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 奇男儿,伟丈夫/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抱歉,不可能!

果断而坚决的话,引得人群一片呼声,不少天骄都是忍不住惊震,倒吸凉气。

居然一口回绝?

他这是连英雄楼的面子都不给啊?

要不要这样张狂?

不愧是人族校尉,英雄楼这样的组织都可以无视,不顾他们的颜面。

也难怪敢势逼凌家!

不少人暗暗惊震,私语纷议。

各路天骄更是惊惧,对孙逸的杀伐果断暗暗敬畏。

这样的家伙,谁的面子都不给,杀伐之心坚决。

恐怕,神门子弟在他面前,都要遭殃。

以后,只怕都要戒备,小心应对,不可招惹。

不少英杰都是暗暗提醒自己,看向孙逸的眼神都是充满了忌惮。

周不易的脸色都是微僵,脸颊笑容微微凝滞,一时间竟也无言。

孙逸的回绝,出乎他的预料。

原本他还觉得孙逸声名不错,定然会考量英雄楼的处境。

但这番回绝,可完全没有半点考量。

然而,英雄楼却也不敢指责,或者为难。

无论是从情理而言,还是对孙逸的身份忌惮,英雄楼都无话可说。

心底一叹,周不易苦笑一声,只得摇头,准备退去。

然而,在这时候,却听孙逸话锋一转,道:“宽恕他,不可能。不过,念在英雄楼盛情邀约的份上,孙逸自然不会让英雄楼难做。”

霍然,人群讶异,惊疑起来。

纷纷抬头,一脸费解的看向了孙逸。

“孙校尉这是饶恕韩青云死罪了吗?”

周不易脸颊重现笑容,准备离去的脚步停了下来,一脸惊喜的凝望着孙逸。

原本满怀绝望,心如死灰的韩青云也是见到了希望,眼中重新浮现对生的渴望。

他想大喊,准备求饶,却见孙逸突然俯身,一手揪住了他的衣襟。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在人群惊疑不定的瞩目之中,拖着韩晴宇,猛地动身,健步如飞,离开了英雄林。

人如箭矢,飞快消失,连带着韩青云一起离开了英雄林。

“啊!”

很快,英雄林外,响起了惨叫声。

但声音只是一瞬,便戛然而止,没有缠绵徘徊。

惨叫寂灭,英雄林入口处,脚步声响起。

人群瞩目,便是一眼看清,孙逸淡然而归。

在众目睽睽之下,平静无波的灌着酒,坦然而入。

看着孙逸这般姿态,再回想先前那声惨叫,人群纷纷瞪圆了眼睛。

彭祖航、寇杰和寇彦等人直接皱起了眉头,眼神闪烁不休。

白俊书,霍思宇都是脸色骤凝,浮现凝重。

韩青云死了?

韩家当代家主,最宠溺的子嗣被无情斩杀?

他真的杀了?

许多人猛咽唾沫,心神俱惊。

周不易都是面色僵滞,复杂难耐。

以他的修为感观,英雄林外面发生的事情,他自然清晰地捕捉得到。

孙逸完全没有半点犹疑,轰杀了韩青云。

如今韩青云的尸体,就被丢弃在英雄林外,如同一堆垃圾,无人收拾。

“哎!”

周不易暗叹了声,颇感无奈。

孙逸的杀伐果断,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青面兽韩青云之死,更是没有人想到。

名满庭都的十英人物,居然不是孙逸的敌手。

谁能想得到?

同时,众人也对孙逸的实力和性情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这家伙胆大妄为,天不怕地不怕,绝对是个危险人物。

没有一击必杀的把握,绝对不能招惹。

否则,后患无穷!

一些大族子弟,世家后裔,皆在暗暗审视。

周不易眉宇挑动,目光闪烁,波澜起伏,凝视着孙逸重入会场。

人群静谧无声,噤若寒蝉,全都瞩目着孙逸,一语不发。

甚至,许多人都是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出。

似乎,深怕得罪了孙逸。

孙逸走进会场,放下了酒葫芦,看向周不易道:“现在,韩家应该没法迁怒英雄楼了吧?”

“……”

众人无言,周不易都是嘴角抽搐,无语凝噎。

将韩青云拖出英雄林轰杀,孙逸确实已经很给英雄楼面子。

英雄楼极力劝阻过孙逸,也算是尽了人情。

韩家确实再没有理由怪罪英雄楼,英雄楼足以置身事外。

只是,周不易总感觉有些勉强,觉得哪里不对劲,有些堵得慌。

但是,却又说不明白。

就算想得清楚,却也不敢表露,不能表露。

所以,耳闻孙逸的话,周不易只得拱手一笑:“孙校尉宽宏大量,周某代英雄楼感激。”

“感激倒不必了,只是,英雄楼需要好好提防,以免今日之事,被卑鄙小人胡乱传扬,肆意抹黑。”

孙逸灌了口酒,淡然摆手:“毕竟,与奸人勾结,暗害人族校尉的罪过,不是一般的轻。”

周不易闻言,脸色骤变。

孙逸这话,弦外之音极重啊。

看似提醒,实则是警告。

同时,轻描淡写的表露着不满。

想到这些,周不易一颗心骤沉,再看向孙逸的眼神,渐渐郑重,多了几分忌惮。

谁说孙逸鲁莽的?

这分明是粗中带细!

鲁莽只是外表,精明却在内心。

若是愚笨之人,恐怕难以看透。

会纯粹的觉得他是个鲁莽粗犷的武夫,从而小觑轻视。

周不易不禁再回想有关孙逸的种种传闻,囊括势逼凌家的种种细节。

越想,越觉得孙逸这家伙不简单。

鲁莽的外表下,藏着一颗精明的心。

而在周不易暗暗思忖时,却听孙逸的声音再次响起。

“群英会也算见识了,英雄楼的盛情也算领教了。此下无事,在下便先告辞了!”

孙逸灌了口酒,向着周不易抱了抱拳,又向众天骄颌首致意,然后朝着云扬使了个眼神,便淡然转身,离开了英雄林。

云扬紧随其后,快步跟随,匆忙而去。

满场天骄英杰默不作声,一语不发,皆目送着孙逸的背影消失在入口转角,彻底离开视野范围内,才长吁了口气。

不少人冷汗淋漓,如释重负。

白俊书与霍思宇都是微不可察的吐了口浊气,挺直的脊背微微放松下来。

握着的茶杯松开,杯壁之上都是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汗渍。

显然,先前的气氛,让他们都是倍感压抑。

这种压抑,倒不是对孙逸的畏惧或惊恐,而是孙逸先前无形散发的势,对他们的心理造成了影响。

所谓先声夺人,就是这种感觉。

气势被压制,心神紧绷,从而倍感压抑。

孙逸离开,无形的势消弭,他们才如释重负。

浊气吐尽,霍思宇仰头,将杯中早已冷凉的茶水一饮而尽。

随即放下空杯,拂袖起身,向着周不易告辞。

周不易微微颔首,没有挽留,任由霍思宇匆匆离开。

霍思宇离去,白俊书紧随其后,同样没有逗留,也是快步离开。

随着两位四俊英杰的离去,其他天骄也是坐不住了,不愿继续逗留,同样借故告辞。

周不易一一颌首,吩咐门侍恭送。

很快,汇集的天骄英杰迅速散去,英雄林人去桌空,陷入静谧。

送走各路天骄,八方英杰,阮义才小步上前,走近周不易身旁。

他长眉紧锁,眉宇凝重的看向周不易,道:“周前辈觉得如何?”

周不易眉宇挑动,看了阮义一眼,轻叹道:“非是池中物!”

“那我们该怎么做?”

阮义拔掉了簪子,一头柔顺长发瞬间散落下来,如瀑一样,披散在他脑后。

微微摆头,满头长发摊落,霍然,他原本英气逼人的模样,变得娇柔俏丽。

周不易看了阮义一眼,随即笑道:“仪小姐,还是女儿装更好看。”

阮义闻言,微微一怔,反应过来,不由笑道:“周前辈不会是打算献美吧?”

周不易顿时笑道:“这话若是让阮老知道,怕是要剥了我的皮。”

阮义笑容清甜,挽了挽及腰秀发,甜甜一笑:“爷爷的脾气,周前辈应该比仪儿更了解。”

“哈哈哈……”

周不易闻言一笑,道:“仪小姐乃是阮老的掌上明珠,贵不可言。不过,那孙逸也是人中龙鹏,未来前途不可限量。阮老若是招得这样的乘龙孙女婿,只怕也会快慰不已吧?”

阮仪甜笑一凝,半晌无言。

“哈哈!”

周不易大笑一声,随即摆手示意,“此话暂且不提,还是速回阁中,告知诸老吧。”

说完,背着手大笑而去。

独留下阮仪站在原地,两手挽着发尾,俏眉微皱,清眸低垂,闪烁波光。

许久,阮仪微微抬眼,看了一眼孙逸离去的方向,娇哼了一声:“本姑娘的夫君,定是要名扬天下,四海扬威的奇男儿,伟丈夫。”

话落,阮仪微微昂头,然后背着双手,如同骄傲的凤凰一样,转身离开了英雄林。

……

英雄林发生的事迹,并没有遮掩,也没有任何封锁。

孙逸强势斩杀韩青云的消息,不胫而走,迅速传遍庭都。

一时间,庭都风波四起,热议纷杂。

孙逸之名,再一次流传而起,被庭都世人熟知。

大街小巷,茶肆酒楼,人群纷杂之地,全都展开了纷议。

种种流言,不断飞扬,沸腾全城。

同时,庭都各大势力,或欢喜,或忧愁。

名门、望族、半神世家等,皆展开了商讨,围绕着孙逸热烈争论。

一时间,孙逸之名,家喻户晓,人尽皆知。

其狂名,满庭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