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三章 春天来了/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浮庭,凌家。

凌天铭的卧房,人员尽散,被凌天铭屏退了出去。

卧房内,床榻前,只余下凌修和管家伺候。

待得所有人都尽皆散去,凌天铭才在管家和凌修的搀扶下坐了起来。

一颗药丸吞服下去,元力运转,片刻间他那张白如金纸的脸颊便是恢复了红润正常。

一番吐纳,凌天铭睁开了眼睛,掀开了被褥,下床穿戴好了衣物发冠。

“老爷,没事了吧?”

管家一边伺候洗漱,一边询问。

“没事了!”

凌天铭摇摇头,淡然笑道。

管家见状,松了口气,随即看向凌修,埋汰起来:“修也真是心狠,下手那么重。都知道是做戏,也不知道留点情面。”

凌修一脸冷酷,阴邪的脸颊闪过淡淡寒意。

凌天铭擦了擦手,淡然笑道:“虽然是做戏,但也得做全。不然,贺德恩那老家伙岂是那般容易骗过的。”

那些老家伙哪个不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会看不透这些鬼把戏?

只有做得够真,才会不被纠缠。

假了,贺德恩足以让凌家大乱。

管家闻言,讪讪一笑,随即瞪着凌修道:“也只有咱们老爷这般宽阔的胸襟不计较,换个人来,非剥你的皮。”

看似责怪凌修,实则拍了个马屁。

凌天铭笑了笑,没再多言。

转身接过管家递过来的参茶,大喝了一口,才吐尽心中浊气。

“老爷,您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接过凌天铭递回来的茶杯,管家小心翼翼的询问。

“没法了!”

凌天铭轻叹道:“贺德恩去了枫雪郡,再动手,只会徒生事端。”

“那这件事情,不跟其他长老商量吗?”管家疑问。

“不必了!”

凌天铭摇摇头,淡然道:“恩怨在我,不在凌家。一切因果,我来担。”

“二爷呢?”

管家犹豫了下,谨慎追问。

凌天铭顿时沉默,微微思索了下,终是摇头。

“别打扰他,让他安静闭关,再做突破要紧。”

凌天铭淡然道:“孙逸之事,翻不起什么浪,关键因素,还是在何浩身上。”

“老爷,要不,咱们直接针对何浩吧?那样便一了百了!”

管家犹豫了下,提议道。

“我倒是想,但……”

凌天铭摇摇头,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当初凌家起过誓,只要他不主动招惹凌家,凌家便不得动他分毫。不然,二弟……”

管家闻言沉默,脸色讪讪。

“难道现在就这样放弃,忍下去吗?”

管家沉默了片刻,忍不住询问。

“何浩的伤势,已经痊愈了,继续针对孙逸,也没什么意义。”

凌天铭摇摇头,淡然道:“当务之急,还是让二弟提升实力,早做突破。”

“我相信二爷的实力!”

管家顿时笑道:“何浩不过丧家犬,二爷手下败将而已,哪怕时隔二十年卷土重来,也不过是让往事重演。”

“我也相信二弟!”

凌天铭顿时欣慰笑道。

凌修见状,淡然道:“就怕二爷仁慈,难下狠手。”

霍然,凌天铭笑容微凝,管家的脸色都是阴沉了下来。

哪壶不开提哪壶,凌修这家伙倒也心直口快。

“仁慈……”

许久,凌天铭背起了手,眉眼微眯,闪烁着厉色。

“如果他知道十三死了,会是什么态度?”

冷然的声音,怀着几分狠意。

凌修和管家皆都心头一凛,意识到了凌天铭的打算。

“盯紧孙逸他们的行程……”

凌天铭没有在意,淡然吩咐了下来。

凌修领命而去。

……

三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枫雪郡郡试,早已重新开始。

猎场在乔兴业亲自督促下,重新布置,一切完善。

淘汰赛耗时三日,顺利结束。

孙逸不出意外入围!

在猎场之中,无人敢跟他撄锋,见到他的人都是躲得远远的,全无压力。

那可是跟乔志宇硬拼而不落下风的人物,而乔志宇乃是参加过庭试,闯入过前百的绝代天骄。

整个枫雪郡,找不出一个人可以与乔志宇比拼的年轻人。

孙逸却可以力压乔志宇一头,其威势实力有多恐怖,傻子都看得出来。

所以,只要脑袋没毛病,没谁会主动招惹孙逸。

因此,三日时间,孙逸畅通无阻,轻松入围。

排位赛时,孙逸更是未曾动手,闯入了前十。

抽签抽到孙逸的对手,全都一脸苦涩,果断宣布认输。

最终,在前十对决时,一些人鼓足勇气,想要尝试一下孙逸的威势。

结果,无一例外,全部惨败。

被一个照面击飞出擂台,难以支撑!

然后,孙逸以绝对的声势斩获郡试魁首。

无数人瞩目,却无一人反对。

许多人更是心服口服,对孙逸推崇备至。

各家大族,更是联抉道贺,恭维不断。

郡试就此落幕,枫雪郡沉浸在一片欢呼之中。

是夜,郡丞府开办了一场宴席。

乔兴业传达命令,郡丞府上下欢腾,忙碌了一下午。

宴席只要为孙逸庆功,更是庆贺郡试圆满结束。

席间,乔兴业邀请了枫雪郡的各家大族之主陪坐。

孙逸作为主要人物,紧挨着乔兴业落座。

在孙逸的右手边,则是何浩。

如今何浩伤势痊愈,修为恢复不说,更在孙逸的提点下圆满真意,晋升王者人物,深得众人敬畏。

哪怕布衣探花曹文安都是自动居后,落座在何浩的右手侧,座次稍低半步。

曹文安之下,便是方玉书。

一府大人,在此地也是沦为了陪衬。

但方玉书没有半点的不悦,反倒倍觉荣幸。

无论是何浩还是曹文安,身份地位如今皆在他之上。

前者王者人物的实力不说,曹文安更是酒神门庭的子弟,深得酒神门庭看重。

那般声势,便不是方玉书可以比拟的。

所以,方玉书席间笑容满面,春光焕发,与曹文安推杯换盏,十分和谐。

方玉书之下,依次是何思玲、何思珑。

云扬作为方玉书的弟子,反倒落在了最末。

但他没敢表露半点不满,反倒一脸的受宠若惊。

满场众人,谁不是大人物?

他一介开窍境小儿,能够入席,还是念在孙逸的情面上。

否则,他根本没资格入席。

而在云扬旁边下位,乔志宇陪坐着,与他寒暄,更让他感受到了重视。

一时间,不胜唏嘘,对孙逸感激涕零。

昔年,云扬也是多次接触过乔志宇。

作为方玉书器重的年轻人,曾多次往返青阳府和枫雪郡之间,自然少不得接触乔志宇这位世子。

但那时候的乔志宇对他可没有现在这样的亲近!

即便乔志宇心性仁厚,对待他不会苛刻,但待他也客气更多。

哪像现在,言辞间一口一个云扬兄般亲热。

这样的变化,云扬心底清楚,所仗的不是方玉书的势,而是孙逸。

那位人族史上最年轻的校尉,深得酒神门庭看重的年轻人物。

想到这些,云扬对孙逸的感激之情,更是如滔滔江水,延绵不尽。

心底更是暗暗警告自己,务必绑住孙逸这条大腿,绝不容错过。

酒席开展,推杯换盏,可谓热闹至极。

各族之主对孙逸更是客气不已,饱含钦佩与敬服。

你一杯,我一杯,轮番敬酒,言辞间敬仰有加。

孙逸来者不拒,一一回敬,谦和的性情,赢得一片好感。

何思玲坐在席间,闷声吃菜,偶尔举杯,与大家共饮。

虽然沉默,但她眼角余光,却是时不时的瞥向孙逸。

看着孙逸与各族之主笑谈风声,引得各族之主敬服,她那双清澈明亮的眸子,都是闪烁起波澜,异色不由自主的淌动。

一颗心,泛起涟漪,涌现起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说起来,二人认识也不过半年之久。

但何思玲偶尔回忆,却有种仿佛认识多年的熟悉。

那被何思珑撒网捕捉的窘境;

那时常枯坐,沉默发呆的愁楚;

那偶尔张扬,霸道桀骜的狂纵;

那仁义兼济,心系天下的豪气;

那饱含哀思,饱受沧桑的踌躇,处处透着不一样的风采。

还有,沐浴时偶被看光的旖旎,被人误会说媒的暧昧。

以及,生死间的信任,饱受算计的坚守。

种种经历,让这个比她还小三岁的少年郎深入心扉,悄然无声间叩动心门。

细细回想,眉眼间都是情不自禁的涌现温柔,偶尔瞥向孙逸的目光都是暗藏深情。

“姐姐,春天来了哟!”

旁边,何思珑灌了口果酒,一脸嬉笑的看着何思玲。

“什么?”

何思玲一怔,回头看向了何思珑,却撞见后者一脸暧昧的促狭笑容。

“谁家姑娘不怀春呐?”

何思珑嘿嘿一笑。

“死丫头,乱说什么呢?”

何思玲明白过来,俏脸绯红一片,急忙掐了一下何思珑的腰肢软肉。

“哎呀呀,姐姐,害什么羞呀?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乃是人生常事。你可要抓住机会哟,臭混蛋那家伙不是个好东西,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其他女人勾走了呢。”

何思珑一边反抗,一边娇笑,满是开怀。

何思玲顿时脸色涨红,羞涩难挡,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遇到个人小鬼大的妹妹,也是没辙。

所幸,孙逸与各族之主谈笑风生,注意力没有放在这边,未曾察觉到二女的嬉闹。

何思玲偷偷瞥了一眼,看到孙逸毫无波澜,未曾听到,脸上潮红退去,心底涌现起一股难以言诉的失落。

【作者题外话】:今晚暂不补更哈~情节不畅,多多构思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