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四章 强势满庭都/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手如电,没有半点停歇与滞碍。

那般架势,杀伐果断,绝非作假。

各路天骄,满场英杰看在眼中,无不惊哗失声,震骇欲绝。

“他真的敢杀啊!”

“我的妈呀,那可是韩家嫡子,当代家主的嫡系子嗣。”

“韩家之主,可是王者人物啊!”

人群惊呼,失声惊异。

许多人都是汗毛乍竖,忍不住悚然,看向孙逸的背影,充满了惊惧。

霍思宇都是瞳孔紧缩,脸色剧变,忍不住惊悸。

好大的胆子!

好果断的性情!

即便霍思宇张扬桀骜,都是难以宁静。

阮义长眉跳动,清澈透亮的眼眸都是狠狠收缩,波澜翻滚。

看着孙逸的断剑划破虚空,劈向韩青云。

锐气喷薄,将韩青云的肌肤都是撕开道道血痕,阮义终于站了出来,急声喝道:“住手!”

断喝的同时,阮义抬手一抖,一枚银针倏然掠出,咻的一下射进了孙逸的天鸢断剑的剑身上。

叮!

一声脆响,孙逸劈下的断剑偏移,错开了韩青云的脑袋,落进了韩青云的胸膛。

“啊!”

虽不致命,但却剧痛难耐,韩青云忍不住惨叫。

孙逸猛然扭头,看向了阮义,眉眼微眯,一双眼神闪烁凛冽。

阮义深吸口气,迎视着孙逸的眼神,不闪不避,沉声问道:“阁下当真要杀他吗?”

孙逸闻言,眼神寒意交织,一双眼神更加冷漠。

他拔出天鸢断剑,凝视着阮义,道:“英雄林有不许杀人的规矩?”

“没有!”

阮义摇头,沉声回答。

“既然如此,我杀他,有何不可?”

孙逸皱起的眉宇松开,凝视着阮义漠然询问。

“他是韩青云!”阮义郑重提醒。

“那又怎样?”孙逸漠然反问。

“他爹是韩甫闾!”阮义语气加重了几分。

“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孙逸波澜不惊,仍旧漠然。

“韩甫闾是王者人物!”

阮义眉头微皱,沉声说道。

“那又如何?”孙逸态度不改。

阮义见状,深吸口气,紧盯着孙逸,郑重讲道:“韩青云是韩甫闾最疼爱的子嗣,在他之上,还有一位兄长,年二十二岁,实力不输双雄人物。”

“你若杀他,韩家必然震怒,不会放过你的!届时,偌大庭都,将没有你的立足之地。”

韩青云的身份,被他一一道破,告知了孙逸。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阮义这是好心好意,在提醒孙逸,三思而后行。

毕竟,韩青云身份非同一般,贸然斩杀,必惹祸根。

哪怕是霍思宇这些半神世家的嫡系子弟,都得郑重思虑,何况孙逸?

毕竟,在众天骄英杰的心头,孙逸不过无名之辈,身份地位远不及半神世家的嫡系子弟。

然而,在人群紧张瞩目时,却见孙逸洒然失笑。

“他笑什么?”

人群讶异,惊疑不定。

阮义眉头皱起,紧盯着孙逸的眼神,浮现凝重。

好一会儿,在人群纷议四起时,却听孙逸淡然嗤笑:“你不是我,你又怎么知道,我会怕韩家?”

“哗!”

这番话,狂妄滔天,引起人群瞬间震动。

阮义更是瞳孔紧缩,脸色剧变,忍不住愤慨起来。

他好心好意提醒,不被采纳不说,反被孙逸嗤笑。

世上怎会有如此狂妄无知的人?

阮义暗哼,不由瞪了孙逸一眼,漠然道:“你真是不可理喻,不识好人心!”

气愤之余,更是本能地跺了跺脚。

那愤慨的架势,尽显小女儿态。

所幸,人群全被孙逸的张狂所吸引,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异样。

“哈哈哈哈!”

孙逸洒然一笑,对阮义的愤慨不以为意。

没再搭理阮义,孙逸重新提剑,脸色恢复漠然,看向了韩青云。

“我要杀人,没谁能拦!纵使天下皆敌,万般艰难,该杀之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漠然冷哼了声,孙逸重又提剑,朝着韩青云眉心刺了下去。

剑气吞吐,洞穿虚空,足以破开山石。

韩青云哪怕修为了得,头颅也绝不会比天鸢残剑更硬。

若是被刺中眉心,必死无疑。

人群瞩目,都是已经麻木,孙逸的张狂,一再的刷新他们的印象。

如今,没谁再敢怀疑孙逸的杀伐果断。

这家伙若是不高兴,不管是谁,照杀不误。

“韩青云死了,只是,我很好奇,此人到底是谁,居然无惧韩家。”

有人唏嘘,惊奇不已。

“庭都之内,绝没有这样一号人物。”

有人摇头,表示不知。

“英雄楼尽知天下英杰,想来是清楚的吧?”

有人质疑,目光看向了阮义。

阮义目光一闪,没有说话。

他并不认识孙逸,但是,以他在英雄楼耳闻过的消息,却已经猜出了孙逸的身份。

除了他,天下同辈,或许没人敢这样张狂。

果然是名不虚传的家伙!

阮义眯眼,暗暗惊异。

但他没有拆穿,没有解释,只是紧盯着孙逸。

心底暗暗祈祷,英雄楼高层快些到来。

韩青云不能死!

至少,不能死在英雄楼的地盘。

否则,韩家必然迁怒英雄楼。

虽然英雄楼不惧韩家,但是,英雄楼素来与世无争,便也不愿与韩家结怨。

这也是阮义劝阻孙逸,提醒孙逸的原因。

只是,提醒过了,孙逸却不在意。

阮义倒是想要动手阻拦,但,必然会得罪孙逸。

若是他的猜测为真的话,那么,得罪孙逸,绝对比得罪韩家更加麻烦。

“小友且慢!”

终于,在阮义暗暗祈祷时,一声急喝,传入会场。

同时,一道人影,飞掠而至,冲向了韩青云。

一手横推,相隔虚空,掀起一股气浪,将韩青云从孙逸的剑下迅速推开。

孙逸一剑刺落,再次落空。

韩青云的性命,再次被保了下来。

天鸢断剑刺入地面,孙逸霍然抬头,寻音望去,看向了来人。

来人倒是认识,彼此有过一面之缘。

对方赫然是周不易,当初的邀请函,便是他亲自送来的。

看清周不易,孙逸脸色骤沉,眼神浮现寒意。

“英雄楼这是何意?”

孙逸冷声询问,脸色颇不好看。

韩青云欲杀云扬,强势霸道,无人约束。

他要杀韩青云时,英雄楼却是屡次阻拦。

这种态度,孙逸岂能不怒?

察觉到孙逸的怒火,周不易走进会场,不顾人群惊诧,急忙朝着孙逸拱手,致歉道:“孙校尉请见谅,有关此事,英雄楼绝没有偏袒的心思。”

“只是,请孙校尉体谅,韩青云身份重大,若是死在此地,韩家必然迁怒英雄楼。”

“所以,为免麻烦,英雄楼才不得不出此下策,代为求情,请孙校尉宽恕韩青云此次罪过。”

“嘶!”

周不易的态度,瞬间引起众人惊震,许多人都是倒吸冷气,哗然失声。

“校尉?”

“那个人是校尉?”

“什么?他是校尉?”

人群震惊,纷纷悚然。

哪怕是霍思宇都是脸色骤凝,瞳孔紧缩,看向孙逸的眼神,多了几分审视。

“不会吧?难道,他就是那个势逼凌家的人族校尉?”

“人族史上最年轻的校尉?是他啊?”

“不会吧?这怎么可能?他是人族校尉?校尉应该是其名讳吧?”

“天呐,若是他是人族校尉,是那个势逼凌家的狂人。那么,他敢杀韩青云,也就没什么稀奇的了。”

各路天骄,满场英杰惊震之余,更也恍然大悟。

一个个看向孙逸的眼神,都是饱含敬畏。

连凌家都敢强势闯入,威逼而去,杀一个望族子弟,算得了什么?

凌家那可是半神世家,且是登峰造极的那种,属于法身门庭下最强的存在。

韩家与之相比,差之悬远。

孙逸连凌家都不怕,会怕区区韩家?

耳闻着人群惊呼热议,韩青云原本桀骜的脸色都是瞬间阴沉下来。

一双眉目骤然狞恶,恨意勃发。

他早知道孙逸的身份,但是,却没在意。

毕竟,他不认为孙逸敢这样明目张胆的杀他。

尽管孙逸势逼凌家,狂名大燥。

但是,杀一位望族子弟,与势逼凌家完全是两回事。

势逼凌家,凌家损失的只是颜面声威,不算死仇,还有和解的可能。

而杀一位嫡系子弟,那就是血海深仇,不共戴天。

况且,他还倍受父亲韩甫闾疼惜宠溺,他若死,韩家岂能轻饶孙逸?

所以,韩青云桀骜不驯,笃定孙逸不敢杀他。

但见识到孙逸的果决,他的信心逐渐动摇,渐生怀疑。

看这架势,孙逸似乎并没有表现出半点的犹疑。

只怕,杀他之心,绝非作假。

而如今看到周不易现身,韩青云松了口气。

再听到周不易的话,韩青云动摇的信心,重又稳固下来,渐渐的沉稳下来。

有英雄楼在,今日,他总算是保住一命。

只要活着回去,他定要再做突破,极尽蜕变自身。

到时候,再来一雪前耻,报仇雪恨。

暗暗咬牙,韩青云眼中厉色都是掩藏不住,恨意交织不绝。

然而,韩青云的庆幸,并没有持续多久。

因为,孙逸接下来的一番话,却是让他浑身骤冷,如坠冰窖。

“宽恕他?抱歉,不可能!”

孙逸微微提剑,漠然回绝了周不易。

韩青云眼中的恨意与怒火,不加掩饰,足以表明留下他会是祸患。

以孙逸的性情,对待敌人,岂会心慈手软?

哪怕英雄楼求情,他也不会饶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