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 贺氏兄弟的警告/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贺德恩的到来,太过突然,完全没有半点的征兆。

几乎算得上是杀了个措手不及!

再回想那老家伙的言辞,以及来意,凌天铭已经笃定,这老家伙的来意,根本不是邀他办事,更像是一种警告。

再回想当初贺德隆前来托付他照看孙逸,前后相差不多。

凌天铭便足以判断,贺氏门庭已经洞悉了他的所作所为。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凌天铭想过会暴露的那一天,但仗着凌家声势,压根儿没有在意。

只要孙逸死了,酒神也奈何不得凌家。

凌家终归是半神世家,底蕴深厚,声威悠远,不可能真的灭族论处。

这也是凌天铭敢肆意妄为的底气!

所以,贺德隆和贺德恩先后前来警告,必然是希望他收敛心思。

毕竟,凌家也是功绩彪炳,昔年祖辈也为人族,为天下立下过汗马功劳。

想到这些,凌天铭眉眼微眯,眼神闪烁着厉色。

就这样放下?

可能吗?

即便他想放下,恐怕,孙逸也不会吧?

就算孙逸不计较,何浩也不会吧?

昔年的恩怨,不在局中,便没法理解。

因果,早已注定。

“老爷?”

在凌天铭深思时,管家的声音在旁响起:“您要是不去,那该怎么回复贺老呢?您先前……可已经答应了……”

拒绝贺德恩,绝对是一件恼火的事情。

但答应了贺德恩,又出尔反尔,反复食言,那估计会是一件更恼火的事情。

提起这事儿,凌天铭的脸颊都是抽搐了下。

来的要是贺德隆,凌天铭不必愁,直接回绝便是。

但是贺德恩……

他娘的!

凌天铭都有些牙疼!

白钦天的经历,至今还在庭都广为流传呢。

想到这些,凌天铭咬咬牙,心下发狠,计上心头。

扭头看向凌修,眉眼紧锁,沉声道:“修,伤我!”

管家大吃一惊,讶然的看向凌天铭。

凌修微微皱眉,目光闪烁一丝沉肃。

想要回绝贺德恩,讲道理是没用的。

“动手!”

凌天铭沉声示意,眼神狠辣外露。

凌修闻言,没有犹疑,浑身力量沸腾,宗师圆满的气势呼啸开来。

然后,运足全力,狠狠地打向了凌天铭。

“砰!”

凌天铭顿时身躯一震,整个人如出膛炮弹,狠狠地倒飞了出去。

一路暴退,撞爆了身后大堂庭柱,撞塌了院墙,大喷鲜血飞了出去,埋进了废墟。

“老爷!”

管家脸色大变,慌忙飞窜出去。

凌修脸色冷酷,阴邪的眉眼一片漠然。

但他也跟着管家追了上去,扫开废墟,搀扶起了凌天铭。

“噗!”

凌天铭瘫坐在地,眼耳口鼻全是鲜血。

一张脸孔都是苍白下来,气息都是紊乱粗重下来。

“老爷,您……您这是何苦呢?”

管家急得满头大汗,一脸焦虑。

“快传!”

凌天铭没有在意,瞪着眼低斥。

管家嘴唇抽搐了下,没敢犹疑,立马扯开嗓子暴吼起来:“来人,抓刺客!”

浑厚的嗓音,传遍凌家府邸,半边庭都城都是耳闻清晰。

一时间,凌家大乱,鸡犬不宁。

护卫、仆役、死士、高层人物纷纷大惊失色,上蹿下跳,疯也似的朝着大堂方向奔赴而来。

消息迅速飞扬,如潮水席卷。

很快,整座庭都都是戒严,各家大族,半神世家都是哗然失声。

凌家闯入刺客?

那绝对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件!

半神世家,威震天下,谁人敢闯?

寻常的半步法身擅入,只怕都得提心吊胆。

一时间,庭都纷杂。

贺德恩前脚刚离开凌家,后脚就听到了凌家传来的呼吼,脸色顿时一怔,戛然止步。

微微思索,贺德恩嘴角微翘,露出几分笑意。

但很快就消失,重又掉头,快步返回了凌家。

凌家上下一片动荡,府门前的守卫都是加多了两倍。

府邸内部,各地更是增派巡守,可谓三步一哨,五步一岗,将凌家守得森严,固若金汤。

当然,贺德恩前来,没人敢拦,被人恭敬地请进了府邸。

管家闻讯而来,慌忙领着贺德恩去了凌天铭的卧房。

“老爷,老爷,贺老来看您了!”

管家隔老远便是大喊起来,卧房内一片紊乱。

医师、女眷、高层、子嗣等人簇拥在床榻周围,皆都忧心忡忡。

“贺老!”

看到贺德恩跨门而入,纷纷让开了路,躬身见礼。

“小铭啊,伤势如何啊?”

贺德恩一脸关切之色,快步走近床榻,询问状况。

凌天铭倚靠在床头,脸色白如金纸,气息虚弱,一副重伤垂死的样子。

看到贺德恩前来,他急忙挣扎,掀开被褥就要下床。

“前辈,天铭给您……”

一脸歉意的准备施礼,表露出吃力的架势。

贺德恩哪好意思强求,急忙上前按了下来。

“行了行了,我不在乎那些虚礼。”

贺德恩摆摆手,没好气的哼道:“情况咋样?看清什么人动手了吗?奶奶个熊,敢打老子的人,老子收拾他去!”

满屋的人鸦雀无声,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谢前辈关心,天铭没事,小伤!您放心,陪您出游的事儿,天铭绝不耽误,天铭这就安排人收拾细软,即刻便出发。”

凌天铭故意咳了两声,嘴角鲜血忍不住的喷了出来,但他仍然强装硬气,掀着被褥就要起身。

贺德恩斜眼盯着凌天铭,深深地瞄了一眼,随即摇摇头,撇嘴道:“算了,枫雪郡,不去了!瞧你这样,别说陪老子,半路怕是要给老子出幺蛾子。”

“得了,老子另外找人去!”

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挥挥手,让得凌天铭暗松了口气。

“前辈,天铭可以的,您别……”

凌天铭做出一副坚强的样子,极力挽留。

“别介,你要这样坚持,搞得老子多不近人情。以后传出去,老子这脸往哪儿搁?以后这江湖,还混不混了?”

贺德恩没好气的瞪了瞪眼,语气强势的制止了凌天铭。

“那天铭就感谢前辈体恤!”

凌天铭见状,没再坚持,一脸歉意的赔笑道:“下次有机会,天铭亲去酒神山,向您老叩谢。”

“嗯!”

贺德恩沉着脸点了点头,然后背着手吩咐道:“好好养伤,你这身上的担子,可重着呢。凌家数十万人的身家性命,全系你一人之身,不能出差错啊。”

这话,关切满满。

但落在凌天铭耳朵内,却充满了警告的意味。

话外弦音,傻子都听得出来。

但看破不说破,凌天铭只能闷着头道谢,感激涕零。

“走了!”

贺德恩一甩袖,背着手,转身而去,不再耽搁。

但走到门口时,却突然止步,猛地回头,笑嘻嘻的看着凌天铭,道:“小子,你比白小二聪明!”

说完,才扬长而去。

身后房屋,凌天铭笑容一僵,脸色微凝。

……

贺德恩一路离开了庭都,走向了一片深山。

山巅处,贺德隆一手后背,伫立在那。

另一只手提着酒葫芦,迎风畅饮。

“三哥!”

贺德恩纵身而起,飞云踏步,登上了山巅。

看到贺德隆,顿时搓着手,腆着脸,含着笑,一脸献媚的凑近贺德隆的身旁。

“三哥,妥了!”

贺德恩嘿嘿低笑,眼神闪烁,眨巴着眼睛,笑吟吟地看着贺德隆。

“嗯!”

贺德隆微微点头,淡然的应了声,便没了动静。

“三哥,那小子鬼精鬼精的,不好应付啊!”

贺德恩搓着手,嘿嘿笑道。

“我晓得!”

贺德隆灌了口酒,依然平静。

贺德恩看着贺德隆的酒葫芦,顿时眼冒绿光,忍不住的咽了口唾沫。

但看着贺德隆一脸的平静,他不禁语气加重了几分,道:“三哥,那小子好狠呐,阴着呢。”

“我晓得!”

贺德隆仍旧一脸平静,淡然无波。

这般架势,让得贺德恩眉头挑动,原本燥热的眼神渐多了审视。

“三哥,咱是弟兄不?”

贺德恩微微皱眉,低声询问。

“咋啦?”

贺德隆终于有了波动,微微扭头,疑惑的看向了他。

贺德恩搓了搓手,嘿嘿笑道:“枫雪郡还去不去?”

“去啊,当然去!”

贺德隆顿时点头。

“那咱哥俩儿说好的事情……”

贺德恩瞄了一眼贺德隆手上攥着的酒葫芦,眼神闪烁的笑道。

“事儿不还没办完吗?”

贺德隆微微一笑,怡然自得的灌着酒道。

“哥,咱俩弟兄啊,先付个头款行不?”贺德恩顿时腆着脸笑了起来。

“不行!”

贺德隆想了想,一脸嫌弃的摇摇头。

“三哥,咱俩可是亲弟兄啊!”贺德恩顿时急了。

“亲兄弟,明算账!”贺德隆淡然一笑。

“三哥,你这话可就不仗义了!”

贺德恩顿时瞪眼:“当初大哥找我办事儿,我可要了他八两‘灵龙涎’,搁您这儿才半斤呢。”

灵龙涎,酒神门庭出产的极品灵酒,性烈,对法力蜕变具有极强的神效。

寻常人闻之必醉!

“半斤?当初说好的四两!”

贺德隆闻言,眉头一挑,一脸寒意的看向了贺德恩。

“三哥,你要这样讲,可就不敞亮!半斤跟四两,能有多少差?”贺德恩瞪眼哼道。

“那行,三两吧!”

贺德隆灌了口酒,淡然笑道。

“三哥,你坑呢?”贺德恩两眼圆睁。

“你自个儿说的,半斤跟四两,不差!四两跟三两,不一样吗?”贺德隆洒然一笑。

“贺德隆,你个王八蛋……”贺德恩顿时红了眼。

“得,贺德恩,我记住这话了,我告爹去,你骂他是老王八!”

贺德隆笑容一沉,扭头就走。

“我去,三哥,别介啊……”

贺德恩脸色一僵,急忙抓住了贺德隆的胳膊。

“二两!”

贺德隆驻足,头也不回的道。

“三哥,咱俩弟兄啊!”

贺德恩顿时欲哭无泪。

“一两!”

贺德隆灌了口酒,淡然回道。

“老子不去了!”

贺德恩见状,脸色骤冷。

“我找爹聊聊去……”

贺德隆甩袖便走。

“三哥,别介!兄弟家,万事好商量……”

“哥,我去!我去还不成吗?”

“别走啊……贺德隆,我亲哥,我错了……”

贺德恩在后面急得跳脚大喊。

【作者题外话】:评论区关于龙语嫣和孙逸前世的年龄猜想,很有道理哟~我就喜欢这样的深度好评~这是对我的最大肯定和支持啊~感谢~么么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