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 势同水火/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渐推移,浮庭都城风云诡谲不断,持续沸腾。

凌韩两家被推往风口浪尖,倍受煎熬。

特别是庭尊府选择漠视之后,更让凌韩两家雪上加霜,处境更加堪忧。

尽管两家应对迅速,发布公告,暂歇下世人的指责。

但若不彻底解决,一旦复发,只会愈演愈烈,更难受控制。

所以,两家高层齐聚一堂,紧急商议对策。

眼看着三日时间将过,两家之内的气氛都是焦躁不宁。

当夜,凌家。

凌玉英、凌玉杰、凌玉睿、凌玉敏等天骄英杰匆忙返回,游历外归。

好些年轻人物,携众而回,一路匆忙走向大堂。

“爹!”

为首的凌玉英向着凌天铭微微拱手,恭谨施礼。

“大伯!”

凌玉杰、凌玉睿、凌玉敏等人皆是抱拳致意。

凌天铭颌首致意,示意众人落座。

一干年轻人物井然有序,依次入座。

“爹,凌家之事,孩儿已经听闻。明日对质之时,孩儿会亲自向孙逸挑战,摘其人头,以示天下。”

凌玉英名字秀气,但长相却十分硬朗,英武的五官,刚毅的面孔,处处透着阳刚之势。

他一身橘红色长袍,衬托得他的气质更显成熟稳重。

始一开口,便是深得人信服。

那信心满满的样子,让人无法质疑他的话语。

“大伯放心,有我们在,区区孙逸,翻不起大浪。”

凌玉杰等人也是纷纷表态,自信强烈。

“有此信心,吾心甚慰!”

凌天铭欣慰点头,随即叹道:“如今之际,想要针对孙逸,也只能强势镇杀。否则,必惹构陷。”

凌玉睿站起身来,谏言道:“大伯,发请柬,下战帖吧!”

凌天铭颌首同意,道:“请柬与战帖,一并送去。另外,安排人手,明日公开对质时,以便主导舆论导向。”

人民群众的力量足够强大,也足够羸弱。

强时可撼山岳,弱时危如累卵。

只要手段得当,完全可以引导他们,从而反制敌手。

说白了,就是忽悠,煽动。

忽悠一批,煽动一批,剩下的,自然便会选择盲从。

“这场恩怨,也是时候该结束了!”

凌天铭双手交叉,脸色深沉的轻叹。

当初,他顾忌口舌之争,没有明面针对。

如今,势逼而来,局势所迫,他不得不选择直面。

暗中手段,彻底失势。

既然如此,那就明着来吧。

区区孙逸,岂能比得及我凌家儿郎?

凌天铭嘴角翘起,冷然外显。

世间事,利弊相依,福祸同存。

如今凌家被推往风口浪尖,深藏祸根,若是处理得当,何尝不是福泽?

……

与凌家一样,韩家同样准备妥当。

韩家大堂,挂满白布。

大堂中央,停放着一尊灵柩。

前面白烛摇曳,灯光昏暗。

韩甫闾席地坐在灵柩之前,手绑白带,独自守着灵堂。

明日,韩青云出殡。

韩甫闾留守最后一夜,安静地陪一陪。

哒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匆急而来。

“爹!”

一名身材颀长,一身青衣,相貌与韩青云颇为相似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他发丝衣袍凌乱,风尘仆仆的样子,明显从远方归来。

俊秀成熟的面孔,布满憔悴之色,饱含倦容。

韩甫闾没有吭声,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年轻人跨门而入,抬头看着堂中灵柩,他疲倦憔悴的眼神浮现波澜。

他没说话,缓步走向了灵柩,走近了灵柩旁边,推开了灵柩盖棺。

灵柩之内,韩青云安静仰躺,原本俊秀的脸庞一片惨白,看起来极尽阴柔。

“弟弟?”

低头凝望着近在咫尺,却声息尽绝的脸孔,年轻人两眼朦胧,哽咽呢喃。

他就是韩青风,韩青云大哥。

深深地凝望了一眼,韩青风将盖棺重新合拢,没再多看。

他抬手擦掉了泪痕,恢复了平静,扭头看向韩甫闾道:“孙逸在哪儿?”

韩甫闾往火盆内添了一团冥纸,没有抬头,只是淡然道:“明日,当庭对质,杀了他!”

韩青风双手紧握,指骨间咔咔作响。

俊秀成熟的面孔,一片凶戾。

“他会死,而且,会死得很惨!”

韩青风漠然咬牙,微眯的双眼内,汹涌着厉色。

……

一夜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天色初亮,庭都便是沸腾了起来。

大街小巷,人群涌动,堵满了各地道路。

今日,乃是凌韩两家发布公告的期限。

凌韩两家早已宣布,要当庭对质孙逸,彻底解决恩怨。

天色渐明,世人便是蜂拥而起,早早期待。

但凌韩两家门房紧闭,暂无动静。

只是,一则小道消息,迅速蹿腾起来。

消息称,凌韩两家根本没有针对孙逸,而是有人故意陷害,在嫁祸两家。

世人皆知,孙逸和凌韩两家结仇,轻易间难以化解。

而凌韩两家在庭都又结怨不少大族名门,所以,栽赃嫁祸,并非没有可能。

庭都势力交错,鱼龙混杂,谁正谁邪,都说不清楚。

凌家势大,但并非没有敌手。

白家便是代表之一!

凌家近些年日益扩张,更触及了不少势力的利益。

所以,构陷凌家,针对凌家的不在少数。

这样的消息宣扬开来,如同平地惊雷,瞬间掀起了哗然。

世人热议起来,飞扬四方,传遍周围。

再加之凌家刻意安排的人故意引导舆论,混迹人群间不断煽动,这个消息就传得更快。

像是长了翅膀一样,飞遍全城。

一时间,原本满脸愤慨而来的人们,逐渐放下了芥蒂,凝眉思索起来。

很快,一直以来压着凌家声势,对凌家造成不利的舆论影响渐渐被控制。

凌家之内,一座塔楼上,凌天铭与凌玉英站在上面,眺望着府门外的动静,皆松了口气。

只要人群的声势被控制,那么,接下来就轻松多了。

只要当众解释一番,再宣扬一下凌家的强势,展露一下凌家的底蕴,这种影响便可以消除掉。

舆论影响,想要解决,便需要舆论反击。

其他手段,都难有良效。

毕竟,舆论攻势本就是一种柔软攻势。

看起来来势汹涌,却又虚不受力。

当然,这种柔软,却又绝非可以忽视的。

因为,幕后推手存在,一旦小觑或忽视,这种攻势也足以颠覆一方势力。

就好比温水煮青蛙,迟早会煮死你。

神州大陆,邹氏便是如此。

忽视舆论,小觑天下人,从而自食恶果,被赵忠仁加以利用,颠覆了邹氏声威。

时渐推移,日上三竿。

终于,紧闭的凌家大门徐徐拉开。

凌天铭率众而出,大批的护卫隔绝人群,开辟甬道,直奔都城广场。

都城广场,处在城中央,乃是人们闲情逸致,汇集游玩的地方。

面积足够宽敞,也是都城举办庭试的地方。

凌韩两家将对质的地点,选在了广场。

沿途所过,人群退让,一路畅通。

凌韩两家相继抵达,护卫分散,围堵广场四周,隔绝了内外。

“请孙逸!”

凌天铭身边,一位高层人物断喝。

命令传出,有护卫迅速离去。

在此期间,凌天铭站了出来,朗声讲话。

“诸位,且请安静,听某一言!”

凌天铭环视四周人群,朗声讲道:“今日,某凌天铭,以凌家之主的身份,就三日前,暗杀人族校尉孙逸的事情,给予天下解释。”

“某不否认,某与孙校尉早有结怨,彼此关系势同水火,难以共存。”

“所以,某从不否认,欲除孙校尉而后快!”

“但是,凌家势大,声名如日,乃是人族表率之象征,某为凌家之主,更兼顾凌家利益。”

“因此,某虽恨孙校尉,欲除之称快,但却顾忌凌家声势,免遭人诟病。从不敢暗施手脚,以惹口舌。”

“然而,谁料,奸人暗算,假冒凌家之名,趁夜袭杀孙校尉,嫁祸凌家,栽赃凌某,让某与凌家百口莫辩。”

说到这里,凌天铭稍作停歇,哼了一声,随即道:“奸人虽奸,但却不知凌家底蕴,不明凌家根基,以如此拙劣之算计,妄图颠覆凌家,实在贻笑天下。”

“孙校尉势强,但终究修为不济,我凌家儿郎个个英杰,名满天下。若要除掉孙校尉,何须阴谋算计?”

“我儿玉英,天资卓绝,名满庭都,冠绝同辈。”

“诸位以为,若杀孙逸,可能得力?”

“除此之外,吾族玉杰、玉敏、玉睿等年轻晚生,哪个不是凌压一代的人物?”

“诸位皆有眼光,岂会看不出,他们的实力差距?若杀孙逸,可能得力?”

“凌家若有翦害孙校尉之心,英雄楼广邀天下英杰,齐聚一堂,群英论武时,孙校尉岂有活命的机会?”

接连质问,让得人群哗然,惊疑四起。

在凌家安排的人手煽动之下,种种附和声,响应声,此起彼伏。

这时候,凌家年轻一辈,以凌玉英为首,站了出来。

“孙逸在哪儿?可敢现身一战?”

一干凌家天骄,齐声断喝,声威震天。

“孙逸与我父恩怨牵扯,势同水火。今日,我凌玉英便当众挑战孙逸,公平对决,生死不论,代表我父,以解彼此恩怨。”

凌玉英一甩袖袍,环视四方,漠然喝道。

“可敢?”

张狂的声音,极尽霸气,传遍四周,引得人群热议纷飞。

【作者题外话】:有点难写~一些细节问题还拿捏不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