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三章 狂名惊四方/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咔嚓!”

背部着地,沉重的力量汹涌撞击,韩青云脊背骨头都是被撞得断裂开。

恐怖的劲力不断肆虐奔涌,更将他一身脏腑,穴窍破坏得淋漓尽致。

一锤之力,可谓重伤!

这般伤势,哪怕有着灵丹妙药疗养,没有一两个月只怕也是恢复不了。

“嘶!”

人群见状,倒吸凉气,惊哗难安。

许多人都是瞪大了眼睛,紧缩着瞳孔,神色剧变。

“天呐,韩青云败了?”

“败得如此彻底吗?连半点反抗之力都没得?”

“被压得好惨!输得好冤啊!”

“青面兽韩青云,名满庭都,居然败在了一位无名小卒手上?还输得如此凄惨,伤得如此沉重?”

“那人到底是谁?居然有这样的实力?庭都似乎从未出现过,没有见过他的真容。”

人群喧哗,纷议四起。

许多人看向孙逸,饱含审视。

一双双目光,在孙逸的脸颊盘旋徘徊,充满了疑惑。

哪怕霍思宇都是眉宇紧锁,看向孙逸的眼神,饱含凝重。

蒋庆语、彭祖航、寇杰与寇彦兄弟都是眉眼微眯,眼神闪烁,波澜起伏。

甚至,哪怕熟悉孙逸实力的云扬都是微微惊震,唇齿微张,布满讶然。

他在韩青云手中都没有任何抗衡之力,孙逸却足以强势倾轧韩青云。

这是否表明,孙逸的实力,犹胜他许多?

可笑,他以前还觉得孙逸只是比他强胜一筹。

现在看来,倒是自己井底观天了些。

云扬不禁轻叹,满含无奈,今年庭试,纷争将无比激烈啊。

然而,孙逸却是波澜不惊,没有在意各路天骄,八方英杰的纷议。

他收敛了声势,一脸漠然的走近了韩青云的身前。

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仰躺在地,四肢瘫软,难以动弹的韩青云,杀意凛冽。

“伤我朋友,我并不介意!公平对决,他技不如人,受伤乃是常理!”

孙逸俯视着韩青云,漠然道:“但是,他已认输,自认不敌。而你不甘罢休,仍然穷追猛打,誓要杀他。我且问问,你到底是何居心?”

“嘶!”

孙逸的态度,引得不少人惊异。

“好张扬的个性,镇压下韩青云,再来质问,够狂!”

不少人暗暗钦佩,惊震连连。

一般人若是遇到这样的状况,都是先质问,辨明道理。

说不过,再动手。

孙逸倒好,镇压了再说。

这种态度,无疑是对自身实力自信的一种表现。

韩青云被镇压在地,难以起身,面临孙逸的质问,脸色更是铁青难看。

“成者王者败者寇,你比我强,有种便杀了我就是,何必废话!”

韩青云漠然咬牙,傲然哼道。

倒是够硬气的!

不少人眉宇挑动,暗暗敬服。

韩青云够狂,但却也有狂妄的资本。

孙逸微微眉眼,俯视着韩青云,漠然的脸色杀意浮现。

“砰!”

孙逸二话没说,抬腿一脚,直接将韩青云半边身子踩得粉碎。

骨骼与血肉化作碎沫,一片模糊。

韩青云半边身子都是破烂不堪,鲜血淋漓。

“啊!”

顿时,哪怕韩青云足够硬气,都是忍不住惨叫起来。

“杀你,如屠狗!”

孙逸漠视着韩青云,冷然道:“在我面前,你逞什么硬气?”

“哗!”

孙逸的话,直接引爆全场,无数人都是惊哗失声,骇然惊绝。

哪怕是彭祖航、霍思宇这些人物,都是脸色一变,瞳孔紧缩。

笑笑书生白俊书都是收敛了笑容,眉宇紧皱,一张脸色布满惊异。

杀你,如屠狗!

这番话有多狂,明眼人都听得出来。

若是他指的是寻常人,以孙逸的实力倒也无可厚非。

可是,他指的那人,可是名满庭都的十英人物啊。

青面兽韩青云,冠绝同代,二十岁以内的人物,除了名满庭都的,几乎无人是其对手。

其潜力深远,未来大有机会成就半步法身。

可是,在孙逸眼中,居然如此的不值一提。

杀你,如屠狗!

这是赤‘裸’裸的蔑视啊,一代天骄,冠绝同代的年轻人物,在孙逸眼中居然跟狗一样。

这得有多狂妄,才能说出如此话来?

哪怕是霍思宇足够张扬,寇杰与寇彦兄弟素来嚣张,此刻都是倒吸凉气,惊震不已。

孙逸的狂,比他们更甚。

“此人到底是谁?居然敢如此蔑视青面兽韩青云。”

“他到底什么身份?有何来历,敢如此小觑天下英杰?”

“谁认识他?”

许多人喧哗起来,难以宁静,掀起骚动。

各路天骄,八方英杰,手指着孙逸,热议纷纷。

阮义眉眼微眯,精致的脸颊浮现深思,凝望着孙逸,默然未语。

但他微微挥手,冲着一位门侍打了个招呼,那位门侍会意,悄然退去。

会场中央,韩青云瘫倒在地,痛嘶连连。

耳闻孙逸的蔑视,他顿时脸面潮红,布满血污的脸孔骤然凶狞起来。

“王八蛋,你敢辱我!”

韩青云暴怒,恨杀欲狂,挣扎着想要爬起身来。

“啪!”

然而,回应他的是一道狠辣的巴掌。

孙逸抬手一掌抽碎了他的满口牙齿,打得他半边脸都是肿胀起来。

“放肆!”

“大胆狂徒,放开青云少爷!”

眼看着孙逸如此霸道,随同韩青云而来的随从顿时纷纷暴怒,群拥而起。

一个个刀兵齐出,恨怒欲狂,杀意森寒的朝着孙逸扑来。

孙逸漠然回头,看向那些人,冷声道:“不想死的,滚远点!”

“找死!”

“狂徒焉敢造次!”

那些人浑没在意,反倒怒火中烧,杀意更浓。

“杀了他!”

“救青云少爷!”

一个个飞扑而起,刀兵齐出,朝着孙逸杀了过来。

凛然的气势交织而起,笼罩孙逸,要将孙逸绝杀在内。

各路天骄,八方英杰没有动身,漠然凝视,紧张关注。

阮义也没阻止,背手而立,平静观望着。

那些人更是气焰嚣张,杀意更凶。

孙逸见状,眉眼骤凝,冷然之色更加浓郁。

“既然你们求死,那我就成全你们!”

孙逸不闪不退,反倒主动迎击上去。

“铮!”

腰间响起剑鸣声,天鸢残剑骤然出鞘,掀起一缕红光,撕裂虚空,划破了那些人的咽喉。

孙逸身如鬼魅,来回纵横,迅疾如风,在那些人之间来回穿梭。

短短几个呼吸,孙逸退回了原地。

断剑归鞘,从容不迫。

孙逸漠然转身,再没看那些人,重又看向了韩青云。

“噗通噗通噗通!”

紧接着,接二连三的摔倒声响起,那些扑杀而来的人,纷纷倒地,声息尽绝。

一个个咽喉血流如注,双眼圆睁,死不瞑目。

“死……死了?”

“天呐,他他他他……他居然真的杀人?”

“他竟然在英雄林大开杀戒?我的妈呀,他怎么敢?”

人群惊哗,霍然失声。

诸多天骄,英杰震撼欲绝。

霍思宇都是瞳孔剧变,生起了几分忌惮。

好果决的杀伐!

好狠辣的性情!

阮义都是眉头跳动,清澈透亮的大眼睛,波澜起伏,愈演愈烈。

云扬都是咽了口唾沫,对孙逸的性情,更多了几分认识。

同时,心底不禁感动。

孙逸如此强势霸道,无疑是在为他出头。

否则,以孙逸的仁义性情,断然不可能如此大开杀戒,更不可能这样愤怒。

究其缘由,皆因韩青云誓要杀他,从而被激怒。

云扬深吸口气,记下了孙逸这份情。

场中,孙逸漠然不改,按剑而立,俯视着韩青云,冷声道:“现在,能不能告诉我,为何要杀我朋友?”

“你……”

韩青云脸色狞恶,两眼愤恨至极。

“我再问最后一次,告诉我!”

孙逸加重了语气,漠然斥道。

“休想!”

韩青云顿时哼道:“有种,你就杀了我!”

“你以为我不敢吗?”

孙逸眉眼微眯,按剑的手指微微用力,入鞘的剑轻轻颤鸣起来。

人群见状,纷纷高悬起了心,呼吸局促起来。

那可是韩家嫡系少爷,当代有数的杰出人物。

其身份地位,远不是那些庶出随从可以比拟的。

一旦身死,韩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此人,真的敢杀吗?

不少人心弦紧绷,高度紧张。

哪怕是霍思宇都是目光凝滞,紧盯着孙逸,暗藏惊疑。

若是换做他,韩青云此人他敢重伤,但绝不敢杀。

哪怕霍家贵为半神世家,底蕴与声威犹胜韩家,他同样不敢。

他不认为,面前这个无名小卒,有那胆量。

韩青云若死,庭都必然没有他的立足之地。

甚至,偌大浮庭,都将没有容纳他的地方。

这也是韩青云强势的底气,自信满满,同样不认为孙逸敢杀他。

所以,他才敢硬气,桀骜不驯。

四周人群沉寂,鸦雀无声,噤若寒蝉下来。

全都紧张凝神,瞩目着孙逸的言行。

韩青云见状,哈哈一笑,狞声道:“你敢,那便动手就是!杀了我,且看庭都,你还能不能待得下去!”

“你在威胁我?”

孙逸闻言,眉眼骤沉,按剑的手指骤然紧握住了剑柄,入鞘断剑鸣动声更加狂烈。

“那又如何?”

韩青云傲然狞笑,迎视着孙逸,浑然无惧。

“既然如此,那么,我便送你上路!”

孙逸见状,冷然一笑,天鸢残剑倏然出鞘,划破虚空,撕开血痕,劈向了韩青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