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一章 绝户计/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客栈内交锋的动静并不小,强盛磅礴的气息宣泄开去,早已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附近街道,小巷的人们早已倍受震动,有所察觉。

甚至,客栈内不乏一些强者高手被惊动,纷纷赶来查探。

但交锋持续不久,不少人便看到三道人影逃离而去,化作流光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下。

孙逸领着何浩、曹文安追寻了一段路,便失去了对方的踪影。

一时间,附近街道沸腾,许多人围堵簇拥而来。

种种猜疑,激烈纷议,驳杂四起。

事后不久,夜幕渐深,一则消息如旋风般宣扬开去。

消息透露,趁夜袭杀孙逸的人,出自凌韩两家。

伴随着消息传扬出来,暗中有人煽风点火,故意引导着人们展开热议,尽是对凌韩两家的舆论抨击。

“凌韩两家竟然暗杀人族校尉?岂有此理!这等行为,简直是叛逆人族。”

“逆种!暗杀人族校尉,简直是人族逆种!”

“人族校尉,皆是为天下立下过莫大功勋,为人族挥洒过血汗的英雄。如今居然被人暗夜袭杀,简直是败坏人族纲纪。”

“凌韩两家如此卑鄙,他们的良心难道不会痛吗?”

“枉为人族的逆种,他们哪还有什么良心?”

种种斥责,抨击,痛恨,对凌韩两家的声势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各种不利的言论,痛贬着凌韩两家。

更有些激进的人们,携带着泔水,粪便,垃圾等泼洒着凌韩两家的商铺。

一时间,凌韩两家声威大跌,严重受损。

第二天清晨,凌韩两家高层得到禀报,差点没被气死。

凌天铭,韩甫闾等赶到各地商铺,看到门前四周堆满垃圾,泼满泔水或粪便,一张脸面都是阴沉可怖,黑得吓人。

一路所过,人群指指点点,种种斥责的言论,更让他们一颗心沉入谷底,倍感压抑。

人心可畏,人言更可畏。

天下悠悠之口,即便半神世家都要忌惮。

世人斥责与抵触,足以倾覆他们。

“噼啪!”

甚至,在凌天铭,韩甫闾他们走过某些街道时,有许多懵懂无知的稚童直接抛臭鸡蛋,砸在他们的身上。

“打逆种!”

“人族逆种,不得好死!”

“枉为人族,逆种该死!”

那些稚童不断抓着臭鸡蛋,烂菜叶,朝着凌韩两家的人物怒砸。

稚嫩的斥责声,夹杂着忿恨。

一时间,街道乱哄哄,凌韩两家备受屈辱。

哪怕凌天铭他们这类的天王人物,都是狼狈不堪,蓬头垢面。

“放肆!”

凌家队伍之中,有人怒斥,声势激荡,妄图倾轧那些稚童。

“啪!”

凌天铭扬手一巴掌就把怒斥的那人拍翻在地。

“闭嘴!”

凌天铭两眼含血,怒目圆睁的吼道:“还嫌不够乱吗?滚回去!”

怒吼之后,凌家护卫急忙组成护阵,掩护着凌家高层人物冲出重围,逃之夭夭。

大庭广众,明目张胆之下镇压一群凡俗稚童,简直是自寻死路。

即便凌家声威不凡,但若敢动手,必然会被天下攻歼,千夫所指,万人唾骂。

到时候,明明是受人污蔑的假象,便会彻底落实,沦为真相。

凌家再想洗脱,便难如登天,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人族逆种的名声,凌家将再难摆脱。

一时间,凌韩两家紧闭大门,如丧家之犬,惶惶逃窜,再不敢轻易出门。

风口浪尖之际,凌韩两家大门紧闭,谢绝见客。

府门之外,不少人围堵簇拥,破口痛斥,愤怒指责,凌韩两家都不敢出面辩解。

这种时候辩解,绝非最佳时机,只会越描越黑。

“可恶!”

凌家大堂,凌天铭一脚踹翻面前座椅,愤怒痛斥。

耳闻着府门外的嘈杂痛骂,他的脸色更是铁青阴沉,难看至极。

一夜之间,大好局面,居然彻底倾覆,凌家声势堕入深渊。

原本他借刀杀人,拖韩家下水,便要置身事外。

谁曾想,还没开始,一切算计就腹死胎中。

如今被人构陷,凌韩两家沦为过街老鼠,备受指责。

这种局面,超过了凌天铭的意料,跟他预想的完全不同。

素来骄傲,自忖智计聪敏的凌天铭,岂能不怒。

“好毒的算计!”

凌天铭咬牙痛哼,脸孔极尽狰狞。

他素来以阴狠闻名,斩获‘素手判官’的绰号,便知其手段与算计颇为狠辣。

但是,今夜的毒计,却比他更加阴狠,让他都是没有意料到。

因此,凌天铭恨怒欲狂。

大堂之中,不止凌天铭,凌家诸多高层同样脸面铁青,恨杀欲狂。

“如此绝户计,到底是谁人想出来的?若是由他们得逞,凌家处境,危矣啊!”

有老者叹息,扼腕唏嘘。

声名,是世家大族立足的根基。

即便半神世家,都要顾及。

否则,失了人心,大族倾颓,指日可待。

而如今这次污蔑构陷,分明是要绝灭凌家,让凌家声名毁于一旦。

一旦得逞,凌家便将举世皆敌,沦为过街老鼠。

到时候,覆灭凌家,不过抬手之间。

“绝不能纵容下去,一旦持续发展,凌家将再难翻身。”

“必须想办法解决,压下风声!”

“如何压?镇压那些人吗?”

大堂高层展开热议,许多干事抓耳捞腮,绞尽脑汁思索起来。

凌天铭深吸了口气,耳闻着高层热议,他逐渐冷静下来,压下了愤怒。

一名仆役重新扶正座椅,凌天铭挥袍入座,面色阴沉的思忖对策。

很快,凌天铭抬手,压下了热议的高层。

“此事,单纯的解释,都是浪费口舌。强硬的措施,更会适得其反。”

凌天铭环视众高层,漠然道:“这次算计,不论出自谁人,所为目的,皆是绝灭凌家。与其探讨谁人散播,不如谋划破局之策。”

众高层纷纷颔首,赞同凌天铭之言。

“家主可有良策?”

有高层人物询问,请示凌天铭。

凌天铭漠然思索,道:“宣布出去,三日后,凌家发布公开集会,请孙逸当众对质此事,以暂时缓解天下人的情绪。”

“善!”

凌天铭的吩咐,引得一片高层叫好。

“另外,召集玉英、玉杰、玉敏、玉睿回来。”

紧随之后,凌天铭再次吩咐下去。

“是!”

有高层人物领命,不敢怠慢。

凌玉英,名满庭都的双雄天骄之一,与白家白俊豪齐名。

是当代年轻一辈,二十岁以内的领袖人物。

凌玉杰、凌玉敏、凌玉睿皆是与凌玉英不相伯仲的年轻天骄,是凌家当代最杰出的人物。

凌玉杰排名四俊第三,凌玉敏排名八杰第三,凌玉睿排名八杰第七。

吩咐之后,凌天铭站起身来,看向管家吩咐道:“准备厚礼,随我拜访庭尊。”

众人闻言,皆是脸色一凝,倍感沉重。

此事,竟然需要庭尊出面吗?

庭尊,乃是浮庭最高权力的象征,掌管浮庭各地所有政务。

每一任庭尊,皆是半步法身人物。

拜访庭尊,显然此事需要庭尊出面。

如今天下沸腾,各地躁动,指责凌韩两家。

若是凌家想要压下局面,必须请德高望重的人物出面。

否则,寻常人物根本压制不下来。

而浮庭之内,能够压下世人哗动的,除了庭尊,再找不出第二人。

看到凌天铭匆忙离去,凌家高层才真正的意识到,此事的严重性。

……

与凌家一样焦头烂额的,还有韩家。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韩家处境,比凌家更加危险。

前面刚刚丧子,韩家比凌家更具备嫌疑。

所以,许多人更加唾弃韩家,让韩家百口莫辩。

所幸,韩甫闾十分沉着,并不慌乱焦躁,也不显愤怒与焦虑。

有条不絮的吩咐族人紧闭府门,关闭各地产业,暂停营业。

同时,散布消息,三日后,请孙逸当庭对峙,向天下验明此事。

紧随之后,备齐厚礼,赶赴庭尊府。

一时间,凌韩两家上蹿下跳,奔走呼告,忙得一塌糊涂。

风波四起,暗流涌动,都城之内,有人忧,有人喜。

白家一片欢愉,上下庆贺。

若非顾忌人言,都恨不能鞭炮齐鸣。

白钦天在后花园为花草施肥,修身养性,安乐自在。

听闻着底下人的汇报消息,更是怡然自得,笑得合不拢嘴。

“家主,我们需要有所行动吗?”

汇报消息的暗卫询问白钦天,一脸期待。

白钦天一边施肥,一边摘除杂草,一边忙碌,一边笑道:“痛打落水狗,乃是常理。不过,如今局势未明,幕后主导尚不清楚,贸然掺和,恐会招惹是非,徒增祸端。”

“所以,还是算了吧,暂时观望,明哲保身为妙。”

暗卫闻言,躬身领命。

白钦天清理了一片花园,突然停下,回头看向暗卫,吩咐道:“对了,安排些人,多多注意庭尊府。”

“庭尊府?”

暗卫讶异,颇为不解。

白钦天淡然一笑:“凌韩两家想要破局,必然首选庭尊府。”

“家主英明!属下明白!”

暗卫眼神一亮,瞬间会意。

庭尊府的态度,关系重大。

不只是白家,只怕庭都各族,各大势力,都会紧密关注。

白钦天重又回头,继续施肥,一边忙碌,一边继续吩咐道:“另外,传讯俊书,让他多与孙逸走动。”

【作者题外话】:求孙逸绰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