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章 英雄楼的态度/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人返回客房,原本对峙交锋的何浩、曹文安与其他两名强者都是停歇下来。

各自分退,守在了孙逸和袭杀者的左右。

虽然退开,暂时罢手,但彼此气势升腾,并没有松懈,没有放松警惕。

曹文安紧握长剑,剑尖指地,吞吐剑芒,凝视着对方。

何浩手拖骨鞭,骨鞭绽放莹莹光辉,像是一条蟒蛇在地上蜿蜒爬动一样。

孙逸同样没有松懈,眉眼紧蹙,凝视着对面站在中间的袭杀者。

对方的声音,让他有种熟悉感,似乎在哪儿听过。

但是,一时间竟然也无法对照记忆,回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而在孙逸他们严阵以待,如临大敌时,对面的袭杀者却是抬起了手,轻轻地挥了挥。

持枪与持矛的黑衣人默默后退,收起了枪与矛。

房间内剑拔弩张的气息才逐渐消弭,对峙争锋的趋势才逐渐散去。

袭杀孙逸的黑衣蒙面人拍了拍手,不咸不淡的赞道:“不愧是人族校尉,年纪轻轻,实力与心性皆是不凡。”

显然,对方认识孙逸,知晓孙逸的身份。

这让孙逸他们眉宇紧皱,脸色更加深沉。

明知他们的身份,却还来趁夜袭杀,这不得不引人警惕。

暗杀人族校尉,若是宣扬出去,绝对会受世人唾弃,举世皆敌。

在这个异族虎视眈眈,酣睡边关的世界,残害人族有功之士,便是叛逆人族。

即便世人懵懂,事不关己,但数千万的人族将士,绝对不会坐视。

一旦宣扬,必然会掀起哗变。

那样的局面,影响无比深远,足以牵动众神。

所以,轻易之下,无人敢擅动军部的核心人物。

对方明知孙逸的校尉职务,却仍然敢来袭杀,可能性便只有一个。

对方有绝对把握,杀了他们,从而毁尸灭迹,掩藏行踪。

想到这些,孙逸、何浩、曹文安、云扬,何思玲与何思珑都是紧张起来。

一双双目光警戒四周,严阵以待。

凌家动手了吗?

彼此对视了一眼,神色闪烁冷厉,看向那些袭杀者,更加漠然。

“放心吧,今夜前来,我们并无恶意。”

而在孙逸他们警惕更浓时,对面袭杀孙逸的那人淡然说道。

并无恶意?

孙逸眉眼微眯,目光闪烁了下,但很快便嗤笑了起来。

从交手到现在,他可没看出来,对方是不怀恶意的。

“明人不说暗话,阁下遮遮掩掩,躲躲藏藏,是何道理?”

孙逸凝视着袭杀他的那人,漠然嗤笑。

他对那人所说的并无恶意怀着深深地质疑!

袭杀孙逸的那人闻言,眉头微皱,眼神微凝。

但犹豫了下,他终于还是抬起了手,慢慢地扯下了蒙面的黑巾。

很快,一张不算陌生的脸孔,映入孙逸的眼帘。

“是你?”

孙逸和云扬皆是惊异,眉头挑动,紧盯着那人。

对方与他们皆有一面之缘,赫然是群英会时,代表英雄楼主持会武的阮义。

不过,此时的阮义,半边脸红肿不堪,肿成了猪头,让他的样子,没了初见时的英俊。

乍眼看去,反倒有些狼狈。

先前的短暂交锋,孙逸拼死一拳打在他的脸上,直接让他毁容。

“哼!”

阮义扔掉黑巾,冷哼了声,脸色颇为不悦。

竟敢打本姑娘的脸,真是岂有此理!

要不是深怕误会,阮义恨不能扑上前来,对着孙逸的脸抓挠两下。

“英雄楼也要杀我?”

孙逸看了一眼阮义,对后者的冷哼不以为意,反倒脸色更加冷然,漠然询问。

“哼,我们若要杀你,就算你有九条命,也活不下来。”

阮义冷哼了声,淡然说道:“我说过,今夜前来,我们并无恶意。”

“难道,你们不应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孙逸看着阮义,淡然询问。

“孙校尉!”

眼看着孙逸渐有反感,阮义身后一位黑衣人扯下面巾,看向孙逸道:“孙校尉,今夜之事,实在抱歉。但请您相信,英雄楼对您,绝无恶意。”

说话的黑衣人同样是位并不陌生的人,赫然乃是英雄楼执事周不易。

孙逸看了周不易一眼,淡然道:“周执事让我如何相信?”

周不易洒然一笑,抱拳道:“实不相瞒,英雄楼今夜所作所为,有两点原因。”

“其一,是为试探孙校尉的深浅,以做评点。”

“其二,便是为了向孙校尉致歉,特来助孙校尉一臂之力。”

周不易的解释,让孙逸等人纷纷眉头紧皱,眼神闪烁,惊疑不定。

前面一点原因倒是无可厚非,但后面一点,却难免让人啼笑皆非。

“助我一臂之力?”

孙逸不由笑了起来:“周执事此话,倒让孙逸很是疑惑。不知,这所谓的一臂之力,从何而来?”

从始至终,孙逸都没看出对方所谓的一臂之力。

周不易洒然一笑,面对孙逸的质疑,也不慌张,坦然笑道:“孙校尉这是故意考校在下啊!孙校尉心细如发,智计无双,岂能看不出英雄楼的善意之举?”

“哦?那请恕孙逸鲁莽,着实没看出英雄楼所谓的善举。”

孙逸一甩袖袍,淡然无波。

周不易见状,无奈一叹,随即讲道:“既然如此,那便恕在下斗胆,为孙校尉分析一二。”

孙逸没有作声,只是淡然看着周不易。

周不易沉默了下,便是讲述起来。

“孙校尉初入庭都,便势逼凌家,揭露与凌家的种种恩怨,将凌家推向了风口浪尖的同时,您也成为了世人瞩目的焦点。”

“如今又强势击杀韩家嫡子,青面兽韩青云,与韩家结怨。”

“孙校尉聪敏,应该知晓,如今的您,在庭都之内的处境。”

周不易面含笑容,从容不迫,侃侃而谈:“如今在凌家与韩家之内,诸多人渴望您殒命,以解心头之恨。”

“所以,无需猜想,两家为达目的,必然不择手段。”

“如今夜之举,只怕必不可少。”

“甚至,一些与凌家、韩家敌对的组织,为了栽赃嫁祸,以压两家声势,同样可能对孙校尉出手。”

“因此,为了襄助孙校尉占据主动,英雄楼冒昧而来。”

说到这里,周不易笑容更加浓郁,神色间愈发的从容。

略作停顿,不待孙逸发问,周不易便继续讲述道:“英雄楼特意前来,斗胆冒昧,与孙校尉逢场作戏一回。孙校尉只要借助世人舆论,与天下大义,便可威压凌家与韩家,迫使他们偃旗息鼓,不敢轻易擅动。”

“同时,将两家推向极端,将所有矛盾全都推向两家,给两家造成凌压感。”

“这样,孙校尉才有喘息之机,在夹缝之中寻求生存。只要挨过庭试,孙校尉步入神门,再回身反制,足以让凌韩两家吃够苦头。”

一番话,娓娓道来,说破了孙逸的处境。

一时间,孙逸、云扬、何浩、曹文安彼此对视,皆目光闪烁,微微意动。

原本他们便在商讨,如何应对凌韩两家的针对。

曹文安刚刚写出一个‘戏’字,所意指的,正是周不易所言的。

逢场作戏,假装被人暗杀,引来天下人瞩目。

而在这种时候,傻子都知道,暗杀孙逸的凶手是谁。

毕竟,孙逸刚刚势逼凌家,又击杀了韩青云。

凌韩两家因恨报复,理所当然,顺理成章。

到时候,只要借助手段,散布舆论,足以让凌韩两家声望大跌,遭受影响。

不管凌韩两家是否想要报复,都会有种跳进黄河洗不清的苦涩。

解释?

谁会信?

到时候,凌韩两家只会备受瞩目,被推向风口浪尖的极端,一言一行都将遭受世人关注。

一旦面临那样的局面,凌韩两家还怎么施展那些龌蹉手段?

想要报复,只能光明正大的来。

孙逸所想要的便是这样的局面,英雄楼所做的便是襄助孙逸,逼迫着凌韩两家促成这样的局面。

所以,严格的论起来,英雄楼确实是来帮忙的。

只是,这种事先不打招呼,先斩后奏的冒昧,让孙逸也有些不太舒坦,总觉得吃了个哑巴亏。

但想要辩驳,却又无从据理力争。

似乎察觉到了孙逸的郁闷和不悦,周不易急忙赔笑,从怀中取出一枚锦盒,拱手递上前来。

“今夜之举,英雄楼多有冒昧,叨扰之处,烦请孙校尉多多海涵。”

周不易含笑示意:“这是英雄楼为孙校尉准备的些许薄礼,聊表歉意,请孙校尉笑纳。”

孙逸见状,看了一眼周不易,微微抬手,接过了锦盒。

掀开盒盖,便是发现内部装着一枚‘蕴神丹’。

银白色的丹丸,大约有桂圆大小,表面光滑,晶莹剔透,暗生云纹,明显是极佳品质的。

这样一枚蕴神丹,聚神境强者都要怦然心动。

所谓蕴神丹,顾名思义,便是可以蕴育神魂之力的丹药。

对开窍圆满,与聚神境强者都大有裨益的宝丹。

群英论武,便是因为一枚蕴神丹,云扬登场,从而引来韩青云的针对,顺棍攀爬,与孙逸展开纷争。

看到蕴神丹时,紧皱眉头,一脸凝重的云扬都是目光闪烁,神情慎重起来。

孙逸有所察觉,原本淡然的脸色渐渐和蔼下来。

合拢锦盒,孙逸淡然颌首,道:“既然如此,那孙逸就多谢英雄楼的善举。”

这番话,无疑是承了英雄楼的人情。

周不易闻言,笑脸如花。

原本一脸冷淡的阮义也是渐渐平静下来,慢慢温和。

【作者题外话】:集思广益:求取孙逸在庭都的绰号~一个能够体现出孙逸的狂傲性情与身份地位,又不落俗套的绰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