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三章 强势归来,兴师问罪/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郡丞府前,纷议四起,质疑声鼎沸,一片混乱。

乔兴业把持局面,都有些左右为难。

一面是孙逸,关系重大。

一面是百姓,同样不能忽视。

若是处理不好,影响无比深远。

细细思索,乔兴业感到为难时,更也察觉到了几分阴谋的味道。

他见过孙逸,对孙逸的修为有所了解,其事迹早已被他查得透彻。

按理而言,郡试淘汰,绝对不可能有人威胁得到他。

但结果,却没归来,出了意外。

若说没人算计,恐怕没人会信。

但这种事情,没有确凿证据,岂能胡言?

乔兴业看向了乔志宇,乔志宇微微犹疑,也是一阵疑惑。

“父亲,孩儿觉得此事甚为诡异,必须彻查!”

迟疑了一阵,乔志宇表明了态度。

孙逸出事,绝非他所愿意看到的。

乔兴业闻言,看了尹玉岚一眼。

如今他早已知晓,尹玉岚和孙逸之间,存在恩怨。

灭族之仇,不可谓不深。

若是孙逸出事,尹玉岚难逃怀疑。

察觉到乔兴业的眼神,乔志宇脸色微凝,急忙将尹玉岚护在身后,沉声道:“父亲,孩儿觉得,此事牵连甚大,颇为诡异。若有人算计,绝非寻常人可以做得到的。”

这番话,也是在为尹玉岚开脱。

乔兴业微微皱眉,随即舒展开,没再深究。

“你去查吧!”

乔兴业将此事交给了乔志宇。

乔志宇领命而退,临走前,眼神示意尹玉岚无需担心。

目送乔志宇离开,尹玉岚一颗心便是高悬了起来。

孙逸的生死,让她颇为忐忑。

她无比渴望孙逸殒命,才能解她心头之恨。

但看乔志宇焦灼的眼神,却又害怕为乔志宇惹麻烦,牵累郡丞府。

想到这些,尹玉岚不禁看向年轻人,眼神饱含质疑。

年轻人微不可察的颌首,眼中闪过自信笑容。

此事,他一手安排,精于算计,孙逸绝不可能活命。

三位聚神境强者,且还不是寻常人物,合力擒杀孙逸,绝对易如反掌。

他想不到还有任何失败的理由!

布下困阵,防止着孙逸逃离。

这便摆明了断绝孙逸退路,逼他死战。

以其资质,哪怕逆天,也断然不可能力敌三位聚神境强者人物。

所以,年轻人十分自信,孙逸必死无疑。

而那些煽动人心的人,自然都是受他控制。

习练蛊毒之术的他,想要控制几个人,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如今,事成定局,年轻人便准备功成身退。

解决掉孙逸,他自然要返回凌家,前去领赏。

杀掉孙逸,为凌家解决掉心腹大患,乃是奇功。

这么大的功勋,奖赏自然不菲。

想到临来时,凌天铭许下的重赏,他便忍不住的心潮激动。

回想着过程,强迫着尹玉岚翻云覆雨时的美妙,他便窃喜不以。

偷偷地瞄了一眼尹玉岚窈窕的背影,年轻人渐渐后退,准备离去。

待领了奖赏,再回来索要报答。

然而,就在年轻人打定主意时,异变骤起。

“唳!”

一声唳鸣,骤然响起,自云空传遍枫雪郡城。

紧接着,一头云鹤俯冲而下,掀起狂风,从天而降。

骤起的变故,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满场人群震动,纷纷哗然,抬头仰望而去。

云鹤雪白,宛如圣洁天使,从天而降,神威凛冽。

而在云鹤背上,依稀站着人影。

“有人驾鹤而来!”

霍然,人群大惊,惊哗四起。

“什么人?”

郡丞府门前,有高层人物断喝,掀起滚滚声浪,冲向云鹤。

“轰隆!”

结果,一股磅礴威势,散发着滚滚燥热,从天而降,倾轧下来,笼罩了郡丞府四面八方。

满场人群顿时有种面临火山崩塌的感受,浑身冒起热气,倍感炙热,被烘烤得肌肤干裂,血液沸腾,口干舌燥。

同时,磅礴的威压,让人们身躯颤栗,有种站不直腰背的感受。

“放肆!”

这般威势,让得乔兴业都是变了脸色,骤然断喝,宗师圆满的王者声威升腾而起,直冲云霄,撼向云鹤。

“乔大人,好大的本事!”

然而,气势交锋,彼此交汇刚起,一声淡笑便从云鹤上响起。

云鹤展翅俯冲,降临地面,距离渐近,人们终于看清了云鹤上站立的人影。

“孙逸?”

“孙兄弟?”

“孙小友!”

霍然,人群响起惊呼,曹文安、方玉书、云扬、何思玲等人纷纷站了出来,一脸讶然。

在孙逸旁边,何浩挽鞭而立,衣袍猎猎,长发飘扬,王者气势尽显于外。

“孙逸?”

看清孙逸面容,正欲退走的年轻人脸色剧变,瞳孔紧缩,骇然惊绝。

在他身前,尹玉岚更是失声,娇躯一震,差点踉跄瘫软在地。

他没死?

他怎么还没死?

怎么可能?

年轻人和尹玉岚皆是惊骇欲绝,难以置信,如同见鬼。

“孙小友?”

乔兴业都是眉宇挑动,微微惊疑。

但很快回味过来,孙逸的话,明显有其他意思。

并且,何浩散发的气势,针对之意十分强烈。

那般架势,摆明了来者不善。

“孙小友此举何意?”

乔兴业微微皱眉,不禁疑惑。

云鹤落地,孙逸矗立云鹤背上,居高临下,俯视着乔兴业道:“是何意思,乔大人心里没数吗?”

这话问得乔兴业更是惊疑,预感到些许不妙。

但思索了下,乔兴业还是坦然摇头,沉声道:“烦请小友直言,乔某洗耳恭听!”

直言?

孙逸灌了口酒,嗤笑一声,没有说话,回头看了何浩一眼。

何浩冷哼一声,拂袖一扫,在他身后,三具尸体直接抛向了乔兴业。

“大胆!”

何浩的举措,让得郡丞府高层大怒,许多人严阵以待,拔刀相向。

幸得乔兴业摆手制止,才避免了大动干戈。

三具尸体飞来,落在乔兴业面前。

乔兴业疑惑的看了孙逸一眼,随即示意了郡卫一眼,郡卫上前,将三具尸体正面扳了过来。

微微一扫,待得看清他们的面容时,乔兴业脸色一变。

“杜川?冯奇?李贺?”

霍然,郡丞府不少人失声惊呼,叫破了三具尸体的身份。

乔兴业都是瞳孔紧缩,神情骤凝。

这三人赫然乃是郡丞府管事,受他辖制。

结果,却被孙逸送回了尸体。

是何意思,傻子都看得出来。

难怪孙逸气势汹汹,颇有兴师问罪的架势。

乔兴业恍然,同时心头一沉,倍感惊异。

有人算计,借他之手,暗害孙逸。

否则,这三人怎么会死,还被孙逸擒杀而归。

“乔大人,现在可明白什么意思?”

孙逸将乔兴业的脸色变化尽收眼底,灌了口酒,淡然询问。

乔兴业闻言,深吸口气,脸色微微郑重。

他迎视着孙逸的目光,郑重道:“孙小友,若说我告诉你,此事我一概不知,你信否?”

“乔大人让我怎么信?”

孙逸淡然反问,嗤笑之色尽显于外。

乔兴业顿时叹了口气,他知道,此事若是不查清楚,不给交代,郡丞府难逃一劫。

而在对话时,人群更是一片喧哗,骇然声、纷议四起。

这般状况,摆明了是郡丞府在暗害孙逸,命人伏杀。

如今事情败露,孙逸兴师问罪来了。

一时间,人群纷议,世人私语,心绪各异。

郡丞府前,乔兴业背手而立,深吸口气,微微沉默,随即看向孙逸,问道:“孙校尉能否告诉乔某,具体细节?”

孙逸灌了口酒,没有犹豫,将被伏杀之事,一一讲述了出来。

反正这么多人,当着枫雪郡百姓面前,他不怕乔兴业耍什么花招。

说完,孙逸还将传送玉牌,以及解阵腰牌一并抛给了乔兴业。

乔兴业耳闻经过,又查看了传送玉牌和解阵腰牌,便是瞬间肯定,孙逸所言,绝非虚假。

“岂有此理!”

乔兴业攥拳暗恨,瞬间便是想透了关键。

幕后真凶借他之势,暗算孙逸,最终将一切矛头指向郡丞府,让他背了黑锅。

好深的算计!

乔兴业都是不得不暗暗吃惊,对幕后真凶心生忌惮。

若是计谋成功,郡丞府百口莫辩,乔家必然会被问罪。

“孙校尉能否给乔某时间,乔某必然给你一个交代!”

乔兴业郑重恳切,向孙逸商谈。

“交代?”

孙逸灌了口酒,淡然道:“还有一事,或许乔大人应该知道。”

“何事?”

乔兴业心头嘎噔,有些不妙的感觉。

“三人临死前,曾如实交代,吩咐他们伏杀我的,正是世子。”

孙逸淡然说道,将实情告知。

“什么?”

乔兴业骤然大惊,脸色再也难以保持镇定,骇然惊悚。

乔志宇吩咐的?

若是如此,乔家必死无疑。

乔兴业霍然扭头,看向了尹玉岚。

若是孙逸所言不假,那么,乔志宇如此做的原因,很大可能是因为尹玉岚。

尹玉岚和孙逸有灭族之仇,双方可谓不死不休。

月前,尹玉岚胞弟尹玉琅更是因为孙逸而死。

若说尹玉岚不恨,绝无可能。

乔志宇素来宠溺尹玉岚,若是由得尹玉岚吹枕旁风,难保不会做出出格之事。

察觉到乔兴业的眼神,尹玉岚脸色一变,聪慧如她,哪会不明白乔兴业的怀疑。

她顿时慌了神,急忙摇头解释:“父亲,此事绝无可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