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四章 危机四伏/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扬斟了杯茶,微微沉默,随即讲道:“据我所知,世子夫人尹玉岚,最近时间以来,一直都很平静。”

“平静?”

孙逸疑惑的看着云扬,讶异道:“有什么奇怪的吗?”

云扬拨弄着茶杯,郑重道:“正因为她太平静,所以,我才认为这是奇怪的地方。”

“云扬兄且讲!”

孙逸灌了口酒,示意云扬说下去。

云扬抿了口茶,微微沉吟,便是讲道:“孙兄弟试想一下,一个痛失胞弟的人,却表现出一副波澜不惊,平静无为的样子,会不会有些不太正常?”

“孙兄弟对尹玉岚应该有足够了解,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孙兄弟比我清楚。”

“在这样本该大悲大痛的时候,却表现得……似乎与她的性情不太一样。就好像,痛失的不是她的至亲,与她无关一样。”

“这种平静,太反常!以我的感觉,她越平静,越像是在刻意掩饰什么。”

“心虚?又或者,是其他什么。”

云扬的话,有理有据,众人耳闻,皆是皱起了眉头,陷入思索。

“云扬所言,颇有道理!”

何浩在旁边开口,赞同云扬的话:“当初郡丞府时,此女目睹其弟惨死,那种悲痛绝非演出来的。这便足以表明,她对胞弟十分在意。”

“结果,却表现得平平无奇,波澜不惊。那其状态与其最初的本能反应判若两人,就不得不惹人怀疑。”

孙逸闻言,放下了酒葫芦,细细思索了下,目光看了云扬和何浩一眼,沉声道:“你们的意思,是觉得幕后真凶可能与尹玉岚有所勾结?”

“不排除这种可能!”

云扬点了点头,沉声道:“另外,郡丞府……”

他的话,没说完。

但后面的意思,众人皆心领神会。

若是猜测为真,尹玉岚和幕后真凶有勾结,那么郡丞府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就令人寻味了。

一时间,众人呼吸都是抑制了下来,一颗心情不自禁的高悬了起来。

若是郡丞府参与暗杀,在淘汰赛做些手脚……

事情后果,不堪设想。

孙逸默默灌了口酒,眉眼微眯,陷入思索。

看着孙逸沉默,曹文安放下了把玩的茶杯,悠悠道:“自县试、府试以来,孙逸的表现,都太过张扬,沦为各地焦点。”

“若是幕后真凶是凌家委派,那么,他必然了解孙逸的实力,绝非寻常开窍境高手应付得了的。”

“所以,对方若想在郡试暗算孙逸,估计,收买或安排高手围杀的手段不会再用。”

此话一出,众人大惊,皆都脸色微凝。

沉默的孙逸都是抬起了头,看向了曹文安。

“文安兄的意思,是对方可能会在淘汰赛猎场动手脚?”

何浩心思敏感,一语中的,道出了曹文安的话外弦音。

曹文安将杯中茶一口喝干,放下茶杯,随即郑重道:“试想一下,尹玉琅怎么死的?”

“蛊毒!”

众人回答,同时心底一紧,意识到了些许不妙。

“对呀!蛊毒之邪,诸位又了解多少?”

曹文安沉声道:“尹玉琅能被幕后真凶种下蛊毒,那么,郡丞府的人,会不会……”

这种猜测,令得众人大惊,脸颊皆变了颜色。

“对了,我听说,本届郡试的猎场布置,是由世子操持的。他……”

云扬霍然一惊,随即讲道。

顿时,众人的脸色渐渐沉重起来。

世子乔志宇,可是尹玉岚的夫君。

若是他们推测为真,尹玉岚和幕后真凶勾结,乔志宇又会是什么样的态度?

越推测,暗藏的危机似乎越恐怖。

一次郡试,仿佛沦为了龙潭虎穴,危机四伏。

众人纷纷沉默,再不敢多言,都不敢继续遐想。

“要不,这届郡试,不参与了吧?”

何思玲规劝孙逸,忧心忡忡。

“我没退路!”

孙逸摇摇头,婉拒了何思玲的规劝。

他必须参与,不能拖下去。

武试是他目前唯一一条可以接近酒神的路!

贺德隆那老家伙将他扔在这里,不直接带他入酒神门庭,便必有考验的意思。

若是中途退缩,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孙逸没设想,不敢赌。

他忍不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酒神,这是目的,不容怠慢。

所以,何思玲的建议,他不会参考。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云扬轻叹,对孙逸的固执,有些唏嘘。

曹文安和何浩对视,皆眉头紧锁,一脸沉重。

规劝孙逸无用,唯一办法,便是解决掉存在的麻烦。

可是,该怎么解决?

猎场根本不容外人擅闯,若在其中生变故,他们难以奈何。

“猎场不是会限制开窍境以上的人物进入吗?若是他们在猎场动手,他们又怎么去安排人手呢?”

何思珑吃着糕点,突然疑问了一句。

“对呀!”

众人闻言一愣,纷纷惊疑起来。

怎么安排人手?

这是一个问题!

若是想得明白,那么解决起来,就容易了许多。

解决问题的关键因素,就是要了解问题之所在。

一时间,云扬、何浩、曹文安、何思玲皆是沉思起来。

孙逸眉眼微眯,不住的灌着酒,思绪纷飞,同样深思起来。

“他们不会是安排聚神境强者,压制境界进入吧?”云扬推测。

“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但可行性极低。因为猎场的巡防阵图会有感应,即便聚神境强者压制境界进入,一旦释放气息,便会被立即传送出来。”

曹文安摇头,否定了云扬的猜测。

“那如果巡防阵图不能感应呢?”云扬又做出了大胆推测。

“不能感应?”

众人闻言,心绪一紧。

紧接着,众人目光闪烁,隐约捕捉到了些许苗头。

云扬的推测,让人心忧。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郡试之时,恐怕……”

何浩坐直起来,依靠着座椅,看向了曹文安。

“去猎场附近看看吧!”

曹文安明白了何浩的意思,提议道。

“我去吧!”

何浩开口道:“我修为刚刚恢复,有些不太适应,顺便去熟悉一下重获的力量。”

“好!”

众人相视一眼,皆应承下来。

何浩前去猎场,一面是为了检查猎场是否存在漏洞,二则是为了方便接应。

一旦出现变故,便于驰援。

思及于此,众人心底紧张才渐渐放松了些许。

……

郡丞府,世子别苑。

卧房内,尹玉岚坐在桌椅旁,漠然的抿着茶。

在她对面,则坐着年轻人。

年轻人一身仆装,一如既往的噙着笑容。

他手端茶杯,轻轻细嗅。

“少夫人不仅人香,泡的茶也都是香气扑鼻。”

年轻人一脸邪笑的称赞,他眉眼微眯,满是陶醉的样子。

“喝完赶紧滚!”

尹玉岚漠然冷斥。

“啧啧啧,少夫人这是翻脸不认人啊!”

年轻人见状,放下了茶杯,淡然笑道:“正所谓一夜夫妻百日恩,在下与少夫人……”

“你别欺人太甚!”

尹玉岚啪的一下拍碎了茶杯,一脸憎恨的凝视着年轻人。

“哟哟哟,少夫人,你可吓着在下了!”

年轻人侧身避开了迸溅的茶水,调笑道:“往日的少夫人,可是温柔贤惠的奇女子。如今,怎像个骂街的泼妇?”

“滚!”

尹玉岚愤怒起身,指着房门外吼道。

年轻人见状,洒然一笑,淡然的拍了拍衣袍,随即站起身来,道:“行了,消消气,今日,在下前来,不是为了与少夫人一叙旧情,而是来给少夫人报喜的。”

“我跟你之间,没什么可喜的。”

尹玉岚冷脸哼道,漠然地背转身去。

年轻人打量了一眼尹玉岚窈窕的背影,邪笑一声,道:“少夫人倒是绝情,不过,在下可不会不义的。”

“不瞒少夫人,该准备的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只待郡试开始,孙逸必死无疑!在下前来,是为邀请少夫人,郡试之日,记得现身看戏。”

年轻人邪笑凛然,诚意切切的道。

尹玉岚没有说话,漠然背对着年轻人,不为所动。

年轻人见状,眉头微挑,靠了上去,伸手搂住了尹玉岚的纤腰。

“少夫人如此不近人情,可让在下有些伤心呢。”年轻人邪笑道。

“你若再逼我,大不了,鱼死网破!”

尹玉岚没有闪躲,也没挣扎,只是漠然回头,面无表情,眼神冰冷地看着年轻人道。

年轻人闻言,笑容微凝,挑动的眉头都是微微皱了皱。

但很快就恢复过来,笑容重又坦然。

只是,年轻人收回了搂住尹玉岚纤腰的手,并从容后退,与其拉开了距离。

吸了口气,年轻人怅然一叹:“真是可惜,在下一腔盛情,终落得露水鸳鸯的命。”

“滚!”

尹玉岚漠然冷斥。

“告辞!”

年轻人没再纠缠,含笑离去。

待得年轻人离开,尹玉岚才身躯一颤,踉跄着瘫坐在座椅上。

她脸色隐隐发白,漠然的面孔情绪起伏,十分激烈。

许久,她才深吸口气,压下情绪。

站起身来,脱掉了身上外裙。

重新换上一套新的,尹玉岚冲着别苑外喊道:“来人!”

不一会儿,有婢女前来。

尹玉岚指着脱掉的外裙,以及桌上的茶具,漠然吩咐:“扔出去,烧干净!”

少女捡起长裙,匆忙退去,不敢犹疑。

【作者题外话】:作者是个正直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