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一章 乔志宇的忧虑/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推开房门,乔志宇便是被门后的景象引住了目光。

婢女小兰匍卧在地,声息全无。

那纤细修长的颈脖缠绕着轻纱,血痕累累。

这样一幕,让乔志宇眉头皱起,眼神微凝。

随即抬头,看向了不远处站立着的尹玉岚,正巧瞥见后者变幻的脸色。

而在尹玉岚的面前,跪伏着一位仆役,正战战兢兢,惶恐忐忑。

只是一眼,乔志宇便是隐约察觉到了前因后果。

没有回头,背对着房门,重新掩闭。

“玉岚?”

乔志宇面色凝重,看着尹玉岚唤道。

“夫君!”

尹玉岚顿时跪立下去,眼眶红润,垂泪欲滴。

她一双眼睛早已红肿,如今垂泪,柔弱尽显。

水雾朦胧的眼眸闪烁着迷惘与彷徨,几番变幻的神色清晰可见。

乔志宇见状,心有触动,迅速柔软下来。

“起来吧……”

轻叹了声,乔志宇示意道。

“夫君!”

尹玉岚顿时抽泣起来,没有起身,反倒擦着泪哭道:“玉琅之死,皆因这贱婢私下放走,玉岚恨之不过,才……”

“我知道!”

尹玉岚想要解释,乔志宇却是打断了她,淡然点头。

“夫君,玉岚……”

尹玉岚忧心忡忡,更显柔弱。

乔志宇见状,终是心软下来,上前搀扶起了她。

感受到乔志宇的温柔,尹玉岚才稍稍心安。

偷偷抹泪,尹玉岚止住了抽泣。

乔志宇扶起尹玉岚,扭头看向了旁边跪伏的年轻人,询问道:“他是谁?”

“回世子,小人是新近的仆役,特来听少夫人差遣。”

年轻人急忙伏首回答,惶恐惊绝的架势,尽显奴仆姿态。

“起来吧!”

乔志宇闻言,也没怀疑,挥手示意。

“谢……谢世子!”

年轻人慌忙爬起,脸色布满惊惧。

甚至动作太快,还差点栽倒在地。

那手忙脚乱,举足无措的样子,将奴仆姿态演得惟妙惟肖。

尹玉岚看在眼里,眼眸闪烁,对年轻人更是忌惮。

要不是先前见识过年轻人的沉稳镇静,恐怕真会觉得后者是真的惶恐惊惧。

“处理掉!”

这时候,乔志宇手指着婢女小兰的尸体,拂袖吩咐着年轻人。

“小人明白!”

年轻人慌忙领命,然后弓着腰上前抱起婢女小兰的尸体,转身欲走。

“等等!”

乔志宇突然叫住他,然后摘下一枚腰牌,扔给年轻人道:“拿着它,方便点!”

“小人告退!”

接住乔志宇的腰牌,年轻人抱着婢女小兰的尸体匆忙而去。

离开了别苑,走进僻静处,年轻人才放慢脚步,原本诚惶诚恐的脸色消失不见,转而被冷然笑容取代。

他瞄了一眼四周,空无一人,随即迅速动身,消失在了茫茫夜色。

世子别苑,卧房内。

乔志宇重新掩上了房门,转身看向了尹玉岚。

尹玉岚垂手而立,十指紧扣,局促不安。

忐忑彷徨的样子,像是做错事情的孩子。

柔弱苍白的脸颊,红肿不散的双眼,显得十分柔弱,楚楚可怜。

乔志宇深深凝视,眼神几度变幻,波澜起伏,复杂不堪。

许久,才恢复平静,重归往常。

“仇恨能蒙蔽人的心灵,更会吞噬人的良知。我不希望,你会走到那样的地步。”

乔志宇怅然轻叹,忧心忡忡。

他已经极力化解尹玉岚的仇恨之心,但一切作为,都很徒劳。

如今勒死婢女,足可见其仇恨之心不减反增。

持续下去,唯恐**人利用。

“玉岚知错……”

尹玉岚慌忙认错,楚楚可怜的姿态溢于言表。

乔志宇看在眼里,终是不忍过多责备。

唇齿翕动,犹豫半晌,淡然道:“时间不早了,休息吧!”

“玉岚为夫君更衣!”

尹玉岚急忙走上前来,恭谨伺候。

乔志宇犹豫了下,没有推拒,任由尹玉岚褪下长袍,温柔伺候。

梳洗了下,乔志宇便是上了床榻,仰躺下去。

尹玉岚伺候着盖好被褥,才褪下长裙,翻身上床,在乔志宇身旁躺下。

手中香囊被藏进了枕旁,几番犹豫,终究没敢进献。

而在另一边,年轻人扛着婢女小兰的尸体,仗着世子腰牌,顺利的离开了郡丞府。

走进街角,便随意扔下了尸体。

取出一个小瓷瓶,拔掉瓶塞,倒出一些粉末撒在了尸体上。

粉末沾染肌肤,迅速腐蚀开来。

不一会儿,尸体迅速溃烂,化作一滩脓水。

原地除了脏乱的衣裙,没有留下半点骨肉血迹。

毁尸灭迹,年轻人便是逃离了原地。

……

各族聚众设宴,邀请孙逸,悉数敬献歉礼。

各族纨绔子弟绑架何思玲姐妹,乃是大祸。

各族高层得知状况,纷纷震动,惊慌不已。

绑架人族校尉的友人,绝对不是简单的事情。

若是怪罪下来,郡城大族都吃不消。

所以,一番合计,联合设宴,邀请孙逸。

之所以各族联合设宴,而非单独逐一宴请,目的十分明显。

合众之力,显然是集各族之势,向孙逸表明态度。

若是孙逸执意追究此事,郡城大族不会坐视,会联合一起共同抗争。

摆明了,向孙逸施压。

孙逸想要深究郡城大族不难,但不可能追究所有大族。

人族校尉享有特权,却也有限,不可能干出屠戮郡城所有大族势力的事情。

孙逸没有推拒,慷慨赴宴。

曹文安、何浩、云扬,以及何思玲、何思珑姐妹随同。

在各族强者恭请下,安然入座。

看着各族架势,他便明白了各族心思。

不过,他并没有追究他们的打算,所以对各族施压处之淡然,不惊不怒。

待得各族献礼,且礼物不薄时,孙逸更是欣然受领。

原本各族不赔礼道歉,他也不会计较在意的。

现在平白干捡大批资源,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所以,一场晚宴,宾客尽欢。

直到深夜,孙逸代众告辞,各族强者欣然恭送。

……

深夜降临,凌晨渐近。

郡丞府外,长街小巷,年轻人矗立墙头,独对皎月。

隔着数里地,眺望了一眼郡丞府方向,年轻人自怀中取出一支木笛。

把玩了片刻,便是凑近嘴前,徐徐吹响。

木笛发出轻吟声,细弱轻微,宛如蚊音。

笛音婉转,音符十分尖利,联奏起来,显得格外诡异。

常人若是耳闻,都会忍不住升起鸡皮疙瘩,毛骨悚然。

随着笛音响起,音符跳动,郡丞府,世子别苑内渐有异动。

卧房内,尹玉岚和乔志宇纷纷入睡,气息均匀。

而在他们的枕头旁,袅袅香气徐徐蔓延,自一个香囊内弥漫床榻。

香气如雾,迅速笼罩了尹玉岚和乔志宇的脑袋。

然后,丝丝雾气,顺着他们脑袋的毛孔发囊渗透进了识海。

雾气盘踞,迅速消融,与识海神魂紧紧纠缠。

这种异状,持续不久,直到香气弥漫散尽。

夜色如常,平静无波,乔志宇和尹玉岚沉睡不知。

偌大郡丞府,更也没有察觉。

唯独书房内,乔兴业耳闻到了笛音,微微皱眉,察觉到了怪异。

神念扫了一遍,但很快就收敛,没有在意。

笛音消退,迅速沉寂。

年轻人跃下院墙,消失无踪。

……

浮庭,凌家。

内庭,书房。

凌天铭仍未休憩,在书房内来回踱步,循环往复,彻夜无眠。

房门被推开,一身红袍的凌修推门而入。

“大少爷!”

凌修轻唤了声,随即说道:“二爷回来了!”

“人在哪儿?”

凌天铭霍然驻足,回头询问。

“快到府门了!”

凌修淡然答道。

“通知下去,准备迎接。”

凌天铭顿时吩咐:“另外,那孩子带来。”

“明白!”

凌修领命退去。

凌天铭紧随其后,离开了书房,直奔府门前。

时渐推移,人影奔走,汇集凌家府门前,静候不久,一匹毛发乌黑的高头大马狂奔而来。

黑马带风,四蹄绝尘,快如闪电,奔进凌家府门。

马背上骑乘着一身青衣的凌天佑,手持一杆画戟,仗马而立。

黑马人立长嘶,嘶吼声如雷,野性尽显。

好一会儿,黑马才平息下情绪,四蹄落地,站稳脚跟。

凌天佑翻身下马,手中画戟扔给了旁边护卫。

“大哥!”

府门前,台阶上,凌天铭率众而来,凌天佑快步上前行礼。

“二弟辛苦,快快入府,大哥早已命人备好酒菜,为你庆功洗尘。”

凌天铭一把抓住凌天佑的胳膊,朗笑着道。

兄弟并肩,齐齐入府,身后跟随着大批管事护卫。

凌家大堂,酒宴摆设齐全,众人陆续入座。

凌天佑与凌天铭并坐主位,举杯畅饮。

席间,凌天铭不断询问凌天佑关于会武的详情细节。

凌天佑有问必答,有惑必解,兄弟二人畅谈欢愉,十分和乐。

焱庭会武,乃是同为半神世家的瞿家的一位王者人物发起。

广邀八方人物,共同探讨法身奥义,彼此印证,切磋感悟,以期寻求蹊径,晋升法身之列。

凌天佑困惑宗师境二十年,一朝顿悟,跨入圆满之列。

对种种感悟十分独到,在会武中表现良好,声威远扬。

同时,凌家之威,日渐增长。

因此,凌天铭十分欣慰,才设宴庆功,守夜迎接。

兄弟谈笑,寒暄许久,热劲不减。

但酒过三巡,凌天佑环视满场,突然询问:“大哥,席间为何不见十三?”

【作者题外话】:补更二~今天就四更吧~还欠七更~明天继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