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二章 猎场布置/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十三,凌天佑的贴身护卫。

询问一出,凌天铭脸色微凝,脸上笑容都是微微僵滞下来。

凌天铭放下了酒杯,笑容渐消,脸色变得肃穆。

微微沉默,凌天铭轻声叹道:“十三……死了。”

“死了?”

凌天佑霍然大惊,失声惊起。

声音不加掩饰,传遍大堂,入座谈笑的人群纷纷一滞,皆都抬起了头,惊疑的目光投了过来。

原本嘈杂喧嚣的氛围瞬间沉寂下来,众人大气不敢出,屏息凝神,一颗心都是高悬了起来。

二爷的气势宣泄,压盖满场,由不得他们不紧张。

凌天铭见状,微微皱眉,犹豫了下,挥挥手,屏退了其他人。

很快,大堂人群散去,只剩下兄弟二人。

屏退了旁人,凌天铭才叹道:“二弟可还记得何浩?”

“提他作甚?”

凌天佑微微皱眉,收敛了气息,重新落座询问。

“十三之死,便与他有关!”

凌天铭灌了杯酒,淡然道:“有关他的消息,我想二弟应该是清楚的。在他身边,出现了一位年轻人,本事了得,可以治愈他的伤势。”

凌天佑微微颌首,不否认对此事的知情。

“十三之死,便是与此有关!”

凌天铭叹息道:“二弟应该知道,十三对你很是敬重,可谓尊崇。他得知何浩有康复痊愈的可能,担心对方会一报前仇,便决计扼杀其希望,阻止那种可能。”

“所以,在你走后,他便去了东林县,想要除掉那个年轻人。但是,那个年轻人来历不凡,乃是人族校尉,被酒神门庭关注。”

“因此,在行动过程中,行踪暴露,被当众镇杀。”

凌天铭的解释,让得凌天佑脸色骤沉,煞气勃发。

“糊涂!”

凌天佑一巴掌拍在案桌上,愤怒痛斥:“我早叫他不许擅动,为何偏要去!”

凌天铭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道:“十三忠心可鉴,虽然糊涂,却也情有可原。”

“大哥你为何不拦着他?”

凌天佑愤怒的看向凌天铭质问。

凌天铭无奈轻叹:“当我得知消息,却已经晚了。直到贺老登门,我才恍悟。那时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糊涂!糊涂!”

凌天佑气得拍碎了案桌,一身元力汹涌,气势澎湃,难以平息。

凌天铭按住了他的肩膀,宽慰道:“斯人已逝,追悔已经无用,当前,是为十三料理后事,让他泉下有知,以慰心安。”

凌天佑攥拳,闭上了眼睛,一脸追悔。

早知今日,他当初就该严令下去。

凌天铭见状,在旁说道:“十三有个儿子,我让人领进了府中。”

“人在哪儿?”

凌天佑顿时睁眼,看向了凌天铭。

“就在院外!”

凌天铭说了声,别苑门被推开,凌修带着一位少年走了进来。

“大少爷,二爷!”

凌修微微欠身,略施礼数。

少年直接跪伏在地,叩首不起。

“他就是!”

凌天铭看向少年,颌首道。

凌天佑站了起来,走向了少年。

微微欠身,将少年扶了起来。

“抬起头来!”

凌天佑示意少年,少年没有犹豫,徐徐抬头,露出一张消瘦脸孔。

清俊的模样,与凌十三有些相似。

“你是十三的孩子?”

凌天佑细细端详,询问道。

“回二爷话,是的!”

少年微微欠身,恭谨回答。

“像!真像!跟他年少时,相差不多。”

凌天佑摸了摸少年的脑袋,含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欠身答道:“回二爷,小人暂未定名。”

这时候,凌天铭站了起来,走出主位道:“我已免他奴籍,入我族谱,赐其凌姓。如今二弟你归来,便由你定名吧。”

凌天佑回头看了凌天铭一眼,微微犹豫,随即点头应承了下来。

重新回头端详起少年,凌天佑不胜唏嘘:“我与你爹,情同手足,共患难,同生死,数十年如一日。今他殇逝,离我而去,留我独悲,实乃憾事。”

“人生之痛,莫过离别。生老,病死,聚散,离合,皆是苦痛之事。今,我赋你名‘离’,只愿你一生都不受此苦,此痛。”

少年闻言,平静的脸颊浮现起喜意。

急忙挥袍跪倒,朝着凌天佑跪拜道:“小人凌离,叩谢二爷!”

“快起来!”

凌天佑俯身扶起少年,怅然道:“你爹与我,情同手足。你既为他子嗣,便是我子侄,以后,无须如此多规矩。”

“谢二爷!”少年躬身一拜。

“凌离,以后,你便追随二爷吧!”凌天铭在旁笑道。

“谢家主大人!谨遵家主大人之命!”少年慌忙致谢。

凌天佑默然未语,惆怅不散。

……

枫雪郡,郡丞府。

第二日清晨,乔志宇翻身起床,只觉脑袋有些昏沉。

但他没有在意,随手揉了揉,便是起床洗漱,准备着装。

今日,郡试猎场布置,将要开始。

尹玉岚起床为他更衣,伺候着他离开了世子别苑。

郡丞府大堂,乔兴业早已等候。

乔志宇抵达,乔兴业便是递给他一卷地图,吩咐道:“这是猎场布置规划图,一切布置细节尽在其中。你拿着它,速速出发。”

“是!”

乔志宇躬身领命。

“这次行动,我会让乔三跟着你,有不懂的地方,你可以与他商议。”

乔兴业叫来一位儒衫男子,叮嘱道。

“谢父亲大人!”

乔志宇谢过,又向儒衫男子颔首示意:“有劳三叔指点。”

“世子客气!”

乔三含笑摇头,恭谨以待。

随即二人离开大堂,清点了一批人员,驾驭云鹤朝着目的地赶去。

郡试猎场,选址在城外八百里地的衢山,规划范围有三百里广阔。

猎场布置,会驱逐选址范围内的兽王,再布下巡防阵图,以及传送阵图。

最后规划好传送阵点,猎场便算布置结束。

布置并不复杂,只是范围太广,事情繁琐。

乔志宇带着管事人员出发,抵达了衢山,展开了行动。

翻了翻规划图,上面准确标注了兽王盘踞地。

只需要分别前往,驱逐牠们即可。

乔志宇一一吩咐,安排了人员,分批行动。

乔三在旁把关,加以督促。

看着乔志宇井然有序的安排,颇感欣赏的点了点头。

行动很迅速,兽王陆续被驱逐出去,便是开始布置巡防阵图。

巡防阵图乃是隔绝猎场的能量结界,防止被驱逐的兽王或外来人员擅闯进猎场。

“依旧分组行动吧,每两人一队,各负责一片区域。”

乔志宇迅速下达命令,众人纷纷赞同。

行动依旧很快,两人一队,迅速散去。

乔三与乔志宇组队,朝着一处区域走去。

抵达目的地,乔志宇正准备布置阵旗,突然感觉到脑袋一阵揪痛,像是被人狠狠紧攥起来了一样。

“嘶!”

剧痛难忍,乔志宇都是抱头痛嘶起来。

仿佛脑袋要被捏碎,神魂要被腐蚀掉一样。

“世子怎么了?”

乔三见状,急忙上前询问。

“没事!”

乔志宇眼中异色闪烁,一缕诡异的光芒一闪而逝,随即平静下来,剧痛消失,他恢复了平静。

擦了擦汗水,一脸淡然的道:“接下来的布置,你我分开走吧?”

“世子要单独行动?”乔三讶然询问。

“兽王皆被驱逐,如今这片区域能够伤得了我的应该没有。三叔应该放心吧?”乔志宇淡然笑道。

“这……好吧,一切都听世子安排!”

乔三没有反驳,颌首同意下来。

然后在乔志宇示意下,转身离开。

支走乔三,乔志宇脸上笑容便是收敛下来,一张脸色变得阴沉。

他目光扫视了一眼,随即取出阵旗,开始布置。

只是,布置的时候,留下一个很大缺陷,被他刻意避开。

同时,做了掩饰,难以察觉。

阵图布置结束,乔志宇召集队伍,规划好了传送阵点,便是率众返回。

但刚刚登上云鹤,乔志宇便是昏迷了过去。

乔三等人并没有在意,只当乔志宇太过疲惫。

一路无恙,顺利返回郡丞府。

落地后,乔志宇被叫醒,却一脸迷惘,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乔三为他辩解,称他许是过于紧张导致。

乔志宇闻言,也没有生疑。

之后各种事务繁忙,让他也无暇思虑,很快便将迷惘抛之脑后。

而在郡丞府外,年轻人收起了木笛,嘴角邪笑凛然。

随即一拍仆装,晃着世子腰牌,信步走进郡丞府。

沿途所过,无人敢拦,一路直奔世子别苑。

别苑内,卧房中,尹玉岚正在浴盆泡澡,屏退了左右婢女伺候,独自享受着安宁。

房门忽然被推开,伴随着脚步声响起。

“是夫君吗?”

隔着纱帘的尹玉岚听到动静,询问道。

没有回答,房门被掩上,脚步声朝着浴室而来。

“夫君?”

尹玉岚微微疑惑,从浴盆站了起来,裹着浴巾,光着修长雪白的双腿,出外查看。

结果,掀开纱帘,迎面撞见了一脸邪笑的年轻人。

“是你?”

尹玉岚俏脸一变,急忙裹紧浴巾后退,斥道:“你怎么进来的?”

年轻人嘿嘿一笑,也不回答,只是步步紧逼,朝着光腿赤脚,只裹着浴巾遮掩私密部位的尹玉岚走去。

那般架势,邪欲外显,尹玉岚一眼明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