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 落幕/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逃?

逃得掉吗?

孙逸冷然一笑,运足元力,狂奔而动。

人如狂龙,纵身而起,健步如飞,越过人潮,翻过小巷,堵住了年轻人的去路。

“哼!”

一声冷哼,抡动臂膀,宛如长棍,狠狠地砸进了年轻人的胸膛。

“砰!”

狂暴的力量直接打断了年轻人的胸骨,碾碎了年轻人的胸膛,将其砸得倒飞。

如同出膛炮弹,轰的一下飞向了郡丞府。

后背着地,倒翻着滚了七八圈,砸进了乔兴业等人的面前。

“噗!”

年轻人咳血不断,脸色猛地苍白,浑身骨断筋折,气血跌宕,难以平复。

拦下年轻人,孙逸箭步返回,动作迅疾如脱兔。

“是他?”

乔兴业看清年轻人面貌,脸色骤沉。

年轻人跟随尹玉岚已经有些时日,一身仆装的打扮,自然被乔兴业注意过。

所以,如今一见,一眼认了出来。

“狗东西!”

乔兴业怒不可遏,抬手一掌,朝着年轻人的脑袋打去。

杀意尽显,恨怒欲狂。

这家伙差点害死乔志宇,更让郡丞府背黑锅,险些惨遭颠覆。

如此恨怒,乔兴业哪能容忍,恨不能将其挫骨扬灰。

如今被擒,自然杀意难忍。

“留活口!”

孙逸见状,急声断喝。

他还想用年轻人揪出幕后真凶,就这样死了,那岂不可惜。

乔兴业闻言,动作一僵,杀意微滞。

但犹疑了下,还是一掌打落。

只是,打向年轻人脑袋的一掌,拍进了胸膛。

“咔嚓!咔嚓!”

顿时,一声声碎裂的动静在年轻人体内传出,年轻人顿时惨叫起来。

他一身穴窍,全被拍碎。

浑身骨骼经脉,都被打断,一身修为瞬息全无,沦为废人。

被废了!

死罪可免,活罪难饶!

乔兴业脸色冷漠地收回了手,杀意蒸腾的眼神才微微好转。

“孙逸,你不得好死!”

年轻人在地上挣扎,痛苦长啸。

孙逸漠然上前,俯视着满身血污的年轻人,眼神极尽冷漠。

这家伙暗中算计,手段阴毒,不惜牵累无辜,想置他于死地。

如此可恶,孙逸岂会留情。

废了便废了,也是自找的!

“凌家派你来,便是送死!”

孙逸灌了口酒,淡然冷笑。

年轻人闻言,瞳孔紧缩,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冷然哼道:“老子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随便你,我不需要你佐证什么,我知道就行了!”

孙逸见状,不以为意的摇了摇头,随即看向乔兴业道:“此人,就交给乔大人看押了。”

“孙校尉大可放心,乔某必然不许他逃脱!”

乔兴业吐了口气,郑重保证。

“我要他活着!”

孙逸灌了口酒,认真提醒。

“明白!”

乔兴业颌首受意。

“孙逸,你休想!”

年轻人闻言,脸色骤狞,痛斥一声,随即张开唇齿,便要咬舌自尽。

修为没了,想要血祭自身都是做不到。

现在的年轻人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想要求死,便只能咬舌自尽。

但是,孙逸在旁,岂能容他得逞?

在年轻人表露态度时,孙逸便是上前,啪的一巴掌抡在了他的脸上。

“噗!”

年轻人半边脸顿时塌陷,满口牙齿,全都松落,被一巴掌拍得喷吐出来。

血淋淋的唇齿,惨不忍睹。

“想死?哪那么容易!”

孙逸嗤笑,这才命令郡卫羁押下去。

“孙逸,你休想用我冤枉他人!”

年轻人被捆绑羁押,愤怒挣扎。

“冤枉?”

孙逸不禁嘲弄起来:“谁派你来的,我心里有数,任凭你们如何掩饰与推诿,我都认定了凌家。”

“即便你不是凌家人,前来杀我之意,也与凌家难逃关系!”

“所以,你死你活,对我不重要!”

年轻人顿时目露凶光,恨杀欲狂。

孙逸的态度,对他可是充满了轻蔑。

“押下去!”

孙逸漠然挥手,郡卫便将挣扎不断的年轻人强势拖走。

年轻人被羁押,乔兴业以及郡丞府众人皆都如释重负,原本沉肃的脸色渐渐缓和下来。

“孙校尉,此间事,得罪了!”

乔兴业怅然一叹,差点就造成了误会,让他与孙逸之间产生矛盾。

幕后真凶的阴险,饶是乔兴业贵为王者人物,都有些心有余悸。

孙逸的背后,站着酒神门庭。

得罪孙逸,那与酒神门庭作对有什么两样?

以乔家,以郡丞府的底蕴,能活命?

能不能活,不重要,最可怕的是死后还得背负骂名,千万代受人唾弃。

听着乔兴业致歉,孙逸也是唏嘘,摇摇头一笑,没有在意。

当初他确实记恨郡丞府,但真相揭露,误会解开,他便消除了隔阂。

说起来,郡丞府也是受害者的一方,与他没什么两样。

要怪,也只能怪年轻人这手‘驱虎吞狼’之计用得太妙。

误会解开,何浩也是上前,向乔兴业抱歉。

先前,何浩强势一面展露,可没少给郡丞府造成压力。

不知道多少郡丞府高层都是冷汗淋漓,胆颤心惊呢。

乔兴业摆摆手,苦笑连连,哪敢见怪。

彼此寒暄一番,气氛渐渐融洽。

“玉岚?玉岚!”

这时候,乔志宇温柔的呼唤声打破了僵局,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所有人都是纷纷扭头,将目光投向了环抱着昏厥的尹玉岚的乔志宇。

蛊毒被驱除,乔志宇恢复过来,一脸关切的抱起了尹玉岚。

先前尹玉岚被蛊毒控制,郡卫情急之下,遵从孙逸的话,打晕了尹玉岚。

看到尹玉岚,乔兴业以及郡丞府众人的脸色都是迅速深沉下来。

一双双眼神和目光,皆都不太好看。

何浩、何思玲、曹文安、方玉书、云扬等人的脸色同样铁青,饱含厉色。

何思珑更是噘着嘴冷哼,厌恶之色溢于言表。

反倒是孙逸一脸平静,漠然无波,看不出半点喜怒哀乐。

人潮热议,窃窃私语,纷杂四起。

乔志宇没有在意,充耳未闻,唤醒了尹玉岚。

尹玉岚眼帘渐渐睁开,起初一片迷茫,在扫了一眼四周,才如梦惊醒。

“夫君?”

尹玉岚猛地坐起,惊疑不定的看着乔志宇。

“是我,玉岚,没事了!没事了!”

乔志宇急忙抱住尹玉岚,含笑宽慰。

“夫君!”

尹玉岚顿时扑进乔志宇怀中,脑袋枕在后者肩头,含泪抽泣。

“没事了,玉岚,都没事了!”

乔志宇轻轻地拍着尹玉岚的后背,柔声安抚。

尹玉岚默默含泪,痛苦地推开了乔志宇。

“夫君,玉岚……”

尹玉岚挣开乔志宇的怀抱,苦笑摇头。

“别说话!什么都别说!”

乔志宇见状,聪敏如他,岂会不知道尹玉岚想要说些什么。

他急忙制止,抬手堵住了尹玉岚的嘴。

尹玉岚摇头避开,抓住了乔志宇的手,轻笑道:“夫君,别这样!”

“玉岚!”

乔志宇大急。

“有些事,注定了要面对的,逃避,是没用的!”

尹玉岚摇摇头,悲悸的目光渐渐坚定,变得镇静。

她紧紧地抓着乔志宇的手,含泪带笑的道:“灭族之仇,屠家之恨,玉岚背负得太多。想要放下,谈何容易?”

“夫君,玉兰辜负你,此生注定!只希望,能有来生,玉岚可以早些遇见你。那时候,玉岚放下一切,不背负任何恩怨,再嫁你为妻。”

乔志宇闻言,顿时握住了尹玉岚的手,急声道:“不要!玉岚,不可以!你别这样固执,别这样好吗?孙兄弟大度,不会与你计较,夫君去求他,求他好吗?”

“不要去!”

尹玉岚见状,紧紧地抓住了乔志宇的手,坚定地摇头。

“夫君是男儿大丈夫,蒙受不白之冤,尚能以死明志,气节之刚烈,玉岚怎能许他低头?”

尹玉岚眼神复杂的看了孙逸一眼,随即收回目光,凝望着乔志宇的脸庞,含泪低笑:“玉岚,辜负了夫君,怎还能误了夫君呢?”

“就算夫君不在乎,求得一丝宽容,玉岚又怎有脸面背负着诸多自责与歉疚,苟且偷生?”

“夫君,若你真爱玉岚,玉岚便请你,不要为难玉岚,容许玉岚了结残生,以全宿命!”

乔志宇含泪跪地,紧抿唇齿,悲痛无声。

尹玉岚心存死志,让他心如刀割。

百般挽留,却都无力改变。

“夫君,别哭!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呢!”

尹玉岚抱住了乔志宇的腰肢,将脑袋枕在乔志宇的胸口,轻声道:“夫君,送玉岚一程,好不好?”

乔志宇脸颊抽搐,紧咬钢牙,含泪的眼瞳,饱含挣扎之色。

“夫君,此生能与你邂逅,玉岚,好幸福!”

尹玉岚的手掌,轻轻地摩挲着乔志宇的脸庞,柔声低笑:“若有来生,玉岚一定安守本分,静待你来。”

“啊!”

乔志宇闻言,再也忍不住悲恸,掌中元力汹涌,猛如潮水,汇入了尹玉岚的胸膛。

眼含热泪,嘶吼着震碎了尹玉岚的心脉。

“呃!”

心脉尽碎,尹玉岚五官骤凝,眼中清晰地闪过一丝痛苦之色。

但很快就被笑容掩盖,被欣慰取代。

她极力抬头,深深地凝望着乔志宇,努力地撑住笑容。

“夫君,若有来生,玉岚,愿为农家女,择一方山清水秀之地,默默……等你……”

轻喃的笑声,在乔志宇耳畔盘旋许久。

那双娇嫩的柔荑,轻轻地摩擦,终是无力,垂落在地。

【作者题外话】:这段情节写完了~又要开始新的铺垫~昨晚本该补更的,但尹玉岚的生死,一直在犹豫~今天终于是做出了选择~乔志宇这个人物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能不能圈粉啊~好害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