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三章 何浩康复/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郡丞府,你敢胡来?”

尹玉岚不由慌了,急忙后退,厉声呵斥。

年轻人不以为意,邪笑依旧,步履紧逼。

“你大胆!”

尹玉岚脸色骤冷,手足无措起来。

年轻人邪笑凛然,**外露,仍然平静镇定,不见慌乱。

“混账,你别过来!你敢胡来,我就叫了!”

尹玉岚见状,慌乱更甚,语气都是多了几分颤抖。

“唰!”

然而,年轻人根本没有在意,劈手一扯,直接将她身上裹着的浴巾扯掉。

“啊!”

哪怕她紧紧抓着浴巾,仍然敌不过年轻人的强势,被轻松扯脱。

霍然,尹玉岚身上不着片缕,光溜溜的暴露了出来。

尹玉岚脸色剧变,急忙捂着私密部位,佝偻着身姿踉跄后退。

年轻人邪笑更浓,将浴巾举进面前,深深地嗅了嗅。

洁白的浴巾,残留着尹玉岚身上的香味,泌人心脾。

“少夫人的味道,真好闻!”

年轻人一脸陶醉的笑道,邪欲之色溢于言表。

“你混蛋!你滚!滚出去!”

尹玉岚缩进墙角,破口痛斥。

年轻人不以为意,随手扔掉了浴巾,邪笑凛然的端详着尹玉岚裸露的娇躯,道:“少夫人,在下一心一意,助你一报血海深仇,你就不打算好好报答一下在下吗?”

“你个疯子,我不欠你!你滚出去!快滚啊!”

尹玉岚尖声嘶吼,一张脸都是急得苍白下来。

浑身光溜溜的,凉风轻拂,让她浑身雪白的肌肤都是泛起了鸡皮疙瘩。

“如今美景在前,在下可舍不得走。”

年轻人没有退去,反倒逼得更紧。

“你……”

尹玉岚见状,瞳孔紧缩,脸色难看至极。

“少夫人乃人间极品,在下垂涎已久,如今幸得机会,岂能凭白错过。”

年轻人舔了舔嘴唇,淫邪之色不加掩饰。

“你休想!”

尹玉岚厉声斥道。

“在下不想,便真的要错过机会。只有敢想,人生才有机会。少夫人乃是聪明人,岂会不明白!”

年轻人一边逼近,一边淫笑。

“这是郡丞府,你敢胡来,你休想活着出去!”尹玉岚厉声警告。

“少夫人如此聪慧,在此时怎的不知情趣呢?在下若是没有底气,岂敢胡来?”

年轻人不以为意,仍然不退,反倒邪笑更浓。

“你什么意思?”

尹玉岚脸色一变,霍然大惊。

年轻人不答,停下了脚步,取出了一支木笛,然后轻轻吹了起来。

笛音飘动,尹玉岚顿时感觉到识海一股揪痛,神魂如被蚕食,剧痛难忍。

渐渐地,理智被淹没,逐渐地不受控制。

她捂着私密部位的双手开始不受控制的挪开,后退的脚步,艰难挣扎,朝着年轻人渐渐移去。

“你……”

尹玉岚脸色骤变,瞳孔紧缩,顿时惶恐惊绝。

“你对我做了什么?你到底做了什么?”

年轻人停下了笛音,放下了木笛,尹玉岚才恢复自由,顿时惊悚难安。

“没什么,只是些许雕虫小技。”

年轻人把玩着木笛,轻声淡笑:“少夫人是选择继续做你的贞洁烈女,还是选择做个知恩图报,善解人意的妙人儿?”

“你……你……”

尹玉岚浑身颤栗起来,回想着先前的感受,只觉毛骨悚然。

“少夫人可要考虑清楚!”

年轻人把玩着木笛,淡然一笑:“其实,在下并不在意少夫人的选择,今日,少夫人注定难逃的。只是,在下尊重少夫人,才有此一问。”

“若是少夫人不需要这种尊重,那么,在下可就斗胆了!”

那从容的笑声,淡然的架势,让尹玉岚如坠冰窖,寒意彻骨。

看着年轻人重又逼来,尹玉岚顿时慌了,难以镇静。

“你……你别乱来!求求你,放过我!别乱来好不好?这是郡丞府,这是郡丞府!”

尹玉岚不禁跪了下去,一脸恳求。

“少夫人的意思,是出了郡丞府,其他地方,便任在下施为吗?”年轻人邪笑道。

“我……我……”

尹玉岚顿时迷惘,不知该作何解释。

“少夫人如此尤物,在下垂涎已久,早已按耐不住。以在下之见,择日不如撞日,就在此时吧!”

年轻人不以为意,一步跨上前去,直接将赤身‘裸’体的尹玉岚抱了起来。

然后不顾尹玉岚的挣扎,将其按在了旁边案桌上,分开双腿,强势而入。

……

时渐推移,天色渐晚。

年轻人狠狠地宣泄了一回,来回折腾了尹玉岚好几次,最终才心满意足而去。

尹玉岚如一滩烂泥,瘫软在地,浑身湿漉漉的,沾满了白浆与汗水。

听着脚步声远去,渐渐消失,尹玉岚才翻身蜷缩起来,抱腿痛哭。

事到如今,她追悔莫及。

一步错,步步错。

如今,残酷的命运,一步步的将她推向深渊。

如果,当初她安守本分,屈尊降贵嫁给孙逸,或许就不会有今日的结局。

如果,当初她不执迷不悟,放弃仇恨,冰释前嫌,事情也不会发展到现在的地步。

如果,她选择坦白,不做丝毫隐瞒的告诉乔志宇,她也不会如此落魄。

一切的一切,都悔之晚矣。

“啊!”

尹玉岚双手抱头,痛苦嘶吼,悔与恨充斥心头。

“孙逸!都是孙逸!都是你!”

尹玉岚捶头嘶吼,对孙逸恨意更深。

她眼眶通红,沾满白浆的脸面都是充满了狰狞。

银牙紧咬,丝丝血迹都是顺着嘴角流溢出来。

满头长发蓬松凌乱,通红的眼眸,癫狂之色愈演愈烈。

……

郡试在即,各地天骄逐渐汇集郡城,自四面八方,各大府城赶赴而来。

时渐推移,枫雪郡城愈发热闹。

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广源客栈,孙逸为何浩梳理了经脉,做着最后的调养。

经过半年的疗养,何浩的伤势终于在今日彻底恢复。

“轰!”

随着经脉疏通,一股磅礴威势散发开来,顷刻间弥漫八方,笼罩枫雪郡城。

“哗!”

一时间,枫雪郡城沸腾开来。

“宗师人物?”

“有宗师人物赶至郡城?”

“我的天呐,哪来的宗师人物?”

各地人潮震动,各方大族都是震惊欲绝,悚然难安。

各族高层纷纷约束族中子弟,全部禁足,不许外出。

深怕招惹了惹不起的人,为族内招来祸端。

郡试在即,前来观武的人多不胜数。

人潮鱼龙混杂,强者如云,深怕遇见不长眼的。

所幸,何浩的气势散的快,收得快。

并没有持续太久,所以热议很快消弭。

一身修为,悉数康复。

“恭喜何兄!”

曹文安闻讯而来,抱拳道贺。

“有劳文安兄挂牵了!”

何浩起身下榻,回礼一笑。

云扬匆忙而来,看向何浩的眼神也是充满敬畏。

他早已知晓了何浩的过往与声名,辣手神鞭的事迹,他可耳熟能详。

“神鞭前辈福缘终至,云扬恭贺!”

云扬抱拳道喜,深得何浩赞赏。

“此事说来还得感谢孙兄弟呢!”

何浩哈哈一笑,心情大好,对孙逸更是感激不尽,

感受到充沛的力量,那种熟悉的感觉,何浩心潮跌宕,只觉恍若隔世。

孙逸灌了口酒,不以为意。

云扬不禁钦佩,敬服孙逸的德性。

沉稳、大气、有魄力。

寻常人若与宗师结交,都要诚惶诚恐。

孙逸却是不以为意,漫不经心。

那种处变不惊的淡然,是他极力学习的。

一番寒暄,众人陆续落座。

“再有三天,郡试便要开启,孙兄弟可有准备妥当?”

云扬负责斟茶,同时询问孙逸。

“还好!”

孙逸灌了口酒,含笑道:“应付郡试,应该不难。”

“孙兄弟雄心勃发,信心满满,云扬便在此预祝孙兄弟旗开得胜,一切顺利。”

云扬将斟满的茶水分别递给众人,同时笑说。

“那就借云兄吉言了!”孙逸含笑致谢。

曹文安接过茶水抿了一口,询问道:“幕后真凶有消息了吗?”

此事一直都是云扬在负责打探消息,所以曹文安有此一问。

“没有!据郡丞府的讯息,近段时日以来,没有再发现可疑人员。”

云扬抿了口茶,摇头回道:“曹前辈是怀疑,对方可能会在郡试动手?”

“不出意外的话,很有可能!”

曹文安放下茶杯,颌首道:“对方唆使各族纨绔绑架思玲和思珑姐妹,陷害孙逸,其意图十分明显。那次失败,对方不可能放弃。”

云扬赞同点头:“我也觉得如此,只是,对方身份成谜,难以查询。尹玉琅他们更是死于非命,无从查证,根本无迹可寻。”

说着,云扬看向了孙逸,无奈道:“郡试之时,恐怕就需要孙兄弟多多注意,严加防备。”

“我会的!”

孙逸颌首应道。

“若是对方动手,最佳的机会,便是淘汰赛时。深处猎场,无人监管。一旦得手,更容易毁尸灭迹。所以,届时孙兄弟需要注意提防身边人,莫要轻信旁人。”

提及此事,何浩也是放下茶杯,沉声叮嘱。

“我晓得!”

孙逸灌了口酒,颌首一笑。

众人的担忧,都很合情理,让孙逸颇为感动。

云扬斟了杯茶,放下茶盅,随即道:“说来还有一事,我想,有必要告知孙兄弟。”

“何事?”

孙逸疑惑地看向云扬,却见云扬脸色渐渐凝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