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 正面交锋/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名满庭都,冠绝同代的双雄之一凌玉英扬言代父挑战孙逸,欲要公平一战,化解彼此恩怨。

消息传开,都城皆惊,全城沸腾。

各种纷议四起,传遍八方,各地宣扬。

“这是要掀起决战啊!”

“双雄之一的凌玉英,一战人族最年轻校尉,恐将是一场龙争虎斗。”

“谁胜谁负?谁能预判?”

“人族校尉在哪儿?他会应战吗?”

广场四周,人群拥堵,纷议驳杂,一片喧嚣。

热议许久,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孙逸,可敢应战?”

凌玉英手持一柄长枪,枪头呈紫色,枪柄点缀着雷纹。

他一身元力流转,长枪熠熠生辉,如有雷霆霹雳在内部咆哮纵横,凛然的气势,弥漫八方,令得好大一片区域氛围压抑。

人群喧呼,惊哗四起,纷议不绝,更加激烈。

“孙逸会不会来?他人在哪里?到了吗?”

“凌玉英冠绝同代,乃是凌家二十岁以内的领袖人物,他若全力一战,浮庭之内能敌者,屈指可数。”

“孙逸虽然强势,但据悉修为只是开窍六重境,恐怕难以匹敌。”

“料想,应该不会应战。”

人群热议,喧嚣不尽。

持续许久,仍不见孙逸现身,没得到孙逸回应。

一时间,种种舆论,纷扬四起。

“孙逸这么怂吗?居然都不敢现身!”

“他若是不敢战,好歹吭个声啊。”

“以前那般狂悖,现在凌玉英放言,他居然夹着尾巴做人了吗?”

一些嘲弄的言论,在人群飞扬,逐渐煽动。

讽刺,讥笑,嘲弄,贬低,质疑,指责的声音,夹杂四起。

一时间,孙逸的声威,遭受质疑。

广场之内,凌韩两家之人矗立,环视四周,耳闻着人群的嘈杂纷议,皆嘴角微抿,眼露笑意。

这种局面,在他们的意料之中,也是他们今日所想要促成的。

这样的打算,也是临时起意,突然想起的。

灵感便是来源于凌韩两家被舆论攻歼,差点倾颓的经历。

有人能够借天下之势,凌压凌韩两家。

凌韩两家也可以借天下之势,凌压孙逸。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人民群众的力量,就好比水一样。

只要运用得当,便利弊相依,福祸同存。

所以,凌天铭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于是,便促成了这样的局面。

那些发表煽动言论的人,自然是凌家安排的。

看着一批又一批的人群被煽动起来,对孙逸的声威产生了质疑,凌家众人便是喜笑颜开,满怀欣慰。

然而,正在凌家众人怡然自得时,人群突然骚动起来。

“有何不敢?”

紧接着,一声断喝,滚滚如雷,自人群外,街道尾响起。

霍然,人群纷纷惊震,扭头寻音望去。

凌家众人也是纷纷抬头,两眼骤凝,看向了声音来源处。

只见在那人群外围,骚动的人群根源,孙逸携着曹文安,何浩,云扬,何思玲与何思珑缓步走来。

孙逸孤身在前,手提酒葫芦,一身青衣整洁笔挺,衬托得他的气质放浪不羁。

他面貌俊秀,脸色平静,波澜不惊。

一边慢步而来,一边灌着酒,姿态从容,看不出半点焦躁与惊惶,镇定自若。

“孙逸?”

“他就是那个人族史上最年轻的校尉吗?”

“好张扬的样子!”

“面对凌韩两家,居然都如此从容不迫!”

霍然间,人群沸腾,纷议四起。

众人瞩目,纷纷凝视着孙逸,关注着他一步步走来,走进广场之内。

何浩、曹文安矗立左右,严阵以待。

很快,孙逸站在广场边缘,独对凌韩两家。

他放下了酒葫芦,微微抬头,扫了一眼凌韩两家的阵仗,随即目光在凌玉英身上停留了下,继而淡然道:“我初入庭都,曾当众放言,若凌家针对我,明目张胆的来。”

“如今,凌家大庭广众之下,堂而皇之的挑战我,我自然应战,不会食言。”

“哗!”

孙逸这番话,瞬间引起人群哗然,掀起热议。

不少人都是竖起了大拇指,对孙逸称赞交加。

“有魄力!”

“面对凌家,如此从容,似他这样的年轻人,天下少有。”

“明知不可为,也能坦然自若,不惊不惧,这份胆魄,便足以令人钦佩。”

许多人赞口不绝,对孙逸的形象更加敬重。

凌家众人脸色微凝,不少的眼神都是不好看。

原本还以为孙逸认怂,不敢现身。

却没想到,他不仅现身,还这样高调现身,大言不惭。

“哼!”

当即有人冷哼,怫然不悦的看着孙逸哼道:“既然应战,那么走上前来,生死不论。”

“滚上来受死!”

凌玉英、凌玉杰、凌玉睿、凌玉敏等年轻天骄纷纷站出来,手持兵器,指着孙逸断喝道。

一个个气势狂烈,凛然生威,压得周围空气都是粘稠起来。

这些年轻人物,皆是开窍圆满的修为,名满庭都,声威不凡。

合众而来,那般架势极具威慑。

若是寻常宵小面对他们,绝对会被吓得肝胆俱裂。

但是,面对他们的是孙逸。

这些凌家天骄凌压而来,孙逸处变不惊,面不改色,十分平静。

只是淡然地看着他们,目光一一扫过这些人,随即嗤笑道:“好一个公平论战,一群开窍圆满的人物,挑战我一个开窍六重境的,这叫公平?”

“凌家不要脸,都已经到了这样的程度吗?”

孙逸灌了口酒,不屑一顾的看着他们。

“放肆!”

凌玉杰断喝,手持一柄天戈,厉声道:“你算什么东西?竟敢非议凌家。”

“我是人族校尉,你又是什么东西?”

孙逸淡然回应,从容淡定的态度,让得凌玉杰脸色骤狞,无言以对。

人族校尉,这样的身份,足以碾压他。

他算什么东西?

凌家嫡系子弟?

在人族校尉面前,根本入不得台面。

“哼,人族校尉难道就只会逞口舌之利吗?”

凌玉睿漠然冷哼,杀意蒸腾,凝视着孙逸。

孙逸嗤笑一声,灌了口酒,淡然看着凌玉睿,道:“你若与我同阶修为,杀你不过屠鸡宰狗。”

“狂妄!”

凌玉睿当即震怒,孙逸这番话,可谓极尽轻蔑,完全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同阶修为,杀他便不过屠鸡宰狗?

他名满庭都的天骄英杰,就这么不堪一击吗?

“无知的蠢货,我便让你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天骄!”

凌玉睿暴怒,一甩袖袍,漠然哼道:“我便与你同阶一战,且看你如何杀我!”

说着,抬手并指,便要封锁自身修为。

“玉睿,三思而后行,莫要中了他的激将法!”

有凌家长辈提醒,劝阻凌玉睿。

孙逸见状,淡然嗤笑:“怎么?怕了吗?凌家所谓的天骄,便如此不堪吗?”

“你……”

劝阻的凌家长辈顿时脸色铁青,怒视着孙逸。

“三叔公,不用劝了,您老且瞧好了,今日,我便同阶斩他,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凌玉睿一脸冷漠地看了孙逸一眼,随即挥手制止了劝阻的长辈,淡然道:“届时我若杀了他,他便死有余辜,不得有半点怨言。”

孙逸嘴角微抿,波澜不惊。

淡然的灌了口酒,嗤笑道:“就怕到时候,死的会是你。”

“找死!”

凌玉睿勃然大怒,急忙封锁了修为,压制在了开窍六重境。

随即手持一柄蛇矛,阔步而出。

“愚蠢的家伙,我就算压制修为,与你同阶,我所经历过的种种磨砺,与战斗经验都不曾被压制。与你一战,我仍能游刃有余。”

凌玉睿漠然嗤笑,凝视着孙逸,眼神充满了讥讽,如同看待一个傻逼一样。

孙逸闻言,放下了酒葫芦,面色从容,同样嗤笑不已。

战斗经验?

凌玉睿那点经历,算得了什么?

他两世为人,前世更是纵横天下的法身高人。

论经验,谁比得了他?

孙逸没有说话,只是一脸嘲弄的看着凌玉睿。

他微微抬手,冲着凌玉睿勾了勾手指,挑衅的态度,尽显于外。

“找死!”

凌玉睿暴怒而起,手持蛇矛,阔步而出,杀了上来。

身如蛇蟒,蜿蜒而动,气势凌冽。

蛇矛出动,如蛟龙出海,带着凶威,扑向了孙逸。

狂烈的气势,压迫而来,让得孙逸身周的虚空都是紧紧扭曲,狂浪汹涌,浮动得他的衣袍发丝猎猎飘扬。

“杀了他!”

“睿哥儿加油!”

“无知的蠢货,挑衅凌家,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凌玉睿身后,一干凌家子弟振臂高呼,狞声大笑。

许多人看着凌玉睿动身,皆是笑开了怀,仿佛已经看到了孙逸被镇杀当场的凄惨。

即便是凌玉英都是嘴角微抿,充满了不屑一顾的态度。

甚至凌天铭都是紧攥十指,眉眼深沉,充满了狠辣之色。

然而,就在凌家众人自觉胜券在握时,孙逸动了。

不紧不慢,不急不缓的抬步跨出,迎着凌玉睿的蛇矛,横冲上去。

那般架势,仿佛自杀一样的姿态,不闪不避。

但是,在人群惊哗四起时,孙逸唇齿微张,口窍喷张,突然运足元力,张口断喝。

“定!”

声威如雷,滚滚轰鸣,掀起无尽狂浪劲风,奔腾而起。

轰隆隆声响,震耳欲聋,朝着凌玉睿凌压而去。

【作者题外话】:元旦快乐~新年吉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