吭声,跪伏在地,肢体手脚悄无声息的蜷缩,隐含畏惧。

尹玉岚挽起轻纱,自座椅站了起来,绕着婢女小兰循环踱步。

轻悄的脚步声,不紧不慢,却让婢女小兰一颗心高悬而起,忍不住蓦然惶恐。

不安,与恐惧,难以控制。

好一会儿,尹玉岚才停下脚步,站在了婢女小兰的背后,轻声道:“可是,我弟弟,他死了。现在,我也没有弟弟了。”

“少夫人节哀!少夫人节哀!”

婢女小兰心头狂跳,急忙叩首劝谏。

“哀?这有什么好哀的?”

尹玉岚淡然一笑,波澜不惊的笑道:“你不是也没有弟弟吗?咱们都一样,有何可哀的?”

“少夫人,奴婢知罪!奴婢知罪!奴婢不敢与少夫人相提并论,奴婢有罪……”

婢女小兰惶恐更剧,连连叩头。

“罪从何来?”

尹玉岚回头,笑盈盈的看着婢女小兰询问。

“奴婢……奴婢……”

婢女小兰顿时哑口无言,支支吾吾,惶恐难安。

尹玉岚笑容更浓,走近了婢女小兰的面前,微微俯身,抬手示意:“来,抬起头来。”

婢女小兰惶恐惊惧,一颗心更是颤动难宁。

尹玉岚的语气和口吻,与往日大不相同,让她有种如芒在背的感受。

咽了口唾沫,她微微犹疑,忍不住的缩了缩脖子,才慢慢地,颤颤巍巍的抬起脑袋。

一双清澈的眸子,畏怯的瞥了尹玉岚一眼,便又慌忙垂下,不敢迎视。

“好一张精致的脸。”

看着婢女小兰抬起的头,尹玉岚手掌摸向了她的脸颊。

那吹弹可破的娇嫩肌肤,光滑柔软,俏丽动人。

虽然相貌不算出众,但也称得上水灵。

抚摸着婢女小兰的脸颊,尹玉岚颇有些爱不释手的眷恋。

抚摸了许久,她才怅然轻叹,看着婢女小兰道:“你知道吗,其实,我弟弟本不会死的。”

婢女小兰闻言,脸色一变,心有缭绕的不安更加浓烈。

尹玉岚的话,始终透着别样感觉。

“有人说,我弟弟之所以死,是有人在害他,在背后谋划,算计他。所以他死了,死得好惨,面目全非,不堪直视。”

尹玉岚摩挲着婢女小兰的脸颊,完全没有在意后者那张逐渐惨白的脸孔,她自顾自的笑说着:“他就这么死了,孤零零的。我把他埋在了城外嶙坡,就一个坟堆,连棺材都没有。”

“他应该很孤单吧,应该很绝望吧,应该很痛苦吧?”

越往后说,尹玉岚的笑容越浓。

婢女小兰的一颗心,越紧张,不安的感觉,越浓烈。

“小兰!”

这时候,尹玉岚蹲下了身,平视着跪立在地的婢女小兰,柔声道:“你心灵剔透,乖巧可人,很会伺候人。你看,我弟弟走得那么孤单,没有人陪,没有人照顾,我不放心,怎么办?”

婢女小兰闻言,再也控制不住惊恐,脸色剧变,惨白无血。

她慌忙跪伏下来,连连叩首,惶恐求饶:“少夫人饶命!少夫人饶命啊!奴婢知罪!奴婢知罪了!少夫人,求您开恩,饶命啊!”

“傻丫头,饶什么命啊?”

尹玉岚笑盈盈的扶起了婢女小兰,淡然道:“我也多想,有人饶我弟弟一命。可是,没人啊!”

“少夫人,奴婢知错了,奴婢知错了……”

尹玉岚越平静,婢女小兰越恐惧。

“你没错,你做得很好了!现在,我希望你做得更好……”

尹玉岚拍着婢女小兰那张充满恐惧的脸颊,盈盈一笑。

随即,笑容骤冷,她突然牵起手挽的轻纱,勒住了婢女小兰的颈脖。

“替我照顾好我弟弟!”

一声狞笑,尹玉岚双手狠狠用力,死死地拉扯着轻纱,拼命地缩紧着。

轻纱缠绕着婢女小兰的颈脖,不断收紧,不断缩拢,将其颈脖勒出了鲜红的血痕。

“少夫人……不……不……不……要……”

婢女小兰倒吸着凉气,拼命挣扎,想要逃离。

但毫无修为的她,根本挣不脱开窍二重镜的尹玉岚的钳制。

被死死地压在面前,难动分毫。

最终,两眼瞳孔血丝弥漫,瞳孔神色逐渐涣散。

滞碍的气息,迅速尽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