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七章 踏破凌家/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逸的话,让何浩沉默了下来。

紧攥的拳头,青筋凸显,暗暗咬牙。

他何尝不知道,现在去找凌家,失败的可能远大于成功。

凌家势大,声威悠远,绝不可能允许凌天佑失败。

凌天佑现在可是凌家新一代的旗帜人物,武试状元,酒神门徒,何其尊贵的身份?

因为凌天佑,凌家近些年的声势水涨船高,如日中天。

所以,如孙逸所说,凌家岂能坐视凌天佑面临失败。

凌天佑失败,便意味着凌家的旗帜倒塌。

凌家的声势,必然一蹶不振。

因此,若是他固执于此,凌家绝对会斩草除根,拔掉他这颗眼中钉。

思及于此,何浩更是恨难自抑,痛恨切齿。

“那我该怎么办?难道,一直忍,一直忍,一辈子都继续做乌龟吗?”

何浩眼眶通红,一双瞳孔都是渐渐地弥漫血丝。

回想着霍玲珑的惨死,回想着曾经的种种经历,他只觉心痛难宁,如刀割一样。

看着何浩的样子,孙逸微微皱眉。

何浩的心情,他十分理解。

那种痛苦,简直是一种煎熬。

一直隐忍,不是简单的事情。

孙逸稍作沉默,他放下了酒葫芦,深深地凝视着何浩,道:“何老哥,你信得过我吗?”

“孙老弟此话何意?”

何浩闻言一怔,随即说道:“你帮我疗养伤势,让我重回巅峰不说,更救我于迷途,助我更进一步。”

“你对我的恩德,可谓再造父母,此生难忘!我又怎么会信不过你?”

此话深得何思玲和何思珑姐妹的赞同!

孙逸深吸口气,轻轻点头,随即道:“既然如此,那么,我请你相信我,暂时冷静,庭试之后,我必给你报仇雪恨的机会!如何?”

“当真?”

何浩眉眼挑动,眼神骤凝,忍不住的惊喜。

“我说过的话,何曾假过?”

孙逸灌了口酒,洒然一笑。

何浩顿时松了口气,展露笑容。

“孙老弟的话,我信!”

何浩松开了攥拳的手,紧绷的肌体与面容都是放松了下来。

他淡然笑道:“其实,孙老弟所言,老哥也是明白。只是,唯恐错过今日,会没了报仇的机会。现在,老弟你确保了这样的机会,老哥岂会不冷静?”

“那就好!”

孙逸颌首一笑,如释重负。

他灌了口酒,随即扭头看向都城大门,淡然笑道:“虽然,你报仇的机会不能急,但是,我解恨的机会,却不能错过!”

“什么意思?”

何浩微微挑眉,曹文安、云扬等也都是疑惑不已。

孙逸收起了酒葫芦,抿嘴笑道:“我得让都城的人知道,我孙逸,来了!”

“老弟的意思是……”

何浩与曹文安对视了一眼,脸色微凝。

孙逸淡然道:“凌家卑鄙,手段阴狠。而都城又势力交错,鱼龙混杂。若是我低调入城,反倒可能被他们利用,对我暗中下杀手。”

“所以,为了解决这个隐患,我必须光明正大入城,宣告天下,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孙逸来了都城!”

众人闻言,相视点头,觉得有理。

“孙兄弟打算怎么做?”

云扬感觉到了不妙,不禁追问。

“踏破凌家!”

孙逸洒然一笑,随即一甩袖袍,便朝着都城大门阔步而去。

身后众人,纷纷失色。

……

凌家,内堂。

凌天铭在庭院内演练着武学,一身大汗,酣畅淋漓。

脚步声响起,凌修从外快步而入。

“大少爷,已经安排妥当!”

待得凌天铭演练结束,凌修上前告知。

“噢?”

凌天铭洗了洗手,接过管家递过来的手帕,一边擦手,一边看向凌修。

凌修抿嘴一笑,道:“三日后,‘英雄楼’将召开一届年轻天骄的论武大会。届时,将广邀庭都各路英杰,各族天骄,各大妖孽,齐聚一堂,共同论武。”

“孙逸,与其伙伴,同样在邀请名单之内!”

凌修娓娓道来,让得凌天铭嘴角微抿,露出满意的笑容。

“知我心者,唯修也!”

凌天铭放下手帕,欣慰称赞:“届时,定叫孙逸有去无回!”

“大少爷放心,修必然不会让大少爷失望!”

凌修颌首一笑,信誓旦旦。

凌天铭欣然一笑,没再多言,继续演练武学。

凌修微微欠身,便是离开了内堂。

而在主仆商讨谋划时,孙逸携着云扬、曹文安、何浩等人抵达了凌家府前。

凌家府前,守卫林立,戒备森严。

一个个披盔戴甲,手按刀剑,气势凛然。

正午时分,阳光直射,映照在他们的盔甲刀兵上,更为他们的气势增添了几分威武。

孙逸灌了口酒,便是放下了酒葫芦,昂首阔步的朝着凌家大门走去。

“站住!”

不出意外,护卫并没有放行,拦住了孙逸的去路。

“凌家重地,闲杂人等,不得擅闯!”

护卫漠然训斥,气势凛冽。

孙逸看了这些护卫一眼,淡然道:“我找凌家之主!”

“可有拜帖?”

护卫漠然询问。

“无!”

孙逸坦然回答。

“没有拜帖,一律不见!退出去!”

护卫顿时眼神森寒,厉声冷斥。

“我叫孙逸!”

孙逸自报姓名,道:“去告诉你们凌家之主,相信他不会介意见我一面!”

“哪里来的毛孩子,也敢口出狂言,吾家之主岂是你想见便能见的?滚开!”

护卫闻言,没有在意,反倒勃然大怒。

“我奉劝你们,还是通禀一下为好!”

孙逸并不在意护卫的责难,坦然自若的灌了口酒,洒然笑道。

他来,就是要直面凌家,借凌家之势,宣告天下。

同时,他也是来主动激发矛盾的。

这样,才能让凌家投鼠忌器。

毕竟,曹文安就在他的身边,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

凌家屡次算计他,必然做贼心虚。

到时候,他在庭都之内,凌家才会收敛锋芒,不敢造次。

那样,他的安全,才能得到保障。

否则,偌大凌家若是使点手段,孙逸还真不好应付。

然而,凌家护卫却并不通情达理,对孙逸的奉劝毫不在意。

不仅如此,反倒一个个凶相毕露,杀意外露。

“铮铮铮!”

一把把刀兵陆续出鞘,凛然的杀意,相继浮生。

凌家府邸前,剑拔弩张,气氛陡然僵滞。

“若再敢大言不惭,休怪老子刀不长眼!”

一名护卫漠然看了孙逸一眼,冷声道:“滚出去,否则,要你狗命!”

斥喝声起,左右护卫纷纷逼上前来,盛气凌人。

孙逸见状,嘴角微抿,全没在意。

扫了一眼这些护卫,他淡然笑道:“列位真的不通融一二?”

“不知死活的小子,屡教不改,杀!”

护卫见状,顿时脸色骤狞,杀意不再掩饰。

唰唰唰!

一道道人影扑了出来,刀兵纷纷扬起,劈向了孙逸。

杀意弥漫,不予留情。

孙逸处变不惊,分毫不惧。

面临着这些护卫杀来,他一甩袖袍,开口便是一声断喝。

“凌家之主,滚出来!”

断喝骤起,声若雷音,震动八方。

霍然,整条长街,都是隆鸣不断,掀起狂暴声浪,延绵不绝。

那些护卫全都脸色剧变,一个个如遭雷击,被狂暴声浪震得气血跌宕。

肆虐奔腾的声浪狂猛激烈,更将他们直接掀飞了出去。

轰隆隆!

一个个倒飞着撞进了凌家府邸大门,直接将紧闭的门庭都是撞得破裂,龟纹密布。

然后在声浪席卷下,轰然爆碎,炸成片片碎屑。

这般动静,狂烈无边,在繁茂的正午时分,更是引人瞩目。

霍然间,四周街道,小巷,全都被惊起。

许多人都是闻讯而来,听到了动静,纷纷前来看个究竟。

“什么人啊?如此大胆,居然敢强闯凌家府邸!”

“好大的胆子,那人是谁?居然敢在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之下喝令凌家之主前来见他?”

“我的妈呀,那小子不想活了吗?还是脑子有病,居然敢招惹凌家,他不知道凌家是什么存在吗?”

人群沸腾,声浪鼎沸,掀起了热议。

许多人指指点点,看着孙逸的背影,惊震欲绝。

凌家乃是半神世家,除了法身门庭,便是最强的存在。

结果,一位年轻人,居然敢强闯凌府,喝令凌家之主。

这般张狂,不得不让人惊悚。

哪怕是半步法身,都不敢这样张扬。

他凭哪样?

许多人惊震交加,难以宁静。

孙逸的断喝声,仍在盘旋,在虚空间徘徊交织,经久不散。

被吸引来的人越来越多,热议声、震动声、骇然声更是此起彼伏。

一时间,整个凌家府前,人满为患,喧嚣至极。

而在凌府内,凌天铭刚刚演练完一套武学,正在洗漱,准备休憩。

断喝声骤起,传遍八方,凌府内外,皆是听得清楚明白。

凌天铭身为王者人物,宗师圆满修为,自然更是清晰捕捉到了声音来源处。

霍然,脸色骤沉,原本惬意的心情,都是猛地阴沉下来。

旁边管家伺候着,乍然耳闻,脸色剧变。

察觉到凌天铭变幻的脸色,更是瞳孔紧缩,勃然震怒。

“谁人如此大胆?敢在凌府外造次?”

管家当即怒斥起来,断喝道:“来人,擒杀他!”

庭院外,脚步声湍急,人影攒动,一支支铁血护卫,蜂拥而动,朝着府门外匆忙奔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