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七章 神鞭展风采/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浩,今日杀你解恩仇!”

凌天铭抓住机会,一跃而起,怒啸苍穹。

长剑挥动,凌绝虚空,掀起无尽锋芒,盖卷而下。

浩瀚剑威,笼罩天地,弥漫整座浮庭都城。

城内所有生灵,都是猛然一颤,感觉到一股凛然生寒的惊悸。

让人情不自禁,浑身发抖,瑟瑟不安。

素手判官,名震天下,威压八方,冠绝同代。

英雄楼列位四大天王,其声威无量,仅次于半步法身。

这样的人物,迟早有一天,会跨入半步法身之境,成为古祖一样的存在。

“噼啪!”

面临着凌天铭的威压,何浩从容不惧。

拂袖一扫,孙逸被推回了曹文安身边,何浩一步踏出,骨鞭抡动,抽爆虚空,宛如一条狂龙,腾涌出海,带着狂暴劲风,呼啸而动。

骨鞭所过,烈焰熊熊,弥漫天地苍穹,覆盖四野八方。

炙热的气息极尽滚烫,烘烤得大片都城一片燥热。

许多围观者都是汗流浃背,血液沸腾,元力翻滚,难以遏制。

城中生灵,一片惊悸,惶惶难安。

两位王者人物对决,展开交锋,声威凛冽,动八方,震天下。

“砰砰砰砰砰!”

剑与鞭交击,气爆声疯狂响彻,延绵不绝。

剑芒滔天,霍乱天下。

鞭影重重,迷乱苍穹。

两道人影如龙鹏一样,纵横而起,凌绝虚空,纠缠不断。

“死!”

人群瞩目之间,耳闻着凌天铭滚滚暴喝,极尽凶狂,透着深沉杀意。

凌家与何浩之间的恩仇,缠绵三十年,早该做个了断。

三十年前,顾念霍家声势,又有凌天佑劝阻,凌家不得不放任自由,容许何浩苟延残喘。

三十年后,霍玲珑殒命,何浩修为复苏,更进一步,重回庭都,含恨而来。

凌家,岂能继续容他?

这一次,定要决生死,清宿怨。

“何浩,休得猖狂!”

不只是凌天铭,凌家阵营,好几位凌家高层人物跨步而出,不约而同的朝着何浩围杀上去。

这些人物皆是宗师修为,强绝一方。

围杀而来,何浩顿时压力骤增,处境堪忧。

凌天铭的声威实力,本就在他之上,又有数位宗师人物合力,何浩的处境可想而知。

但是,何浩并无畏惧,反倒两眼圆睁,战意激昂。

辣手神鞭,名冠天下,岂能怕?

他无悲无喜,无惊无惧,眼神只有漠然。

回想着爱妻霍玲珑身死,往日的恩怨在识海一幕幕回映,何浩的心,便如刀绞般痛。

越痛,越疯狂,越无畏,越悍勇。

“砰砰砰砰砰!”

骨鞭抡动,如狂龙摆尾,苍穹都是扭曲,虚空都是爆鸣不绝,凛冽狂威呼啸汹涌,声浪一重重,淹没天与地。

整座都城,都似乎要被撼动。

“噗!”

何浩全力以赴,疯狂攻击,围杀而来的一位凌家高层人物顿时被抽得皮开肉绽,咳血倒飞了出去。

遭遇何浩一鞭,那人浑身脏腑都有种崩裂的趋势。

炙热的火之真意汇入体内,疯狂肆虐,烘烤得他的脏腑骨骼都是一片燥热,难受至极。

浑身血液,元力,沸腾不休,如同沸水一样翻滚,都快要崩出肌肤。

一身肌肤,一片猩红,似有火焰滚滚燃烧一样,红彤彤的样子,看起来十分艳丽。

“啊!”

哪怕贵为宗师人物,都是承受不住这种痛楚,发出惨叫,在地上翻滚,想要扑灭那种燥热感。

何浩虽然初步圆满真意,但是,三十年的打磨,三十年的沉寂,让他的性情与根基,都早已极尽夯实。

哪怕修为曾经被废,但被孙逸洗礼之后,他的血肉、筋骨、经络等都更加夯实,更加坚韧。

因此,其力量比之同阶,更强一筹。

并且,同为宗师圆满,何浩的资质也并不差,比之凌天铭只强不弱。

毕竟,能与状元一争高下,险些凌绝同代,其潜质可想而知。

所以,何浩发飙,颇有无敌的风采。

这样的声威,让得凌家众人都是骇然惊绝。

何浩的蜕变,超乎了他们的意料,明显比他们想象中更加强悍。

若是继续任由他发展下去,未来必然威胁到凌家。

绝不能容他!

今日,定要杀他!

凌天铭与凌家众人皆都眼神一寒,杀意更烈。

“灭杀他,就在今日,杀!”

凌天铭提剑而动,浑身剑威凛冽,无形的锐气,自毛孔喷薄,衣袍拂动间,都割裂了虚空。

剑意蒸腾,整座都城都是充斥起滔天锐气。

剑意铮鸣,都城之内万剑响应。

大街小巷,各家各户,但凡藏剑之地,皆有剑鸣声附和。

万剑齐鸣,声威震天。

“杀!”

凌天铭挥剑而起,无尽剑意凝聚,都城虚空扭曲,苍穹塌缩,一柄虚无巨剑骤然汇聚而生。

“斩!”

凌天铭扬剑过顶,力劈而下,苍穹凝聚的巨剑,随之而动,亦步亦趋,同样力劈了下来。

虚无巨剑斩下,声势浩大,仿佛那片苍穹崩塌,倾轧了下来一样。

整座都城都是轰隆剧震,万剑齐鸣的声音震骇人心,让人惊悚。

天王之威,无敌盖世,镇压一域毫不为过。

许多人都是被剑威压得骨断筋折,咳血伏地。

颤栗者,惶恐者,惊悚者,比比皆是。

“杀!”

紧随凌天铭之后,还有数位凌家宗师人物围杀而动。

他们同样极尽全力,尽施手段。

宗师人物,一样感悟出武道真意,只是没有王者人物那般圆满。

真意夯实,却无法凝出实质,难以肉眼可见。

但数位合力,那种声威,同样足以威胁王者人物。

面临着凌家强者的围杀,何浩脸面不变,处变不惊。

浑身穴窍喷张,气血汹涌,元力沸腾,汇入骨鞭之内。

骨鞭轰鸣,似有兽啸之声。

阵阵蛟龙之音,吟啸而起,震耳欲聋,盖压苍穹八方。

许多人都被震得耳膜碎裂,七窍溢血。

凛冽的威势,让人生畏。

骨鞭抡动,蛟龙吟啸,抽向了凌天铭。

掀起无尽鞭影,弥漫苍穹虚空,撼向了虚无巨剑。

噼里啪啦的声响,顿时震荡开来。

阵阵爆鸣,轰动四野,弥漫整座都城。

凛冽之威,盖压下来,许多人都是当场咳血,重伤昏厥。

虚无巨剑狂震,剑气奔腾,像是决堤山洪,一发不可收拾,宣泄千里远。

无尽鞭影汇聚,火焰滔天,汇聚成海,焚烧剑气,煅烧巨剑。

彼此交织,僵持不下。

迎击下凌天铭的攻势,何浩并未停歇,一步横跨,主动绕开了凌天铭,扑向了凌家宗师人物。

抬手一掌,掀起汹涌的烈焰,带着滚滚炙热,打向了其中一人。

此人乃是凌家一位族老,位高权重,声势不凡。

三十年前,此人曾是算计何浩的主力军,让他身败名裂,狼狈而逃,苟延残喘。

三十年后,此人还来围杀他,何浩绝对不能轻饶。

“放肆!”

那位凌家族老见状,脸色剧变,一边痛斥,一边挥拳迎击,同时又抽身遁逃。

如今的何浩,绝非三十年前的何浩,声威更加可怖,远在他之上。

双方硬碰,他绝对不会是何浩的对手。

所以,他根本不敢硬碰,只是想着纠缠住何浩,等候凌天铭的回援。

但是,他高估了自己的本事,低估了何浩的实力。

“噗!”

何浩扑杀而来,他奋尽全力迎击拖延,都是无济于事,被一掌打爆,破开反击之力。

掌印轰击而落,倾轧之下,势如破竹,狠狠地打进了他的胸膛。

那位凌家族老顿时咳血倒飞,半边胸膛都是直接爆碎。

脏腑,骨骼,血肉,化作碎沫,迸溅地方。

“啊!”

那位凌家族老惨叫,浑身染血,翻滚着飞出去。

剧痛淹没识海,让他元神都是痛得抽搐痉挛,难以遏制。

滚落在地,那人却不敢逗留,不敢迟疑,几乎是本能反应般,一掌拍地,翻身爬起,然后掉头就跑。

他必须逃,逃离出去。

否则,何浩绝对会杀了他的。

他深知何浩对他的恨意,深入骨髓。

何浩杀他的决心,他看在眼里。

先前那一掌,绝对没有留情。

所以,为了保命,他必须逃回凌家,才会安宁。

然而,他快,何浩比他更快。

他刚刚转身起步,头顶之上,虚空便是沸腾起来,滚滚炙热笼罩了他。

一片火焰,化作狂龙,朝着他吞噬而来。

骨鞭抡动,掀起火焰似海洋,淹没天地八方。

整片都城广场,都是充斥熊熊火光,万物都似乎要被焚灭一样。

面临着这样一幕,那位凌家族老肝胆俱裂,吓得亡魂皆冒。

想要反抗,却有心无力。

何浩先前一掌,已然让他半废,实力十不存一。

如今哪还有余力抗争?

“何浩,你敢!”

凌天铭怒发冲冠,恨杀欲狂,调转身形,前来回援。

但是,何浩的速度并不比他慢,想要回援,根本来不及。

几乎是在凌天铭断喝而起时,骨鞭便是抽落下去。

如狂龙崩山,压盖住了那位凌家族老。

狂暴的骨鞭,狠狠地抽在了他的身上。

磅礴的杀意,汹涌的元力,如星河灌溉进他的体内。

随即,一声轰隆爆响,那位凌家族老当场爆炸。

血与肉,骨与魂,皆都爆碎,炸成齑粉,随波湮灭。

血花绽放,迸溅八方,渲染红了整片天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