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若有来生/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玉岚死了!

引起不少围观者的唏嘘,更惹起不少人的叹息和感慨。

甚至,不乏同情与怜惜的,为尹玉岚的命运感到悲戚。

热议声,都饱含痛惜。

何思珑先前还是一脸嫌弃与厌恶,现在却也是哭成了泪人。

尹玉岚临死前的真情流露,对乔志宇的深情眷念,以及真切的告白和期许,都透着浓浓的无奈与哀伤。

如果,她有选择,又何须如此结束自己?

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

孙逸灌了口酒,也是暗暗摇头。

尹玉岚的死,他不觉得可惜,但也为她惋惜。

对尹玉岚,孙逸早已没了什么恨意。

在他心中,尹玉岚已经无足轻重,生死对他不重要。

哪怕这次勾结奸人暗算,他都提不起任何恨意。

她也是一个可悲的女人,被人利用,被人逼迫的而已。

所以,尹玉岚不死,他也不会追究。

如果乔志宇真的开口恳请谅解,孙逸不介意念在乔志宇为人仗义和真诚的份上选择宽恕。

但是,谅解与宽恕是一回事。

如果让他平白无故的饶恕,孙逸也不可能假仁假义的说不计较。

毕竟,这女人处心积虑想他死。

留她可以,但留下她,是否还会成为后患,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情,谁也不清楚。

所以,平白无故的饶恕,孙逸也做不到。

因此,孙逸也需要一个台阶下,那便是乔志宇的恳请。

可惜,尹玉岚固执,不曾准许乔志宇开口。

而这,正是尹玉岚聪明之处!

她清楚自己的身份,也清楚自己的错误。

甚至,她更明白,乔志宇开口,孙逸必然原谅她。

但是,那份原谅,肯定也有对她的怜悯。

尹玉岚固执,却也骄傲。

否则,当初也不会那样不守本分,安于现状。

所以,她拒绝了孙逸的怜悯,坚定地阻止了乔志宇的求情。

另外,尹玉岚若是不死,郡丞府又怎能容她?

就算念在乔志宇的面子上选择宽恕,但是,乔志宇必然声威大跌,处在夹缝中,难以扬头。

何况,乔志宇的头顶,还有乔兴业。

尹玉岚此番与外人合谋,差点构陷郡丞府。

乔兴业为人正派,刚正不阿,心头岂会不生芥蒂?

即便念及父子恩情,不会明面计较,乔兴业也必然选择疏离。

届时,以乔志宇的刚烈性情,只怕会心生愧疚,从而父子渐渐疏远,双双背弃。

试想,这样的局面,乔兴业怎能容忍?

所以,尹玉岚选择了赴死,以死赎罪。

这样,也免去了乔志宇难做的尴尬。

同时,也消除了乔兴业和郡丞府众高层的芥蒂。

甚至,乔兴业和郡丞府众高层,还得承下尹玉岚的一个人情。

毕竟,尹玉岚赴死,也能彻底瓦解她与孙逸之间的恩怨。

这样,孙逸才能彻底消除隔阂,亲近郡丞府,亲近乔家。

所以,乔兴业和郡丞府感念其恩,承下人情,便顺理成章。

到时候,乔志宇在郡丞府的世子地位,更能稳固。

因此,简单的赴死,也饱含着诸多影响。

乔志宇也不是愚笨之人,自然也看透一切。

所以,尹玉岚决意赴死,他百般挽留无果,只得忍痛,亲手送尹玉岚一程。

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任由尹玉岚带着骄傲离去。

同时,他也明白,尹玉岚即便活着,也难以幸福。

如她所说,灭族之恨,屠家之仇,她背负得太多。

想要放下,谈何容易?

就算勉强自己,只怕也难以安宁。

所以,对她而言,哪怕天下平静,她也只是苟且偷生。

这样活着,不如慷慨死去更幸福。

就这样赴死,至少,能让乔志宇永远记住她。

思及于此,乔志宇痛如刀割,紧紧地抱着尹玉岚的遗体,无声痛哭。

乔兴业默然轻叹,随即看向管家林伯,吩咐道:“开祖陵,厚葬!”

这是选择了原谅尹玉岚,也是变相承认尹玉岚这个儿媳。

这般吩咐,并没有惹来异议。

管家林伯躬身领命,前去安排。

事情落幕,几家欢喜,几家愁。

乔兴业收敛了心绪,一番商讨,决定三日后重开郡试。

高层不反对,只是许多参赛者哀嚎不已。

哀嚎的人,皆是先前入围的人。

而那些被淘汰的人,则都是欢天喜地,感念乔兴业恩德。

能够重赛一场,他们说不定可以改变命运,从而入围。

毕竟猎场淘汰,影响因素极多。

孙逸对此,也是松了口气,颇为满意。

若是错过郡试,那便太可惜。

虽然仍然可以继续参与庭试,但却也得等到明年。

就算不用继续等待,酒神门庭前来接他,他也无法释怀。

这样被接走,无异于是酒神门庭对他的垂怜。

孙逸何其桀骜的性情,岂会准许自己接受垂怜?

所以,重开郡试,最符合孙逸的期许。

……

浮庭,凌家。

内堂,书房。

凌修推门而入,书房内背对着房门而立的凌天铭转过了头。

“郡试如何?”

凌天铭背手转身,淡然询问。

“失败了!”

凌修摇头,语气平静的将枫雪郡的一切讲述了一遍,随即叹息:“棋差一筹,功亏一篑!”

凌天铭眉头挑动了下,目光微微闪烁,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他背转身,看向窗外,久久矗立。

凌修见状,微微犹疑,道:“大少爷,修愿前往,阻杀此子。”

凌天铭闻言,后背的手微微攥紧。

凌修的恳切,是个主意。

并且,他十分深信,凌修出马,孙逸必死无疑。

然而,杀了孙逸,凌修也难逃一死。

“此子气运深厚,寻常算计,恐怕无用……”

沉默许久,凌天铭怅然一叹:“随他去吧……”

凌修微微皱眉,迟疑了下,终是没再强求。

为了杀孙逸,赔了一个凌十三。

凌天铭已经不想再赔上一个凌修!

宗师人物,哪怕在半神世家也是中流砥柱。

何况,凌修已经宗师圆满,逐步参悟法身奥义。

拒绝了凌修的自荐,凌天铭随即吩咐道:“通知下去,二十一不能活!”

“明白!”

凌修领命而去。

……

枫雪郡,乔家祖陵。

一座新墓耸然而立,堆砌在祖陵边缘。

墓碑上,摹刻着‘爱妻尹玉岚之墓,夫乔志宇立’的字样。

新墓前,乔志宇一身黑衣,腰缠白带,盘坐在地。

在他面前,放置着一个火盆,燃烧着一张张冥纸。

祖陵外,孙逸提着酒葫芦,默然伫立。

远远地看着乔志宇的背影,孙逸目光深沉,泛着犹疑。

乔志宇为人不错,性情挺对孙逸胃口。

所以,他前来探望,想要宽慰乔志宇。

但是,以他和尹玉岚的关系,此时前去,唯恐给乔志宇添堵。

毕竟,尹玉岚赴死,他选择了沉默,没有主动宽恕。

若是乔志宇难以释怀,去了也是徒惹麻烦。

如此纠葛,犹疑了许久,孙逸灌了口酒,终是转身,选择了离去。

顺其自然,一切随缘!

“既然来了,又何必走呢?”

这时候,乔志宇的声音,自祖陵内传了出来。

孙逸离去的步伐戛然而止,不禁苦笑了声。

微微犹豫,轻叹了声,重又转身,大步流星的朝着祖陵走去。

一路走近了尹玉岚的墓前,站在了乔志宇的背后。

看了一眼墓碑,孙逸便是默然而立,没有做声。

乔志宇盘坐在地,向火盆添了把冥纸,随即淡然道:“有酒独饮,未免无味?”

孙逸闻言,微微一愣,随即将酒葫芦递给了乔志宇。

乔志宇没有回头,随手接过,仰头大灌了两口。

放下酒葫芦,长吐了口气,乔志宇提袖擦了擦嘴角,才怅然一叹:“玉岚已死,往日纠葛,如烟散去。孙兄弟,可好?”

孙逸微微沉默,随即在乔志宇身旁蹲下身来,向火盆内添了把冥纸。

“人死恩怨消,天地常理。”

孙逸淡然说道:“乔兄若真心待她,便秉承她之遗愿,好好活,待来生。”

乔志宇灌了口酒,便将酒葫芦还给了孙逸,怅然一叹:“玉岚知我,我却不懂她。今生,甚憾!”

“乔兄妄自菲薄了!”

孙逸摇头,灌了口酒,淡然道:“乔兄之情,世人皆看在眼中。料想,她也明白,才有此选择。”

乔志宇洒然一笑,没再深究。

他向火盆添了把冥纸,随即看向孙逸,淡然询问:“孙兄弟,信来生吗?”

“信!”

孙逸郑重点头,认真地看着乔志宇回答。

乔志宇微微一愣,与孙逸深深对视了一眼。

片刻,哈哈一笑。

“若有来生,我定与你,一较高下!”

“随时恭候!”

二人相视一笑。

……

枫雪郡,郡丞府。

书房内,乔兴业正在处理文书,审思郡试细节。

“老爷!”

管家林伯推门而入。

“何事?”

乔兴业抬起头来,看向林伯询问。

“老爷,府外有人求见!”

林伯微微欠身,恭谨禀告。

“谁?”

乔兴业微微挑眉。

“未告知名讳,只是送来一张拜帖!”

林伯躬身上前,从袖中取出一张烫金书帖递给了乔兴业。

乔兴业微微疑惑,顺手接过,翻开了帖子。

帖子内空无一物,只是书写着一个古篆大字。

“庭!”

简单的一个字,十分醒目。

乔兴业眉头顿锁,眼底掠过一丝惊疑。

微微沉吟,他放下书帖,淡然示意:“请来书房!”

“是!”

林伯领命而退!

【作者题外话】:会不会有人被乔志宇掰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