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一章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火焰的本质是燃烧!

何浩的脑子里,不断盘旋着这句话,那种明悟的感觉,便越来越浓,越来越强烈。

似乎,有种东西,要呼之欲出,在渐渐萌芽。

孙逸稍作停歇,灌了口酒,随即他猛地跺脚。

一股磅礴力量顺着脚掌宣泄而出,顿时大地龟裂,轰隆爆鸣声不断。

何浩猛地惊醒,疑惑的看向了孙逸。

却见孙逸再次开口,运转元力灌入口窍,朝着虚空猛地一声断喝。

“吒!”

《雷言诀》加持,声如雷音,轰隆隆作响,爆鸣不断。

虚空扭曲,狂风呼啸,气浪翻滚,隐有开裂的趋势。

断喝声落,孙逸灌了口酒,笑吟吟地看向了何浩,道:“何老哥看出什么了吗?”

何浩微微皱眉,思索了下,疑惑摇头。

孙逸哈哈一笑,道:“爆裂,不只是火焰具备的表象特征,力量、雷霆,风暴等都具备。”

“说白了,何老哥所谓的爆裂真意,只是一种驳杂粗浅的表象。”

“何老哥感悟它,而弃本源真意于不顾,乃是舍本逐末。”

“若是何老哥不醒悟,继续执着下去,未来,任重而道远啊。”

何浩闻言,骤然大惊,一张脸孔都是变了颜色。

细细思索,都是冷汗淋漓,呼吸局促。

猛然惊醒,他不由暗吸凉气,心生后怕。

孙逸所言,句句在理,铁如实质。

何浩不是傻子,相反资质聪慧,一点就透。

所以,他完全可以明白孙逸所言真假。

孙逸绝对没有吓唬他!

他已经误入歧途,感悟了一条并不正确的路。

若是继续下去,不仅是浪费时间,越到最后,越陷越深,恐有走火入魔的危机。

越想,冷汗越多,何浩越是后怕。

心有余悸,暗暗颤栗。

“孙老弟,你这些话,都是从何得知的啊?”

何浩咽了口唾沫,抹了把冷汗,惊疑不定的询问孙逸。

孙逸灌了口酒,淡然笑道:“不管从哪儿来,能够帮助何老哥便对了。”

何浩眉眼微眯,深深地看了孙逸一眼。

开窍境人物,却能够说出连他这位宗师都要敬服的修炼至理,由不得他不多加注意。

这番话若是传扬出去,不知多少人将要受益。

许多人困在宗师境界,寸步难进,皆是不明真意。

究其原因,或许,与他一样,误入歧途未尝可知。

思及于此,何浩的感激之情更是浓郁。

当即后退两步,两手抱拳,朝着孙逸躬身到底。

“何浩,受教了!”

这一拜,堪称谢师之礼。

孙逸今日所言,堪称指点迷津。

言谢,不为过。

孙逸摆摆手,灌了口酒,道:“若是何老哥有所悟,便请抓紧时间。这次,可还要仰仗老哥呢。”

“好!”

何浩没有矫情,直起身来,便是参悟真意。

孙逸席地而坐,默然饮酒,陷入深思。

……

时渐推移,郡试淘汰,不断持续。

枫雪郡,郡丞府前,传送阵图内不断有人被传送出来。

围观的人潮热议不断,高谈阔论,此起彼伏,经久不绝。

转眼间,两日时间过去,淘汰赛渐到后期。

所剩的武试者,并不多了,距离结束,不远矣。

郡丞府前,留守的乔兴业等人已经退去,没再继续留守。

尹玉岚也是回了世子别苑,冷着脸煮茶。

年轻人站在旁边,一脸笑容。

“少夫人尽管放心,孙逸此次在劫难逃,必死无疑!”

年轻人端起茶杯,在旁踱步,一边饮茶,一边笑说。

“希望如此!”

尹玉岚漠然煮茶,面无表情的道。

年轻人闻言,也不见怪,洒然笑道:“少夫人这是对在下信心不足啊?”

尹玉岚没有说话,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漠然煮着茶,冷淡宁静。

年轻人不以为意的摇了摇头,放下茶杯,背手道:“这次郡试,会有三位聚神境强者参与猎杀,少夫人以为,孙逸还能活下去吗?”

“聚神境?”

尹玉岚眉宇微挑,冷漠的眼神渐有波澜。

“不错!”

年轻人颌首一笑:“此事,还得多亏世子帮忙呢。”

“夫君?”

尹玉岚失声,霍然吃惊。

年轻人嘿嘿一笑,举杯示意尹玉岚斟茶。

待得尹玉岚倒满茶水,他接过吹了吹,才笑道:“在下早便说过,只要少夫人愿意配合,世子必然心属少夫人,会同意帮忙的。”

“不可能!”

尹玉岚站了起来,漠然道:“夫君绝非那种罔顾道义之人!”

她曾试探过乔志宇,却被乔志宇婉言推拒。

那时候她便清楚,乔志宇绝对不可能为了她,而暗害人族校尉。

那是不义之事,乔志宇绝对不会做。

年轻人却是淡然一笑:“看来,少夫人是在质疑世子对您的疼爱。”

“我……”

尹玉岚顿时哑口无言,一双黛眉皱起,眼神波澜起伏,渐有犹疑。

以她对乔志宇的了解,乔志宇必然不可能那样做。

但是,乔志宇对她的疼爱,绝对是真切的。

若是乔志宇背着她做了那些事,不愿让她心怀歉疚或自责,也未尝没有可能。

一时间,尹玉岚都是产生了怀疑。

沉默了下,尹玉岚漠然询问:“你到底怎样安排的?”

年轻人笑了笑,道:“很简单,只是将少夫人的愿望转告了世子,托付世子帮忙,为少夫人报仇雪恨。”

“细节!”

尹玉岚冷声斥道。

“少夫人何等聪敏,岂会猜不透?”

年轻人洒然一笑:“在下献计世子,请世子在郡试猎场的巡防阵图做手脚,再布置下困阵,囚禁孙逸。然后,命令聚神境强者前去围杀。”

“巡防阵图有了纰漏,聚神境强者进入,孙逸哪怕逆天,也是在劫难逃。”

说到这里,年轻人抿了口茶,一脸邪笑的道:“现在,孙逸应该已经化作枯骨,沦为碎沫了吧?”

“你就这么笃定?”

尹玉岚漠然询问:“难道他敌不过,还不知道传送退出吗?”

“那少夫人可有看到他退出?”

年轻人含笑反问,让得尹玉岚哑口无言。

哈哈一笑,年轻人便是讲道:“少夫人且管放心,在下多番思虑,岂会想不到这点?所以,早已经在传送玉牌做了手脚,他没机会传送离开的。”

“当真?”

尹玉岚眉宇挑动,眼眸闪烁起波澜。

“少夫人放心,你的仇,报定了!”

年轻人抿嘴一笑,随即邪欲外显,道:“待风云平定,少夫人可要好好报答在下。”

尹玉岚闻言,脸色骤冷。

但还没痛斥,年轻人忽然笑容收敛,放下茶杯,后退开去,恢复了恭谨。

尹玉岚不由疑惑,却在此时,脚步声响起,别苑门推开,乔志宇走了进来。

“玉岚!”

乔志宇推门而入,含笑唤道。

“夫君?”

尹玉岚急忙迎了上去,心底同时恍悟,难怪年轻人突然老实。

年轻人看了乔志宇一眼,随即欠身道:“小人告辞!”

乔志宇看了他一眼,微微颌首,挥手屏退。

年轻人躬身而退,离开了世子别苑。

屏退了年轻人,乔志宇才搂住尹玉岚,道:“郡试淘汰即将结束,繁杂的事务也将暂歇。夫君前来,是想告诉你,好好想想,有没有想去的地方,到时候,夫君带你前去散心。”

“散心?”

尹玉岚黛眉微锁,疑惑的看着乔志宇。

乔志宇洒然失笑:“琅弟新逝,夫君知你心中苦楚。所以,忙完这阵,便带你散心,希望你早日走出伤痛。”

“夫君,玉岚没事了。”

尹玉岚微微摇头,解释道。

“有事没事,夫君看在眼里。”

乔志宇怅然轻叹:“自琅弟逝去,你便日渐沉默,少言寡语,没了往日灵动。夫君看在眼里,痛在心底。但事务繁忙,夫君又无暇顾及,有愧于你。”

“夫君,别这样说,玉岚真的没事……”

尹玉岚闻言,反倒心生歉疚。

她与年轻人勾结,被迫苟且,早已不洁。

乔志宇对她越好,越让她歉疚难安。

“好了,听话,夫君前去安排,你且好好想想,做好决定便是。”

乔志宇紧搂着尹玉岚的腰肢,不容置疑的笑道。

尹玉岚见状,欲言又止,终是没敢开口。

“夫君,这届郡试,谁最有希望夺魁?”

思绪纷飞,尹玉岚便是转移了话题,询问乔志宇。

同时,也是在探听口风,辩证年轻人所言真假。

“夺魁?”

乔志宇失笑道:“不好说,各府天骄辈出,人才济济,皆有希望。”

“难道夫君心中便没有看好的人选吗?”

尹玉岚追问,小心翼翼。

乔志宇闻言,脸色沉肃下来,看了尹玉岚一眼,道:“看好的,当然有。只是,提起他,唯恐惹你不快。”

“孙逸?”

尹玉岚眼神微凝,瞬间猜透。

“除了他,我没看好任何人。”

乔志宇将尹玉岚搂得更紧,怅然叹道:“孙逸此人,我看不透。他的事迹,也颇为传奇。同辈之中,鲜有人可以匹及。”

“其潜力深远,不可限量。这也是夫君不愿看到你执着仇恨,沉迷不拔的原因。”

说到这里,乔志宇扶住尹玉岚的肩膀,郑重地迎视着尹玉岚的目光,沉声道:“玉岚,听夫君一句劝,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尹玉岚闻言苦笑,她还有回头的余地吗?

同时,也在暗暗生疑,年轻人的算计,真假如何?

【作者题外话】:今日五更~还欠三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