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六章 物是人非/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郡丞府,孙逸邀请贺德恩入席,一番交流,彼此发现,挺对胃口。

二人性情皆是直爽之辈,越交流,气氛越融洽。

孙逸渐渐发现,贺德恩的性情,像极了前世亦师亦友的老酒鬼。

说话办事,跟老酒鬼仿佛相差无多。

在外人看来,似乎不着调,很不靠谱。

但是,也只有了解的人才明白,这是自在逍遥的表现。

随心所欲,不为世俗规矩所困。

心之所在,念之所及,无拘无束。

交流渐久,孙逸渐渐放下戒备,对贺德恩多了几分亲切之意。

而在交流之中,孙逸也是得知了贺德恩的来意。

原来,曹文安将枫雪郡发生的事情传回酒神门庭,贺德隆得知,便授意贺德恩前来接人。

当然,接的不是孙逸,而是被孙逸擒获的年轻人。

那是以后指证凌家的突破口!

贺德隆有心整治凌家飞扬跋扈的气焰,才如此费心思。

以防不测,确保顺利,便让贺德恩亲自前来。

一则贺德恩实力够强,二则声威够邪,鲜有人敢撄其锋芒。

让他办事,相对更顺畅。

而为了鼓动贺德恩办事,贺德隆许下四两‘仙泉酿’作为报酬。

结果,兄弟二人讨价还价时,贺德恩出言不逊,被贺德隆逮住了把柄。

最终,报酬没要到,反倒被要挟走二两‘神女泪’作为封口费。

因此,贺德恩才气急败坏,暴跳如雷。

听着孙逸痛骂贺德隆,贺德恩更觉痛快,对孙逸刮目相看。

得知事情经过,孙逸都是无语凝噎。

真是凑巧!

真相揭幕,孙逸对贺德恩更是亲切起来。

他对贺德隆没好感,这家伙跟贺德隆也不对付。

有机会,可得唆使他俩打一架。

孙逸暗暗一笑,与贺德恩推杯换盏,更是频繁。

而在桌子周围,围坐着的众人都是沦为陪衬,全都安静地看着孙逸和贺德恩谈笑风生。

渐渐地,贺德恩一口一个小兄弟称呼孙逸,让得各族之主,以及乔兴业都是暗暗咋舌。

一时间,看待孙逸的眼神,都是饱含起敬畏。

跟半步法身称兄道弟,他们想都不敢想,都不敢奢望。

结果,孙逸才多大?

居然跟半步法身称兄道弟,而且,还如此坦然自若,不惊不惧,不骄不躁。

这份性情,这份沉稳的心态,都是让许多人暗暗称奇。

何思玲美眸闪烁波澜,偷偷地瞥着孙逸,暗淌异色。

酒宴持续到凌晨,才渐渐散去。

贺德隆喝得差不多,跟孙逸聊得爽快,但却也没忘记正事。

所以,酒足饭饱,贺德隆便是告辞,领着人便离开了枫雪郡。

贺德隆可是催的急,不容耽误。

贺德恩也没等孙逸,留言入了酒神山,二人再把酒言欢。

孙逸不住称好,一路送走了贺德恩。

休息了半日,方玉书前来辞别,率众返回青阳府。

一府之主,事务繁忙。

云扬与方玉书寒暄了几句,记下了方玉书的几句忠告,便亲自送方玉书出城。

待得送走方玉书,孙逸便是提起了行程,前往庭都。

乔兴业父子闻讯而来,极力挽留,希望孙逸多做盘旋,方便他们再尽地主之谊。

孙逸没有逗留,庭都繁华,他也想去一览究竟,会见各地天骄。

顺便,探探凌家的底细。

察觉到孙逸的态度坚决,乔兴业父子也没坚持,只得不舍送别。

乔志宇留了下来,断了继续参与庭试的心思。

互道珍重,孙逸等人翻身上马,扬尘而去。

……

浮庭,凌家。

凌天铭正在书房批阅文书,埋头忙碌,书房门被推开,凌修走了进来。

“大少爷,孙逸动身来庭都了!”

凌修将刚刚得到的传讯禀告了凌天铭。

凌天铭闻言,抬起了头,停下了笔。

“倒是来得够快!”

淡然哼了声,凌天铭眉眼微眯,目光闪烁寒意。

凌修掩上房门,走近书桌前,看向凌天铭问道:“大少爷有什么打算?”

“打算?”

凌天铭微微凝神,细思了下,闪烁的目光渐渐明亮。

“狂悖小儿,若入庭都,必让他粉身碎骨!”

思绪纷飞,凌天铭嘴角微抿,渐渐想到了谋划。

“请大少爷指教!”

凌修皱眉,沉声请教。

凌天铭淡然一笑:“庭都幅员辽阔,世家大族多如牛毛,各族天骄犹如过江之鲫,多不胜数。绝代妖孽更是层出不穷,比比皆是。区区孙逸,算得了什么?”

凌修闻言,眉宇微挑,目光闪烁。

“大少爷的意思是……”

凌修微微欠身,半是猜测,半是疑问。

“再有几天,便是半秋之季。适逢庭试在即,各族天骄妖孽齐聚,汇集一堂,相互印证所学,探讨武试种种,岂不快哉?”

凌天铭淡然一笑,眼神微微阴狠。

凌修眉眼微凝,瞬间意会。

“大少爷智计卓绝,修佩服之至!”

凌修洒然一笑,道:“大少爷尽管放心,此事,修必然办妥。”

凌天铭微微颔首,眼神示意凌修退去。

……

枫雪郡,距离庭都路程遥遥。

孙逸携着何思玲、何思珑,何浩、云扬,曹文安几人长途跋涉,风餐露宿,耗时大半个月,终于抵达。

雄伟壮阔的浮庭都城高高矗立,宛如一只荒古巨兽匍匐在大地山岭间。

宽敞的城门耸立,肆无忌惮的大开,像是巨兽的血盆大口,吞噬着来往行人。

目睹着都城雄壮,何思珑哇的一下大叫了起来,惊叹不已。

仅看城门,浮庭都城的面积就比枫雪郡大了两倍,比起青阳府更是大了五倍。

东林县城的大门,在庭都城面前更是不值一提,犹如羊羔与大象之间的差距。

“这就是庭都城呀?好大,好高,好雄伟呀!”

何思珑掩着嘴惊叹,浮庭都城的壮阔,超出了她的想象。

何浩站在城门前,抬头仰视着城门,一双清澈深邃的眼瞳,饱含复杂之色。

时隔二十年,他再次来到了浮庭都城。

三十年前,他第一次前来浮庭都城,邂逅了霍玲珑,荣获了一份幸福美满的爱情。

一路坎坷,几番波折,最终含恨而去。

如今时隔二十年,城池依旧,斯人却已逝。

原来的幸福,顷刻崩毁。

现在,他怀着仇恨而归,压着愤怒前来,要一雪前耻。

看着城门在前,一步之遥,何浩一张脸孔都是微微紧绷,眉眼紧皱,目光间闪烁着凛冽寒意。

他挽鞭的手微微攥拳,五指极为用力,指节都是一片发白。

挽在手腕的骨鞭暗淌流光,渐渐散发起炙热的气息。

四周空气,都是隐隐燥热,温度在渐渐攀升。

这般异样,虽不明显,但却瞒不过感观敏锐的孙逸。

霍然,孙逸扭头看来,眉眼微眯,脸色微微凝重。

何浩的事迹,他自然清楚,如今这般异样,摆明了报仇心切。

“何老哥!”

孙逸放下酒葫芦,唤醒了沉浸在旧意中难以自拔的何浩。

猛然惊醒,何浩急忙收敛了气息,掩盖了异样。

扫了一眼四周,看向了孙逸,难看的脸颊重变温和。

“我没事!”

何浩摇摇头,挽鞭的手微微松开。

孙逸深深地看了何浩一眼,没有拆穿何浩的掩饰,只是问道:“何老哥接下来怎么打算?”

何浩闻言,眉宇微挑,目光闪烁了下。

孙逸这番询问,显然是想要听听他对凌家的态度。

微微沉默,何浩摇头道:“三十年恩怨,拖沓这么久,也是时候平息了。”

虽未明言,但报仇的迫切态度,一览无遗。

“何老哥这么急吗?”

孙逸灌了口酒,淡然问道:“三十年都等过去了,现在却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

何浩双拳骤紧,眉宇紧锁起来。

孙逸这话,问到了他的心坎上。

他急!

他早就急不可耐!

早就恨不能杀进庭都,血洗凌家,一雪前耻。

但是,以前的他没那能力,没那机会。

现在,他实力恢复,并晋升王者人物,自信有能力强压凌天佑。

他所想要的,只是讨个公道,向世人证明。

他比凌天佑更强!

三十年前,武试状元,应该是属于他的。

如果,不是凌家卑鄙暗算,他不会惨败,沦为笑柄。

回想此恨,何浩便心潮跌宕,难以宁静。

如今抵达都城,更是血脉偾张,激动难耐。

但他的心思,孙逸明显不赞同。

何浩深吸口气,无奈轻叹:“孙老弟,三十年的恨,积压了足足三十年的怨。如今终于有解决的时候,我……没法冷静!”

何浩的话,也引起了曹文安、何思玲、何思珑,云扬的注意。

原本瞻仰着都城雄壮气势的众人纷纷扭头看向了何浩,眉宇紧锁,神色各异。

孙逸灌了口酒,没有在意云扬他们的注视,只是淡然讲道:“何老哥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何老哥可曾想过,现在的你,真的有能力一雪前耻,报仇雪恨吗?”

“我没想那么多,我只是想压下凌天佑,便足矣!”

何浩摇摇头,怅然道。

“何老哥若是如此,那我还是奉劝老哥,暂时冷静吧!”

孙逸摇摇头,淡然道:“以你修为,强压凌天佑的可能性多大,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凌家绝对不会坐视你达成所愿。”

“所以,如果你贸然前去,凌家必然从中作梗,横加阻拦。到时候,最大的可能,是二十年前的故事,再次重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