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三章 群英会/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逸势逼凌家,消息持续飞扬,经久不绝。

凌家声势太大,从未遭遇这样的处境。

传承千年,底蕴之大,引世人敬畏。

孙逸势逼而去,可谓破天荒,自然被人传颂。

庭都各地热议纷飞,阔论不休。

消息很快传入了酒神山,被人通禀给贺德隆。

悬崖畔,大殿内,贺德隆斜靠在座椅上,聆听着金甲神卫的禀告,一张脸都是微微笑了起来。

“臭小子,倒是挺果决的!”

得知全部经过,贺德隆不禁笑骂了声。

势逼凌家,看似鲁莽,实则精细。

恐怕凌家如今正焦头烂额,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吧?

毕竟,这样激发矛盾,对凌家有百害而无利。

现在的凌家,已然被推向了风口浪尖。

堂堂半神世家,传承千年,天下屈指可数的霸主级势力,却被一介开窍境小子登门凌压。

传扬出去,凌家不愁才怪!

想到这些,贺德隆不由笑开了嘴,大灌了口酒。

“凌家近些年,有些膨胀了,也是时候该被压压了。”

啧啧嘴,贺德隆轻笑了声。

金甲神卫垂立在旁,闻言道:“大人,孙逸此举虽然一时爽快,但也后患无穷,需不需要做些防备?”

贺德隆摇摇头,道:“年轻人的事,便让年轻人自己去处理。”

金甲神卫不禁忧虑,道:“可是,庭都鱼龙混杂,势力交错,他一介开窍境,恐怕……”

“不要小看那小子咯!”

贺德隆摇头一笑:“那小子可不是省油的灯,会明白该如何自处。另外,文安在他身旁,便足以让他游刃有余。”

布衣探花曹文安,世人皆知其名,更清楚他现在的背景。

但凡不傻,天下人便明白孙逸的背景。

所以,只要曹文安在,就是对孙逸最大的支持。

无形中的势,足以威慑诸多宵小。

这也是孙逸敢光明正大势逼凌家的原因!

金甲神卫闻言,这才心安,没再多说。

贺德隆灌了口酒,淡然一笑:“若是他连这点考验都经不住,那便也是老祖看错了人,更不必在意了。”

金甲神卫颌首恍然,垂首沉默下来。

“对了,审问得如何?”

贺德隆灌了口酒,随即询问金甲神卫。

“回大人,四祖大人正在审问,相信不日即可得出消息。”金甲神卫躬身回答。

“老四?”

金甲神卫口中的四祖大人即是贺德恩。

贺德隆微微挑眉,讶异道:“这臭小子瞎凑什么热闹?”

臭小子……

金甲神卫嘴角微抽,堂堂四祖大人,居然在三祖大人口中沦为乳臭未干的毛孩子了。

那可是威震天下的半步法身,世人莫不敬畏。

但想着人家亲弟兄,金甲神卫也不敢插言,只得微微垂首,假做未闻。

贺德隆疑惑了句,便没在意,挥挥手,屏退了金甲神卫。

而在酒神山,刑狱。

贺德恩背着手,在狱中踱步,笑吟吟地看着狱中狼吞虎咽的二人。

那二人分别是一位年轻人和中年男子,此刻皆都蓬头垢面,满身狼狈。

他们正是当初设计暗害孙逸的二十一,以及贿赂乔兴业杀人灭口的信使。

被贺德恩押回酒神山,关押在刑狱内。

修为全废,沦为普通人。

饿了他们好些日子,早已饥肠辘辘。

贺德恩带来种种美食,二人顿时如蒙大赦,忍不住的狂吃海喝。

看着二人狼吞虎咽,贺德恩背着手来回踱步,淡然笑道:“怎么样?考虑清楚没?只要你们如实交代,谁人背后指使你们的,那么,以后你们天天都可以吃到这些。”

“如果你们表现得好,愿意指证幕后指使,老子敢保证,给你们在酒神门庭安排个差事。”

“你俩可想清楚,你们背后的主子厉害,还是酒神门庭更胜一筹。”

“你们都是聪明人,无须老子说得太明白吧?”

年轻人和中年信使顿时咽了口唾沫,拼命的灌了口肉汤,抬头怯怯地看着贺德恩。

贺德恩驻足,停下踱步的身影,俯视着盘坐在地的二人,笑吟吟的道:“如果你们反对的话,便应该清楚,只要酒神门庭愿意,可以有上千种方法让你们老实服从。”

“而且,酒神门庭已经清楚幕后指使是谁,只是考虑到天下悠悠之口,才需要你们指证。若是你们不愿意的话,倒也无须那么麻烦。”

二人闻言,对视一眼,皆都苦涩不已。

“大人,非是我们不愿意服从酒神门庭,实则是,我们的脑袋里,都被种下了禁咒。一旦暴露,便会激发禁咒,魂飞魄散。”

年轻人跪伏在地,垂泪回答。

“这个简单!”

贺德恩淡然挥手,道:“起来!”

年轻人战战兢兢的站起来,一脸畏怯的看着贺德恩。

却见贺德恩取下酒葫芦,抿了口酒,随即噗的一下喷了出来。

水滴猛地沸腾,化作倾盆大雨般。

狱中虚空扭曲,天地元气疯狂汇集,融入水滴,迅速凝聚。

转眼间,半空间的水滴凝聚成一个晶莹剔透的‘封’字。

“疾!”

贺德恩抬手一指,点在了‘封’字上。

‘封’字顿时飞向年轻人额头,瞬间浸入识海,消融不见。

年轻人刹那间感觉到识海一阵清凉,有种被清泉荡涤的舒畅。

然后,忍不住浑身一颤,打了个激灵。

“现在可以说了!”

这时候,贺德恩灌了口酒,放下酒葫芦,淡然示意。

“真的吗?”

年轻人脸色一凝,有些惊疑。

“怎么?老子还至于诓骗你吗?”

贺德恩不屑地嗤笑了声,引得年轻人揣揣不安。

微微沉默,年轻人试探性的想了想,结果发现禁咒居然没被触发。

紧绷的心弦顿时松缓,年轻人一脸喜意。

霍然抬头,看向贺德恩,微微咬牙,决然道:“指使我的是……凌家。”

……

群英会,顾名思义,即是一群英杰天骄的聚会。

英雄楼借庭试之际,广邀庭都各路英杰,以及赶赴而来参与庭试的八方天骄,共同集会。

意在友好切磋,相互印证。

各路英杰,八方天骄纷纷响应,如约赴会。

鲜有人会选择推拒,更少有人会漠视。

英雄楼,乃是天下公信力极强的组织,时常排列出各种榜单,品评天下杰出人物。

一般而言,能被英雄楼邀请赴会,都是一种荣誉。

所以,诸多年轻人趋之若鹜,十分向往。

另外,若被英雄楼品评看好,更会天下扬名,海内外皆知。

因此,即便是那些世家大族,半神子嗣,都会莅临到场。

声名威望,乃是他们极为重视的。

那将代表着他们在族中地位,关系着未来前途。

所以,每届群英会,英雄楼人满为患,座无虚席。

不分男女,但凡资质卓绝之辈,皆可参会入席。

孙逸和云扬在英雄楼的邀请下,盛情难却,最终决议前来。

群英会,对天下人而言,是扬名的机会。

但对孙逸而言,也是他了解天下英杰的机会。

庭试在即,正好见识一下庭都天骄,以便反省自身,斩获武试状元能有几分把握。

来此之前,据曹文安介绍,庭都盛名在外的年轻天骄,有‘双雄’、‘四俊’、‘八杰’、‘十英’。

这些噱头,自然都是英雄楼标榜。

所谓的双雄,即是指庭都最强的两位年轻人物,可成雄才,前途不可限量。

四俊,则是仅次双雄的人物。甚至,不相伯仲,或可争锋。

八杰即是名声稍次四俊的人物,十英则是八杰之下的天骄。

这二十四个人,号称浮庭最强大,最有资质,最杰出的年轻人物。

他们或出身半神世家,高贵不凡。

又或孑然一身,出身低贱。

各不相同,但都威凌同代,鲜有人可撄锋。

据悉,每一位的年龄,都在二十岁以内。

以英雄楼的评价,他们皆有问鼎绝巅,证道法身的潜质。

这样的人物,孙逸倒也想见识。

据曹文安讲述,这些年轻天骄都未参与庭试,准备在今年一举斩获状元,成为法身门徒。

若是如此,这些人物,都将成为劲敌。

所以,孙逸自然不敢怠慢,需得来见识一眼。

群英会,设置在一片宽敞的林园内。

这片林园是英雄楼开发的私人园林,栽种着银杏花,常年用以开办群英会。

因此,久而久之,这片林园便被世人称作‘英雄林’。

时值半秋,英雄林一片金黄。

孙逸携同云扬一起,手持请帖,赶来英雄林。

将请帖递给门侍,一番检查,便被迎请入内。

走进林园,抬眼望去,一片昏黄的颜色,像是走进了黄昏的疆场。

树木成林,枝叶飘扬,别有一番风采。

孙逸与云扬对视一眼,便是沿着小道走向林园深处。

依稀间,可以听闻谈笑声,争议声,探讨声,私语声。

喧嚣的气氛,早已铺展,渐渐嘈杂。

孙逸并没有声张,和云扬走进深处,寻了处僻静边缘的空位入座。

他俩并没有想过扬名,纯粹前来见识一下天下英杰。

所以,也就没有什么想要出风头的念想。

毕竟,孙逸贵为人族校尉,声名早已远播,无须英雄楼吹捧。

云扬性情沉稳,不骄不躁,更清楚木秀于林的利弊。

所以,更不愿强出头,随同孙逸一起。

二人入座,吃着英雄楼准备的灵果,喝着灵茶,坦然自若,静观八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