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一章 敌人的敌人是朋友/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逸离去,围堵凌府周围的人群也是一拥而散。

但都城热议,却是并未停歇。

争议纷纭,不断持续。

凌家声威,蒙受影响,导致整个凌家都是掩上了一层灰霾。

凌家府门,塌陷的废墟被清扫,仆役正在修缮门庭,整修院墙。

凌家大堂,高层列坐,一片沉肃。

孙逸势逼凌家,激怒了不少凌家人。

上下齐心,皆忍不住同仇敌忾,愤慨至极。

“狂徒小儿,必死无疑!”

“如此狂悖,绝不能容!”

“他若不死,凌家声威必然大跌,何以颜面示天下?杀!”

诸多高层表态,要杀掉孙逸。

“既然他挑明了矛盾,又一路与何浩那个孽障同行,便表明了要执意与我凌家为敌。如此,留他作甚?”

“即便他有酒神庇护又如何?如此肆意妄为,必引公愤,当诛!”

“死磕到底,绝不容恕!”

一些老人都是恨怒欲狂,杀意森寒。

凌天铭坐在主位,脸色深沉,不苟言笑,难看可怖。

耳闻着高层的议论,他的眼神不断起伏,波澜不断。

孙逸的行为,无疑彻底激起了他的杀意。

只是,如何杀,却让他百般纠葛。

如今孙逸挑明了矛盾,当着天下人的面,与凌家撕破脸皮,不留余地。

凌家再想暗中使坏,便不再方便。

以前凌家各种阴谋诡计,层出不穷,针对孙逸。

凌家仗着的不仅是底蕴深厚,以及祖辈辉煌,更是因为天下人都不清楚孙逸与凌家的恩怨。

所以,离间、挑唆、借刀等阴谋残害,凌家足以推脱。

即便酒神门庭知晓,事后清算,凌家也足以推脱。

凌家毕竟势大,酒神门庭想要审判,也需要合理借口,需要向天下求证。

否则,随意杀人,酒神门庭都要忌讳天下悠悠之口。

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

反之,失民心者,必然失势。

当初邹氏暗算孙逸,便是渐失民心,最终功败垂成。

赵忠仁得以审判邹氏诸多骨干,便是得民心,顺应天下,才足以稳操胜券。

如今,凌家面临的状况同样如此。

所以,当孙逸挑明了利害,激发了矛盾,撕破了脸皮。

凌家便再不能轻视孙逸,离间、挑唆、借刀等阴谋诡计,不得擅用。

毕竟,孙逸有损,傻子都会牵扯到凌家身上。

不止如此,凌家还得防备,被仇家利用这个矛盾,暗害孙逸,从而嫁祸。

到时候,凌家便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冤屈。

所以,孙逸这次行径,在旁人看来鲁莽,但在局中人眼里,却是聪明得很。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孙逸若不揭开矛盾,凌家种种诡计,足以让他防不慎防。

现在,孙逸大可以高枕无忧,不必担忧凌家暗算。

相反,凌家还得暗中保护,提防敌手嫁祸。

而凌家想要斩杀孙逸,便只有如孙逸所言,光明正大的来。

想到这些,凌天铭的脸色如何能够好看?

“家主,下命令吧!我愿以命换命,去杀了孙逸!”

这时候,有人起身,向着凌天铭请命,杀意森然。

凌天铭微微挑眉,看了那人一眼,便收回了目光,漠然不言。

杀?

他倒是想,但这样去杀,必遭构陷。

凌家势大,但能与之分庭抗礼的半神世家并非没有。

白家,便是其中之一。

若敢妄为,对方必然不会错过机会,落井下石。

如今凌家处在风口浪尖,一切言行,绝不能忽视。

看着凌天铭沉默,那人顿时急眼,扼腕道:“家主,别再犹豫了,请您下命令吧!为了凌家,我这条命在所不惜。”

凌天铭微微皱眉,看向那人,眼神很是不悦。

“坐下!”

斥喝了一声,凌天铭仍未同意,暗思对策。

“家主!”

那人不甘不愿,极力坚持。

“杀孙逸,我心甚慰。凌家之人,皆如你这般无畏,乃是凌家之福。但……”

凌天铭漠然地看了那人一眼,道:“若不动脑子,莽撞胡为,便不是为凌家尽忠,而是为凌家招灾。”

说着,凌天铭将所思所虑讲述了一遍。

那请命之人顿时哑口无言,坚持的态度松懈了下来,最终一脸羞惭的颓坐了回去。

但旁边有人愤慨,忍不住问道:“那我们就这样坐视,任由他嚣张跋扈,不断诋毁吾族不成?”

“坐视那不可能!”

凌天铭眉头微皱,漠然说道:“此子,杀,是必然的!只是,恃强凌弱的手段,不能再使。”

“那家主打算怎么安排?”

有人追问,一脸惊奇。

凌天铭微微沉默,随即漠然道:“便如他所说,光明正大的杀!”

“家主的意思是?”

众人惊疑,揣揣不安。

凌天铭嘴角微抿,冷笑起伏。

……

“哈哈哈!痛快!”

浮庭都城,‘缘来客栈’内,何浩捶桌大笑,一片欢愉。

孙逸、曹文安、何思玲与何思珑,以及云扬围坐四周,皆都一脸笑容,轻松愉悦。

“孙兄此举,妙!妙不可言!”

云扬倒了杯茶,向孙逸举杯示意,不禁称赞道:“势逼而去,不仅一泄怨愤,更让凌家吃了个哑巴亏。”

孙逸灌了口酒,淡然一笑,不以为意。

何浩笑了好一会儿,才收敛下来,称赞道:“孙兄弟这招,妙处远不止这些。”

“激发矛盾,撕破脸皮,还让凌家投鼠忌器,再不敢轻举妄动。以前的那些离间挑唆等阴谋诡计,都得消停,不敢擅用。”

“甚至,为了提防仇家嫁祸,凌家还得严加戒备,暗中保护我们的周全呢。”

“这一招,看似莽撞,实则英明!”

说着,何浩都是竖起了大拇指,看向孙逸的眼神,满是钦佩。

“孙兄弟,老哥现在是彻底相信,你能给老哥一个报仇雪恨的机会。”

早前他还有些忐忑,忧心忡忡,现在便是彻底放下了悬着的心。

孙逸与凌家彻底激发矛盾,双方显然再无调停的机会。

到时候,迟早会有兵戎相见的一天。

届时一挑凌天佑,指日可待。

想到这些,何浩一颗心都是忍不住激动,感觉到血脉偾张,看向孙逸的眼神,感激更浓。

“真看不出来,臭混蛋居然这样聪明呢。”

何思珑吃着糕点,耳闻着何浩对孙逸的称赞,也是忍不住的拍着孙逸的肩膀,囫囵夸奖:“嗯嗯,不错!越来越有本姑娘的睿智啦!”

“别瞎胡闹!”

何思玲在旁笑骂,没好气的捏了捏何思珑的脸蛋儿,道:“这么多吃的,还堵不住你的嘴呀?”

“略略略,姐姐偏心,重色轻妹!”

何思珑吐了吐沾满糕点的舌头,一脸嫌弃地瞪了何思玲一眼。

然后端着糕点,跳下长凳,挤进了何浩的怀中。

“哈哈哈!”

众人皆被何思珑的俏皮逗乐了嘴,何思玲则是闹了个大花脸,俏脸迅速酡红。

一番笑闹,曹文安放下茶杯,收敛了笑容,认真道:“孙老弟此举虽然妙不可言,但却也夹杂着不少弊端。”

“今日势逼而去,凌家必然怀恨在心,对孙兄弟会更是仇视。只怕日后算计,会更加阴狠,不遗余力。”

世间事,利弊相依,福祸同存。

孙逸势逼凌家,一时爽快,却也遗祸久远。

但是,那有何妨?

孙逸灌了口酒,淡然摇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凌家算计会怎样,我不惧。只要他们光明正大的来,我大可以见招拆招的应付。”

“虽然繁琐,麻烦不断,但比起以前的阴险算计,暗中使绊子更轻松许多。”

“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不外如是。”

这番态度,深得众人赞同。

“不错!”

何浩最先称赞,道:“以前的凌家,总是躲在暗处,让人防不慎防。如今全都浮在水面上来,一切明了,更便于分析与提防。”

云扬连连点头,附和着何浩的话。

曹文安却是摇摇头,淡然道:“远不止这些!”

他沉吟了下,讲述道:“浮庭都城,势力众多,彼此牵扯,错综复杂。凌家虽然贵为半神世家,但在庭都也不是只手遮天,一家独大的。”

“与之比肩的,还有一些世家门庭。其中,不乏与凌家互不对付的。”

“我所担忧的,便是那些与凌家有怨的,暗施诡计,翦害孙兄弟,从而嫁祸。”

“届时,孙兄弟要防备的不仅是凌家的针对,更有诸家的暗算。”

此话倒是句句在理,深得众人之心。

只是,众人都没在意。

何浩淡然笑道:“那些暗算,不应该由凌家去提防吗?如今矛盾揭露,凌家焉能不防?”

“凌家应该比我们更清楚,一旦孙兄弟无辜受损,局势对他们会更不利。”

曹文安颌首回答:“何兄话虽不假,但就怕凌家防不慎防,从而错漏。”

“此话有理!”

孙逸顿时点头,赞同着曹文安的态度。

“以后,还是要多加小心,不能轻怠。”

孙逸灌了口酒,略作思虑,便是讲道:“这样,文安兄给我讲讲庭都诸家,我且逐一拜访。敌人的敌人,也可以是朋友。若是他们真的有心,岂不合则两利?”

曹文安闻言,微微一怔,随即颌首同意。

而在这时,客房外响起敲门声,打断了屋内话题,引得众人心弦紧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