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九章 神门子弟/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人势逼凌家,消息不胫而走,浮庭都城迅速沸腾。

凌府周边的人们听闻消息,纷纷赶赴而来,一探究竟。

凌家,可是半神世家,底蕴深厚,传承千年。

偌大天下,能与之比肩者,屈指可数,寥寥无几。

却有人敢势逼而去,人们哪能不惊奇?

这绝对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件,即便在浮庭都城,都是惊雷般的动静。

人们赶赴而来,看到凌府院墙崩塌,那巍峨高耸的门庭化作废墟时,皆步前人足迹,纷纷震惊欲绝。

倒吸冷气的声音,惊哗震动的呼声,此起彼伏,延绵不尽。

一波接一波,久久不息。

“大胆!”

人群越围越多,纷杂议论持续拔高,不断沸腾,凌家高层纷纷震怒。

终于,有人站了出来,威压全场,势凌八方。

“嘶!”

“王者人物!”

感受到这般威势,人群瞬间惊呼。

原本热议嘈杂的人群,陆续静谧下来。

那些喧呼声,惊骇声纷纷停歇,闭口不敢言。

凌家声威强盛,如日中天,人们不敢触怒。

“哪来的狂徒,安敢肆虐凌府?”

一位老者,走了出来,气势如龙虎,压得虚空塌缩,空气爆碎,一道道漩涡,蜂拥不断。

这是一位宗师圆满的王者人物,是凌家一位庶出族老。

此刻出面,镇压局势,意图挽回颜面。

凌家乃是半神世家,威压八方,不容冒犯。

胆敢势逼凌家者,绝不容恕!

老者走了出来,漠然扫视着孙逸,又一一看了一眼何浩,曹文安,眼神微眯,寒意交织。

“狂徒小儿,焉敢放肆,好大的胆子!”

老者猛地跺脚,大地震荡,颇有山崩地裂的趋势。

滚滚声势,宛如决堤山洪,汹涌激荡,肆虐奔腾,朝着孙逸迎面轰去。

噗噗噗噗!

虚空爆裂,漩涡席卷,掀起无尽风暴,裹挟着浪涛,声势更添强盛。

面临这般威势,孙逸都有种呼吸滞碍,不堪重负的感受。

宛如海啸中挣扎的扁舟,随时都有倾覆,被吞没的趋势。

但他无惧,处变不惊,十分平静。

《强身诀》和《金刚印》皆都内敛,身材恢复了消瘦。

他垂手矗立,淡然地看着凌家族老,面不改色,波澜不惊。

在他身后,曹文安一步踏出,铮的一下拔出长剑。

剑光骤起,宛如劈开天地,像是黎明前的曙光,照彻天下八方。

剑气纵横,弥漫四野,整座虚空都是充斥起。

仿佛间,周围化作了剑气世界。

近段时日,在孙逸的指点下,曹文安对剑道的理解更进一步。

虽未圆满,但却不断临近,实力更增了几分。

面临着凌家族老,浑然不惧。

剑光斩出,劈开重重束缚,斩碎激荡的浪潮,劈向了凌家族老。

快!

疾!

宛如风雷之势,让人难以反应。

但凌家族老终归不是寻常之辈,修为超绝,绝非易于之辈。

“凌府之前,焉敢造次?”

一声咆哮,声威滚滚,凌家族老甩袖而动,虚空大有崩塌的趋势,狂浪如潮,激荡得更加狂暴。

轰隆隆!

声响如惊雷,震耳欲聋。

砰!

双双交击,剑光爆碎,炸成漫天劲气,洞穿虚空,溅向八方。

激荡而来的狂潮也是猛地轰动,爆碎而开,掀起恐怖波动,奔向周围。

狂浪如潮,持以为继,掀得许多人长袍猎猎,发丝飘扬。

一些实力不济者,更是被震得踉跄暴退,站不稳脚跟。

更有人当场咳血,被震得气血动荡,难以平复。

波及的范围,十分宽广,许多人都是遭受牵累。

“哼!”

面临着凌家族老的声威,曹文安都是略感吃力,脚步微不可察的踉跄了下。

但他终归修为不浅,很快稳住身躯,卸掉了劲气。

孙逸首当其冲,威胁更重。

所幸,何浩散发的气势,在他面前凝结出一片壁障,阻绝了浪潮与劲气冲击。

他如大海礁石,在狂浪中矗立,巍峨不动。

一身发丝与长袍,都是不起波澜。

“凌家的待客之道,倒是长见识了!”

曹文安深吸口气,放下了长剑,凝视着凌家族老,淡然一笑。

“凌家待客,自有客人评价,轮不到尔等!”

凌家族老漠然哼道:“念你们修为不易,束手就擒吧,等候吾族惩戒。否则,别怪老夫心狠手辣!”

说着,杀意绽放,整片虚空,都是僵滞下来,凛冽之势,压得孙逸他们气血凝结。

“放肆!”

曹文安直接断喝,漠然哼道:“我等怀着诚意登门,凌家却敢闭门不迎,如今反倒诬蔑我等狂悖,岂有此理!”

“你们废话太多了!”

凌家族老闻言,脸色骤沉,直接动杀手。

袖袍一卷,狂风骤起,掀起烟尘,化作长龙,朝着他们吞噬而来。

“凌家尔敢!”

曹文安暴喝,拔剑而起,便要迎击上前。

“让他们动手,我且看看,谁敢胡来!”

然在此时,孙逸却是漠然断喝。

《雷言诀》加持的声音,暗合天威,极具穿透性。

即便王者威势,都是压盖不住。

霍然间,满场人群迅速耳闻,清晰捕捉。

凌家族老同样听得清楚,杀来的身影瞬间一滞,散发的气势都是微微凝结。

“哗!”

外围一片人群,纷纷喧呼,惊震四起。

“好狂的话语,此子到底什么来头?居然敢这样嚣张?”

“那可是凌家啊!动手的是凌家族老,一位王者人物,他居然还敢如此桀骜张扬。难道他真的不怕凌家下手,这般自信吗?”

“不会是哪家半神子嗣,所以才敢这样张狂吧?”

人群纷议,喧嚣四起。

凌家族老尽收耳内,眼神闪烁,暗自犹豫。

曹文安与何浩,他见过。

虽然时隔多年,但记忆不会尘封,仍旧清晰。

他们的变化虽然不小,但气息是改变不了的。

凌家族老身为王者人物,修为卓绝,记忆自然不差。

正是因为认出来了,凌家才要表现强势,想要趁机除掉后患,斩杀他们。

否则,此事何至于逼得一位族老现身?

如今,孙逸底气十足,表现桀骜,浑然不惧,却不得不让他心生忌惮。

难道,他们来此,得到过授意?

若是酒神门庭授意而来,那他贸然下杀手,恐怕不妥。

或者,酒神门庭指使他们前来,是为了挑起一个借口,一个针对凌家的借口?

如果事情是这样,那么,他怎敢下杀手?

凌家势强不假,但比起酒神门庭,却是差了许多。

“杀!”

而在凌家族老惊疑不定时,一道神念传音却是汇入耳内,灌入识海。

凌家族老身躯一震,瞳孔紧缩,暗吸凉气。

给他传音的赫然乃是凌天铭,一家之主!

显然,凌天铭做了决断,要趁此机会,决意灭杀后患。

得到授意,凌家族老犹疑的心绪一扫而空,迅速被决绝与狠辣取代。

“不管尔等是谁,如此目中无人,狂悖自大,便是自寻死路!”

凌家族老脸色骤狞,杀意弥坚,再次出手。

声威轰鸣,席卷而起,百里方圆,都是有种地裂山崩的趋势。

风暴席卷,狂浪翻滚,肆虐奔腾,毁灭的威势恐怖绝伦。

一时间,许多人都是变了脸色。

不少围观者都是身处范围内,遭受波及,被恐怖杀意临身,顿时浑身冰寒,如坠冰窖。

浓浓的死亡气息,涌上心头,让他们惊恐难安。

曹文安见状,都是脸色一凝。

凌家的决绝,超乎他的意料。

目睹着凌家族老杀来,曹文安撑开气势,全力抗衡,更是运足力量断喝:“在下曹文安,奉令而来,凌家当真敢颠倒是非,混淆黑白?”

“哗!”

断喝声如雷,翻滚开去,人群顿时惊哗。

“那人是曹文安?布衣探花曹文安?”

“我的妈呀,竟然是他!他不是在二十年前进入酒神门庭了吗?”

“刚才他说什么?奉令而来?奉的是谁的令?”

“布衣探花曹文安,乃是酒神门庭的人,奉令而来,会是谁人之令?天下之间,谁能命令他?”

一时间,人群惊呼,喧呼四起。

凌家族老闻言,脸色一变,凶狞的面孔都是猛地僵滞。

决然杀意,都是骤然凝结,扑出去的身影,戛然而止。

曹文安道明身份,瞬间让他投鼠忌器,再不敢轻易擅动。

布衣探花曹文安,世人皆知其名。

且曹文安口称奉令而来,若是凌家执意杀人,必然留下祸根。

“哎!”

凌家府邸,内堂深处,凌天铭隔院相望,也是忍不住叹息。

机会错过了!

身份表明,凌家便不得造次!

吸了口气,凌天铭一甩袖袍,冲着旁边伺候的管家示意了一眼。

管家会意,默不作声的退了出去。

而在府门外,人潮唏嘘,热议不减。

许多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孙逸,惊疑之色,尽显在外。

“布衣探花曹文安在此,保护那个少年,那么,那个少年是什么身份?”

“嘶!能值得布衣探花亲身保护,寻常人怕是没那资格?莫非……是神门子弟?”

“神门子弟?”

霍然,全场惊哗,许多人都被这个猜测吓了大跳。

法身高人被世人尊为神灵,法身门庭则被世人称作神门。

揣测纷纷,一时间,人群惊呼更甚,看向孙逸的眼神,都是更加敬畏,暗生惊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