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五章 老子喜欢你/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的名,树的影。

浊酒仙贺德恩的声名,满场之中,除了孙逸之外,其他人皆都耳闻过。

那可是酒神门庭第四代人物,酒神的嫡系玄孙。

其身份之高贵,令人敬仰不说。

其事迹广为流传,更是一代传奇。

贺氏四杰,贺德恩名列其中。

足可见其声威,何其深远。

满场众人,囊括何浩和乔兴业在内,都是素来只闻其名,未见其人。

这样的人物,居然驾临枫雪郡。

如今亲眼所见,哪能不惊?

惊讶于贺德隆的身份之余,众人更是震骇惶恐。

先前,孙逸可是怒怼贺德恩呢。

言词之间,完全没有半点的客气和卑亢。

反倒一脸厌恶和嫌弃,斥责贺德恩跟小人无异。

特别是那句‘关我屁事’更是个性十足!

我的妈呀,这要是计较下来,孙逸能有好果子吃?

一时间,乔兴业等人苦涩连连,心底颤栗难安。

哪怕何浩都是嘴唇抽搐,脸颊痉挛,对孙逸颇为无言。

曹文安从呆滞中回过神来,半晌无言。

然而,在众人惊震欲绝时,孙逸却是不以为意的撇撇嘴。

“那又如何?”

淡然的瞥了贺德恩一眼,孙逸不惊不惧的反问。

那又如何?

这番反问,直接让众人傻眼,神情僵滞下来。

这话可是透着赤‘裸’裸的轻视啊!

我的妈呀,要不要这么大胆?

那可是半步法身,而且,是一位极尽蜕变,有望问鼎绝巅,成就酒神之名的传奇人物。

众人先前放下的心,全都再次高悬起来。

一个个脸颊紧绷,神情僵硬,难以宁静。

“咳咳!”

曹文安更是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唾沫呛死,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

贺德恩可不是寻常的前辈高人,其脾性古怪得很。

得罪他,绝对不是明智的选择。

果然!

在孙逸话音落下后,原本一脸自豪的贺德恩顿时脸色骤沉,猛地扭头,一脸寒意的看向了孙逸。

“小子,你在说什么?”

贺德恩咬牙切齿,不怀好意的询问。

“我说,那又如何?”

孙逸坦然而对,不惊不惧的道:“贺德隆那老家伙不是个东西,你跟他一家人,估计也是一丘之貉!”

哗!

若说孙逸先前的话还情有可原,那么现在这话可就是赤‘裸’裸的蔑视了。

众人瞬间惊哗,再难稳住心绪,差点吓崩在地。

贺德隆,跟贺德恩是兄弟,贺氏四杰之一。

地位、身份、名望,不相伯仲。

孙逸居然骂贺德隆不是个东西,更指责贺德恩一丘之貉。

这话也他娘敢说?

除了法身高人,天底下谁敢这样嚣张?

哪怕同为半步法身,也不敢这样明目张胆的痛骂他们。

疯了!

这家伙疯了!

绝对疯了!

各族之主,乔兴业,何浩全都悚然惊绝。

曹文安更是差点哭出声来,哪怕贵为布衣探花,此刻也是有些腿软。

你骂贺德隆就算了,干嘛还骂贺德恩啊?

这老家伙绝对不是个讲道理的主儿啊!

曹文安常年在酒神门庭供事,对这些老辈人物十分了解,时常打交道。

特别是贺德恩的脾性,更是常有耳闻。

而在众人胆颤心惊时,贺德恩也是眯起了眼睛,一双眼神闪烁寒意。

“小子,你骂贺德隆是什么?”

贺德恩声音低沉,幽幽询问。

“不是个东西!”

孙逸坦然重复,漠然哼道。

他对贺德隆可没好感!

当初进入神域时,要不是那老家伙推他一把,他至于这样辛苦劳累,参加武试,平白耽搁时间吗?

他迫不及待的进入神域,就想见到酒神,询问龙语嫣的去处。

结果那老家伙从中作梗,给他生这样一个事端。

以孙逸的脾气,能有好感?

也是现在打不过,不然非得胖揍那老东西一顿。

半年以来,孙逸可是一直耿耿于怀呢。

尽管他知道现在骂贺德隆有些不明智,但是,恶气难出,不骂一声,难以释怀。

哪怕明知贺德恩跟贺德隆是兄弟,也得痛斥一顿。

反正死不了,过过嘴瘾落个舒坦。

孙逸相信,就算得罪了贺德恩,这老家伙也绝对不敢杀了他。

大不了揍他一顿,以后再给他使点绊子,惹点麻烦。

只要不死,伤筋动骨什么的,他要不了多久便可以活蹦乱跳。

有这样的底气,为嘛要怂?

所以,面对着贺德恩的质问,孙逸坦荡平静,不惊不惧。

这般架势,让得身后众人高悬起了心,紧绷起了神经。

各族之主更是暗擦冷汗,口干舌燥。

曹文安哆嗦了下,看着贺德恩一脸寒意的样子,犹豫了片刻,还是硬着头皮凑上前来,恭谨拘礼:“曹文安见过四老前辈!”

“嗯!”

贺德恩瞥了曹文安一眼,便又收回了目光,看向了孙逸。

曹文安见状,心头苦笑,脸上却是保持着平静,上前道:“四老前辈,您万里迢迢而来,风尘仆仆,肯定是累了吧?郡丞府刚好备有酒菜,您速速内请,以便为您接风洗尘。”

“不急!”

贺德恩看都没看曹文安,摆手制止了曹文安的迎请,一双目光,始终如一的盯着孙逸,淡然嗤笑。

那般架势,让得曹文安苦笑更甚,无奈不已。

“四老前辈,那个……孙逸年纪尚轻,脾气太倔,言辞多有不对,您请多担待。”

曹文安只得硬着头皮代孙逸致歉。

“担待个屁!”

贺德恩顿时哼道:“有什么好担待的?这小子话没说错,说得对嘛!贺德隆那老家伙,就是个混蛋玩意儿!”

“呃!”

贺德恩的态度,瞬间引得满场死寂。

各族之主,乔兴业、何浩、方玉书等人全都集体傻眼。

这什么意思?

人家骂你哥,你居然帮着外人说话?

有没有搞错?

不只是他们,连得孙逸都是难以理解,眉头挑动了起来。

他都做好了被揍一顿的准备,却没想到贺德恩居然赞同他的话。

这老家伙跟那老混蛋也有间隙?

他俩弟兄有矛盾?

孙逸微微讶异,不由认真端详起了贺德恩。

曹文安劝阻的话戛然而止,脸色也是僵滞,眼神惊愕。

他早就知道贺德恩脾性古怪,不能以常理视之。

但是,这样古怪,未免太扯了吧?

人家骂你哥呢!

你不帮自家人说话,反倒胳膊肘朝外拐,帮着外人指责。

“看啥看?老子脸上有花不成?”

察觉到众人古怪的眼神,贺德恩不由冷哼起来:“老子就骂他了,贺德隆就是个混蛋玩意儿,请老子帮忙办事儿,说好的报酬不给就算了,还倒坑老子一把!”

“奶奶个熊!要不是我亲哥,老子非揍得他满地找牙!”

说着,还挥舞着胳膊,一脸的愤愤难平。

提起旧事就是气!

贺德隆托他帮忙,前来枫雪郡接人。

说好的四两‘仙泉酿’作为报酬,结果报酬没得到,反倒倒赔了二两‘神女泪’。

天下要是有这样的亲哥,绝对活见鬼!

仙泉酿、神女泪、灵龙涎,皆是酒神门庭出产的极品灵酒,对半步法身修炼都是大有裨益。

这些极品灵酒,哪怕他们是酒神玄孙,每年的分配也是少得可怜。

随便一滴,在外面都足以被炒到天价。

哪怕在酒神门庭,都是以两计算。

可以想象,其价值珍贵。

贺德恩无利不起早,嗜酒如命,原本还想大赚一把,结果反被坑掉二两。

这种遭遇,他能不气?

要不是把柄被捏着,他都想掐死贺德隆。

如今听到孙逸痛斥贺德隆不是个东西,他顿时如见知音,岂能不拍手叫好?

曹文安嘴唇抽搐了下,一头冷汗。

原本的担忧,瞬间烟消云散。

敢情自己想多了!

早知道这样,自己何必冒着风险出来说情?

虚惊一场!

曹文安暗吐长气,如释重负。

乔兴业、何浩、方玉书、以及各族之主全都无语凝噎,难以理解。

孙逸眼神闪了闪,从错愕中醒来。

深深地凝视了贺德恩一眼,发现后者的忿恨不似作假,他才放下心来。

不是一路人啊?

那就好说了!

孙逸也是松了口气,随即侧身,脸颊浮现笑容,伸手迎请道:“既然咱俩同仇敌忾,那么,便请入内,一醉方休!”

“好小子,有眼力!”

耳闻孙逸说到醉字,贺德恩顿时目光闪烁,掠过一丝馋意。

“老子开始喜欢你了!”

说完,毫无形象的勾着孙逸的肩膀,大笑着朝郡丞府内走去。

这般样子,引得身后众人更加无言。

何浩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曹文安,后者却是无奈摊手,茫然不知的摇摇头。

贺德恩的脾气,谁也说不清,就跟精神病患者一样。

一阵惊疑,乔兴业最终带人返回大堂,重新围坐下来。

并命人再置办酒菜,不容怠慢。

但是,各族之主围坐下来,却是再没有先前的随意坦然,一个个都拘谨不已。

那一张张脸孔,全都浮现酡红,一双双眼神透着亢奋与激动。

他们有生之年,居然有机会跟半步法身同桌而坐,对面饮酒。

这种经历,他们从来都没敢想过。

哪怕一次,都没有过!

如今居然突然经历,反倒让他们有种如置梦幻的荒谬感。

今夜的经历,足够他们以后炫耀半辈子,骄傲一生。

而这样荒谬与奇迹般的经历,皆拜孙逸所赐。

一时间,郡城各族之主看向孙逸的眼神,都是变得不一样起来。

感激、崇拜、敬服、钦佩,交织复杂。

【作者题外话】:虽然暂时没补更,但是夸我的人还是要继续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