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四章 关我屁事/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酒宴喧嚣,热闹不绝。

渐到尾声,有郡卫突然来报,称府外有人请见孙逸。

“什么人?”

孙逸放下酒杯,询问郡卫。

“一位老者,卑职眼拙,不认识。”

郡卫摇摇头,谨慎答道。

“速请!”

乔兴业当即示意。

“回大人,卑职请了,但……”

郡卫却是一脸为难,讪讪难言。

“但什么?”

众人纷纷讶异,疑惑不已。

郡卫小心翼翼的看了孙逸一眼,咽了口唾沫,战战兢兢的道:“那人说,要孙校尉亲自去迎请!”

“什么?”

满场人群喧哗起来,各族之主纷纷震惊。

如今在这枫雪郡,还有人敢这样要求孙逸?

单不说校尉的身份,就何浩这样的王者人物追随身边,几人敢这么狂妄自大?

哪怕身为郡丞的乔兴业都不敢这样要求!

震惊之余,众人彼此相视,面面相觑,惊疑不定。

乔兴业都是眉头皱起,眼神闪烁,半晌不敢言。

众人虽然有心想要恭维孙逸,表示一番谴责。

但是,又怕来人与孙逸相熟,贸然开口,反倒马屁没拍成,还可能拍在马蹄上。

所以,满场人群沉默,皆都将疑惑的眼神投向了孙逸。

乔兴业的目光满含询问,静候着孙逸的态度。

“倒是有意思!”

孙逸不由笑了,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然而挥袍起身,淡然笑道:“那便去看看!”

说着,越过凳子,走向府外。

身后,各族之主,纷纷起身,不敢犹疑,随同孙逸一起前往。

乔兴业自然不甘落后,与孙逸并肩而行。

众人都很好奇,谁人如此大胆,敢要求孙逸亲自迎请。

枫雪郡之中,只怕找不出人来。

莫非,对方有什么了不得的来历?

或者,真与孙逸是熟人?

不少人暗暗揣测,眼角余光偷偷瞥着孙逸。

但是,却发现孙逸也是眉宇微挑,眼神浮现疑虑。

显然,孙逸似乎也猜不到来人身份。

很快,众人穿堂过室,走出了郡丞府。

顿时,一眼看到府门外台阶下伫立着一道人影。

对方两手后背,背对着郡丞府,一身锦衣华服,富丽奢华,不似寻常人家。

特别是默然而立的身姿,颇有一种深远缥缈的气质,给人一种似远似近,若有若无的感观。

看到此人时,许多人都是瞳孔微缩,脸色微凝。

以他们的感观,皆都察觉到了对方非是普通人。

那让他们都捉摸不定的气息,引起了他们的警惕。

乔兴业和何浩都是元力淌动,暗生戒备,一张脸色变得凝重。

以他们的修为,居然都是看不透来人,二人的心底皆是大吃一惊。

他们已经是宗师圆满修为,却仍然看不透对方。

可能性只有两种!

要么对方是普通人,修为毫无。

要么,对方的修为高于他们。

若是前者,倒还好说。

若是后者,那可就让人惊悚了。

修为比他们还高的话,那至少也得是半步法身。

怎么可能?

枫雪郡来了半步法身?

乔兴业和何浩对视一眼,脸色都是骤然紧绷,一颗心高悬而起,呼吸都是紧紧屏住。

二人思绪纷飞,下意识想到了暗算孙逸的幕后之人。

凌家来人?

何浩下意识甩开骨鞭,乔兴业骤然握住了郡丞印信。

半步法身若是降临,来者不善的话,今夜,恐有大麻烦。

察觉到二人的严阵以待,各族之主的脸色也是纷纷变了,意识到了诡异和危机。

彼此对视一眼,无不忐忑心忧。

曹文安和方玉书也都是脸色凝重,元力暗淌,严阵以待。

一时间,郡丞府前,剑拔弩张,气氛陡然僵滞,徐徐压抑。

孙逸眉头微皱,一颗心同样泛起了滔天浪潮。

以他的眼力,自然不难看透来人的修为。

半步法身,且还不是初入的那种。

明显是经过岁月沉淀,极尽蜕变的人物。

而他来到神域,所认识的半步法身屈指可数。

除了贺德隆,与赵忠仁之外,便再无第三人。

只看对方的背影,以及气息,便可以肯定,绝非那二人。

既然来人他不认识,那么,不得不惹人遐思纷飞。

凌家吗?

孙逸同样猜测,许是凌家走投无路,开始大动干戈,不惜代价,要明目张胆的铲除他。

思及于此,孙逸的心绪哪能不紧张?

但在这种时候,他表现出了非同寻常的沉稳,并没有表露半点慌乱。

反倒深吸口气,迅速宁静下来,脸色和眼神都是恢复了常态。

淡然一笑,孙逸微微昂头,凝视着那人背影问道:“阁下深夜前来,可是有所指教?”

他连对方的身份都懒得询问!

直接开门见山,切入主题。

孙逸这般爽快的开场白,直接让身后众人高悬的心狠狠一紧,一张脸都是戛然紧绷,暗淌冷汗。

对方来者不善,这样直接了得,激怒了对方怎么办?

我的娘诶,孙校尉还是太年轻气盛,沉不住气啊!

这可如何是好?

万一对方动怒,出手杀人可该怎么办呢?

各族之主,脸色暗暗发白,肝胆都在狠狠颤动,心跳都是不受控制的快速提升。

乔兴业和何浩都是呼吸粗重起来,脸颊冷汗淋漓滴落,顺着流进了衣襟。

然而,就在众人如临大敌,紧张难安时,背对着他们的那人,终于徐徐转身,面向了他们。

郡丞府门庭下的灯笼散发的烛火,将对方的脸孔映照得清晰。

众人抬眼望去,便一眼看清。

对方年纪半百,五官清癯,眉眼低垂,不嗔不喜,不悲不怒,十分深沉。

看清对方面孔,乔兴业等人皆一眼惊疑,紧张的心弦并没有舒缓,反倒更加忐忑彷徨。

各族之主更是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垂落的双手不知所措的揪紧了衣袖。

哪怕孙逸见惯了场面,两世为人,一双眉宇都是微微皱起。

满场之中,唯独曹文安在看清来人面貌时,脸色一僵,流露出几分错愕。

气氛仍旧紧张,众人心弦紧绷,剑拔弩张,暗暗压抑。

老者转过身来,微微抬头,上下端详了孙逸一眼,便是淡然问道:“你就是孙逸?”

语气平静,听不出任何情绪。

但这种平静,却让众人的心更是彷徨。

孙逸眉眼微眯,打量了一眼老者的面貌,随即收敛审视之色,迎视着对方的目光,淡然颌首:“是我!”

老者闻言,顿时撇撇嘴,不以为然的哼了声:“也不怎么样嘛……”

霍然,众人眉宇紧皱,眼神沉重下来。

对方这番话,轻视之意,溢于言表。

如此架势,来意恐怕不太纯良。

孙逸闻言,眼神都是微微深沉,寒意一闪而逝。

“阁下深夜前来,就是为了羞辱我的吗?”

孙逸漠然冷哼,对老者的态度暗生厌恶。

“嘶!”

身后人群倒吸冷气,纷纷暗惊失色。

我的亲娘,要不要这么直接?

那可是一位疑是半步法身的人物,你居然跟他怒怼?

惹恼了他可怎么办?

不想活了吗?

各族之主心肝剧颤,差点没被吓趴在地。

不禁暗生后悔,早知今夜就不来赴宴了。

赶上这样的事情,万一被迁怒,可就完蛋了。

唯独曹文安从错愕中醒来,脸色流露出苦笑。

看着老者与孙逸之间的对峙,脸颊肌肉都是暗暗抽搐。

这老家伙怎么来了?

曹文安苦笑之余,也很疑惑。

而在曹文安讶然之时,老者微微咧嘴,渐露笑容。

微微抬头,看着孙逸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无论阁下是谁,做此行径,都跟小人无异!”

孙逸漠然回应,态度极尽厌恶。

呃……

曹文安目瞪口呆,顿时傻眼了。

我的亲娘,这小子好大的脾气,居然敢这样跟那老家伙说话?

他怕是胆儿肥呀!

整个神域,敢这样跟他说话的人,屈指可数的。

乔兴业和何浩更是嘬牙,只觉心脏暗疼起来。

那可是半步法身啊,你居然这样跟他讲话,激怒了,咱们可怎么应付?

二人对视,皆一脸苦涩。

“有意思!”

老者顿时沉下了脸,笑容消失,满含冷意的凝视着孙逸,道:“小子,你知不知道这样跟我讲话,我会很生气的!”

“关我屁事?”

孙逸淡然回答。

“你不怕死?”

老者嘴唇抽搐,眯起了眼睛。

“你若执意要杀我,横竖都是死,畏缩和坦荡,我宁愿选后者!”

孙逸坦然答道,不卑不亢,不惊不躁。

如果老者来者不善,是为杀他。

那么,畏缩求饶,不过徒增笑料。

“好小子,有种!”

老者闻言,阴沉之色一扫而空,渐又恢复了淡然。

“阁下说了这么多,还未道明来意。”

孙逸波澜不惊,凝视着老者道:“阁下若是来杀我,便请动手,无须废话。”

半步法身要杀人,仅凭他身后这些人,拦不住。

以他的修为和实力,更也逃不掉。

看透这些,孙逸反倒愈发坦荡,看向老者的眼神更加无畏。

“够爽快!难怪那老东西这么抬举你。”老者顿时笑了起来。

“谁?”

孙逸闻言,眉头挑动,听出了老者的意思,似乎并非敌人。

“认识贺德隆吧?”老者淡然笑问。

“嗯!”

孙逸微微点头。

“老子叫贺德恩!”

老者一甩袖袍,傲然哼道。

话落,全场哗然,轰然震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