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宗师的奥义/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乔志宇是伪装出来的仁义,那么,这个人的心机,绝对是深得可怕。

孙逸自问见多识广,形形色色的人见过许多。

但如乔志宇这样善于伪装的人,从未见过,从未耳闻。

那般真实,那般不漏痕迹,真的太可怕。

孙逸不由暗暗庆幸,亏得当初没与乔志宇过多接触。

否则,对方真的有歹意的话,他恐怕很难防备。

当然,孙逸也有怀疑,也许乔志宇本意不坏,只是受尹玉岚的唆使。

也许,太爱一个人,会逐渐的丧失本质。

但不管哪一种,都是令人痛惜的。

“前辈,杀了我吧!杀了我们吧!”

在孙逸叹息之时,道出真相的那人跪地求死:“孙校尉,杀你,我们是被逼无奈,不是故意的。求您原谅我们的过错,不要责怪我们的家人,他们都是无辜的。”

“我知道,我们犯下的过错,绝对没机会活命。所以,求您赐死,我们无悔!”

那人死志已生,让孙逸眉眼微眯,脸色愈发难看。

何浩紧握长鞭,没有吭声。

那人跪伏在地,恳切道:“孙校尉若是需要指证世子,取我们尸体回去即可,不需要我们亲口指证。所以,请孙校尉赐死,让我们赎罪吧!”

“反正我们活着回去,也难逃一死,就算活下来,也会被世人痛骂,被同袍冷眼。”

三人皆都不禁苦楚,苍凉不已。

“杀了吧……”

孙逸闻言,灌了口酒,示意何浩。

何浩扬鞭而起,鞭影重重,抽碎了他们的脑袋,连带着元神都被抽得爆裂。

转眼间,三位聚神境强者死于非命。

何浩收敛了气息,长鞭挽回手腕,扭头看向了孙逸道:“孙老弟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回城!”

孙逸思索了下,道:“郡试继续下去,已经没了意义。只有解决掉郡丞府,我才有机会正名。”

不解决掉郡丞府的威胁,处理掉这次的危机,郡试对他没有意义。

就算他顺利回去,郡丞府也会从中作梗。

所以,只有解决掉郡丞府,才能寻求公平。

“孙老弟有此打算,乃是必要的。不过,就这样回去,恐怕很难!”

何浩挽起长鞭,沉声讲道:“如果郡丞府真的参与此事,与凌家勾结的话。我们就这样返回,估计很难奈何得了。”

“乔兴业乃是王者人物,宗师圆满修为,哪怕合我与文安兄之力,也未必奈何得了。”

修为是差距,别看宗师境相差不大,但武道真意的强弱,关系重大。

“再加方大人呢?”

孙逸灌了口酒,询问道:“方玉书距离宗师圆满不远,曹探花也是宗师大成,三位宗师……”

何浩摇摇头,道苦笑道:“若是单拼实力修为,倒是有把握。但是,别忘了,乔兴业乃是郡丞,他的郡丞印信可以左右枫雪郡城的守护大阵,从而困压我们。这才是我们棘手的地方。”

孙逸皱眉,这点倒是他忽略了。

“难道无解了吗?”

孙逸攥紧了拳头,就这样任由他人算计,他可不太乐意。

“有!”

何浩点了点头,郑重道:“除非,有半步法身降临,或者,我们可以在乔兴业激发郡丞印信前制服他。”

“那何老哥有把握吗?”

孙逸灌了口酒,沉声询问。

何浩顿时苦笑摇头:“我虽然恢复了宗师修为,但也只是宗师小成,三十年来不得寸进,根本无暇参悟真意。”

宗师境,修炼的不再是元力,而是武道真意。

武道真意的强弱,决定了宗师修为的强弱。

其实,宗师境,在最初根本不存在的,也是属于聚神九重境。

其元力雄厚程度,并没有多少增长。

宗师强于聚神九重境,只是因为感悟了武道真意,武道真意融入元力,攻击力和威势自然倍增。

王者人物,便是宗师圆满,是武道真意感悟圆满的境界。

修炼,完全可以好比登山。

一座大山,便是聚神九重境。

山底,则是聚神九重境。

山腰,便是宗师境界。

山巅,则就是王者人物。

山巅之上,云雾之间,则是法身境界。

这便是聚神九重境,与宗师境和王者人物的差距。

孙逸微微皱眉,思索了下,随即看向何浩问道:“如果,何老哥晋升宗师圆满,跨入王者之列,是否有把握钳制乔兴业?”

“有!”

何浩顿时笃定点头:“乔兴业虽然侵淫多年,但我有绝对信心,与他抗衡。”

话完,何浩又是苦笑:“不过,以我目前的处境,想要宗师圆满,恐怕很难。武道真意的感悟,是需要机缘的。”

“这种机缘,要么顿悟,要么日积月累,一点点参透。”

孙逸微微颌首,前世身为法身高人,他对宗师境自然了解的。

武道真意修炼极难,但也可以说极为简单。

因为,武道真意靠的是悟,而不像元力那般,需要力量去堆积。

所以,只要一朝顿悟,宗师圆满不过片刻。

想到这些,孙逸渐有了信心。

“我或许,可以襄助何老哥一臂之力!”

孙逸灌了口酒,看向了何浩说道。

何浩的资质不差,三十年前足以和凌天佑一争雌雄,决胜负,便足以证明。

若是稍加指点,或许可以让他有所悟。

孙逸别的本事没有,但在修炼之上的些许经验之谈倒是不差。

当初柳族老祖宗身处宗师圆满,在他指点下,一朝顿悟,破开法身桎梏,渐入化境。

何浩的潜力远在柳族老祖宗之上,为嘛不可以尝试呢?

听闻孙逸的话,何浩不由一愣,错愕的看向了他。

“孙兄弟什么意思?”

何浩眉宇微挑,一脸讶异。

孙逸灌了口酒,含笑道:“我或许有办法,襄助何老哥感悟武道真意。”

“什么办法?”

何浩不由眉宇紧锁,眼神闪烁起凝重。

若是可以,他自然欣喜。

但是,孙逸真有那个能力?

他不过开窍境修为,能明悟宗师奥义?

何浩暗暗怀疑,只是碍于情面,不好表露。

孙逸眼睛毒辣,自然看透了何浩眼底暗藏的质疑。

他也不见怪,也不点破,只是笑了笑,问道:“敢问,何老哥感悟的哪种真意?”

“火之真意!”

何浩坦言道:“火之真意博大精深,囊括广泛,我感悟的只是火之真意的其中一种。”

“哪种?”

“暴烈真意!”

何浩的坦言,让孙逸证实了他的猜想。

先前何浩动手时,他便有些感应。

灌了口酒,孙逸便是收起了酒葫芦,随即示意道:“何老哥,赐把火!”

何浩犹豫了下,长鞭一甩,噼啪炸响,一团火焰便是凭空骤起。

孙逸张开了右手,布满元力,接住了那团火焰。

细细感悟,随即笑道:“何老哥可知,武道真意的起源?”

“起源?”

何浩微微疑惑,随即摇头,表示迷茫。

孙逸笑了笑,淡然讲道:“聚神境,感悟天地大势。宗师境,感悟武道真意。法身境,参悟天地法则。何老哥可知,三个境界的相似?”

“不知!”

何浩坦然摇头。

孙逸便是讲道:“其实,无论是天地大势,或者武道真意,还是天地法则,其实都是这个天地间的根源所在。”

“势,是一种虚无存在。法则,则是真实架构世界的根源。或者,换句话讲,势,起源于法则。”

“天地万物,囊括风火雷霆,皆是天地法则的一种实质性表现。”

“势,依托于法则,诞生于万物。”

“而武道真意,便是天地大势,向法则的进化体现。我们修炼,便是一个从虚无,到真实的蜕变过程。”

“就像这团火,内蕴着磅礴的火之法则,而其中,依托着天地大势。武道真意就是二者之间的桥梁,相互交融架构的因果。”

说着,孙逸举起了手中的火焰,讲述道:“何老哥细想一下,一个人修炼火属性相关的法诀,表露的气势便会具备火焰的特征。”

“而一个人感悟火属性的武道真意,同样会具备火焰特征。”

“同理,当一个人感悟火属性法则时,同样具备火焰的特征。”

“三者间,是不是如出一辙,同根同源?”

孙逸的话,如同一声春雷,轰在了何浩的心间。

霍然,何浩瞳孔紧缩,似有所悟。

听孙逸的讲述,他恍然有感,聚神境、宗师境、法身境似乎没有什么区别。

所不同的,只是对于‘势’的不同掌握。

势,凝聚成真意,真意转化为法则。

这便是聚神境朝着法身境蜕变的过程!

起源?

这就是武道真意的起源?

思绪纷飞,蔓延开来,何浩顿时有种推开了一扇广阔大门的感受,豁然开朗。

在何浩激动时,孙逸的声音再次响起:“何老哥且看,火之真意,所谓的暴烈,其实只是火焰特征的一种。或者,是火焰本源散发的一种粗浅表现。”

说着,孙逸抖手,火焰飞了出去,落进了一片枯草间。

顿时,熊熊大火燃烧了起来。

火焰点燃枯草,又点燃枯木,迅速弥漫,渐有扩及山脉的趋势。

熊熊大火不断燃烧,浓烟滚滚,伴随着阵阵噼里啪啦的爆裂声响。

何浩仔细观察,目光闪烁,似有所悟。

而在此时,则听孙逸的笑声传来:“火焰的本源特征,是燃烧!爆、裂,只是火焰燃烧特征的表现之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