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二章 人情/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民群众的力量是强大的!

当舆论攻势展开之后,强如凌韩两家,都是胆颤心惊,心忧不已。

种种不利言论,不同程度的指责与痛斥,让凌韩两家身处风口浪尖,倍受煎熬。

又在有心人的煽动之下,凌韩两家声威严重受损,甚至危及产业收入,可谓损失极大。

所幸,凌天铭和韩甫闾皆都十分果断,发布公告,三日后请孙逸当庭对质。

再配合安排的人随同响应,煽动群众,激烈的风波才逐渐消停。

但这种消停,只是短暂的。

一旦凌韩两家给不出合理解释,消停的群众会更加汹涌,斥责与威胁会愈演愈烈。

人民群众的力量很微弱,但聚集起来却又无比强大。

有时候他们甘于被欺压,但有时候却又不甘被欺诈。

所以,风波渐停,凌韩两家却没敢放松警惕。

局势未明,幕后推手没有现身,一旦松懈,鬼知道又会起什么诡谲。

因此,两家人严阵以待,如坐针毡,风声唳鸣的严加死守。

客栈之内,孙逸等人得知消息,皆都松了口气,洒然失笑。

“英雄楼的速度倒是蛮快的,效果显著啊。”

何浩不禁笑道,一边倒茶,一边感慨:“幸亏这次有英雄楼襄助,否则,以我们的手段,恐怕还达不到这样的效果。”

虽然他们与英雄楼想到了一块儿去,但彼此底蕴和资源差距悬殊。

所以,如果孙逸他们自己去安排组织,必然达不到英雄楼推动的效果。

到时候,对凌韩两家的威胁,不会这么大,将十分有限。

毕竟,英雄楼的资源遍布神域内外,囊括神州大陆。

其公信力极为强势的,比之凌家,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样的势力暗中推动,凌家哪能不乱?

孙逸灌了口酒,都是不胜唏嘘:“这次,还真得欠下英雄楼一个人情。”

英雄楼主动前来襄助,着实算得上善举。

承其人情,是必然之事。

“这个人情,可就欠大咯!”

曹文安抿了口茶,在桌子对面笑道。

英雄楼这次襄助,让凌韩两家心惊胆颤,风声唳鸣,自顾不暇。

算是为孙逸减去了极大的压力,暂时赢得了喘息与悠闲的机会。

真要算起来,这个人情不低于救命之恩。

孙逸深以为然,对英雄楼暗生好感。

这时候,房门被推开,云扬从外归来。

早前云扬主动出外打探消息,探听都城风波。

“有消息!”

云扬摘下斗笠,掩上房门,便是讲道:“凌家之主与韩家之主皆去了庭尊府。”

庭尊府,统管浮庭政务的官衙。

每一任庭尊,皆是半步法身。

耳闻云扬的消息,何浩脸色沉肃起来。

“庭尊若是插手,此事,恐怕便翻不起大浪。”

何浩皱眉,沉声道:“凌韩两家倒是果断,这么快就想到了应对之策。”

孙逸也是皱起了眉头,他放下了酒葫芦,思忖道:“若论公信力,庭尊府的威信深种人心。若是插手为凌韩两家辩护,两家足以洗脱嫌疑。”

“麻烦了!”

何浩搓起了手,脸色凝重。

唯独曹文安淡然一笑,道:“放心吧,庭尊府断然不会与凌韩两家同流合污的。”

“为何?”

何浩挑眉,不禁讶然。

孙逸都是眉目一闪,看向了曹文安。

眼神跳动,隐约猜测到了原委。

曹文安灌了杯茶,淡然笑道:“别忘了,凌韩两家针对的是谁?”

“孙兄弟乃是人族校尉,倍受酒神亲睐,浮庭尊主与贺德隆前辈又私交甚密。若是他老人家得知孙兄弟身份,想来是应该清楚该如何抉择的。”

一语点破关键,众人皆都恍悟,一颗高悬的心才暗暗落下。

庭尊,乃是半步法身人物。

一旦插手,其意义非凡。

“哈哈,如此看来,凌家倒是一片绝路了啊。”

何浩笑了起来,十分开怀。

他与凌家的血海深仇,罄竹难书。

看着凌家声威倾颓,毁于一旦,他自然高兴,不禁解恨。

众人都笑开了脸,气氛一片愉悦。

这时候,敲门声响起。

“谁?”

众人笑声戛止,皆扭头看向了门外,脸色凝重。

“小人是店小二,客官,外面有人请见。”

掩闭的房门外传入店小二的回应声。

“可知是谁?”

孙逸放下酒葫芦,淡然询问。

“霍家二公子,霍思宇。”

店小二的答复,令得客房内众人脸色一凝。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皆都看向了何浩。

浮庭霍家,与何浩渊源不浅。

其妻霍玲珑,便是霍家嫡女,当代家主胞妹。

霍家二公子霍思宇,乃是其表侄。

孙逸眉宇挑动,一脸询问之色的看着何浩。

见,还是不见?

一句话的事儿!

霍思宇前来拜访,不可能是为了结识孙逸。

更多的,估计是会一会何浩。

所以,孙逸才询问何浩,考虑后者的意见。

何浩沉默,眉头紧锁,眼中波澜起伏,脸色挣扎犹疑。

“爹!”

何思玲轻唤了声,随即问道:“他……是表哥吗?”

……

浮庭,庭尊府。

凌天铭携带着管家,备齐厚礼而来。

结果发现,庭尊府大门紧闭,平时府门前巡守的庭卫都是消失无踪,不见了人影。

见此情景,凌天铭脸色一凝,心底不由微沉。

这般架势,颇有种闭门谢客的意思。

凌天铭与管家对视了一眼,随即点了点头。

管家会意,快步走近庭尊府门前,敲响了大门。

结果,敲了半晌,府内无人回应。

静谧无声,像是无人。

管家回头,看向了凌天铭,一脸忧虑。

凌天铭眉头渐皱,脸色更显凝重。

庭尊府不可能没人!

之所以不回应,很大的可能便是不愿插手此事。

庭尊府,准备置身事外。

这时候,韩甫闾也是率众而来,二人碰个正着。

看到庭尊府紧闭大门,空无一人,韩甫闾也是瞬间会意,明白了过来。

抬手制止了身后的随从,韩甫闾走向了凌天铭,脸色一片凝重。

“不见?”

韩甫闾皱眉询问。

“嗯!”

凌天铭轻轻点头,脸色一片深沉。

韩甫闾没有多言,转身便走。

雷厉风行的个性,一览无遗。

凌天铭眉宇紧锁,想要叫下韩甫闾,商讨一番。

但看韩甫闾果决的样子,便熄了心思,没有阻拦。

“求人不如求己!”

看着韩甫闾消失在视野内,凌天铭摇头一叹,招呼着管家,返回凌家。

……

客栈,房门打开,站在门前的霍思宇映入众人眼帘。

云扬侧开身影,让开了大门,伸手示意霍思宇入内。

思索许久,何浩终是点头,见一见霍思宇。

霍思宇一身白衣,长发扎髻,素净的面庞十分英俊,白皙娇嫩的肌肤,让他的面相颇有几分女儿相。

他脸色冷酷,不苟言笑,向云扬颌首致意,才跨门而入。

走进客房,环视了一眼孙逸等人,目光多在何浩、何思玲与何思珑身上停留了下。

霍思宇的面相,与何思玲有几分相似。

何思玲迎视着霍思宇的目光,清澈无波的眼眸,都是浮现起了波澜。

不用多问,她的疑惑已然证实。

眼前这位年轻男子,是她表哥无疑。

彼此对视,没有情绪,也无寒暄。

“我来看一看!”

霍思宇走进房间,便是开门见山,直截了当的说道。

何思玲与何思珑没有说话,姐妹连站在旁边,手牵着手,紧盯着霍思宇。

何思玲很快恢复了宁静,压下了心绪。

何思珑则是大眼睛圆睁,惊疑的目光,在霍思宇与何思玲脸颊扫来扫去。

显然,小丫头也是看出了异样。

何浩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孙逸站在旁边,同样不语,只是默然灌着酒。

曹文安与云扬抱膀而立,一脸平静的关注着,没有吭声。

霍思宇波澜不惊,看了何思玲与何思珑一眼,随即看向何浩道:“姑姑的遗体,已经回归故土,葬进了霍家陵园。”

何浩眉头一跳,目光陡然闪烁了下。

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沉稳下来。

他淡然地点了点头,仍旧没有说话。

霍思宇这番话,告知了他一个消息。

霍家从来没有抛弃霍玲珑,所以,也同样认可他这个女婿。

这无疑是个好消息,但何浩并没有高兴。

霍家认可他,但,却不能在此时接纳他。

否则,来的就不是霍思宇,而是霍凌威。

何浩沉默,霍思宇没有意外。

这种反应,早已在他意料之中。

所以,霍思宇沉默了下,嚅了嚅嘴,又说道:“爷爷去世了,心结难解,走火入魔去的。”

这番话,透露出足够多的信息。

表明了霍思宇的爷爷,对当年事的耿耿于怀,以及愧疚。

同时,也表露出霍家对当年事的歉意。

何浩仍旧没有说话,但冷漠的脸色,渐渐平静下来。

将何浩的脸色变化尽收眼底,霍思宇吐了口气,随即目光看向了何思玲与何思珑。

特别是何思玲那张脸孔,让霍思宇多看了几眼。

迟疑了下,霍思宇说道:“有空的话,记得来祭奠姑姑。还有……你们的外公。”

说完,扭头深深地看了何浩一眼,随即转身,大步离去。

全程没有废话,简单直接,雷厉风行,丝毫不拖泥带水。

孙逸和云扬对视了一眼,皆对霍思宇的性情,有了更深的认识。

【作者题外话】:欢迎有好的绰号留言给我,以便收藏备用~像追命阎罗,索命判官,刀剑双绝,俏面寒枪之类的~欢迎列举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