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七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浮庭都城,霍家。

半神世家,威震天下。

偌大神域,都是屈指可数。

霍家,便是这样的世家之一。

其太祖人物,曾是天下最强半神之一。

千年前,异族入侵,屠戮人族,霍家太祖曾随众神血战边关,反击异族,立下汗马功劳。

后来,掘出神域,人族大迁徙,霍家功勋昭著,成为首批入驻者。

只是,千年来,霍家青黄不接,天骄妖孽不常见,底蕴声势渐入低谷。

但霍家的传承未绝,仍旧不同凡响,绝非寻常势力可以赶超的。

霍思宇贵为霍家嫡系子弟,虽非世子,但卓绝的资质,深得霍家上下敬服。

霍家之内,所过之处,上下仆役,执事,皆对其恭谨有加。

他从英雄林返回,步履匆急,走进霍家内堂,拦住一位执事去路,询问:“我爹在哪儿?”

“家主正在书房!”

执事躬身回答。

霍思宇颌首,便是绕开执事,直奔书房。

轻轻敲门,书房内传出回应,霍思宇径直推门而入。

书房内,案桌后,一位身材昂藏,头戴长冠的中年男子伏桌而坐,正在翻阅文书。

听到动静,微微抬头,看向了霍思宇。

“回来了?”

中年男子便是霍家之主霍凌威,霍思宇之父。

论起来,也是何思玲与何思珑姐妹的大舅舅。

霍思宇微微点头,掩上了房门,才走向案桌前。

霍凌威放下文书,含笑抬头,看向霍思宇问道:“有什么收获?”

霍思宇拉开座椅坐下,波澜不惊,一脸淡然的道:“我见到孙逸了!”

“迟早的事。”

霍凌威淡然一笑,没有意外与惊讶。

霍思宇看着霍凌威,道:“他不错!”

“能够胜任人族校尉,自然是不会差的。”

霍凌威洒然失笑:“我相信酒神的眼光。”

“但他很狂!”

霍思宇却是摇头,讲述道:“他杀了韩青云,很不智。”

“噢?”

霍凌威没有惊讶,只是淡然笑问:“为什么这么说?”

“韩家近些年得凌家扶持,底蕴见长,声威渐盛,已经不容小觑。韩青云作为韩甫闾次子,备受重视,如今杀之,影响将十分深远。”

霍思宇不苟言笑,一脸平静的道:“韩甫闾心狠手辣,有枭雄之姿,料想,不会轻易忍下丧子之痛。”

韩甫闾疼爱子嗣,护短的性子天下皆知。

如今子嗣被杀,不做报复才怪。

霍凌威微微点头,对霍思宇的分析十分认同。

他抱起了臂膀,依靠着座椅靠背,笑看着霍思宇,问道:“那你觉得,该如何做呢?”

“他杀韩青云,所想要的,不过是敲山震虎,杀鸡儆猴。”

霍思宇微微沉吟,随即讲道:“其实,这样的目的,很容易就可以达到,没必要杀了韩青云,徒生是非。”

“说说看!”

霍凌威含笑示意,不疾不徐。

霍思宇吐了口气,略作思索,便是继续讲道:“韩青云身份地位,声望势力,都足够扎实。镇压他,给其教训,足够引起警戒。”

“嗯!不错!”

霍凌威颌首一笑,随即问道:“还有吗?”

“没了……”

霍思宇思索了下,摇摇头道。

霍凌威这才放下抱膀的双手,重又伏桌而坐,看着案桌对面的霍思宇,道:“你既然知道孙逸有意敲山震虎,杀鸡儆猴。那你可明白,他所针对的虎与猴,都是谁?”

“各族宵小!”

霍思宇直言回答,不假思索。

霍凌威摇摇头,解释道:“是凌家!”

“凌家也属于各族之内。”霍思宇辩解道。

霍凌威摇摇头,摆手制止了霍思宇的解释,随即笑道:“孙逸所针对的,只是凌家,而非各族。”

“为何?”

霍思宇眉头挑动,一脸讶异。

霍凌威含笑讲道:“因为,与孙逸有怨的,庭都之内,只有凌家啊。”

“另外,他本就是人族校尉,深受酒神门庭重视。其身份地位,已然足以威慑寻常宵小。”

“唯独凌家,不被威慑,更无法被威慑。”

霍思宇眉宇渐皱,疑惑的看着霍凌威,茫然不解,期待解释。

霍凌威笑容渐敛,脸色逐渐沉肃起来,微微沉吟,随即讲道:“你应该知道,你姑姑的事情。”

“知道!”

霍思宇点头,他的姑姑,自然就是何思玲和何思珑的母亲,何浩之妻霍玲珑。

“你姑父何浩,三十年前曾与凌家结怨,留下血仇。导致修为被废,沦为常人。”

霍凌威沉声讲道:“如今,幸得孙逸襄助,恢复过来。以往日恩怨,何浩与凌家不会罢休,注定了要生死交锋。”

“而孙逸与何浩一路走来,牵扯极深。又因何浩遭受牵累,被凌家屡次构陷。”

“如今,凌家与孙逸之间早已结下纠葛,双方恩怨同样不浅。”

“所以,他们之间,注定了有一场争锋,且都是无可避免,不可退让的。”

说到这里,霍凌威微微停歇,才继续讲道:“从孙逸入庭都,势逼凌家时,他们之间的争锋便已经开始。”

“韩青云针对孙逸,便是凌家的一次反击。”

“毕竟,世人皆知,韩家依附凌家而起。”

“所以,孙逸杀韩青云,便是对凌家反击的一次碰撞。”

“之所以杀,是孙逸向凌家表露的决心,一种誓死抗争,不畏强权的决心。”

聆听着霍凌威的讲解,霍思宇渐渐恍然,明白了孙逸的意图。

难怪,孙逸态度坚决,即便英雄楼劝阻,都要执意斩杀。

原来,一场简单的交锋,竟暗藏着诸多争端。

倒是自己想得太肤浅了些……

霍思宇暗暗轻叹,他低估了凌家的算计,也小觑了孙逸的心智。

恍然明悟,霍思宇随即看向霍凌威问道:“那……霍家该怎么办?”

霍家……

霍凌威微微沉默,沉肃的脸色,渐渐复杂起来。

三十年前,霍家选择了妥协。

三十年后,霍家再次面临选择。

“爹,您别犹豫了!”

霍思宇站了起来,英俊的面孔一片肃穆,紧盯着霍凌威道:“一味地妥协与逃避,只会换来他人的得寸进尺。”

霍凌威垂目,默不作声。

霍思宇见状,冷酷的面容浮现急躁。

“爹,爷爷当年犯下的错,您难道也要重蹈覆辙?”霍思宇不禁急道。

“休得胡言!”

霍凌威顿时抬眼,瞪着霍思宇训道:“不许对你爷爷不敬!”

“是非功过,自由后人评说!他老人家有错,凭什么不许人说?”

霍思宇甩袖哼道:“昔年若是他足够强势,姑姑岂会歹命?”

霍凌威闻言,没有驳斥,但瞪着眼神没有收敛。

霍思宇昂然不惧,迎视着霍凌威,冷酷的面容一片固执。

父子二人对峙许久,霍凌威才叹了口气,瞪着眼睛渐渐收敛。

微微后仰身子,随即说道:“你爷爷已经去世,那些纠葛便不与多提。”

“哼!”

霍思宇漠然扭头,没再多言。

霍凌威抬眼看着霍思宇,微微凝视,好一会儿,终是颌首,道:“有些事,你能做,爹不能做。去吧,做你想做的事!”

说完,挥了挥手,便拿起文书,不再多看霍思宇一眼。

霍思宇闻言,身子一僵,微微惊疑的看向了霍凌威。

霍凌威默然不动,翻阅着文书,置若无睹。

霍思宇细细思量,明白了霍凌威的话外弦音。

最终,后退了两步,朝着霍凌威躬身一拜。

“孩儿明白!”

一拜而起,霍思宇转身而去。

……

凌家,内堂书房。

凌天铭站在壁窗旁,眺望着黄昏渐晚,眼神迷离,波澜起伏。

凌修推门而入,打断了书房静谧。

“失败了!”

凌修掩上房门,看向回过头来的凌天铭摇头道:“韩青云非敌,轻视了孙逸。”

凌天铭波澜不惊,没有任何意外或愤怒。

“能够走到庭都,屡次摆脱构陷,他若没些本事,便不是孙逸。”

凌天铭淡然摇头,看向凌修问道:“韩甫闾什么反应?”

“没反应!”凌修摇头。

凌天铭顿时失笑:“没反应,才是最大的反应。”

凌修微微颔首,心领神会。

凌天铭背起双手,重又看向窗外,微微沉默,随即问道:“韩甫闾如何安排?”

“先行安葬韩青云。”凌修回答道。

“定了时间吗?”

“正在择日。”

“让玉英回来!”

凌天铭吩咐道:“韩青云入葬,让他代我拜祭。”

“明白!”

凌修颔首领命。

吩咐下去,凌天铭又问道:“霍家什么动静?”

凌修摇摇头,道:“暂时没动静,霍凌威似乎并不知道。”

“不知道?你信吗?”

凌天铭淡然一笑:“昔年之事,霍家一度耿耿于怀。霍老爷子更是根种心魔,难破魔障,含恨而亡。”

“三十年来,霍凌威不与凌家走动,足以表明其态度。”

“如今所谓的不知道,不过都是装的。”

凌天铭抿嘴冷笑:“他倒是够聪明,但,聪明反被聪明误,越聪明的人,越想得太多,反倒越受负累。”

凌修闻言皱眉,微微迟疑,询问道:“大少爷有什么教诲?”

凌天铭微微沉默,随即淡然笑道:“静观其变吧,现在,还轮不到我们吆喝。”

凌修陷入思索,很快便是舒展开眉头,明白了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