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 深夜合谋/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快,婢女小兰停止了挣扎,生命气息逐渐消失。

拽着轻纱的双手蓦然垂下,挣扎扬起的头无力垂落,身子无力的前倾。

感受着婢女小兰彻底绝命,尹玉岚才渐渐收力,松开了双手。

轻纱滑落,婢女小兰的尸体无力栽倒,匍卧在地。

轻纱缠脖,血痕累累。

看着婢女小兰的尸体,尹玉岚狞笑充满了疯狂。

踉跄着后退了两步,她深吸了口气,才狞声低笑:“你要不假传我令,放我弟弟离开,他又怎会惨死?”

笑声极低,但渐渐地浓郁。

疯狂的笑意,在眼中,脸颊起伏,久久不散。

更甚至,那娇丽的脸颊,都在逐渐扭曲,狰狞可怖,阴冷入骨。

“弟弟,你放心的走,害你的人,姐姐会全部送来的。”

许久,尹玉岚才仰起头,透过壁窗,看向夜空,呢喃呓语。

恨意,在眼中交织,让她一双眼瞳都是充满了血丝,一片猩红。

“啪!啪!啪!”

这时候,阵阵鼓掌声,突然响起,自房门外传来。

沉寂静谧的别苑,被掌声打破,尹玉岚霍然惊醒,猛地扭头看向了门外。

“谁?”

尹玉岚脸色骤凝,寻音望去。

“少夫人好狠辣的手段!”

淡然的笑声,自门外响起。

伴随着笑声,轻悄的脚步声徐徐渐近。

屋内灯火通明,辐射出去,映照着一道年轻人影走了进来。

这是一位大约十八、九岁的年轻男子,面容消瘦,脸颊棱角分明,目光清澈,透着丝丝阴鸷。

“是你?”

尹玉岚瞳孔微缩,脸色骤冷,一眼认出了对方。

年轻男子正是当初约见她在福春茶楼的年轻人,妄图与她合谋,暗杀孙逸。

“少夫人好记性,还记得区区在下。”

年轻人如今一身仆装,满头长发扎成发髻,俊秀的模样一览无遗。

看着换装的年轻人,淡然镇定的跨入房间,尹玉岚脸色一沉,冷意尽显。

“是你害死了玉琅!”

尹玉岚秀手紧握,恨意勃发。

“少夫人此话怎讲?”

年轻人不以为意的笑道:“我与琅少爷素不相识,无冤无仇,为何要害他?”

“你在逼我!”

尹玉岚咬牙恨道,杀意充斥眼眸。

“不不不,少夫人误会。逼你的,非是在下,而是你的族仇家恨,是你的父辈亲人。”

年轻人淡然摇头,漫不经心的道:“在下只是适逢其会,推波助澜而已,算不得逼你之人。”

“狡辩!”

尹玉岚厉声痛斥,袖间拔出一把匕首,便是朝着年轻人的胸口刺去。

匕首青绿,明显淬了毒药。

见血封喉,伤之毙命。

只是,以她的修为,想要袭杀年轻人,却还差了一截。

年轻人开窍八重境修为,足以轻松碾杀她。

所以,尹玉岚哪怕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但其速度在年轻人眼里,十分缓慢。

匕首刚出,还没刺进胸口,便被年轻人抓住了手腕。

五指用力,尹玉岚整条手臂都是瞬间麻痹,手中匕首顿时握不住,脱手掉落在地。

年轻人微微用力,朝着身前一拉,尹玉岚便是止不住趋势,站不稳脚跟,倒进了年轻人的怀中,被年轻人拦腰搂住。

后背紧紧地贴着年轻人的身体,严丝合缝,难以挣脱。

“少夫人真是好身材,堪称尤物是也。”

年轻人紧搂着尹玉岚,俯首颈脖,轻声调笑。

“滚开!”

尹玉岚极力挣扎,想要撞开年轻人,却发现年轻人稳如木桩,以她的力量根本难以撼动。

“少夫人稍安勿躁,且听在下一言!”

年轻人见状,在尹玉岚颈脖间深深地吸了口气,随即才松开手,将尹玉岚轻轻地推了出去。

尹玉岚踉跄前扑,撞进桌椅间,才止住趋势。

愤怒回头,恨意难制。

年轻人拍了拍衣袍,笑容不改,淡然道:“在下前来,是为帮助少夫人的。”

“帮助?你害死我弟,还敢大言不惭!”

尹玉岚狞声怒斥:“你以为,我杀不了你?你可知道,现在我只需要高喊一声,你便插翅难逃!”

“在下既然敢来,自然便不会害怕少夫人拒绝。”

年轻人不以为意的笑道:“族仇家恨,尽加你身,你若不报,他日死去,该怎样去面对你的父母亲人,还有你的至亲胞弟?”

“琅少爷生前,心心念念想要报仇,为父母亲人雪耻。虽然力有不逮,但他无愧本心,无愧亲人。”

“少夫人疼爱胞弟,敬重至亲。却要至他们荣辱生死而不顾,抛情弃义。试想,少夫人有何颜面去面见至亲,面对琅少爷?”

年轻人笑容轻淡,不闪不避的迎视着尹玉岚那双怨毒忿恨的目光,淡然道:“琅少爷初逝,尸骨未寒,少夫人便抛情弃义。试想,琅少爷九泉之下有知,可会瞑目?”

一番话,头头是道,让尹玉岚的目光不断闪烁,眼神几经起伏。

心绪跌宕,经久难安。

回想着尹玉琅生前的执着与顽固,以及那张惨不忍睹的面孔,尹玉岚便是心如刀绞,痛得窒息。

“害死玉琅的人,是你!”

许久,尹玉岚才咬牙切齿,凝视着年轻人恨道。

“在下不否认,琅少爷之死,在下难逃关系。但是,少夫人可有想过,在下也是在帮助琅少爷达成所愿。”

年轻人坦然自若,毫不避讳的承认道:“少夫人亲眼所见,琅少爷生前有多固执,背负着血海深仇,却难以雪耻,有多不安。”

“在下为他出谋,助他一臂之力,以全心愿。少夫人可有看到,琅少爷那种满足,与振奋的样子?”

年轻人的话,仿佛有魔力一样,让尹玉岚一颗心紧紧揪痛。

回想着尹玉琅生前的固执,她便心如刀绞,识海混乱,渐有动摇。

她死命的咬着牙,恨声低斥:“纵使你说破天,也改变不了你害死玉琅的事实。”

“少夫人误会在下了,在下所言,没有半点想要改变任何事实真相的意图。在下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在向少夫人传达,琅少爷的初衷,以及琅少爷的心愿。”

年轻人含笑摇头,言辞意切的道:“在下明白,琅少爷之死,让少夫人痛惜,所以对在下恨之入骨。若是少夫人想要为琅少爷报仇,在下能够理解。”

“若是少夫人想要为琅少爷报仇,只要少夫人答应在下的要求,在下愿意奉上人头,为琅少爷赔罪。”

“那你自裁吧!”

尹玉琅狞声冷笑。

“自裁?若是少夫人乐意,那有何妨?”

年轻人不以为意的笑道:“只是,在下认为,就在下与孙逸之间,少夫人更应该先杀孙逸,再取在下人头!”

“巧言令色!”

尹玉岚冷笑,恨意不减。

“少夫人对在下误解极深,倒让在下汗颜不已。”

年轻人含笑摇头,一脸无奈。

“哼!”

尹玉岚拂袖冷哼,不为所动。

年轻人摇摇头,淡然笑道:“少夫人可得考虑清楚,报仇的机会只有一次。一旦错过,今生再也无望!”

“少夫人今日应该已经看到,孙逸的身边,可跟随着宗师人物。”

“以少夫人的本事,想要报仇,能有几分希望?就算少夫人买凶杀人,天下各地,又有几人敢接?”

“并且,孙逸倍受酒神门庭重视,百般关注。若是错过这次机会,待他进入庭都,就将龙归大海,虎入山林。少夫人再想报仇,今生绝无希望。”

年轻人的话,很有说服力。

尹玉岚是聪明人,同样明白,郡试是一次机会。

但是,她也清楚,年轻人不怀好意。

与其合谋,绝对是与虎谋皮。

“少夫人心思灵敏,多余的赘言,在下不必反复提及。如何抉择,便请少夫人三思吧。”

年轻人含笑抱拳,郑重提醒:“切记,留给少夫人的时间不多了,再继续犹豫下去,这次机会,便将擦肩而过,错手而去。”

“你想怎么做?”

尹玉岚闻言,眉宇紧皱,强忍恨意,狞声询问。

“此事,在下早前便与少夫人提过,成败皆系世子于一身。”

年轻人含笑讲道。

“不可能!他不会听我劝的!”

尹玉岚顿时摇头,漠然拒绝。

“不,他会的!”

年轻人含笑道:“只要少夫人配合在下,在下确保,世子必然同意。”

“你想怎么做?”

尹玉岚顿时追问,眼神闪烁寒意。

年轻人没有说话,取出了一个精致香囊,递给了她。

“这是什么意思?”

尹玉岚皱眉询问,满脸疑惑。

“少夫人只需将之送给世子,让世子明白少夫人一片深情,世子必然感动,届时自会考虑少夫人苦楚。”

年轻人笑容浓郁,淡然讲道。

尹玉岚接过香囊,黛眉紧锁,细细摩挲端详,想要看透年轻人的谋划。

但是,年轻人笑容不改,波澜不惊,一切心思,完全不显于外。

尹玉岚想要继续询问,别苑的苑门突然被推开,伴随着脚步声传来。

尹玉岚脸色一变,急忙收起香囊,询问的意图被搁浅。

年轻人笑容一改,迅速收敛,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伏首在尹玉岚面前。

原本的淡然镇定消失不见,尽被忐忑彷徨取而代之。

不一会儿,脚步声渐近,房门被推开,乔志宇跨门而入。

【作者题外话】:补更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