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章 夜访乔兴业/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一会儿,林伯领着一位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中年男子一身长衫,长发束冠,文质彬彬。

在乔兴业的示意下,欣然落座。

“阁下是谁?”

乔兴业屏退了管家林伯,便是皱起了眉头,凝视着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淡然一笑,道:“在下名讳,不足挂齿!”

乔兴业眉眼微眯,眼神浮现不悦。

“送客!”

随即看也没再看中年男子,乔兴业淡然吩咐。

退出去的管家林伯重又推门而入,示意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见状,洒然一笑,没有动身。

“乔大人的待客之道,倒是别具一格!”

中年男子整了整袖袍,安然端坐,道:“实不相瞒,在下今日前来,是受人之托。”

“出去!”

乔兴业头也没抬,漠然斥道。

中年男子笑容微滞,眉眼微微眯起,紧盯着乔兴业道:“乔大人不打算听听在下受谁所托吗?”

乔兴业漠然抬头,眼神浮现凌厉。

“阁下是打算让乔某亲自送上一程吗?”

淡漠的话语,充斥着凛然声威,让得中年男子心头一凛。

书房虚空骤凝,空气僵滞,顿时升起压抑。

中年男子瞬间感受到浑身肌肤一紧,无形的压力让他四肢都是变得僵硬起来。

宗师圆满的威势,绝对不容小觑。

中年男子脸色一沉,顿时正襟危坐,收敛了笑容,认真道:“乔大人,在下前来拜访,乃是心怀诚意,绝没有不敬之意。”

“有话说话!”

乔兴业收敛了声势,淡然示意。

有话说话,有屁放屁……

乔兴业的性情,还真是直接。

中年男子擦了一把额头虚汗,再不敢有半点倨傲之色。

微微沉吟,随即讲道:“在下前来,是受人所托,请乔大人行个方便。”

“若是徇私舞弊,以权谋私,那便请阁下回去吧!”

乔兴业淡然回绝,没做思考。

“乔大人难道就不想知道,是谁所托吗?”

中年男子微微皱眉,试探询问。

“抱歉,乔某执政为官,是为黎明百姓服务,为天下纲纪持正。”

乔兴业淡然回道,语气间不卑不亢。

“乔大人心怀公义,世人皆知,在下甚为钦佩。”

中年男子顿时含笑恭维,随即道:“只是,此事恐需大人帮助,不容推拒啊。”

“你在威胁我?”

乔兴业微微眯眼,手撑桌沿,紧紧凝视着中年男子。

“在下不敢!”

中年男子连忙摇头,解释道:“只是,受人所托,不得不为,还请乔大人思量!”

乔兴业眉眼微眯,目光饱含审视。

书房气氛骤然沉寂,渐渐压抑。

隐隐地,有种剑弩拔张的趋势。

许久,乔兴业才挥挥手,屏退了管家林伯。

待得林伯退出书房,乔兴业才淡然问道:“说!”

中年男子顿时松了口气,欣然笑道:“不瞒大人,有人想请大人承个人情。”

“重点!”

乔兴业脸色骤沉,眼神再次不悦起来。

“是是是!”

中年男子急忙赔笑,随即解释:“今日入牢之人,知道得太多,有人不许他活。”

果然因为那人!

乔兴业目光一闪,心领神会。

但他脸色不变,面上波澜不惊。

他微微沉默,淡然道:“阁下可知,那人犯了什么罪?”

“知道难办,所以,才请大人承个人情!”

中年男子含笑颌首,随即取出一份文书,递给乔兴业,示意道:“这是些许意思,请大人笑纳!”

乔兴业微微迟疑,接过文书,翻开看了一眼,眉头顿时挑动起来。

文书上写满了各种宝药名字,以及一些条件。

若是一一兑现,绝对是份难得的厚礼。

“好大的手笔!”

乔兴业淡然一笑。

“有劳大人!”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随即站起身来:“时候不早了,在下便不打扰大人休息,告辞!”

说完,抱拳退去。

待得中年男子离去,乔兴业把玩着文书,微微沉思,随即吩咐道:“传世子前来!”

一名护卫领命而去!

不一会儿,乔志宇匆匆而来。

“父亲!”

乔志宇在书桌对面落座。

乔兴业微微颌首,随即将文书递给了乔志宇。

乔志宇一脸疑惑的接过,翻开一看,不由大吃一惊。

“父亲何意?”

乔志宇疑惑抬头,看向了乔兴业。

“有人想灭口!”

乔兴业抿了口茶,淡然说道。

“暗害孙逸之人?”

乔志宇微微挑眉。

乔兴业欣然点头,随即问道:“你怎么看?”

乔志宇闻言,脸色沉肃起来,他将文书放下,沉声道:“父亲,此事影响甚大,可要三思而行啊!”

“说说看!”

乔兴业颌首示意。

“幕后之人,不用猜想,孙逸必然心有所思。那人是死是活,对他而言都不重要。”

乔志宇坐直脊背,微微挑眉,郑重道:“虽是如此,但那人活着,却是孙逸质问幕后之人的突破口。”

“一旦身死,对孙逸虽然影响不大,但却足以让幕后之人据理狡辩。”

“若有一日,孙逸与幕后之人对质,便将缺乏证据,势弱三分。”

“幕后之人有此所为,其打算必定意在此举。”

说到这里,乔志宇脸色沉肃,语重心长的叹道:“若是父亲应承此事,便是助纣为虐,偏帮幕后之人。孙逸若是得知,父亲您该作何解释?”

乔兴业微微点头,看向乔志宇的目光饱含欣慰。

他微微后仰,倚靠着座椅靠背,淡然笑问:“那依你之见,该如何处置?”

“拒绝!”

乔志宇果断答道。

“然后呢?”

“文书,退了吧!”

乔志宇思索了下,认真说道。

乔兴业摇摇头,泯茶一笑:“拒绝是必然的,只是,这文书,便不退了。”

“父亲留下何用?”

乔志宇微微挑眉,不解地看向乔兴业,道:“这可是证据,若是留着,恐惹口舌。”

“谁说要留?”

乔兴业摇头一笑:“文书,交给孙逸!”

“啊?”

乔志宇一愣,有些意外。

乔兴业放下茶杯,笑容收敛,眼神开始认真,看着乔志宇道:“事情发生了,掩饰或逃避,都是无用之举。若是被有心人利用,甚至可能适得其反。”

“所以,面临既定的问题,那就要坦然去解决,去面对,去处理。逃避或掩饰,都是下策。”

乔志宇闻言,悚然一惊,似有所悟。

好一会儿,乔志宇才深吸口气,恍悟颌首:“孩儿受教了!”

乔兴业欣慰点头,随即颌首示意:“去处理吧!”

“孩儿告退!”

乔志宇拿起文书,躬身而去。

……

中年男子被管家林伯送出了郡丞府,便是扬长而去。

一路疾走,直奔城门。

但在途中街头,前方一道人影,伫立街道中央,拦住了去路。

中年男子眉头微皱,脸色一惊,脚步一滞。

但微微迟疑,还是硬着头皮,目不斜视,坦然上前。

他强忍惊疑,脸颊恢复了平静淡然,挨着街边,想要与那人擦肩而去。

“噼啪!”

眼看着将要越过,虚空骤响,一条骨鞭散发着赤红之色,抽爆虚空,狠狠地抽在了他的脚前地面。

火星四溅,雄浑的气势迎面激荡,掀得他的衣袍猎猎鼓荡。

中年男子顿时紧绷心弦,脸色一凝。

沉稳的脚步,都是戛然而止,仓皇一顿。

他眉宇紧皱,微微垂首,瞥了一眼脚前骨鞭,眼神骤然一变。

目光闪烁,扫了持鞭者一眼,随即骤然动身,抽身暴退。

人在半空,一个折转,朝着旁边的小巷迅速冲去。

“回来!”

然而,他快,对方比他更快。

在他折转身形时,骨鞭如蛇蟒交织,蜿蜒而动,瞬间盘绕上他的脚腕。

骨鞭紧锁,缠住脚腕,那人猛地一拉,窜逃的中年男子顿时不受控制的倒飞回来,重重地摔在了那人的面前。

随手一抖,骨鞭收缩,噼啪抽动,直接抽碎了中年男子的脊骨。

“啊!”

中年男子惨叫一声,疼得冷汗淋漓。

“谁让你来的?”

持鞭的人挽起骨鞭,俯视着中年男子淡然询问。

“你休想知道!”

中年男子狞喝一声,随即便要血祭自身。

“噼啪!”

一鞭抽落,中年男子浑身穴窍顿时碎裂,骨骼筋脉纷纷断开。

不待中年男子反应,惨叫未起,持鞭的人一脚踹出,便将中年男子满口牙齿踹得粉碎,含血喷出。

“来了,便不用回去了!”

持鞭的人挽鞭而笑,一手抓起中年男子的衣襟,将其硬提了起来。

“你在找死!”

中年男子见状,含血痛斥:“姓何的,你要知道,执着下去,对你没好处!”

“有没有好处,不劳阁下费心!”

持鞭的人正是何浩,察觉到此人诡异,一路盯梢而来。

“你……”

中年男子怒不可遏,却难以挣脱,被何浩钳制,押送离去。

而在此时,乔志宇拿着文书,匆忙赶来了孙逸的住所。

尹玉岚死后,孙逸便携着何思玲等人入驻了郡丞府,位处郡丞府后堂客苑。

夜幕渐深,孙逸仍未安睡,在院中枯坐。

何思玲和何思珑分坐左右,前者削着水果,后者手掌托腮,斜视夜空,呆呆失神。

乔志宇到来,直抒来意。

孙逸灌了口酒,接过文书,扫了一眼,不由笑了。

这时候,脚步响起,何浩擒拿着中年男子安然返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