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章 激流暗涌/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年轻人锋芒毕露,气势凛冽,快步走来。

云扬看在眼中,眉宇微蹙,目光凝重。

对方的态度,并不像是求指教的样子,反倒更像是一种挑衅。

并且,此人绝非寻常之辈,一身血气旺盛如海,精气磅礴。

走动时,步伐沉稳,体内隐有轰鸣声。

那是元力与血气交感,流转的动静。

此人修为绝对已经开窍圆满,在满场天骄之中都非泛泛之辈。

云扬微微凝重,环视四周,随即看向了阮义,道:“能否借把剑?”

他空手而来,并没有携带佩剑。

原本他是没打算参与纷争的,是准备与孙逸坐视风云的。

但英雄楼的彩头实在太稀珍,让他抵不住诱惑,临时改变了心思,决意一争。

若得一枚蕴神丹,庭试之时,他将更有把握扬名立万。

阮义闻言,含笑颔首,随即冲着一名门侍示意了一眼。

门侍会意,取来一柄长剑,捧近云扬的面前。

“多谢!”

道了声谢,云扬接过了长剑,轻挽剑花,试了试手感,颇为合适。

随即长剑轻提,剑指走来的年轻人,淡然颔首:“请!”

年轻人眉宇微皱,脸色冷峻,徐徐提剑,迎视着云扬。

二人对峙,眼神皆一片凝重,锐气勃发。

气势交感,彼此交锋,整个会场都是遭受波及,气氛渐渐沉闷压抑。

许多天骄英杰都是屏住了呼吸,眉眼凝重,紧盯着他们。

韩青云端起茶杯,微微抿了口茶,眼中厉色闪烁,波澜起伏。

蒋庆语摩挲着盘龙棍,微微凝眉,注视着会场中央,观望着云扬与年轻人。

彭祖航、寇杰与寇彦两兄弟神色各异,同样没有错过。

即便霍思宇桀骜张扬,都没再无视,紧紧端详。

会场边缘,孙逸放下了茶杯,脸色微微沉肃,同样无暇分心,紧盯着会场中央。

场中的交锋,让他感觉到了不妙。

年轻人的气势,明显十分凌厉,犹在云扬之上。

面对此人,云扬恐怕压力不小。

韩青云的授意,不知道会是什么意思。

故意?

还是纯粹的试探?

孙逸瞥了韩青云一眼,心思纷飞。

“嘿嘿,孙兄,你那朋友,会有麻烦啊。”

白俊书抿了口茶,低声一笑。

“白兄知道些什么吗?”

孙逸微微挑眉,看了白俊书一眼,询问道。

白俊书收拢折扇,淡然摇头:“嘿嘿,那人明显不是庸手,得人授意而来,恐怕……”

“白兄什么意思?”

孙逸目光一闪,脸色微凝。

白俊书嘿嘿低笑:“孙兄与韩家有仇?”

“无仇!”

“那便是有怨?”

“也无怨!”

“那为何韩青云会有此授意?总不能,是嫉妒孙兄朋友的本事吧?”

白俊书嘿嘿一笑,折扇甩开,轻轻摇动,道:“孙兄朋友的本事虽然不差,但比起韩青云,料想还是略输一筹。”

“韩青云虽然善妒,但以他的本事与声望,应该不至于如此,孙兄以为如何?”

孙逸没有说话,白俊书的话外弦音,已经给予了提示。

有人在故意针对!

或者,韩家在针对云扬。

可是,云扬与韩家,有什么恩怨?或者间隙不成?

思及于此,孙逸暗暗警惕,多了几分戒备。

群英论武,只怕没想象中简单。

而在孙逸和白俊书交流之际,云扬与年轻人终于交手。

对视片刻,气势攀升巅峰,年轻人一声断喝,挥剑而动。

剑光如潮,延绵不绝,翻滚而起。

剑气顿时沸腾,肆虐天地虚空,盖压八方。

会场中央仿佛化作了剑气世界,四周充满了滔天剑气。

凛然的气势,锋芒毕露,将桌椅板凳都是切开了道道剑痕。

云扬没有退让,也没怯场,迎击而上。

长剑轻挽,一片剑花浮映出来。

天地元气汹涌,凝聚而来,剑花化作实质,绽放了花蕊。

“疾!”

扬剑轻点,剑花爆碎,猛地迸溅开去。

一缕缕剑气,簌簌而动,劈向了年轻人的如潮剑光。

那些剑气延绵不尽,飞扬飘舞,像是漫天花瓣,美轮美奂。

剑气扑簌掠动,宛如下起了一场花雨。

“嗖嗖嗖!”

漫天都是破空声响,交击四起。

密集的剑气坠入剑光内,如雨如瀑,掀起凛冽的劲气沸腾,整个会场都是一片悸动。

许多天骄英杰眼帘眨动,隐隐生畏。

二人交锋,一触即发。

剑光弥漫,剑气纵横,彼此肆虐,奔腾不息。

两人的身影在会场来回,掀起残影连连,带起劲风滚滚。

许多人都是倍感压抑,呼吸都是逐渐滞碍,有种沉闷感。

转眼之间,二人便是交手上百回合,

年轻人不断施展各种武学,剑技出众,凌厉又狠辣,逼人至极。

云扬见招拆招,怡然不惧,寻住机会偶尔反击,同样凌厉。

彼此来往,纵横交击,难分难解。

时渐推移,二人的脸颊额头都是见汗。

竭力应战,棋逢对手,显然是消耗极大的。

渐到最后,二人的恢复都跟不上了消耗,渐渐不支。

反应、力量、气势、速度等都大幅度削减。

这种时候,人群关注更加紧密。

越到最后,越引人期待,激动万分。

二人的胜负如何,广为热议,引起不少天骄英杰的纷争。

对决开始,二人的表现皆都不凡。

云扬无论是从气势、力量、反应、速度、武学等各方面而言,都比较出众。

满场许多人,都自问比之不及。

但对手同样不差,各方面与他持平,甚至在武学方面,略胜一筹。

对方所施展的武学,明显更加精妙,颇具奥义。

所以,在同样的竞争之下,对手更加轻松。

“云扬应该会输吧?”

“那名年轻人随同韩青云而来,料想应该是韩家庶出人物。所修武学,以及见识等各方面犹胜云扬,胜算无疑更大。”

“云扬何许人也?从未耳闻,庭都似乎并没有此人。”

“籍籍无名之辈,怎可能胜过韩家俊彦?”

人群纷议,窃窃私语,场面逐渐喧嚣。

原本压抑无声的人潮,都渐渐嘈杂。

韩青云微微耳闻,嘴角微抿,闪现起不屑一顾之色。

瞥了云扬一眼,随即目光微扬,看向了孙逸。

那双目光,异色闪现,精光凛冽。

孙逸有感,微微扭头,迎视而去。

四目相对,孙逸感觉到了韩青云眼中暗藏的锋锐之色。

对方,是冲他来的?

孙逸眉眼微眯,暗暗惊疑,警惕顿生。

他细细思索,发现自己似乎与韩家并没有纠葛。

进入神域以来,似乎也没有什么交集。

开罪的人,也与韩家没有什么牵连。

难道,韩青云认出了自己,所以嫉妒?

种种揣测,在孙逸脑海纷飞,让他思绪难宁。

而在他与韩青云对视之时,场中局势瞬息万变。

原本焦灼僵持的局面,突然逆转。

云扬奋起,逼近年轻人面前,折剑上前,左右齐出,杀了过去。

他放弃了剑招,以最原始直接的方式迎击对方。

云扬一改套路,顿时让年轻人猝不及防,手忙脚乱起来,不知该作何应对。

仓皇退避,暂避其峰,想要闪躲,从而稳住局势。

但云扬如跗骨之蛆,如影随形身法施展开来,穷追不舍。

年轻人一退再退,终于是丧失了主动权,难以逆转局面,无法把握局势。

最终,被云扬接连强攻,死命压制。

力敌三十多个回合,终于被强势挫败。

断剑刺穿他的肩胛,让他半边身子都是软了下来,丧失了力量。

一拳打出,年轻人被轰飞了出去,踉跄着倒退出去十余米远。

最终站稳脚跟,捂着被断剑贯穿的肩胛,暗暗嘶痛。

鲜血顺着断剑前后嘀嗒,将半边身子都是染得猩红。

衣袍都被浸湿,惨不忍睹。

“嘶!”

人群顿时大吃一惊,倒吸冷气。

许多人颇感惊异,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原本年轻人略占优势,被人看好,没想到转眼间局势突变,迅速落败。

不少人扼腕叹息,为年轻人感到惋惜。

“还是缺乏果敢!”

有人眼尖,看出了关键。

年轻人之所以输,便输在了果决的魄力。

相较之云扬,年轻人缺乏果敢的气魄,不敢搏命。

云扬则是多番游历,见惯生死的人。

关键时刻,以命搏命,气势骤升,震慑住了年轻人的气势。

从而逆转局势,强压下了对方,然后穷追猛打,强势获胜。

击败年轻人,云扬吐了口浊气,一身大汗淋漓,衣袍都被浸湿。

看着手中仅剩半截的断剑,云扬暗道侥幸。

若是年轻人在最后关头能够稳住心态,从容稳守的话,他便坚持不了多久。

穷追猛打的消耗是极大的,他俩厮杀数百回合,彼此早已精疲力竭。

持续下去,谁先坚持不住,谁就输了。

最后取胜,全靠毅力。

所幸,云扬的毅力,更比年轻人犹胜一筹。

“承让!”

浊气吐尽,云扬微微抱拳,随即扭头看向阮义,歉疚一笑:“抱歉,这剑,怕是还不了了。”

阮义微微摇头,淡然笑道:“能观云兄之风采,区区一把剑,算得了什么。”

“多谢!”

云扬抱拳致谢。

随即丢下长剑,看向了场中,准备迎接下一场。

再胜几场,一枚蕴神丹,将要入手。

想到这些,云扬的眼神都是泛起了波澜,微微炙热。

然而,念头刚起,韩青云便是放下了茶杯,徐徐站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