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五章 真相揭露/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今所有证据都指向乔志宇,让他百口莫辩。

孙逸的质疑,全都针对着乔志宇。

如果乔志宇不解释清楚,消除孙逸的怀疑,这件事情就没法彻查。

所以,乔志宇必须死!

也只有自杀谢罪,消除孙逸的怀疑,乔兴业才有时间来彻查。

当然,乔兴业也完全可以强制偏袒下来,再彻查此案。

但是,这样只会让误会升级,让孙逸更加认定郡丞府有嫌疑。

一旦如此,以孙逸强势而归,兴师问罪的态度,会给郡丞府彻查此事的时间?

显然不能!

所以,乔志宇只能以退为进,自杀谢罪。

这是无奈之举!

乔兴业只能看着,无法阻拦,也不能阻拦。

他多希望,孙逸能够按耐愤怒,理智对待。

然而,孙逸并没有喝止,选择了漠视。

这种结果,并不让乔兴业意外。

毕竟,换做任何一个人前来,被暗算围杀,险些身死,都没法冷静对待。

乔兴业不怪孙逸,只恨幕后真凶手段阴险。

众人瞩目,乔志宇立身场中,双手并掌,元力汹涌,灌入掌中,猛拍向了额头。

一掌之力,势大力沉,足以拍碎自己的脑袋。

乔兴业不忍直视,轻叹了声,闭上了眼睛,不敢目睹。

管家林伯攥紧了拳头,想要劝阻,却又不敢动作。

郡丞府高层皆都一脸愤慨,恨杀欲狂。

人群唏嘘,纷议驳杂,经久不息。

孙逸漠视,放下了酒葫芦,紧盯着乔志宇,眼睛一眨不眨,充满了审视的态度。

气氛渐渐沉重,沉重得一片压抑。

“住手!”

然在此时,一声嘶吼,打破了这种氛围。

同时,人影窜出,扑向了乔志宇。

长裙摇曳,身姿翩跹,如风一样,跨过距离,出现在了乔志宇的身前,抓住了乔志宇的胳膊。

“夫君,住手!”

动身的是尹玉岚,阻拦下了乔志宇的自杀。

她泪满衣襟,哭红了眼眶,含着热泪抱住了乔志宇。

“玉岚?”

尹玉岚的态度,引得人群一片哗然,乔志宇动作一僵,饱含挣扎。

乔兴业都是睁开了眼睛,目光僵滞,凝视着尹玉岚。

满场众人纷纷惊疑,唏嘘喟叹。

孙逸眉眼微眯,目光看向了尹玉岚,眼底神色泛起波动。

“玉岚,你让开!此事夫君需要给孙兄弟一个交代!”

乔志宇深吸口气,用力地推开尹玉岚,沉声道:“郡丞府被构陷,遭奸人陷害,我不死,不足以平愤。也只有我死,才能断绝幕后真凶的念想,为郡丞府证明清白赢得时间。”

这是必然之举!

“不!不可以!”

尹玉岚含泪摇头,抓着乔志宇的双手,慢慢地跪倒在地。

“错不在你,夫君,怪我!这一切都是因为我,都是我的错!”

尹玉岚含泪哭诉:“是我害了你,是我暗地勾结外人,假借你的名义,做了这些事情。错在我,不在你呀!”

“什么?”

尹玉岚的话,瞬间掀起轩然大波,满场惊呼,失声阵阵。

郡丞府众人,囊括乔志宇都是脸色一变,神情大惊。

孙逸目光骤凝,眉宇紧锁,眼神泛起了冷意。

尹玉岚的话,可真可假,但他更愿意相信是真的。

“一派胡言!”

短暂的沉寂,乔志宇瞬间暴怒,一把推开了尹玉岚,痛斥道:“此事关系重大,岂能容你胡搅蛮缠揭露过去!你一介女流,即便是我内妾,也没那能力命令得了杜川他们!”

“滚开!休得搅乱!”

乔志宇红了眼眶,跺脚低吼。

尹玉岚被掀倒在地,听着乔志宇的痛斥低吼,更是涕泪横流。

心头痛楚,让她歉疚难安。

乔志宇的斥喝,饱含深情,对她百般庇护。

她岂会不懂,哪会不明白。

越是知道,越歉疚不安。

回想着经历的一切,尹玉岚哭得声嘶力竭。

“夫君,玉岚错了!悔不该,不听你言!”

尹玉岚瘫坐在地,惨然一笑:“如果,我早些冰释前嫌,放下仇恨,玉琅不会死,我也不会**人利用。”

“如果,我当初放下仇恨,一心退避,也不会**人纠缠,以至于,遭其玷污,损坏清白。”

“我悔!追悔莫及!”

一番话,道出真相,让得许多人脸色剧变。

乔志宇更是身躯一颤,险些踉跄,站不稳脚跟。

乔兴业更是瞳孔紧缩,脸色骤然难看。

郡丞府不少人都是瞪圆了眼睛,煞气腾腾。

孙逸都是眉头挑动,眼神波澜激荡。

真相呼之欲出,让得不少人都是屏住了呼吸,脸色凝重。

“不可能的!胡言!一派胡言!玉岚,你住口!”

短暂的失神后,乔志宇迅速醒悟,急忙上前扶起尹玉岚,急声吼道:“回去!别再胡言乱语!”

“来人,送少夫人回府!”

乔志宇冲着左右郡卫吼道。

郡卫正欲动身,却被乔兴业抬手打断。

“让她说完!”

乔兴业漠然命令:“押下世子!”

左右郡卫哗然冲出,将乔志宇羁押下来。

“父亲,你不要听她胡言!女流之言,不可信!不可信啊!”

乔志宇含泪挣扎,拼命的恳求乔兴业。

乔兴业漠然无视,重重挥手,郡卫强拖着乔志宇退开。

“玉岚,你住口啊!父亲,不能信啊!”

乔志宇含泪嘶吼,恨怒欲狂。

尹玉岚瘫坐在地,含泪看着拼命挣扎的乔志宇,那泪眼朦胧的目光,渐渐温柔。

“对不起,夫君,玉岚辜负了你!”

尹玉岚惨然一笑,随即看向了孙逸,漠然道:“孙逸,你怎么就可以不死?为什么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如果你死了,皆大欢喜,多好的结局!”

孙逸眉眼微眯,漠然凝视,没有回答。

这种宣泄的言辞,他没必要搭理和在意。

尹玉岚苦笑了声,随即撑地站起,整了整裙摆,然后重又看向孙逸,道:“杀你,是我的意思!一切安排和谋划,都是因我而起!是我勾结外人,假借志宇之名。”

“从头到尾,他都不知情,也完全被蒙在鼓里!他说的不假,自他知道我的仇怨以来,一直都在苦苦劝诫我放下。只是,我固执,没听他的。”

“你杀我全家,屠我全族一百多口人,这个仇,我放不下!我弟,更因你而死,我更没法原谅你。”

“所以,我想你死!恨不能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只是,你命大,那贼人也太无用,多番算计,仍然让你逃脱,简直废物到了极致!”

越说,恨意越浓,越不受控制。

尹玉岚的脸孔都是被仇恨充斥,愤怒和仇恨都扭曲了她的面孔,让她的样子看起来充满了疯狂。

孙逸尽收眼底,不惊不怒,没有半点情绪波澜。

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恢复了从容平静。

漠然地看着尹玉岚,孙逸灌了口酒,淡然问道:“幕后真凶是谁?”

“是个年轻人!”

尹玉岚淡然答道:“他什么来历,我不知道!他只说,他主人想你死!只是碍于声名,不便亲自动手。”

“庭都,凌家?”

孙逸目光闪烁,猜到了原委。

“不知道,他没透露!只是表示,他主子身份很高,连郡丞府都没放在眼里。”

尹玉岚淡然道:“他主动找上我,想通过我借郡丞府的名义。最初被我拒绝,他便以蛊毒控制了我的婢女,唆使玉琅联合各族子弟,然后再杀了玉琅,逼我跟他一起。”

“我恨他!但更恨你!恨你的无情,恨你的冷漠,恨你现在所有的一切!”

“所以,玉琅死后,我再无牵挂,便答应了他。”

“郡试猎场的安排,是他借我之手,以蛊毒控制了志宇。所以,一切矛盾和证据,才会指向志宇,指向郡丞府。”

说到最后,尹玉岚淡然嗤笑:“可惜,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被人玩得团团转,还差点冤枉好人,错杀无辜!”

“噢,我忘了,残杀无辜,一直以来都是你最擅长的事情。”

真相吐露,引起众人喧哗,纷议四起。

“胡言!都是胡言!”

乔志宇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双腿瘫软,在郡卫搀扶下,徐徐跪倒。

乔兴业呼吸局促,听完一切,鼻息都是粗重了起来。

一双眼睛,差点瞪裂,瞳孔间布满了猩红血丝。

愤怒、憎恨,充斥眼眸。

“毒妇!毒妇!”

乔兴业气得跺脚,扼腕痛斥。

“贱人!”

人群深处,一位黑袍罩身的年轻人也是攥拳暗斥。

冷然地看了尹玉岚一眼,又瞄了乔志宇一眼,年轻人漠然后退,隐匿进了人潮。

千般算计一场空,真是可恨!

真相揭露,孙逸松了口气。

郡丞府没有嫌疑,那一切就好办了许多。

“画出那人的模样吧!”

孙逸灌了口酒,示意尹玉岚。

霍然,原本准备退去的年轻人脚步一滞,藏在黑袍下的面孔都是变了颜色。

猛地回头,看向了尹玉岚,一双眼神,饱含杀意。

若是尹玉岚画出他的画像,那他怎能活命?

在孙逸和郡丞府的威胁下,深陷枫雪郡,他怎么可能活着离去?

尹玉岚必须死!

年轻人神情骤狞,离去的步伐更快,拐入了街角小巷。

在孙逸的示意下,尹玉岚催动元力,凭空描绘年轻人的面貌。

但画到一半,突然额头鼓动,两眼浮现血色,面孔骤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